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森太】日出

*温锦言
*原创
*正文与题目基本无关系列
*半夜码字深夜负能
*糖写多了这算半块糖吧?
*森太

  「你说人活着为什么非要带着面具不可呢。」

  我把这话说给他听的时候他嘲笑我说你怎么在这种事情上意外地愚钝,他说你不知道吗,人不互相欺骗是活不下去的啊。

  我说怎么活不下去呢,人都可以活的好好的。

  他带着近乎于怜悯的目光看着我,轻轻地勾起嘴角。

  「你还真是小鬼呢。」

  他是一名医生,倒不是什么医者仁心的善人,但他的的确确救了我。我想这样消极的想法一般而言的家长都不会这么轻易地灌输给孩子才对,可是他却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漫不经心地牵着我的手,用那把薄薄的手术刀切开这个世界最为腐烂的一角。

  我快要绝望了。

  每一天我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死亡。我不明白既然他们不想要寻死为什么非要去死不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主宰了这世界的一角,我听到风声从远处飘荡而来带着死者的哭号。

  为什么非死不可?

  我想我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

  这就好像我不理解人为什么不呼吸就不能生存,为什么心脏被切开就会死亡,又为什么要在这世界上苟延残喘。

  苟延残喘。

  啊,没错。如果这样想的话,也许我是想要追求死亡的。

  那么我又为什么一面追求着死亡,一面像自己所鄙夷的人一样不肯接受死亡的现实拼了命的活下去呢。

  我被这样的矛盾所纠缠,无法逃离这样的怪圈。我试图用他教给我的理性去思考自己此时此刻的心理,可不管我怎么去想我都没有想到——

  活下去的理由。

  以及——必须去死的理由。
 
  「人是很怕死的生物吗?」

  他听到我的疑问甚至连思考都没有就如此回答了我。

  「怕死是人的本性,即使再怎么置生死度外的人都是怕死的。」

  我把我想不通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讲给他听,他想了想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个问题实在是太过尖锐了,尖锐到戳破我所有预先编织的谎言直逼血脉深处,接着穿透那里的血肉似乎抵达我所不了解的彼方。

  「那么,太宰君,你是想要活着呢,还是想要死去呢。」

  我惊恐地发现我无法回答。我想我是想死的,所以我才尝试了那么多的自杀方法,我想在临死之前我应该就能够想通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然后再在那一刻判断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即使那只能决定我是愉快地死亡还是不甘地死亡。

  可是,我却又是想活下去的。我寻找着自己生存的理由,我遗憾于临界那点与我只差分毫,我遗憾于世界广袤却无我容身。我看到这天地色彩斑斓,可偏偏落进眼底只剩苍白与黑暗。

  没什么值得我活下去,但是——

  他总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像是慈爱的父亲或者是值得尊敬的老师一样等待我的答案。我露出茫然无措的表情,那是我从出生起第一次发觉我对几身一无所知,空白的像是一页尚未涂抹的画纸。

  「嘛,这个问题对你而言太早了。」他拍了拍我的头,「长大以后总是会知道的。」

  大人总是喜欢敷衍,他们编织了无数的谎言试图自己创造这个世界。可明明这个世界本质上并没有欺骗的必要,因为人最终要骗的——

  只是自己而已。

  我们一起去看了一次日出。

  零点的时候他带着我穿过街头巷弄。他实在是树敌太多,午夜时分都会有莫名其妙的人从后面冲出来往他的后心扎去。我看着他像是解剖尸体一样精准地用手术刀划破男人的脉搏,动脉喷射出来的鲜血溅了我一脸,血是热的,虽然很快就变凉了。

  他低头看我,似乎觉得我这副模样很滑稽一般拍了拍我的头笑得很是开心。他擦去我脸上的血迹,像是刚想起来一样问我,「我们开车去吧。」

  我觉得他是故意的。

  凌晨三点二十七分。

  我和他并肩坐在山顶的悬崖边上,这实在是个危险不当模仿的动作,其实只要我想只需要向前微微一仰就可以碰触那名为「死亡」的花朵,但我并没有做出那样煞风景的事情。

  我可以看见地平线的那边有浅浅的白光,我觉得山顶有些冷所以缩起了身体。他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一样轻轻地把我抱进怀里,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只是沉默地看着那巨大的火球一点一点浮出地平线。

  我和他的身上都有着鲜血的味道,可是我们谁也不曾嫌弃过谁,像是互相取暖的动物一般紧紧地依偎着。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日出。

  足以称之为壮丽的景色我却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我感受到一种截然不同的震撼,像是与我所生活的深渊距离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盏很明亮的灯。

  照不亮我的内心。

  但不知为何却让我觉得人生不可以舍弃。

  我很突兀地开口。

  「我死而无憾。」*

  他忽然笑了。

  不知道他把这句话理解成了什么意思,但那一天他很温柔地吻了吻我的发顶,笑眯眯地回应。

  「我也是。」
 

  那一年我十三岁。他带着我度过了生命中最不安的年月,即使我随即选择了与他截然相反的方向。

  他教给了我很多东西。我在生死之间不停徘徊,他从未阻止过我,但他却也从未把我推开。

  我终于还是与他背道而驰。我带着友人对我的期许逃离了那个深渊。临走那天我给他写了一封信,我说你果然说的没错,人不互相欺骗活不下去。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对待我的那一封信,但我猜想大概他选择了销毁,就像我选择把过往一切扔入大火。

 
  我叫太宰治,今年二十二岁。

  人生无趣,没有什么值得我活下去,但是——

  大概没有什么值得我非要去死。

  我还是不明白幼时所有困惑该作何解,但我终究是长大了。

  我又去看了一次日出。并没有当初那种震彻心扉的触动。我想这恐怕是因为我身上的鲜血味逐渐淡去,我身边也没有他。

  此景甚美。

  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我死而无憾。」
 
 
Fin.

————
*随便放出来的文
*手机不能加粗不能下划我好悲伤【哇哇大哭】
*如诸位所知【我死而无憾】等于【我爱你】,第一次宰说这句话时只是感叹日出很美死了也可以,虽然被森先生当做表白看了【捂脸】第二次才是真正的表白虽然森先生也不知道了
*我哪知道自己写的是啥是糖是刀大家按喜欢的想叭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鞠躬】暗搓搓要个小红心?
——
【以下奇怪的个人感慨】
*说起来小甜饼那么多人喜欢啊
*这样让我很慌啊因为甜饼我写的都很无脑
*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大家有缘看到我写的文字,默默点了关注的各位小天使也非常感谢
*诶我不会因为写一篇森太掉粉叭【笑哭】不不不是开玩笑的,掉粉我可能会疯
*不过说真的大家戳上篇戳了那么多我想了想以前自己写的说实话会有胃疼感觉,因为我以前写的比上篇怎么看都要好一点【暴哭】
*所以戳到我任何一篇文的小天使介不介意往前翻一翻啊!!!!
*心好痛【哇哇大哭】
*最后——我爱宰受!【原地大跳】
*如果小天使看到这的话那我真是感激不尽!!!!谢谢大家!!我会努力哒!!!!!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