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全职本命杰希底线杰希
文野爱宰爱中爱安吾w
两个圈儿吃的都杂极了
cp洁癖者慎fo
你会被气死的
其实是个特别好相处的姑娘
但是我要去高三高考了
所以本博慎fo慎fo慎fo
八月十五号准时失踪。
QQ号不挂了挂也加不了
各位取关随意
如遇雷点都是我的错OK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重说三。

最后比个大心心♡
感谢关注。

等我高三回来。
写八百篇以示决心。

【双黑】颠倒立场【下】

/温锦言
*原创
*干部中×幼宰
* http://wenjinyan.lofter.com/post/1e92d7f2_de29d1a【上】
* http://wenjinyan.lofter.com/post/1e92d7f2_decc9b7【中】
*这是结尾
*大过年的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cp中太无误
*没问题↓

05.
  等第二日阳光爬满书房的窗,有几分落在太宰治的脸上,少年才似被什么忽然扎了一下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起。

  屋子里早已干干净净的不像昨天晚上那般混乱,少年低着头看着自己因为睡觉揉成一团的衬衫忽然有点不知所措,他四下张望并没有见到青年的影子猛然间有点慌张,不知是什么情绪细细地绕在心口勒地心脏发疼。他立刻爬下床有些跌跌撞撞地推开门冲到客厅里,软糯的嗓音带着几分不安。

  “……中原先生,你在吗?”

  正在做着煎蛋的中原中也听到声响转过脸去,看着眼前少年赤着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自己,那双鸢色的眸底满满都是他不曾意料到的不安。他立刻放下厨具走过去把他抱起来放在椅子上,心里惦记着自己的煎蛋却还是嘱咐他:“别乱动坐好,等我把早餐做完。”

  太宰治的乖巧是中原中也领教过的,所以当他心满意足把自己的早餐端到桌子上,这才忽然记起有个孩子一直乖乖坐在那里没动弹。他习惯性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平静道:“吃饭。”

  少年依旧乖乖的,中原中也怎么看都觉得少年的赤足看得自己不舒坦,想着自家的孩子怎么还能不穿鞋乱跑,于是起身又回去翻了一双拖鞋放在少年脚边。

  太宰低头看着青年暖橘色的发顶,觉得心口某个位置暖洋洋的很舒服,他小声开口:“抱歉,衣服……”

  中也抬脸看他,笑眯眯的一点都不在乎,“别那么在意,衣服多的是。以后别赤脚出来地板凉,会生病的。”

  “……中原先生,”太宰忽然放下叉子直直地盯着中原中也的眸子,一字一顿地问出一直想说的话。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有什么利益吗?”

  中原中也一时间找不到来回答的话,的确,初见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中原中也就像把太宰治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太不符合常理。至少黑帮干部不应该是这样亲和的面孔。

  中原中也又细细地观察少年的瞳仁,依旧是好看的鸢色里面也依旧是空空荡荡。他想他不喜欢这么好看的眸子里空无一物,可这理由要如何诉之于口,对着一个刚刚见面的孩子?

于是他没有回答,只是习惯性拍了拍少年的发顶,语调平静地不像话,“吃饭。”

  少年低下脸静静地切着盘子里的煎蛋和火腿,中也就坐在他对面优雅地吃着同样的早餐。太宰偷偷抬眼去看他,发现青年桌边放着一张今早的报纸,正阅读着什么。

  “还好你昨天跟我回来了。”青年说,把报纸折好推了过来,“不然这倒霉鬼就真是你了。”

  他瞥了一眼那上面的文字,很快理解青年如此说的理由。那具尸体被一个流浪孩子发现后相当慌张地去报警,上层想了想毫不犹豫把罪名扣在他的头上,当做凶手送进监狱。太宰冷冷地抬了抬嘴角,眼神一点温度都没有。

  “他们只会做这样的事。”许久他说,眉目清冽隐隐藏了一分的嘲讽,“这样的事,我很早就知道了。”

  中也想自己真应该去调查下他的过去,可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反驳着不要着急让他自己说出来,他想自己一定是把过去二十二年的谨慎小心全都丢了个一干二净,他偏偏想在这孩子身上赌一次——

  “太宰,”他忽然出声,“你觉得信任这东西能不能培养出来?”

  小孩抬头看他,淬着光的眸子里覆上一层深不见底的黑暗色彩,他扯了扯嘴角,“中原先生,您没睡醒吗?”

  “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存在信任。这个世界上,谁先信任谁,谁就会输得一败涂地。”

  中原中也哈哈大笑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大概是应该大笑一场的。他忽然想起尾崎红叶找到自己的时候,嘴角都带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可以信任的喔。”他挑了挑眉,如此说,“不然我是没办法活这么大的。”

  黑手党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中原中也的经历,他们只是泛泛地知道尾崎红叶把中原中也带回来从此视如己出,在这样的黑手党一直培养他成人长大,从挨打的基层再到号令一方的干部。

  后来想想那年头的冬日的确难熬,中原中也与同龄人相比身体状况更加不好,在一条小街上被人怼在墙角揍上两三次的事情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可中原中也又不是什么善茬,没道理欺负他欺负狠了不还手,所以他当即按住一个人推在地上狠狠地回击,那时候他的额角鲜血横流模糊了视线,被其他人打的时候他咬着牙手劲一点不软地照着拳头下的小头领一下是一下一点都不含糊。

  “我杀了你!”被打的人声嘶力竭地吼着。中原中也哈哈笑起来嘴角勾起的弧度连带着鲜血平白生出可怕的意味,“杀了我?我先杀了你!”

  他还小但他也知道杀人与被杀是怎么回事,中原中也一脚踩在那人心口处,另外一只脚狠狠地碾着那人的面容。他抬起头的时候配着瑟瑟冬风有着几分狠戾的味道,那些个小混混立马扔了东西仓皇逃窜。

  “你今天不杀了我我肯定会杀了你!”头领如此叫嚣,棕色的眸子里明明全是惊慌但也如此叫嚣着。中原中也又露出了笑容,他一脚踩下去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平静地回应。

  “那可不行,我得先杀了你。免得找我索命。”

  尾崎红叶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艳丽和服的女子轻轻地从后面抱起他,温柔地擦去他脸上的血迹对他说:“这话说的是漂亮,但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中原中也看了眼尾崎红叶,看着那人要跑立刻窜出去一脚按住他,“我没有工具,所以只能这样打死他。”这么说着,他狠狠踢了那人一脚,估计是断了一两根肋骨。

  尾崎红叶撑着红伞看他,手上微微一个动作伞柄里藏着的刀刃便落在手心。她把武士刀扔过去眸子里的意味不言而喻,中原中也半分迟疑都没有捡起刀刃毫不犹豫就穿透那人的心脏。

  血溅了他一脸。

  他这才忽然生出几分惶恐。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尾崎红叶温柔地把他按进自己怀里安慰着说别怕了别怕了,走吧,跟我回家。

  中原中也忘记当时自己哭还是没哭,只是把积攒多年的信任和温柔全都给了那个女子。无论她说些什么他都不会含糊,全心全意地信任她的每一句话,从底层一步一步踩着尸骸和鲜血走到她面前。

  因为尾崎红叶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温柔地教会他“生活”而非“生存”。所以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的时候,才会那么不忍心丢下他不管。

  太宰治不是儿时的自己。他见过的是远比自己多的多的黑暗,他生活的是更加更加凶恶的深渊。

  他想如果尾崎红叶能做到的话,自己也许可以尝试着,向少年伸出手拽他一把。

  教会他生存。

  而后教会他生活。

  就像尾崎红叶以前做的那样。

  手机突兀地震动两下,中原中也拿起手机一目十行地看完,随后抬起眸。

  青年脸上已经没有方才温柔的笑容,湛蓝的眸底席卷而来的是层层风暴以及黑暗,他的语调恢复了原本清淡冷漠的语调,每一个音节都清冷地如同淬过冰。

  “太宰治。”他清清冷冷地说道:“现在有一个任务,做不做?”

  太宰抬头看他,面色沉静如水,语调清冷地如出一辙。

  “做。”

06.
  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站在手机里描述的现场,血流成河的肮脏仓库里最重要的军火已不知去向。中原中也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检查尸体的芥川和樋口,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把他推进去。

  “看完以后给我个结果。”

  少年踩着尚有余温的鲜血俯视横七竖八的尸体,蹲下身轻轻地捻开指尖的血迹,随后又贴近了些拔出尸体腰间的手枪,检查他的手指,衣服的边角细料每一处,随后又观察片刻他的鞋底。

  太宰指了指尸体鞋底沾上的砖红色的土壤,淡淡道:“去找一处可以隐蔽大量人员的地方,唯一的要求就是周围有砖红色土壤,可能是附近搬运来的,可能是一早就有的。”他说,“敌人的目的地,是那里。”

  中原中也甚至都没有问一个字当场命令黑蜥蜴一行带着部下去搜索。

  “还有。”少年补了一句,“这里死的人不仅仅是你们打死的,也有同伴射杀的。他们并不害怕死亡,射杀同伴保密是常见伎俩,你们多注意点。”

  芥川的表情更加奇怪起来。顿了顿他问道:“是在下多言,你是怎么确定的。”

  太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出来的。现在赶去的话还可以追得上。”

  中也淡淡地接过话茬,“芥川,现在动身,别想为什么。”他湛蓝的眸底清冽无情,“这是命令。”

  太宰忍不住回头看他,望着青年近乎冷血的表情仿佛嗅到他身上艳丽色的血腥气息。他再一次明白这个男人的立场,可他心里却也清楚之前那温笑自若的青年并不是虚假。

  只能说都是真实吗?

  ……可以信任吗?

  少年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不知该如何是好,忽觉身体一轻被人抱起来,他对上那人清澈的眸子,听到他说:“别在这里站着了,全是血。我去跟着他们说不准能抓住首领,你回去吧。”

  他应该点头同意的才对。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想了半天忽然拽住青年的风衣,有些执拗地开口。

  “不,我和你一起。”

  “很危险……”

  “一起。”他执着地重复道,捡起一把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说道:“我会用枪,不会拖你后腿,一起。”

  中原中也露出了笑容。

  他牵起他的手,转身笑得一如过往般恣肆嚣张,“好啊,那就一起。”

  太宰心底那一丝小小的不安并不是无处可循,中原中也开着车很快便到了芥川一行调查出来的地方,刚刚下车他便嗅到一丝血腥的味道,下意识地检查了自己的匕首和枪,对太宰道:“小心点,有问题。”

  太宰点了点头,他推门下来,站在中原中也身边环视眼前的废弃仓库和四周树林,零散倒着的尸体一刀毙命,死得也算得上干净利落。

  ……等等。

  “芥川先生他们有人用刀还这么利落吗?”

  “小银……不对啊,小银没来……”中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像盛了天空一般的眸光里渐渐绽放开渴求鲜血的杀意。

  “有意思,我很喜欢。”他说。

  太宰抿紧唇角,小心地跟着中也的步子,直到青年一脚踹开仓库的门,太宰看着那里面倒着的尸体,缓缓开口。

  “……是黑手党的人吧?”

  中原中也此刻面上半分表情都没有,他缓缓摘下自己珍爱的帽子扣在其中一人脸上,低低道:“啊……是啊。”

  他站起身,暖橙色的发丝遮住他的眸子看不清表情,中原中也在组织里出了名地珍视部下,他不喜欢无意义的牺牲,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些人背后还站着多少的家庭。

  中原中也叹息一声,眸底已是压抑许久的怒意。

  “阁下何不现身?”青年微微抬了抬下巴,露出一个无比倨傲的笑容,隐隐带着些戾气,“黑手党不喜欢同老鼠玩游戏。”

  回应他的是一声枪响。

  意味已经很明显了。青年握紧手上的匕首,露出久违的杀机。

  ——开战。

07.
  枪声乍响。中原中也的速度相当之快,他看透子弹射出的痕迹从空隙出冲出去,利用惊人的弹跳力一个飞踢生生踹折袭击者的手骨,顺过枪支冲着来不及闪躲的敌人一顿扫射。

  一人之力而已。

  太宰躲在暗处看得瞠目结舌,原色的眸子里满是震诧,隐隐约约地透出一分的憧憬。他很快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少年谨慎地环视四周,再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枪,眯起眸子缓缓地端起了枪。

  “中原先生,左上!”他如此喊道,显得稚气的声音并没有湮灭在阵阵枪声之中,中原中也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他的话语,踩着脚下的尸体猛地跳上楼梯扶手急速向上奔跑,青年一手抓住扶手一个俯冲猛地欺近那人,匕首突刺而出,带出一片艳丽的红。

  动作是如此一气呵成,青年早已习以为常地撩起额前刘海,淡淡地开口。

  “别再躲藏了。你也知道的,无论怎样,你们是无法从这里活着出去了。”

  “那可不一定喔。”回应的男人从暗处显出身形,“只有两个人的你们,无法抵挡的。”

  “我的宴会烟花。”

  太宰眸光紧缩,所有的事情此时此刻连成一条线,他明白了为何军火失踪为何会有第三方势力出现又为何……

  这些人把死亡当做家常便饭。

  “中原先生,这里都是炸弹。”太宰的声音此时此刻无比冷静,他站出来抬头看着两个人,“各个地方都安装了炸弹,你不仅仅是需要军火,更是需要军火替你杀了黑手党。”

  “拿黑手党的东西杀黑手党的人,作为复仇而言的确是最节约成本的东西了。”他说。

  中原中也眯起眼,当他看清那人手中的东西时,从容的表情一瞬间苍白下去,他转头对着太宰大喝:“跑——跑起来,太宰!”

  那是控制器。

  中原中也余光看见那人脚边闪烁着的红色斑点,脑子里警铃大响想着简直是疯子,身体更快地行动起来。

  太宰没有迟疑往外狂奔,中也已经踩着栏杆跃下,借着尸体抵挡了冲击力随即大步向外冲刺。

  男人的声音仿佛魔鬼在歌颂《福音书》一般诡异,每一个音节里都充斥着扭曲的笑意。

  “我们,同归于尽吧。”

  身后传来了震天动地的响声。灼热的火浪从背后扑来,中也加快速度低下头就地一滚才堪堪躲开。烟尘的温度烫的吓人,他有些狼狈地掩住口鼻闪躲不断掉下来的着火的木屑。

  那孩子呢?

  他抬脸看去,看见那小小一点已经接近大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迅速观察着路径很快在火海里找到一条路。头顶响起剧烈地颤抖声音,中原中也睁大了眸子不得已后退两步。

  横梁掉在他面前。

  带着烈焰。

  爆炸声已经停歇,向来是炸药用尽的缘故。中原中也已经冷静下来,此时此刻他要思考的是如何在这样的危机中脱身。他站在一片滚烫的火焰中,无可奈何地咳嗽两声。

  得跑出去。

  他跃过横梁继续奔跑,不知道这栋建筑什么时候会坍塌,也不知道这火焰要燃烧到什么时候。

  他眯起眼睛,被高温和灰尘呛得发红的眸子里映出一个正向自己跑来的身影。中原中也难以置信猛地加快速度冲过去。

  「你是疯子吗。」

  他眼睛里的意味不言而喻。

  少年端着枪正对着他,一言不发。

  中原中也眯起眸,如此状况下他的思绪反倒更加冷静起来。他扯开一抹笑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年,少年鸢色的眸子似乎被火焰点燃一般流淌着灼热的血液。

  忽的,少年向左侧微微偏了偏头,中原中也凝视着按着扳机的手在他指节屈下的一瞬间往左侧躲闪开,枪声骤响,子弹没入火光深处的某人身体,带着穿透血肉的声音在这一方天地格外地明晰。

  太宰扔掉枪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冲过来的中也已经抓起他的衣领抱在怀里往大门的地方玩命地奔跑。太宰抓紧他的风衣忍不住闭上眼,自言自语一般呢喃。

  “信任真的可以是培养的,中也先生。”

08.
  “我很好奇,”坐在-车里的少年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灰尘,问一旁的青年,“当时中也先生有没有一个瞬间认为我是叛徒啊?”

  中也接过司机递来的手帕,擦拭脸上的血迹,偏脸笑道:“我信你,所以不是很慌张。那个躲在火海里暗杀的人才叫我惊慌失措呢。”虽然说着很丢脸的话,中原中也的表情倒没有一丝符合“惊慌失措”这四个字的情绪。

  太宰微微往中也的方向蹭了蹭,发亮的鸢色眸子直直地对着他,露出一个十一二岁少年应有的笑容,“其实我的过去,给中也先生讲一讲也没什么。中也先生想听吗?”

  青年看着少年尚显稚气的面容,摘掉黑手套掐了掐他的脸颊,随即又习惯一样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笑弯嘴角。

  “傻瓜,时间还长,着什么急呢?”

  太宰治看向窗外黄昏,染血的夕阳掩藏在地平线的深处,只能看到些许灿烂艳丽的余晖。他点了点头,轻轻地握住青年的手,如此回应。

  “是啊,中也先生。”他满足一样地眯起眸子,嘴角笑意愈发清晰。

  “时间还长,我们可以慢慢来。”

Fin.
 
*HE不知道小天使们开不开心
*除夕快乐!
*感谢各位小天使看完上中下,这篇就是写信任慢慢培养起来的宰和中会慢慢在一起【望天】请务必发挥想象
*爆字数我都难以置信w
*依旧喜欢来戳个小红心咯!
*默默地涨到50fo的我有那么一丝丝窃喜——综上所述我们来一个点文活动吧↓

*cp任意……除了芥太敦太喔【原谅我真不吃这个】
*梗也随意
*取前五位
*这个新年大家也要快快乐乐的喔!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