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六)

/温锦言
*本章开始与原作产生巨大出入
*不存在女主
*许星程没黑化
*许瑞安当然还是坏人…
*没问题的话往下吧♡

 



  十月份,许家总算是盼星星盼月亮地把自己的宝贝儿子盼了回来。接到消息,罗诚脚底抹油似的跑向美高美,气儿还没喘匀便急急嚷道:“爷,许二爷快回来了!今儿下午一点的飞机!”

 



  罗浮生正窝在沙发里嗑瓜子儿,闻言他眉梢一挑,禁不住笑出声来:“是吗?那快点安排一下接风洗尘的事儿,我去机场。”

 



  “得嘞!”罗诚听着命令,一溜烟冲出美高美。许筠一听罗浮生要走,出来送人。

 



  “罗爷,您这身体还是得注意点儿,前些日子病虽好了,难免这时节危险着。”见罗浮生一副左耳进右耳出的模样,气得许筠竖起柳眉,提高了音量:“您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罗浮生嬉皮笑脸,在许筠下巴上颇轻佻地摸了一把,哈哈大笑地往外走去:“难得今儿心情好!多谢许姨照顾了!大恩不言谢!”

 



  许筠在他背后气得直跺脚,呸了一声。

 




  “死不正经的,多大个人了!”

 




  罗浮生翻身跨上他最爱的哈雷摩托,发动车子头也不回地往机场奔去。他们哥几个差不多同一时间得了消息,林启凯正了正领带,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很好,没什么差错。”

 




  “少爷,您这也太正式了。”刘管家打量了下,随口说道。林启凯脸上顿时露出苦笑:“本非我愿,谁知道浮生把地点订在希尔顿酒店了,可不得正式点吗?”

 




  “浮生少爷也是想给许二少爷接风。”管家也忍不住笑起来,顿了顿,他敛了笑,低声道:“但是少爷,您近来还是少与浮生少爷接触,老爷知道了很不高兴。”

 




  林启凯的眼神微微冷凝,林洪两家的恩怨他略有耳闻,心中也知道林道山对洪帮有着深切的仇恨。然而林启凯这么多年来,将罗浮生看作自己的弟弟——上代人的恩怨原本不该牵扯着罗浮生,他对自己父亲的话从来便没有听从过。

 




  “我有分寸,只是今天还有星程。”他扬了扬眉,难得露出些狡黠的笑容:“父亲不会多说什么的。”

 



  许家的私人机场此刻早已乌泱泱站满了人。各方势力此刻皆盯着那架私人飞机,就等待着它的落地。许家在上海滩掌控军政,算是上流社会里顶尖的人物,因而不论是军方,财政,还是黑帮,大凡有心思巴结的,皆蠢蠢欲动。

 



  只可惜他们讨好错了地方。

 




  林启凯到了不久,便看见一辆颇为骚包的红色吉普车拐着七扭八歪的弯儿直奔这边而来,末了车子的操作者来了个惊险的漂移,整个车转了一百八十度才堪堪停下。罗诚惨白着脸夺门而出,扶着栏杆吐的昏天暗地。

 





  “呕——大小姐……要命……吗……呕——”

 



  洪澜踩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意气风发地开了车门,对着林启凯招了招手:“仲景大哥!”

 



  “你什么时候买的车?不对,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林启凯走过去检查她出没出事儿,洪澜摆了摆手,笑道:“上午!管家教会我挂挡,我就来了。”
 



  “多危险!”林启凯禁不住扬了扬声调:“怎么不注意安全?!浮生呢,我还以为他会和你一起来。”

 




  洪澜转过头,瞪向罗诚:“罗诚!浮生哥怎么没来?”

 



  罗诚还在眩晕,磕磕绊绊地回答:“啊,二当家说他马上……呕——”

 




  洪澜这才肯放过可怜兮兮的罗诚。林启凯无奈地笑开,伸手替洪澜理了理微乱的短发,将碎发别到耳后,温和道:“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听到了吗?不然我告诉浮生,让他缴了你的车。”

 




  “别别别别,仲景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错!”洪澜小脸一白,苦巴巴地求饶:“别告诉生哥,他非得打死我不可。”

 




  提起罗浮生,洪澜终于流露出点生气,不消多时,她又沉下脸来,向林启凯抱怨道:“仲景大哥,你是不知道,浮生哥那天从美高美回来,就待了一个晚上,白天还说好回家的,晚上美高美就传话来说浮生哥发烧了,结果里外里我就见着他两面,我可是委屈死了 。”

 




  “你说什么?浮生发烧了?”
 




  林启凯压低了声音,对洪澜道:“看来是那天——浮生端了洪七的巢,个中艰辛只有他自己明白,何况当时他还发着烧,以后你对浮生好点,别再随意耍脾气了。”

 




  洪澜顿时像只没了爪子的猫,偃旗息鼓,闷闷地回道:“知道了。”
 




  说话间的功夫,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响起,震得人耳朵里嗡嗡地都是鸣声。飞机缓缓落地顺势滑出一段距离,许星程坐在窗边的位置注视着这片熟悉的土地,想起过往,禁不住弯起眉毛笑开。
 




  “……还是怀念的。”
 




  蓦地,一道身影闯入许星程的视野,许星程眯起眼,随即有些惊喜地站起来。
 




  ——是罗浮生。
 




  罗浮生骑着他宝贝的哈雷摩托,碾过草地与飞机并排而行。罗浮生能够看见机窗里发小熟悉的身影,他想起儿时谁也不肯服输的记忆,给了许星程一个挑衅的眼神,手指略微一动,超过了机身。
 




  许星程一时间被引得也有些热血沸腾。

 
 




  “hello everybody,I'm back!”

   




  许星程站在楼梯上,还没下来就迫不及待地朝着罗浮生他们的方向挥手。林启凯也忍不住笑出声,朗声道:“行了别炫耀了!赶紧下来!”
 




  “诶。”许星程应了一声,末了还有些委屈似的嘟哝道:“好不容易回来,对我还这么凶,是不是兄弟了。”
 




  罗浮生站在不太远的地方,听着许星程和林启凯扯皮,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他回头招呼了一声罗诚,低声道:“清场子去,还有外边的那些,带着仲景哥的人一起,请走。”
 




  罗诚老实地点头,下去安排。罗浮生刚要回头,察觉到背后袭来凛冽的风,他蓦地偏头,旋身一脚飞踢,被人格住,罗浮生索性借力腾空跃起,一脚踹向来人。许星程这回抵挡不住,有些狼狈地挨了一脚,幸而罗浮生没用真本事,许星程倒下的瞬间他已接住来人,往怀里一带,清亮的瞳眸里笑眯眯的。

   




  “身手不错。”
 




  “哪里哪里。”
 




  许星程不无狼狈,他笑了笑,站直了身体,自然地搂住罗浮生的脖子:“听说接风宴是你安排的?捎我一程?”
 




  罗浮生被他搂得矮了半截,哭笑不得:“走呗。”
 
   




  许星程跨上罗浮生的摩托车,他自然而然地搂上罗浮生的腰,惹得罗浮生露出点怪异的表情。“你是小姑娘吗?还搞这一么一出?”
 




  “有什么关系?”许星程哈哈一笑,手却不安分地动了起来:“哟呵,瞧瞧您这腹肌,真是让本人惭愧惭愧啊。你是不知道,我们学解剖的时候,那些尸体可没一个像你身材这么好的。”
 




  这话说出来阴森森的,许星程自己也反应了会儿发现这话弄得自己像是个变态。他有些慌乱地解释:“不不不我是个正常人,我没什么别的想法,你可别误会我……”

 




  “那有什么难的?”罗浮生轻笑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等哪天我死了,尸体送你,随便解剖。”
 



  “呸呸呸,你说什么胡话呢!我回来这么好的日子能不能不丧!”许星程狠狠地掐了罗浮生腰间的肉一把,罗浮生猝不及防,险些翻车。
 




  “许星程你长胆子了是吗?!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嗯?”
 




  “那你还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危险吗?”
 




  沉默了会儿,罗浮生主动换了话题:“怎么,出国一趟回来就变成四眼了?在外头感觉好吗?”
 




  “不好不好。”许星程顺着台阶也就下来了,他唉声叹气,手指仍旧不安分地摸罗浮生的腹肌,“吃什么面包牛排,腻得很。先说好啊,草头圈子,素菜包,芙蓉蟹粉什么的你必须给我点上!我想上海菜想得快疯了。”

 



  “行行行,都听你的。”罗浮生笑他:“跟报菜名似的,不过也是,还是上海菜好吃,等你要是怀念牛排了,上海西餐厅哪家没有啊?”

 




  许星程深以为然:“没错没错。话说回来,你居然没给我见面礼,也太不像你做派了?总之我现在就要讨礼物,你能怎么办?”
 




  罗浮生又笑一声:“先别让仲景哥他们等急了,先去饭店,回头儿带你去家继生煎,包你吃够!”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希尔顿酒店早已提前清了场。这一次算是小辈们的聚会,气氛也远远没有平日里紧张。许星程刚下车,就看见罗诚惨白着脸跑过来,嘴里不住地喊着:“出大事了!罗爷!”

 



  罗浮生动作微微一僵,眉眼清冷,一把拽住快跌倒的罗诚,声音都冷下来:“慌慌张张的,说明白点!”
 



  “是青帮。”

  



tbc.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