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情不渝(8)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掉落100%林王+损友向方王+85%沉默向周王+暗恋60%的伪友情喻王+路漫漫的黄沐
*阅读愉快
*本章已重修

(8)

 
  乔一帆端着王杰希扔过来的沙拉跟在周泽楷身后穿过人群,站在一群聊得正开心的人面前。乔一帆内心天人交战,眼前说笑的全部是这个圈子里几乎是大神级别的人物,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新人,出道三个月跑过无数龙套,公司不重视,受尽欺负,如今这个小到不能再小,台词加在一起没多少句的角色还是自己走运才得来的。

  乔一帆老实巴交,要不然也不会被人欺负成那样子。他从微草练习生时期便一直有些勉强,好不容易熬到出道,却因为个人存在感不算高,再加上前辈的刻意欺负,找不到好的机遇。乔一帆绝不能说他没有能力,能被肖时钦点名让他参演的演员不可能是无用之人,只是他骨子里总觉得自己比不上那些天才——叶修,喻文州,周泽楷,以及微草的当家王牌,王杰希。

  乔一帆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他看着面前的圈内大神端着杯子,眉间笑意隐约都露出几分潇洒地相互交谈,他隐约觉得艳羡。哪个人选择踏入这个行业都绝不可能是被人逼迫,当年的背水一战也不过是为了实现那些梦想。

  乔一帆看着周泽楷的背影,看着叶修的侧脸,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自己,有没有可能,也会和他们一样呢。

  周泽楷不是很会照顾人,他看着说个不停的黄少天,又看向笑眯眯敷衍黄少天的喻文州,半晌转过脸,对一边叼着棒棒糖的叶修开口:“叶修前辈,他是乔一帆,嗯……前辈,王杰希前辈,拜托照顾。”

  “哦?”叶修吊儿郎当地把棒棒糖嚼得咯吱作响,上下打量着乔一帆好一会儿,又道:“乔一帆?嗯……好像也是合作的演员?”

  周泽楷对这个不大熟悉,他转过头看了看乔一帆,发现少年似乎在神游天外,只得开口:“是,应该。”

  “是微草的新人吧。”叶修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捞了杯冰水冲散了点嘴里的甜味,转头对唐柔招呼道:“小唐,来,这儿也有个小新人,你们认识认识。新人嘛,见着我们紧张,你们之间就没那么多说道了。”

  唐柔应了一声,走过来对着乔一帆微笑:“你好,我是唐柔,以后多多指教。”

  “你好,我是乔一帆,唐小姐,请多指教。”

  乔一帆觉得身体有些僵硬,说出来的话算不得磕绊却也有点勉强。他开始努力地掩盖自己的紧张,为了不露出怯场的表情。唐柔又笑了笑,倒是很体贴地伸手替他接过一直端着的沙拉,“别紧张,前辈们都是很善良的人。”

  “嗯。”乔一帆点了点头,偷偷做深呼吸来平复自己内心的激荡。唐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和你说哦,别看叶修那样子看上去光环满满,实际上他可邋遢了呢。”

  “小唐,不地道啊你。”叶修苦笑:“不就是抽了根烟嘛,至于这么睚眦必报?”

  黄少天听到动静,终于舍得放过喻文州跑上来凑热闹,“哟,新面孔啊?我是黄少天,你是谁呀?小孩儿?”

  “我是乔一帆,黄少天前辈好。”乔一帆拘谨地打招呼,黄少天一时间难得沉默了会儿,回头对喻文州说:“文州,你招呼招呼人家呗?我最不擅长和这种乖孩子打交道了,算了,我还是去努力努力攻略苏女神吧!”

  “没出息。”喻文州和叶修几乎是同时给了黄少天一个白眼,他走过来对乔一帆笑了笑:“别紧张,我们又不会吃了你。杰希让你过来的吧?”

  “是,是王杰希前辈让我过来的。”乔一帆小声应道,喻文州打量了他一会儿,喻文州看人向来精准,并没有点破他此时刻意维持的冷静,笑着说:“别担心,先过来一起坐吧,顺便一起等等你的前辈。”

  “谢谢前辈。”

  乔一帆好歹是入了座,喻文州坐在他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搅着冰淇淋,语气温和地笑道:“说不定你现在会觉得紧张,但也没关系,大概每个新人都会有这样的时期。这圈子里是有不少喜欢为难后辈的前辈在,不过你也不要觉得有负担什么的,我们不会做那样的事。何况,你是微草的新人,又是杰希特意拜托照顾的孩子,照顾你还来不及呢。”

  乔一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半天才轻声回道:“谢谢前辈照顾。”喻文州自顾自地搅动冰淇淋,听到这话微微笑了笑,抬手挖了一勺送到嘴里,抿了抿唇忍不住皱起眉:“好甜,少天给我的是什么口味的?”

  “不是香草吗?”

  有点陌生的男声插进来接口,喻文州抬头看过去,嘴角上扬起细微的弧度:“时钦,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你?”穿着浅白色燕尾服的男性笑了笑,“看到了而已。好久不见,文州。”

  “肖导好!”这下乔一帆努力维持的冷静终于露出裂痕,眼前的年轻人的男人毕竟是这部戏的导演,何况肖时钦——圈子里最年轻有为的导演。男人笑了笑把他按回座位上,“乔一帆对吧?后天开机,加油吧。别拘谨,别拘谨,我就是过来聊个天,你总不能让我和那些公司老总聊对吧?”后面的话肖时钦是看着喻文州说的,喻文州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的座位:“那就坐这儿呗,又没人说别的。”

  “恭敬不如从命。”肖时钦打了个戏腔,有点浮夸地笑了笑,从善如流地坐在了喻文州身边。叶修往这边瞧了眼,忽得笑开:“小肖,听说你拍戏很严厉呀?我这一把老骨头可得悠着点折腾啊。”

  “叶前辈说笑了,前辈老戏骨,哪至于被我折腾?”肖时钦笑着推了推眼镜,“怎么没看见王杰希前辈?”

  “那儿呢。”叶修指了指不远处正斗嘴的两个人:“他们的关系真好啊……我就从来不敢和雪峰斗嘴。”

  “那还不是因为叶修哥理亏?”苏沐橙的声音插过来,“小乔,你好呀,我是苏沐橙,以后多指教呀。”

  “前辈好,指教什么的不敢不敢。”乔一帆伸手握了握苏沐橙的手指,很快又收了回去。一边的唐柔看得真切,忍不住笑道:“沐沐,他真的有点紧张诶。”

  “那你应该去找文州取取经,文州出道的时候就不紧张,是吧?”苏沐橙露出点坏笑来,“文州大男神,小新人还得靠你的励志经验活着呀。”

  “别闹了,我知道你是怨我把少天放过去。”喻文州苦笑,“励志经验什么的都是炒作,我活得还真没有记者说得那么艰难。”

  “……黄少天真的超烦。”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本来心情就不好,我现在觉得心情更不好了,对,看见他之后。”

  在座的几位顿时把同情的目光送给不远处茫然无措的黄少天大少爷,喻文州笑出声:“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路漫漫其修远兮,是吧?”

  “……我错过了什么?”终于逃过方士谦的纠缠的王杰希茫然地看着一桌笑得阴险的同僚,没一会儿方士谦又怒气冲冲地冲过来:“王杰希,我警告你,你今天要是再敢喝酒,我跟你没完!”

  “你至于吗你?我就喝了一口,一小口都不算,拜托,演high了拿道具装一下都不行吗?”

  “不行!死都不行!”方士谦怒道:“喻文州你给我看着点儿他啊,要是再碰一点儿酒精,你明天后天都别想休息!听没听见!”

  “方神冷静点,这么一桌人看着呢。”喻文州苦笑地去安抚炸毛的方士谦,王杰希猛翻白眼,“方士谦你幼不幼稚?”

  “行了行了,可快点滚吧。受不了你,你和黄少天简直并称人间两大杀器,快滚吧。”

  “呸,老子还治不了你了?”方士谦狠狠怼了怼王杰希的胳膊肘,又对一桌看戏的人说:“都帮我看着点啊。”这才晃悠悠地往别的地方走去。

  王杰希对着他远去的身影狠狠地比了个中指,回头又瞪向喻文州:“瞎答应方士谦干嘛?他就是脑子有洞,不用管他。”

  “杰希,你不能喝太多酒这事儿大家都知道,方神也是着急。”喻文州笑道,举了举冰淇淋,“吃吗?这个甜,还是凉的。”

  “谢啦。”王杰希笑着接过,顺势坐在了乔一帆和喻文州中间的空位上,“我发誓我就抿了一小口,你管方士谦叫什么方神?他就是个智障,会飚几个成语不知道怎么炫耀好了。刚才我夸他语文能力有所提高,他差点没追着我跑要打我……呸。”王杰希显然刚才没讨到好处,怒气冲冲地对喻文州控诉。

  喻文州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冷静点啊,你后辈不还在旁边看着呢吗。”

  王杰希回头看了眼乔一帆,露出个和善的微笑。乔一帆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只能笑笑扯开话题:“前辈,这是你的沙拉。”

  “谢谢。”王杰希接过沙拉,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的微笑:“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有。”乔一帆在明显心情不好的前辈面前只能略显无力地回答对方的问题。王杰希含了口冰淇淋,懒散地转头对肖时钦笑了笑:“肖导,微草的新人还得麻烦您多关照一下了。”

  “哈哈,那好说。”肖时钦笑了笑,“既然是王杰希前辈想护着点的孩子,我们当然不会为难的。今天难得高兴,也就不谈公事了。”他晃了晃杯子,对着一桌人笑道:“新戏还得各位多指教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太过场面的觥筹交错很快会让人丧失兴致,原本还能热络地聊天的一桌人慢慢地陷入了沉默。王杰希撑着下巴懒洋洋地刷着手机微博,没一会儿便觉得没意思一样打了个哈欠,扫了一眼上面的时间:22:20。

  “还不结束么……”王杰希小声抱怨了一句,按灭手机屏幕,推了推眼前早已空荡荡的碟子,脑袋往手臂上轻轻一搁便眯上了眼。

  “杰希,西装会皱喔。”喻文州笑着对他道,王杰希摇了摇头,嘀咕着“大不了送去干洗……”一副谁说我也不听的架势,缩在手臂里闭上眼。

  “又不是高中时候的午休……”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杰希你太任性啦。等下又要被方神念。”

  王杰希没搭话,他觉得上下眼皮打架一样已经懒得说话只想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乔一帆为了不打扰他说了声抱歉便起身让出来了个位置,他刚刚站起身,那边就有人走过来轻轻地揉了揉王杰希的碎发。

  “别睡在这儿,走吧,咱们先回去。”

  林杰狠心地叫醒王杰希,王杰希依旧固执地摇头:“拂了嘉世的面子……多尴尬,微草以后说不定还有和嘉世的合作呢……困死了……”

  “我去同陶轩谈总行了吧?回家了。”

  “啊?算了吧,不想把你扯进来。”王杰希拍开林杰的手,“没看见他想和你合作呢吗,这么不给面子万一记恨上你怎么办?得了,我再撑一会儿……十一点还不放人,我自己走。”

  林杰耸了耸肩,又替他理了理凌乱的刘海,“行吧,我避嫌去。麻烦喻先生照顾一下杰希了。”

  “林总言重了。”喻文州笑得滴水不漏,见林杰走远,这时候才听见苏沐橙小声和叶修咬耳朵。

  “那是情侣耳钉对吧?”

  “姑奶奶我看见了,哎哟,您可别念了。”

  “所以说他们真的是一对?”

  “这么八卦的问题我不想回答你。”

  喻文州静静地注视着王杰希的侧脸,半晌才收回目光,端起了酒杯。

  周泽楷始终沉默地坐在不太远的地方,他的目光很沉,脸上没有笑容。

  笑不出来。周泽楷想。

  不管看多少次,他都没办法露出一点笑容。

  “但是那位真的超级——”苏沐橙难得兴奋地睁大眼,叶修无可奈何地捏了捏眉心,指节屈起轻轻敲了敲女孩的头,“以后少和楚云秀混,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我就想想……好不容易身边有一对活着的不是在小说里的那种,你就让我激动一下嘛。”苏沐橙撇撇嘴。叶修一贯是拿她没办法,也就由她随意脑补。

  王杰希当然不可能真的在酒宴上睡着,他也只是趴在桌上呆了一会儿又强撑着直起身子。叶修看他哈欠连天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杰希,你这么困呢?真的不是你喝酒喝的吗?”

  “叶前辈说笑了……就一口红酒不至于。”王杰希压着自己的眉心,“就是困,等会儿,是后天开机吗?”

  “是啊。”叶修叉了一块糕点,含含糊糊地应了声,随后他便看见王杰希难得面色柔和了些,颇为放松地感叹:“真难得,能歇上一天。”

  “看你这么累我明天就不找你玩了。”喻文州笑道,给王杰希推了杯冰水过去,“本来想给你推荐一家眼镜店来着。”

  “那你可放过我吧,文州。”王杰希接过来,脸上露出苦笑:“你最近闲啊……我刚好赶上这季度忙,夏天快来了,肖导是赶暑期档期吧?”

  “真心疼你们。”在场唯一一个一身轻松的喻文州笑着说,王杰希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别拉仇恨了,我还行,小周明天好像还有个CM来着?”
 
  周泽楷正沉默地盯着眼前的可乐,听到这话,不无哀怨地看了眼王杰希:“嗯,西装代言……有台词,特别多。”

  肖时钦当然也知道这些人私底下有多不容易,他举起玻璃杯,对着一桌子咖道:“各位这段日子辛苦,等杀青了,我请大家,到时候可别客气啊。”

  “哪儿能客气呢?”叶修第一个拍板,“肯定吃穷肖大导演。”

  “没问题!”肖时钦大手一挥,很豪气地说:“绝对不会亏待各位的。
 
  十一点,陶轩终于舍得放人。解放了。王杰希在心里偷偷地想,走出会场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不住地振动起来。他靠着门边儿,低头查看短讯。

  是林杰发来的。

  “我明天还有事情,今天就不和你回去了。自己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行。我回公寓。”王杰希回道,夜风稍微有点凉,拂过他的额发稍微吹散了些许的倦意。方士谦站在他面前,颇不客气:“走吧?还等什么呢?我送你回去。”

  “好啊。”王杰希笑了笑,“我知道你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

  “呸,”方士谦拽着他把他塞进车里,“老子这叫做爱心过剩,我也不能让你酒驾吧?”

  王杰希再没答话,他靠着车椅,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方士谦敲了敲方向盘:“明天好好休息,后天开始,谁也不知道一部戏嘉世能整出多少幺蛾子,自己注意着点。”

  “……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应该还算安全。”王杰希睁开了眸子,他清冽的眼底映着车窗外流动的璀璨光芒,眉梢微微抬起。

  方士谦笑了笑:“别想的太美好,这地方,哪有谁是真的安全。”

  tbc.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