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索夜】又一段旅程


*/温锦言
*没写过账号卡
*全程私设
*带一点喻黄√
*给执曦 @执曦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第一次在游戏里见到面的时候,索克的衣服还不是现在那种毛茸茸的冬天套装。彼时夏季,索克的主人魏琛把一个术士生生玩儿成盗贼,让索克先生在荣耀大陆里大跌面子。

  在隔壁嘲讽脸的一叶之秋过来问他你是不是转错行业的时候,索克萨尔看了看自己的死亡之手,用尽所有理智才没有一法杖糊上去。

  有什么样的操作者就会有什么样的账号卡。这是荣耀大陆里普遍的现象。但是索克萨尔对此非常不服气,他是个纯良的术士,就算长得像坏人操作猥琐流,他也依旧是纯良的术士。

  当索克萨尔这么和大漠孤烟说的时候,继承主人一往无前正直非常的大漠孤烟面无表情(虽然账号卡原本就面无表情吧)地看了他一眼,刷出两个字。

  “呵呵。”

  索克萨尔委屈。

  你看看隔壁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混久了都会嘲讽技能了。他这么纯良的术士,在荣耀大陆还能不能有立足之地了?

  索克萨尔依旧坚持自己是个被主人逼迫才变得这么猥琐的设定,他天天跟着蓝溪阁去抢boss,每天都在心里念一遍我是纯良的好孩子,真的,我不猥琐——这么想的时候,在对方的缺陷处打了一发切割术。

  路过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面无表情,大漠孤烟的脑袋上又一次跳出两个文字泡。

  呵。

  呵。

  索克萨尔在荣耀大陆一直坚信账号卡和主人的性格没有半毛钱关系,直到他在那个夏天看见了被文字泡淹没不知所措的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我错了。我不应该不接受事实的。

  夜雨声烦其人人如其名,怎一个烦字了得。听说他的主人名叫黄少天,这名字多正常,还带这点少年味道,谁能想到那位是个话痨?索克萨尔不擅长应对夜雨那样类型的人,他话说得太多,文字泡跟滚动屏幕一样刷刷刷,往往索克还没看完上句,底下的十句已经滚上来了。

  索克萨尔是崩溃的。他在魏琛发过的猥琐流垃圾话里用尽毕生所学拼凑出一句话:“夜雨,你不累吗?你不累,我累。求求你,闭嘴吧。”

  夜雨声烦眨巴一下自己无辜的大眼睛。

  “哦……不行,索克我就和你熟,听说账号卡和主人都是一个性格,话说回来,索克你是不是和魏老大一样特别猥琐不要脸啊?诶诶诶,我觉得你肯定也是这样,魏老大的账号卡诶,说不定比本人还可怕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面无表情。

  “……夜雨声烦,来吧,决斗。”

  那次竞技场以索克萨尔的胜利而告终,索克萨尔恶狠狠地拿着死亡之手指着夜雨声烦的鼻子,一字一句:“我、不、是、猥、琐、流。”夜雨声烦被吓得寒毛倒竖,他忙不迭点头,“是是是,您老人家最纯良了。”

  就这么打打闹闹的,两个人度过了大半年——准确的说是两张账号卡。很快索克萨尔在一次训练中深受打击——被蓝雨训练营的一个小孩儿给三把打败,还不是神级角色,这让索克萨尔几乎是体会到了绝望。账号卡可以看见透过屏幕去看主人——虽然主人只能在操作面板上看见账号卡。他看见魏琛狠狠地捻断一根香烟,眉梢皆是疲惫。

  那时候索克萨尔就知道了,自己要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更替。

  他坐在神之领域外面的走廊里,把自己缩成一团。索克萨尔其实知道的,没有一个主人会陪着一张账号卡走向最后。他没有去责怪谁,毕竟他只是一张账号卡。索克萨尔其实觉得自己也挺可悲的,平时念叨着魏琛左不好右不好,现在第一个舍不得的却又是自己。

  夜雨声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他学着索克萨尔的姿势也坐下来,把脸埋在膝盖里一副低落的模样。索克萨尔觉得好笑:“你低落什么劲儿?我还没说什么呢。”

  “我家主人心情不好啊。”夜雨说:“他舍不得魏老大,又觉得新任操作者配不上你,才生气呢。”

  “……那个新任操作者,不是喻文州吗?之前赢过魏琛三场,我觉得他还不错。”索克萨尔心情转变的很快,他就算低落也从来都理智。说白了他对魏琛依旧抱有信任,他也不觉得魏琛会看错人。

  “……希望是这样吧。”夜雨声烦干脆躺在他身边,苦笑:“我家主人一时间转不过来弯儿,你说说咱俩还能不能接着配合了?”

  索克萨尔几乎是秒答。

  “能。当然能。”

  “起码咱俩是拆不开的。”

  索克萨尔很认真的注意了自己新的主人,那个少年长得白净温柔,眸子里似乎有柔软的云朵。索克不会承认自己一瞬间被击中又一瞬间狂喜,这孩子看起来是个正经人,不会让术士做出盗贼翻滚的动作。

  我终于有一个心地善良的主人了。

  索克萨尔感动地想。隔壁王不留行来蓝雨抢boss,听到索克萨尔的感慨,王不留行踩着自己的灭绝星辰对索克萨尔说:“你想多了。”

  “听我主人说,这个叫喻文州的,心比魏琛还脏。”

  索克萨尔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他纯良的人设还能不能绷住了?

  王不留行说:“绷住不能,崩了还差不多。”

  索克萨尔瞪了他一眼,隔天比赛的时候几乎是追着王不留行打——不可能的,喻文州从来都是让夜雨声烦追着王不留行打。

  “王不留行这么无耻呢?索克你别担心啊!看本剑圣银光落刃不砍死他的!杀杀杀杀杀杀杀!”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张账号卡的操作者——他们的关系一开始还有点隔阂。无非是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不该赢魏琛逼走魏老大这样幼齿的理由。索克萨尔其实觉得这没什么,他跟夜雨声烦说:“有能力为什么不赢,魏琛退役不是喻文州逼的,是魏琛自己选的。我不觉得这件事儿是喻文州的错。”

  夜雨声烦想了想,觉得索克萨尔说的很有道理。后来某一天他看见自己的主人和喻文州吵架,喻文州一贯脾气温和,听着黄少天说到最后已经开始没禁忌的时候终于皱起了眉。

  “黄少天。”他说:“我脾气其实没那么好。”

  “魏队退役的事情我不否认这是诱因。但我不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本身电子竞技就是这样的游戏,成王败寇。”喻文州逼近黄少天,一字一顿:“黄少天,我不需要给谁证明自己到底能不能行,冠军不是说说,同样冠军也不是一个人就能拿的。你觉得,你现在对我不满意,对未来到底有什么好处?”

  别说黄少天被生气的喻文州吓了个够呛,就是夜雨声烦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黄少天似乎也觉出自己的小孩子脾气,他紧了紧拳头,转身跑了出去。夜雨声烦看到喻文州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坐回了椅子里。

  “……刚才,好像话说的太过分了。”喻文州撑着额头苦笑,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

  “还是,去给他道个歉吧。”

  后来蓝雨正副队关系变成全联盟最好,夜雨声烦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和索克萨尔谈起这件事的时候,索克萨尔随便举了个例子就让他折服。

  “你想想咱俩关系是不是好?”

  “那他们关系肯定也好。”

  “不是说账号卡随主人吗?”

  过了两年索克萨尔完全接受了自己速度慢但是心很脏的设定。他穿了件看起来特别高贵的皮草,虽然没多少重量,但这间接导致隔壁爱猫如命的王不留行时不时来拽拽他的毛。

  夜雨声烦这时候就会站出来:“王不留行!你离我队长远点!”

  “……好软。”

  夜雨声烦气得拿起冰雨就要打,可惜人家魔道学者分分钟上天,撸完毛就跑。

  “我就说和微草不共戴天嘛!”夜雨声烦气呼呼地说,一边索克萨尔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好啦,别这样,闹着玩儿而已呀。”

  夜雨声烦脸忽然红了。这年头系统脸都能红足以证明荣耀大陆有多么神奇,索克看着捂着脸少女心爆棚的夜雨,顿了顿问道:“……夜雨?”

  “索克你真是……啊……太会撩了吧。”

  索克萨尔笑了起来,他挑起夜雨声烦的下巴,眸底透出浅浅的光。

  “可是我只撩你一个啊。”

  “夜雨先生?”

  “o(*////▽////*)q”

  八年搭档——不仅仅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还包括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两张账号卡情投意合这事儿说出去怕是吓死一堆人。所以他们很低调很低调,连队友都不知道这件事。

  他们一起拿过冠军,带过冠军戒指,失败的时候彼此安慰,成功的时候彼此庆贺。

  索克萨尔曾把这段故事比成旅途,他曾经和魏琛蹒跚前行,有和喻文州并肩而立。从开始到现在他身边一直不曾变过的是夜雨声烦,也只有夜雨声烦。

  而现在,他们即将走向世界的战场。

  那将又是一段崭新的旅途。

  索克萨尔如此想。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fin.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