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中也生贺】亲吻黑暗亲吻光


*文/温锦言
*没什么具体剧情就是在狂夸中也
*这个人好看的不得了就实在想夸飞他

——
【亲爱的中也先生生日快乐】
——

  他实在是美好到让人想要流泪。
 
  暖橘色的发丝,像是浅浅糖浆色沾满了阳光。可那一身黑色的西装从里到外都透着清冽与隔阂,那些深藏的冷和光都落在细碎明亮帽链上,叫人睁不开眼。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其实谁都不了解谁的,可是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他冰蓝色的眼瞳里有燃烧的烟蒂,有闪烁的金属子弹光,有天边奔涌的长河,有落幕极夜的星空。

  只是那样一双眼睛,就能让人想起这世界温热的鲜血铺就的长梯,每一步踩踏下去的哭号里都能听见他似是残忍又似是轻薄的笑。

  中原中也。

  是啊,他的名字也这样的好听。

  Chuya。念这个单字的时候嘴唇会轻轻撅起又塌下,尾音上扬牵扯着唇线仿佛是在微笑。他应该已经被许多人如此呼唤过,他或许很喜欢听着自己的名字被人温柔地念出来,听者弯眼,言者轻笑。

  他是这世界上难以触及的黑暗中一片明亮妖艳的光。我知道他是在于这污浊世界中踏血逆行,可他的痕迹拖曳在残忍的黑暗里也能蒙上美丽的色彩,像是有天边云层烧过灼热的夕阳坠落在地,覆盖过他行走的鲜血,偷偷地给他一个拥抱。

  这个世界上没人真的能给他拥抱,可上帝却如此善待他——给了他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容身之处,那里有曼妙的女子冰冷的长刀,梦中的爱丽丝在对他微笑。他曾经像是误入洞穴的糖浆色的小兔子,身处恶狼之群却并未被獠牙刺伤,他缠斗在鲜血织就的网,渐渐把自己变成了狼。

  他怎么能这样复杂却又单纯啊。

  他们说干部先生暴躁还是不要惹他为好,可是谁都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一点就着的火药桶。他冷静地看着所有阴谋诡计,冷静地在心里权衡一切的利弊。他嘴角勾起的狂傲的弧度是他最完美的面具,明明眼睛里冰冷的蓝晶色流光里早已藏起了万千的惊涛骇浪。

  他从来都晓得自己该要什么,该做什么。但他却从来不会阻止自己的部下做他们想做的事情。那日子里立原被硬生生推来的婴儿弄得忙手忙脚,地狱一般的城市里修罗化身的黑手党反倒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将倾的大厦。一片混乱之中他瞥见自己的部下束手无策地抓着婴儿车呆呆而立,他在心里无力地一声叹息却不着痕迹地令派了两个人挡在他们身后。

  “你们要记住你是黑手党……!”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可是他那些可爱的部下们谁都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心话,孩子的母亲手忙脚乱地道谢,他一瞬间敛去自己的戾气,摘下自己的帽子对着女子微微一笑,眼底清亮的光里有黄昏的飞鸟。

  立原偷偷憋笑。

  你看他们的老大总是不擅长面对所有的善。

  即使己身代表着这世界上所有的恶。

  尾崎大人那天忽然提起来说中也先生的生日快到了,于是黑手党上下都开始紧锣密鼓地策划给这位干部先生一个惊喜。芥川先生听完樋口小姐的汇报后,放手默许了黑蜥蜴的行动,甚至咳了咳问她有没有什么好主意。樋口小姐非常惊讶,但也很高兴的模样说道送酒或者刀的话中也先生会很高兴吧……?

  芥川先生却摇了摇头,后来听别人说芥川先生去了一家卖帽子的商场为中也先生挑了半天的礼物。结果如此一折腾,黑手党的其他人寻思了好半天一个个打消了买帽子的主意。

  等到生日那一日真的到来,黑手党难得放了整整一日的假,他诧异地看着自己的部下往自己手里塞花和巧克力,困惑地歪了歪脸说还没到情人节。部下们哈哈笑起来说道不是这样的,今日是您生日,实在不知道买什么就买的花,女孩子们可能更喜欢给巧克力吧。

  结果一路上他几乎是要被鲜花和巧克力给湮没,还好他有方便的异能才不至于太过难堪。芥川想了想还是拜托尾崎红叶替他转交自己的礼物,女性干部弯眉笑起说了声好。

  这可真是……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受人欢迎的。

  他推开门对里头的人自嘲般笑着,森鸥外和尾崎红叶对视一眼一起拉开手里的彩炮。他这下子可真的是猝不及防,谁知道这两位稳重的前辈会做出这样孩子气的举动。他摔在自己礼物构成的小山里,终于仰起脸哈哈大笑。

  尾崎红叶弯起眉梢瞧他,桌边刚开的柏图斯瓶口处折射温煦的光,落在他暖色调的发尾处一瞬间仿佛在燃烧。

  他的眼睛漂亮到让人唏嘘着想要尖叫,就那么不轻不重地弯起来,历来冷冽的冰蓝色中绽放出耀眼的光。

  谢谢。

  他说,嘴角噙着一贯轻狂的笑。


  他终于逃过了红叶和首领两个人的夹击没叫自己喝的烂醉如泥,他准备把这些鲜花插在花瓶里长久的保留下来。这时候他才有时间慢慢地数着一捧花束里的花卉种类,有玫瑰有百合有薰衣草也有满天星。他在一丛丛的蓝色玫瑰中找到了一张颇为不起眼的卡片,那上头不知是谁写了一句话言辞隐晦有些许不知名的寓意。

  他在心里默默读着那句话,落地窗外的清润的光照亮那一片火红的玫瑰和清透的满天星,玫瑰尖锐的棱角在光华中熠熠闪光, 一侧精致的花蕊又隐约像是在人世间的清晨绽开肆意辰光。 许久他举起那薄薄的卡片,冰蓝色透亮的瞳孔深处浮起温柔的光。他将卡片轻轻凑在唇边吻了吻,微薄的唇蹭过墨色的文字,像是在亲吻他生命中的黑暗和光。

  浅金色的光落在他的侧脸,为那行深墨镀上金色。

  ——我心中有片海,是你的颜色。
 
fin.

‖4.29中原中也先生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