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全职本命杰希底线杰希
文野爱宰爱中爱安吾w
两个圈儿吃的都杂极了
cp洁癖者慎fo
你会被气死的
其实是个特别好相处的姑娘
但是我要去高三高考了
所以本博慎fo慎fo慎fo
八月十五号准时失踪。
QQ号不挂了挂也加不了
各位取关随意
如遇雷点都是我的错OK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重说三。

最后比个大心心♡
感谢关注。

等我高三回来。
写八百篇以示决心。

【团兵】somebody to die for

/温锦言
★原创
★cp团兵
★一方死亡
★利威尔兵长自白+回忆杀【当然是剧情外】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b站超棒mad的一首背景歌
★团兵粮少自割大腿肉——
★BGM:somebody to die for


>>>

  人生总是充满离别。
 
  我告别了太多太多的人。从一开始的母亲,到后来的初阵的法兰和伊莎贝尔,巨木之森里的离开的利威尔班,一个人孤孤独独丢下我一句「我是你舅舅」的凯尼。

  太多太多了。

  他们充满艳羡地说我是人类最强,说利威尔兵长还在人类就有希望。他们——那些一无所知的百姓,那些只为利益的商人,那些王政的走狗,那些并肩作战的伙伴都这么说。

  还有你。

  埃尔温。

  你把我定义为了人类最强的战士,调查兵团的武器,你把我定义成莫名其妙的救世主,你的部下,你的助手。

  那么……

  我究竟应该怎么定义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呢。

  在你去世的时候,我才忽然找到了答案。

>>>

  「你活得就像是一本空白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这么跟我说过。一本空白的书——我怎么会空白呢?我经历了那么多别人不曾经历的事情,那些在地下街和人打架的疼痛,那些握着钢刀砍杀巨人的枯燥,那些看着新兵们充满希望进来再在不知何处死去的无力。

  我生活的是多么多姿多彩啊,埃尔温。

  你怎么能轻而易举否定我的人生呢?

  老实说我听到这话的时候特别想揍你一拳,但只可惜多年军旅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恣意妄为的流氓头子。我明白你说这话的意思也许只是简单的感慨,所以我才静静地撇下你就当做没听见。

  你说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多说一点呢?哪怕多说一点,多说一句话,我也会立刻明白你的意思,我就不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而烦恼那么久,不会因为你在我心里的定位烦恼那么久了啊。

  某种程度上埃尔温你这家伙真的是又自私又懒惰。

  「利威尔,我现在还在想,你没有去壁外调查真的是太好了。」结束了和司令的会面,你坐在床上看我。我瞥了一眼你空空荡荡的右臂,充满嘲讽意味地笑起来,「怎么,埃尔温?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想如果我在的话你就不会少一只胳膊——像这样的想法不是吗?」

  你淡淡勾了勾嘴角,「不,如果你在场,大概什么都改变不了,除了少死几个人以外。」

  我不得不承认实在是正确极了。实际上在未来我即使和你站在同一战场我们彼此都没有逃离那该死的死亡。

  「利威尔,你孤独么?」你忽然这么问我。我看了一眼你的胡子和凌乱的头发,看着你低下来的发际线,很嫌弃地撇撇嘴,「你受个伤还多愁善感?埃尔温,伤到脑子了吗?」

  「还真是不饶人啊,你看我都这样子了。」你笑了笑,摸了摸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也露出一点嫌弃来,「我这还真是狼狈极了。」

  我深以为然。你很快和我探讨起关于艾伦和赫里斯塔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安排,崭新的利威尔班的成立我希望那些家伙一个都不要再死去。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不会离开这些人半步,不会让他们成为巨人的粮食。

  不会像佩特拉,奥路欧,艾鲁多,衮达那样。

  「……埃尔温。」

  我当时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状况下看着你那空荡荡的衣袖说出这番话来的呢?

  「什么……才是孤独?」

  当时你是怎么说的来着?我忘记了。大概又是什么长篇大论吧。我不知道你是要开导自己不成器的部下,还是在教育自己的学生。但是唯独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你问我——

  「你有愿望吗?利威尔?」

  我有愿望吗……

  人类的胜利,就是我的愿望啊。

  「你有愿望吗?利威尔?无关乎大义,仅仅是为了你自己的愿望,你有吗?」

>>>
 
  我又一次要做出选择了。

  你笑着对我说你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你说你很不甘心,你问我——这不是第一次你让我来做决定,你曾经然后我做出过无数的选择,决定我的未来,别人的未来,现在,终于轮到你了,埃尔温。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年少时候的梦想真的是难以割舍的东西。我不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我能理解你的执着。我知道你牺牲那么多仅仅是为了自己而绝非大义,那是你的愿望,埃尔温。

  你说着希望人类胜利,你实践着这虚假的愿望。你牺牲了成千上万的士兵,你的爱情,你的感情,你的温度,现在终于——

  终于轮到牺牲你自己了,埃尔温。

  我理解你啊。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其实是多么想亲眼见证这个世界的秘密,但是我也知道啊,你是多么不愿意放弃曾经的牺牲,多么想要让人类获得胜利。

  埃尔温,你把谎言说了一万遍而它变成了现实。你只是不忍心自己来做这样残忍的选择,但是没关系,我的长官,我来帮你做。

  我何等一意孤行,我何等无情如斯。

  「放弃梦想,然后和你的一百士兵下地狱去吧。我会负责杀了猿巨人。」

  「谢谢你,利威尔。」

  那个时候,我应该说一句永别的,埃尔温。

  但是可惜,我们都不能说出这句话。

  我看着你带领那一百个士兵英勇赴死,我没办法从那么多人当中辨认出你,我只能把所有注意都放在我的目标上。一个人,一个人,又一个人地倒下,一个巨人,一个巨人,又一个巨人的死亡。

  鲜血沾满我的脸颊,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我一次又一次地追杀着那个该死的家伙,我甚至分不出半点目光去看在地上面目全非的残肢百骸,我听见那个巨人的求饶,我拿走艾伦的瓦斯只希望能够在这里杀掉他。

  让他跑了。

  屋顶的位置看不到你们的尸体,埃尔温。那一刻艾伦在我身边哭喊求我救救阿尔敏,我站在哪里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一直都知道的——

  死亡,从来都是如此简单。

  我的人生似乎总是在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选择。我选择离开那条街道,我选择加入调查兵团,我选择牺牲整个班保护艾伦,我选择沾满鲜血为你除去一切挡在你面前的人——无论是人类,还是巨人。

  我现在,又要选择是救你还是救阿尔敏。

  对于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没什么需要思考的问题。我认识你五年,你的头脑带领我们走到今天,你的冷静让人类活到现在,你割舍掉的一切都拯救了我们,也拯救了所有的人类。

  而且……你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

  但是为什么呢……

  我请求他们的原谅,原谅我放弃了你的生命。也许是我不愿意再让你于这残酷的世界挣扎,也许是我的私心——

  我不愿让你活下来,带着负罪感地活下来。

  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埃尔温。

  不需要再多一个人承受这一切了。

  「……愿望吗?」

  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只有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才能找到。

  我现在很孤独,埃尔温。

   旁边的艾伦和三笠哭成了泪人,那是喜极而泣我很明白。韩吉和我看着你的尸体,我说我的承诺要晚一点再兑现,韩吉说你已经走了。

  嗯,我知道了。

  埃尔温,我现在很孤独。我一直都在寻找的——原来仅仅是一个能让我为之而死而毫无怨言的家伙。

  I just need somebody to cry for.

  I just need somebody to die for.

  When I'm lonely.

  >>>

  你在我心里是什么样的位置?

  是我的恩人——你带我离开了地下那条破旧街道。

  是我的老师——你教会我如何成为合格的士兵,合格的武器。

  是我的上司——我会将你的每一条命令付诸以实践,我会完成你的每一个预想。

  是我的朋友——你在我身边活了这么久,陪着我度过了一段又一段悲伤的时光。

  是我——

  可以为你而生,亦可以为你而死的人。

  我很孤独,埃尔温。

  不知道,没有人陪在我身边的日子里,我会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又会不会在战场上慷慨捐躯。

  这是我的愿望,埃尔温。

  终有一日,我会实现这个愿望,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实现这个愿望。

  You are the one whom Iwanna to die for.

——fin.——

>这里是入坑不久的锦言
>团兵好冷啊只能自己产粮啦
>感谢阅读w
>愿意的话给颗心也可以
>somebody to die for  —Hurts唱的真的超级好听
那几句歌词戳的我心碎
我爱团兵【捂脸痛哭】
欢迎勾搭啊~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