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叶王】英雄寂寞


*文/温锦言
*就写写他们
*ooc属于我,感谢阅读。

  夜里十二点,王杰希罕见的失了眠。兴许起因是嘉世宣称的叶秋退役一事。王杰希也不知自己为何非要失眠不可,他早过了怀揣心事夜不能寐的年纪。今晨听到新闻时候他一瞬以为是什么愚人节玩笑,回头看了眼邓复升发觉他面上实在是沉重,这才惊慌失措地在幻想中苏醒,乍然间方觉出血液皆凉。

  是真的。几乎是数九寒天的日子里,哪里来的草长莺飞的愚人节玩笑。王杰希盯着屏幕上的一叶知秋,却邪的黑色战矛依旧势不可挡。可那身后却不再是十年如一日的叶秋。

  王杰希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脱口而出。

  “天可是有点冷了。”

  王杰希夜不成眠,靠着床头柜玩起了手机。职业选手群里一片死寂,没人在群里多说一句话来讨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这边安静,王杰希点进叶秋黑掉的头像,看那上头的个签不知何时从“嘉世连冠”变为了一片空白,没有动态,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王杰希也不知道网线那头的叶秋如今是什么模样。

  他想了想,最后放弃了主动的试探。空间里黄少天发了一个中指又被秒删,后来王杰希在朋友圈看到黄少天干脆发了四个f开头的和谐字母。王杰希于是意识到这一切并非不愿明说,而是不能明说。他们心知肚明的,什么成王败寇,什么身败名裂,那都是执棋人万千的托辞,愚蠢不堪。王杰希忽然想知道,自己又会不会同叶秋一样,有朝一日沦为牺牲品,是受尽千夫所指,又或者就此泯然众人矣。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美好的结局。

  王杰希这样想。时针不知不觉指向凌晨一点,王杰希对自己说先睡吧,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他为这个世道而寒心,带着些许不知所措的无助。他忽觉他们都是权力与利益的牺牲品,身披荣耀,脚陷泥沼。其实这一切都是有定数的。王杰希又想,叶秋败在这些看不见的规则下,最后只能带着他的孤勇去喝西北风。那么自己呢,仍要在这里挣扎,十年未至,他却已奢求下一个十年。

  叶秋。

  王杰希在心里小声念他的名字,带着些莫名的相信,盲目的坚定。

  我不信你就此止步。

  “你说这算不算一段佳话?”

  耳机里传出那个人的声音,很清澈,却总是有种欠揍的嘲讽感。王杰希对此只是笑了笑,一直不曾正式回答。王杰希并不知道叶秋现在如何,说实话他并不是十分了解这位斗神的。至今为止的全部交流也不过是扼杀在敌对与朋友之间,那些不清不楚的界限里。

  其实是模糊不清的定义。

  后来微草不出意料地惨败,王杰希在心里计算过训练会给微草带来多大的负担。他承认自己实在任性,他知道叶秋一点一点地为他的武器升级——这对王杰希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情。王杰希想“从头再来”,这四个字说的容易,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

  “叶秋。”

  队员离开后他并没有立刻退出游戏,君莫笑的账号仍是在线的。王杰希并不知自己这句多余的话会不会被他听到。他依旧想说出来,绝不是为了安慰对方 或许只是为了自己。

  “你还会坚持对吗。”

  他并未得到回应。王杰希对于这样的结局早已心知肚明。他笑了一声,极浅极浅的,落在黑掉的屏幕上显得晦暗不明。他再没觉得有什么留恋了,训练室外的夜色逼仄,从楼厦间漏出细碎的月光映得训练室的墙壁染了一片的惨白。王杰希知道自己是得不到答案的了,但又或许,他早已知晓结局。

  必须坚持。

  王杰希对自己说。

  这是宿命。

  我们的。

 

  许多年前王杰希刚出道不久,打败吕良的扫地焚香让舆论极为哗然。十八岁的新人队长,是活在媒体话筒和笔尖的素材。王杰希那时候不愿意做素材,他心知自己该担负一切,却仍骄傲地不愿被旁人指手画脚。方士谦终究是体谅他的,尽管这位前辈一脸嫌弃地将他赶出会场。

  “赶快走吧,别碍我眼。”

  他道了谢,一溜烟地跑出体育场。街上尚没有大型电子屏播放比赛锦集,王杰希站在体育场外看着那棵榕树。许多许多年前,他曾穿着训练营草绿色的衬衫与林杰在树下看着二赛季总决赛的会场。林杰说杰希,有朝一日你会站在那里。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看着体育场的门,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时候他以为站在赛场上的时候是荣耀,却从未想过他已步入什么看不见的囚牢。

  直到他真的踏过梦境,站在聚光灯的中央,他才恍然发觉尖锐和恶意会让指尖自滚烫变为冰凉,哪怕是欢呼和赞美也不能让他抹去心底的不安。

  兴许每个队长都背负着如此重量。

  时隔多年十八岁的微草队长依旧站在那棵榕树下,他茫茫然地回头去看熟悉的体育场,一年间体育场甚至换了招牌与模样。他轻声地自言自语着说原来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曾不屑一顾的模样。年少的骄傲在什么时候会被磨平棱角,他尚且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将有人接了话茬,也不知道有什么将要生根发芽。他嗅到了烟草的味道,他很抵触,让他忍不住皱眉。这时有人说:“你是王杰希吧?年轻人很有前途啊,老林是没有看错人。”

  没人敢这样称呼微草的第一任队长。王杰希皱了皱眉,他扭头去看究竟是谁这么没礼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截明亮的烟蒂闪烁着红光。那个人穿着嘉世的绣着红枫的队服,右手掐着烟草懒洋洋地挑了挑眉梢。

  “说你呢,发什么愣?”

  王杰希怔怔然,他尚没见过多少的职业选手,对他们也不过是个大概的了解。眼前的少年眼生得很,面色有点苍白,眼底总有些青灰色的黑。王杰希福至心灵,仿佛忽然间谁给了他答案,于是斩钉截铁地念出那个人的名字。

  “叶秋。”

  “还算是好眼力吧?”叶秋明明不比他大多少,却偏偏显得年少老成。王杰希忽然想起那些舆论里对叶秋的猜测,八竿子打不着的,什么中年大叔,或者人妖,他一下子笑出声来,逼仄的赛场上积攒的压力倏忽地灰飞烟灭了。

  “笑什么?”

  叶秋挑高了眉,他有凌厉的眉眼,挑起时候平白勾出了些许冷意。不过那也只是一瞬而已,他也跟着王杰希笑了起来,仿佛方才的尖锐是什么幻像。

  “说你是大小眼还是真的啊?以后叫你王大眼儿怎么样啊?”

  “并不怎么样,前辈。”王杰希将这两个字咬得极重,带着点儿挑衅:“想这么叫我?先赢了我再说。”

  “呵。”

  叶秋笑了。他的眉梢带了丝嘲讽的冷意,他说你想诓我和你打一场,那可不行,等着新秀挑战赛再来吧。他挥了挥手,将半截烟丢进垃圾桶,潇洒地消失在王杰希眼前。王杰希望着他的背影,斗神先生很快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他忽然发觉这世上是存在鸿沟的,职业选手这样的名堂啊,到底能带给他的是什么呢。

  王杰希回头看向体育馆,许久深吸一口气。

  是荣耀。

  他想。

  虽然未来如此不可预知,但他依旧相信,会是荣耀。

 

  王杰希靠着椅背,不自觉地翘起了腿。这次的全明星赛选择在轮回做主场,外头观众席上面的女粉丝尖叫声几乎是此起彼伏。

  瞧瞧小周的人气,啧啧,比不上啊。

  有人这样感叹了一声,王杰希深以为然,身边的高英杰正紧张地揉捏着衣角,恐怕是因为接下来的新秀挑战赛的缘故。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要有信心,这孩子其实哪里都好,就是缺少自信。

  那可不行。哪怕是自信过盛而落败也不能没有自信啊。

  王杰希忽然想起自己许多年前的新秀挑战赛。那时候他败在一叶之秋的却邪之下,满心都是憋屈。他尚且不太明白自己的打法和一叶之秋的打法比为什么会输,不管怎么看对方的打法都朴实过了头,看起来并不难。

  于是王杰希下了赛场就去选手通道堵人,他其实也不太确定自己能不能堵到那位一面之缘的斗神先生。当他听到走廊深处传来叶秋的声音时,他知道自己赌对了一次。

  “叶秋前辈。”

  叶秋正在同谁争执,内容非常的小孩子气,无非是让不让人抽烟的问题。王杰希觉得汗颜,一时间恨不得转身就走,却被吴雪峰留了下来。

  “王队啊?你们先聊,叶秋,我警告你别抽烟啊。”

  叶秋苦着一张脸点头哈腰,在吴雪峰离开他的视线范围的下一秒立马拿出了打火机。

  “你别说话,我刚才快憋死了。”

  王杰希这下子是真的想走了。叶秋似乎也察觉出他的不满,只是象征性地吸了两口就掐灭了烟蒂,他靠着墙壁懒洋洋地笑起来,说:“王大队长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王杰希忽然语塞。他到底为什么找他呢?其实王杰希也说不明白,只是心很乱,忽然想问问这个人。可是具体又要问些什么呢?他又一律都不知道了。

  他沉默,叶秋却仿佛窥探到他的困扰一般拍了拍他的肩膀,王杰希诧异地抬起眼,忽然听见叶秋说:“胜败兵家常事,别那么在意。不过我可不觉得你能赢得过我,王大眼儿?”

  这几个字将王杰希硬生生从茫然中拽回来,他抬头看向叶秋,忽然咬牙切齿。

  “叶、秋,你等着。”

  叶秋耸耸肩,实在是欠揍的。

  “我等着啊。”

  王杰希笑了起来,太突兀了,吓了高英杰一跳。微草队长摇了摇头,有些怀念般地捻了捻衣角,说道:“我第一次新秀挑战赛的时候也输了,挺惨的。”他口气云淡风轻的,并没有在刻意讲给谁听。

  “这玩意儿也就这么回事。”王杰希说。

  “赢或者输,意义是什么,取决于你自己。”

  高英杰并没能听懂王杰希的意思,王杰希摇了摇头,听到司仪说有请微草战队的高英杰选手,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

  “去吧。”

  可以说是不相上下最终棋差一招的结局。王杰希觉得很满意,他其实不知道自己不遗余力地做这些事情究竟能给高英杰带了多少益处。可是聊胜于无啊。他想,看向观众席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人在起立鼓掌。

  会是他吗。

  王杰希笑着摇了摇头。

  似乎都无所谓了吧。他又想,手插着口袋看向闪烁的灯光。他忽然明白自己总有一天是要离开这里的,不论是否被迫,这都是宿命。

  后来王杰希从会场里出来,站在门边儿上看漆黑的夜空,其实没什么好看的,S市的天并不比B市亮到哪里。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王杰希以为是队友,回头刚想说点什么,正对上叶秋似笑非笑的眸。

  “叶秋?”

  那人笑了笑,眼睛里还藏着丝促狭,他竖起根手指抵在唇边,笑眯眯地说:“不对,是叶修。”

  王杰希给邓复升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先回酒店,自己一个人跟着叶修在街上瞎晃悠。“你不回去啊?”叶修这么问他,“微草队长夜不归宿也不太好吧?”

  “他们又不是小孩子。”王杰希说:“倒是你,来看全明星真是难得。”

  “我这不是被老板娘硬拽出来的吗。”叶修一副我也很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他们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外滩,夜晚江边人少了许多,王杰希站在栏杆前看着夜景下闪烁着霓虹的水面,抿了抿唇。

  “你还会回来吧。”

  王杰希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并不奢望他能听见。风从他的耳畔划过,耳尖儿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会的。”他说。

  叶修点燃了一支烟,风太大了,他重复了几遍打火的动作才成功。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准确的说是在看着他的烟火。这时候叶修忽然将那支烟递了过来,王杰希很诧异地抬了抬眉梢。

  “做什么?”

  叶修说:“试试吗?”

  王杰希只做了一点的尝试,却被呛得眼泪快出来。叶修轻轻地替他顺那口气,苦笑说你还是不行啊,老王。

  “别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抽烟这事儿你还得找魏琛。”

  王杰希擦了擦被刺激出来的眼泪,呛了一句回去。叶修没松手,他接去那支烟如同亲吻般吻了吻烟嘴儿,忽得叫了声王杰希的名字。

  “叶……?”后半句被叶修给堵回去了,王杰希被他吻的时候依旧皱着眉,烟味太讨厌了,他想,刺激地眼泪快要落下来了。

  风很冷。王杰希下巴抵着叶修的肩膀,轻声说:“我觉得会场里很冷,空调不够。”

  他这话没头没脑,可是叶修还是第一时间听明白了。叶修也跟着笑了笑,他的唇很有些滚烫,蹭过王杰希的唇角,仿佛被什么熨烫过。

  “是冷,那现在呢?”叶修低笑出声,他能看见比他高了些的微草队长的肩膀难得会垮,这个人很累,叶修一直就知道,刚才那场比赛总有一天会变成压垮他的稻草——叶修是这么想的。

  “也很冷。”

  王杰希说。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忽然觉得这个人很寂寞。

  “会好起来的。”叶修说,这话他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他。王杰希淡淡地叹了声,闭了闭眼睛,“我等你回来,但我不会把冠军拱手让人。”

  现在还不是时候。王杰希知道,叶修也知道。叶修送他回到了酒店,王杰希站在台阶上看他,挥了挥手。

  “叶修。”他说:“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你也是。”叶修说。

  “一起努力吧,杰希大神。”

  十赛季微草败在兴欣手里,和叶修握手的时候王杰希还有点恍惚。王杰希忽然想起一切打这个游戏的初衷,在看见叶修的眼睛的时候,那一个瞬间,他记起了被遗忘多年的事。

  他不知不觉给自己套上了那么多的枷锁。原本这个游戏就该有输有赢,就该有哭有笑,他什么时候把这些都缩小成了虚无,连自己都没剩下。

  或许他现在应该大哭一场。王杰希有点嘲讽地想,他回头看向已经流泪的高英杰,闭了闭眼。

  “下次再来。”他说。

  “会赢的。”

  后来叶修来找他,带了一块巧克力。“你做什么?当我小孩子吗?”王杰希哭笑不得,站在树下看他。

  “这不是来安慰输比赛的杰希大神吗?”叶修笑嘻嘻地一点儿都没正形。王杰希忽然发现叶修变了许多,嘉世末路那几年叶修从没如今这般的自在过。那时候叶修身边只有苏沐橙,现在似乎有了更多的人。

  “叶修,我又不是小孩子。”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主张,依旧没能阻止叶修将巧克力塞到他的嘴里。真苦。王杰希怀疑叶修是故意的了。还带了点可可粉的酸。王杰希又想。

  真难吃。王杰希想,偷偷别过脸。他忽然觉得很高兴,又觉得很难过。没办法控制这个时候自己的心情,王杰希闭了闭眼,久违地觉得泪腺发痒。

  想哭。

  叶修从后面抱住他,很轻很轻地在他耳边叹息。“好了,我不会看的,王杰希,可以稍微难过一会儿的。”

  没有难过。王杰希想。

  我只是在为你高兴。

  他又想。

  “人说英雄总是寂寞的,但也不一定啊。”最后他说:“我觉得你现在,就很幸福。”

  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音。难道你不幸福吗?叶修想。

  “这个想法可以说非常没有道理了。”他说:“王英雄,你现在可不寂寞啊。”

  那天王杰希揉了揉眼睛,回过头的时候眸光亮得惊人。

  “好吧。”他说:“我承认你说的是真的了。”

  ——此时此刻,我并没有寂寞了。

fin.

 

 

 
 

评论(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