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王喻】 学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温锦言
*day8
*私设校园向
*一个假的知乎体
*给佩玖祝她生日快乐! @佩玖



  提问:学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答:

  谢邀。

  虽然我不是学霸,但是很不巧我身边最好的两个朋友就是学霸,他们两个谈恋爱,基本上没得说就是一句话——

  闪瞎。

  写这条的时候那两位在我身后看着,警告我不要多话,就算知乎没有字数限制也不能巴拉巴拉说一大堆,我非常不高兴,非常的。每天看宿友秀恩爱还不能表达我的愤慨,你们瞧瞧这是人活的日子吗??!!!

  好了言归正传,我知道你们一定很好奇我的那两个不要脸的朋友,暂时用W和Y来称呼他们吧。

  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在全校面前表白,彼时W抱着全国物理系第一名的奖杯跟Y表白,那时候颁奖典礼才进行一半,老实说我们教授气得心脏病快犯了。这时候Y拿过话筒,说:“你先等等,等下还有我的一个颁奖,至少得让我拿到奖杯吧?”

  W点了点头,从善如流。

  然后Y就走上前拿走了自己全国生物系第一名的奖杯。

  我……我一个第五名的看着这两个学霸真的什么也不想说。(我知道你们一定在嫉妒我们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知道W是怎么表白的吗?

  身为学校风云人物,W的表白特别干净利落,他是这么说的——这一段我录下来了,太羞耻了每次怼他们都放给他们听我现在快背下来了!而且特别不要脸……

  咳咳,说回来。W是这么说的:“毕业之前有一个和耶鲁大学的交流项目,项目负责人说可以带家属去。我觉得你不错,怎么样要不要一起?”

  “好啊^_^”

  当时我们学校女生一个个哭爹喊娘以头抢地(太夸张了其实没有)这两个人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必须强调这点)他们俩有个头有颜值长得帅家有钱学习好前途光明简直是女生的首选首选!然而他们就这样无耻的弯了!我还没弯呢他们着什么急啊?!

  说起Y,我和Y从小一起长大,他学习好脑子特别聪明,要不是为了估计我这个发小说不定他分分钟跳级北大少年班,(对不起我真是罪孽深重。)高考成绩他是状元考进的我们大学,厉害吧?刚入学没多久就和隔壁物理系的那个男生杠上了——其实也没啥,他们俩虽然一个学物理一个学生物,但是有不少比赛是可以一起参加的(比如数学)那次考试Y就比W少了两分没拿到第一,Y特别不甘心回来就天天泡图书馆。

  我觉得吧像我这样混来混去的人没觉得少两分能怎么样,但Y不行,Y自尊心特别强,别看他平时笑眯眯地,其实一点也不服输。结果就是泡图书馆的时候看见W在写论文,旁边堆了一大堆的数学书——你说说他们俩都不是数学系的,在这方面居然比数学系还积极,是不是有病啊?

  Y就去搭话了,他说我记得你好像是物理系的来的?

  “你不是生物系的吗?”

  “那你为什么要看数学。”Y问。

  W那个回答简直想让人揍他!他这么说的:“我比第二只高了两分,不行。”

  这时候Y指了指自己,说:“你好,我就是那个第二。”

  后来他们成了好朋友!我真不明白这俩人水火不容咋就成了好朋友!W还特意换了宿舍住进我们寝!难以置信!

  我说过了这个时候他们俩都在我身边看这一条,我控诉的时候W是这么说的:“因为我们很有缘分呗。”

  呸,我才不信你的缘分!这明明就是你要追我朋友的骗局!!!呸!!!

  学霸容易钻牛角尖,如上事例其实大家就可以看出来。不过有的时候他们俩还不是特别钻牛角尖的。比如说他们俩曾经互换选课,W去生物系听了一节课,Y去物理系听了一节课。 虽然说数理化生不分家吧,他这俩人运气也好,赶上随堂考试,谁也没考好——比如说他们都做了两套卷子,W的生物比Y少了十分,Y的物理比W少了十分,两个人拎着卷子在我面前好一通开嘲讽,最后一起把分儿低的卷子给撕了。

  他们是这么说的。

  “这个分数证明我们当初的选择是对的,所以谁没事儿非要跟自己搞不明白的东西较劲?”

  我打赌他们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没想起来之前的数学竞赛。

  我真为数学系的大神们感到悲伤啊。 

  别光说学习,学霸也不是每一天都在学学学。他们俩谈恋爱当然要腻腻歪歪黏黏糊糊。放假出去玩的时候看见W在买冰淇淋,我觉得他俩忒不够意思,出去玩也不带上我非让我偶遇!我这么说的时候W大小眼一抬,问我:“为什么谈恋爱要带电灯泡?我们白天不需要光和热。”

  ……靠气死我了!好吧我得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Y在不远的地方坐着,还跟我打招呼。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打招呼,但还得过去。W脸一下子就沉了,我觉得我要是再不跑有可能被W弄死在当场。我毕业论文还没写呢!我还想活着!于是我!本小爷如此机智地扯了个谎就跑,转头的时候看见Y正借着W的手舔冰淇淋。

  卧槽,烧烧烧!

  W当时的表情简直温柔到上天。W平时是个特别严肃的人,要不是仗着自己年轻基本上和教授有的一拼,他在外面穿着风衣好像自己多有型男范儿,回头在宿舍里真的就是背心短裤,头发乱糟糟的还得Y逼着他去梳理。有一次物理系的教授有事儿,助教去结婚了,没人上课,教授让W去上课——那堂课我去听了,就为了看他出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但特别可惜,W课上得特好,不过气氛就真的让人不敢恭维。

  本来生物系女生没几个,一见男神上阵那一个个打了鸡血,那时候她们还不知道男神已经自产自销和隔壁绑定了,眼睛里都炸起小星星。可惜男神W不谈恋爱的时候直的跟电线杆一样,愣是没看出来那些bulingbuling的小星星,点妹子起来提问特别冷漠地告诉她这道题做错了,认真地跟高中班任一样儿。当时妹子眼圈儿就红了,反正后续我不知道,但我怀疑她们绝对粉转黑。

  Y性格就好,我觉得除了偶尔他乐意算计我让我帮他刷卡买饭以外好像也没什么。说一点温馨的(我被Y的圆珠笔抵着威胁让我讲点温馨的),有一次Y生病,重感冒,凌晨三点他去卫生间吐的时候把我们弄醒了,当时我吓得一身冷汗,W转头给门卫大爷打电话抓了件大衣就抱着Y往外走,我负责在后面拿钱包( ‘-ωก̀ )。W有领导力,真的,跟门卫大爷说了不到三分钟就放了人,出门打车直奔医院。我在副驾驶看他们俩,W搂着Y给他擦汗,帮他暖胃,还一直抱着(靠我现在想起来真觉得暖啊暖的搞得我也想弯了好吗!)

  Y不喜欢打针吃药,去医院的时候完全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状态。W全程哄他,情话说一篇子我都怀疑他不是理科生是大文豪转世知道不?Y委屈地眼泪都要下来了,W非常坚决地把人带到试敏地方打试敏针,我必须强调一遍,Y特别讨厌打针,他整个人都在抖,被W扣在怀里,一手捂着眼睛一边在耳边说:“很快就好了。别怕,我在呢。”

  打针的护士都快流鼻血了。

  打吊瓶的时候Y是真受不了这个,发烧三十八度还坚持不懈往外跑,一把被W扯回来按在座位里,死都不让人出去。Y真委屈哭了,一边哭一边抖,W的表情特别纠结和心疼,但他还是特别残忍地让护士给Y打针。后来Y好不容易安静下来,W在他身边儿坐着,手一直虚托着Y打针的手,哑着嗓子跟他说不能乱动,跳针回血就麻烦了。

  Y问他我现在难受怎么办,W亲了他一口,说我陪你一起难受。

  ……太过分了,他俩恩恩爱爱,我全程跑上跑下!

  宿友爱呢!

  爱呢!!!

  不说了我是被气坏了,总之现在他们过得特别好,下周出国去耶鲁大学交流学习。没谁了,真的。

  虽然特别虐狗吧。

  但我还是希望俩人能长长久久,而不是天天那群小姑娘说的好心分手。

  祝他们幸福!

  以上。


  回答:

  接楼上。我们不会好心分手的^_^

  明年就能去国外领个证儿回来,分什么手啊?

  ——以上两条来自黏黏糊糊的Y和W手机客户端。

  fin.

 

评论(32)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