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情不渝(4)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掉落100%的林王和35%对杰希有兴趣的叶王以及85%一往情深的周王以及至始至终走友情向的方王
*披着周王周皮的all王





(4) 

  一番半真半假的客套过后陶轩给出了晚宴地址和时间,几位娱乐圈大咖们早已深谙此道皮笑肉不笑地送了人出去。

  “那么晚上见啦。”苏沐橙摆了摆手倒是一溜烟儿跑了下去,估计是琢磨自己穿衣打扮的事儿,叶修笑着摆了摆手,转头又看向王杰希和周泽楷。

  “晚上见,二位。”

  “晚上见。”王杰希淡淡地回了句,又跟周泽楷道过别走出了会议室。方士谦在他身后收拾好合同,见人已经下了电梯,再没什么辙一般无奈感叹道:“这次又把自个儿搭进去了,早就说不能这么干吧,还不信。”

  他自己在那儿嘀嘀咕咕,没怎么在意这话会落在别人耳朵里。叶修正好听了一耳朵,怔了怔拧紧了眉毛,方士谦回头跟吴雪峰和江波涛告别,依旧嘀嘀咕咕地走出了会议室。

  他低下头靠着电梯噼里啪啦地打字,随着“叮——”地一声响,方士谦打完了最后一个感叹号收好手机几步走了出来。王杰希站在不太远的地方看着透明的玻璃窗,他早就带好了浅茶色的墨镜,唇线抿地颇紧,整个人显得冷冽又不近人情。

  得,这位祖宗是真的生气了。

  方士谦不知道陶轩和王杰希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但想想指定不能是什么好话。王杰希在圈里出了名的脾气好,是非言论也能一笑置之,可这次却一点儿不掩饰自己的怒意,摆明了是被人碰了底线。

  王杰希的底线除了那个人,还能是谁呢。

  方士谦再次在心里感慨自己机智有先见之明地通风报信,算算时间十几分钟之内应该能解决王杰希那点儿怒火。他站在一边儿,出声唤他:“杰希,你不是要解释么?我给你。”

  “先出去再说。”王杰希说道,转眼却被方士谦给拽了回去,“别呀,嘉世空调不蹭白不蹭,不会有人听见的。”方士谦眼神扫了一圈儿,笑道:“没人有胆子来偷听的。”

  “那你说。”王杰希这话简明扼要,眼眸里所有深色皆被遮挡地干净。这时候的王杰希立起自己的所有棱角,即使眼前的人是一直在他身边的方士谦。

  即使是方士谦。

  方士谦在心里这么想,面上却带了丝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灰银色的卷发遮住眼角平白勾出点薄情的味道。方士谦的语调极其温柔的,可话语像是沾了蜜的刀锋般锐利。

  他贴近王杰希,笑眯眯地说:“因为利益啊。”

  “剧本够好,导演有名气,参演的演员——叶修,周泽楷,苏沐橙,哪个单个拽出去都是上亿票房和点击率,这毋庸置疑。”方士谦笑了笑,“至于嘉世,叶修是看在苏沐橙的面子上为了给兴欣更好的资源才和嘉世合作,你我看得分明,互利互惠罢了,别告诉我你不懂这个道理。退一万步,嘉世和叶修的私人恩怨和我们没关系,百利无一害,你不这么认为么。”

  “陶轩刘皓他们都是些——”王杰希压着嗓子怒意几乎要溢出眸子,方士谦用力按住他的肩膀,一字一顿道:“但是有利益,王杰希,有利益啊。”

  “林总可不单单是看你的面子,看的更多的还是利益,电影票房会大卖,赞助回本,林氏股票涨幅增大,营利,影响力扩大,这些是林总所追求的,他没和你说,你也懂得吧?他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单纯认为没有必要不是么。”

  “你同意与否,不会改变他的决定。”

  “王杰希,你明明都明白的,为什么要生气?”

  王杰希猛地咬紧了下唇,他用的力道很大,近乎压迫得薄唇失去了血色。良久他按住方士谦的手腕,轻轻扯下来,苦笑:“对,你说的没错。是我的错。”

  他转过身,静静地看向玻璃窗外。方士谦看见他垂在身侧的手指死死扣紧手心,圆润的指尖褪去血色直发白。方士谦闭了闭眼,轻叹一声:“你应该明白的,杰希。”

  ——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

  “我给林总发了条信息。”方士谦这边儿话还没说完,就见王杰希猛地转过了身,他嘴角苦笑转瞬即逝,语调恢复了往昔吊儿郎当,“没一会儿林总大概就过来了。”方士谦低头检查了下自己的手机,笑了笑,“得,林总说了,给他十分钟他就过来。”

  “我可不想在嘉世待上十分钟。”

  “都说了蹭人家免费的空调嘛。那边儿有沙发,坐会儿吧?”方士谦也不管王杰希到底乐不乐意,伸手就拽着人坐到了等待区的沙发里。王杰希靠着沙发有点儿无奈,不消片刻见着周泽楷从电梯间出来,略微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

  “前辈?还在?”周泽楷有点诧异,他的目光落在王杰希发白的唇上一抹浅浅的红上,眸色越发深沉。他并没点破,见王杰希只是笑不愿多说,也不勉强便告了辞。

  王杰希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兀自闭目养神,不消多时他的手机轻轻震动起来,王杰希接起电话,听到那边的男声很是温柔,带着几分笑意。

  “杰希,我还有五分钟到地方,嗯,忍不住给你打了个电话。”

  “……哥,开车不能一心二用,我挂了。”

  “别,可千万别。待会儿见面了我好好给你解释,先别自个儿生气,行不行?”

  “不用解释了,方士谦该说的都说完了。其实也是我……我怪无理取闹的。”王杰希垂着眸子,似是自嘲般地笑了声,“我知道这些事情合情合理,没什么争论的必要——”

  电话那边的声音静了一阵子,许久王杰希听见那人声音略微沉了沉,静静地说:“杰希,等我过去。”
 
  他挂断了电话。王杰希怔怔地盯着尚在发亮的手机屏幕,有些疲倦地叹息一声。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嘉世的自动门打开又关上,穿着西装的男人对一边的安保笑了笑,径直走向休息区。

  王杰希依旧盯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发呆,蓦地一只修长的手从旁边伸过来抽走了他手里的手机。王杰希顺着抬起头,墨镜后的眸子微微睁大,他摘掉浅茶色的墨镜,顺势站了起来。

  “来的真快。”他说着,便要跟着往外走。林杰温柔地弯了弯眉眼,目光温软地划过王杰希的面容,见着那显得有些刺眼的红色印记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细长的眉,伸手抚上他的唇。

  “说过多少次生气别和自己过不去,得多疼,等下晚宴不是还要遮掩一下?会更疼不是?”林杰皱着眉,轻柔地抚摸那块儿被王杰希自己咬破的口子,他的手指温热地,从伤口拂过带起了些疼痛的味道。王杰希微微抽痛地皱起眉,林杰迅速收手去牵他的手腕,语调忍不住带了些心疼:“疼吧?啧,手心这儿也是自己抠破的吧?这事儿怨我,杰希,早跟你说明白好了,没想过陶轩会先抖落出来。”

  “已经没事了。”王杰希安抚般地反握住林杰手心,轻声问道:“走吧?”

  方士谦从来林杰来的时候就已经先走一步把车开走了,这是他们的默契——多年以来方士谦绝对不会在林杰和王杰希一起的时候不知好歹地打搅。林杰虚虚地托着王杰希的手心,举到唇边轻轻吻了吻那上面的伤口,低声道:“答应我,以后别这样。我心疼。”

  “嗯。”王杰希点了点头,他和林杰一同走出了嘉世的大楼,林大总裁担任了王先生的私人司机,载着自己和恋人远离了这幢缠绕着算计的虚伪的名利场。

  叶修站在二楼的台子上注视着他们走远,许久他扭头问吴雪峰:“那是谁?”

  吴雪峰像是看透了什么一样,笑眯眯地说:“林杰,林氏总裁,这次的赞助商之一,当然还有一个身份是——”他顿了顿,觉得这没什么难以启齿,接了下去:“王杰希的正牌男友,一起快四年多了。怎么,名草有主,是不是让你很挫败喔?”

  叶修摇了摇头:“我觉得好奇,王杰希这人有意思,但是失望却也称不上。”他眯起眼,“不过……嘛,让我意外倒是真的了。”

  “这么说的话,不是都没机会了?”

  王杰希二十岁那年碰触到娱乐圈里最为阴暗的一角。那时候他还并没有如今的名气,一年的摸爬滚打也只不过是个新人而已。年终晚宴上,王杰希陪着老板赴宴。这个圈子里的觥筹交错从来是不灌倒不罢休的,王杰希初来乍到不曾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端着酒杯和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一一碰过去,又接受了不少的圈内导演的举杯。

  王杰希酒量其实很差,艺人训练倒是有一门专门练习酒量的,可惜在王杰希这儿只能遗憾地宣布毫无成效。王杰希在那场宴席上喝下了迄今为止最多的酒,还倒不出手来吃点东西稍作疏解,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昏昏沉沉起来。

  他在侍应生的引领下去了洗手间洗脸,单手撑在洗手台上一点一点把已经有点花了的眼线洗掉。正低着头擦脸,王杰希觉得有人进来,下意识地让了让洗手台的位子。可那人并没有走过来,反而搭上了王杰希的肩膀。

  “王杰希?”

  王杰希脑子正不大清楚,听见有人叫自己也是下意识地回了下头。他看见圈内的一位导演正以极其暧昧的姿势搭着他的肩膀,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带着酒醉也醒了大半。

  那位导演风评一贯不好,潜规则是他选角色的基本功。王杰希不着痕迹地拂开他的手,笑了笑退后了两步顺势就要告辞,可那人却一把扯住他抓住他的手腕,转眼便把他按在了墙上。

  “走什么?我年后有个新戏,杰希要不要考虑一下。”

  王杰希被撞地吃痛,他竭力保持着冷静,语调还带着点笑意:“您这话说的,接什么戏回头儿跟经纪人和公司谈一谈便好了,哪儿犯得上您亲自来?”他试图掰开那人的手,可惜情场上明显那家伙是个老油条,左手不安分地便要去解王杰希的衣扣。

  王杰希面色大骇,他抓住那人的手腕用了点儿力气,压低嗓音道:“您自重,晚宴还未结束,在这儿耗着也会被别人起疑。放开我。”最后那三个字他的语气冷冽,已是有了怒意。

  男人轻笑一声,似乎觉得王杰希的反抗很可笑般醉醺醺地看他:“不肯?王杰希,方士谦那家伙把你教的这么天真么?没有点儿龌龊你以为谁能当得上一部戏的男主角?你是个新人,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要么?”

  王杰希一心只想挣开束缚,听着这话眉头狠狠皱起来,他也顾不上是不是会得罪圈内知名的导演,用力推开他转身就往外跑。那人似是被激怒,骂了句脏话几步冲上来干脆把王杰希按在走廊的墙壁上,恶狠狠地说:“你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他低下头去咬王杰希的颈子,二十岁的新人这回是被真的吓着,只是狠命推开这人,“你放手!一部戏的男主角犯不着用这个,我不信全天下的导演全和你一样。你放手!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至少那一个瞬间王杰希从来没觉得这么孤立无援过,他的脖颈被那人用力咬破渗出了血迹,他无力地闭了闭眼,身侧的手指蜷缩在手心,狠狠地抠破那块嫩肉想让自己保持清醒。酒精的作用渐渐催化开来,胃在叫嚣着疼痛,迟到的恶心感占据了他的每一寸脑细胞,王杰希几乎要被逼得走投无路。他的心里泛起翻天覆地的恨意,在那人要解开他的第一颗扣子时候,他听见一道很温和的男声。

  “张导,喝醉了吧?瞧瞧把人家小孩子吓得快哭出来了。”那人走上前来,不由分说地拽开导演的手,不着痕迹地挡在王杰希面前又是一声轻笑:“醉了的话我叫助理送您回去呀,在这儿被人瞧见多不好?”

  “谁他妈……”张导的脏话才出了半句,看见来人顿时一个哆嗦,换了张有些谄媚的笑脸来,“是林总啊,这怎么好意思麻烦您的助理呢,哎呀年纪大了是不能多喝酒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被称为林总的男人微微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姿势看着他离开,这才回头问道:“你还好么?”

  王杰希忽然觉得腿软,眼角红成一片,唇色苍白地可怕。那些后知后觉的恐惧交织在一起,连带着酒精的副作用在胃里不停地翻滚着,他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已经折身冲进了洗手间,林杰在外面听见里面哗啦啦的流水声,面色难得有些不好。

  他似乎是踌躇了会儿,到底还是走了进去。王杰希撑着墙壁一动也不动,颈子边儿上的血红色却扎得人眼睛生疼。林杰走近了些,看到他微微发颤的肩膀,伸手安抚般轻轻拍了拍,“你还好吗?我送你回去?”

  王杰希摇了摇头想要拒绝他,被林杰碰到的一瞬间他的身体条件反射一样地绷紧,林杰察觉到这细微的变化,语调更缓了些,“你现在状态很差,脖子上的痕迹也遮掩不住,还怎么参加酒宴?你的经纪人是谁?把他的电话给我,我替你说。”

  “……谢谢您刚才帮了我。”王杰希哑着嗓子回道,“但是还是不麻烦您了,我自己可以。”

  林杰皱起了眉,“你可以?你怎么可以?醉成这个样子要是还有第二个张导怎么办?”他有些强势地扳过王杰希的身子,盯着那抹血迹难得心里头烦躁起来。王杰希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眸子。林杰叹了口气,放软了语气,“你这样真的很危险,我帮你和经纪人谈,这样行不行。”

  眼前的二十岁的小新人哑着嗓子,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可就在接通的一刹那他忽然按断了通话,伸手蒙住了眼睛。

  手机从他的手心里滑落摔了出去,林杰看到王杰希肩膀脆弱地发抖。他毕竟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孩,第一次直面这个圈子里铺天盖地的黑暗却无助到只能任人宰割。王杰希肩膀轻轻地颤抖,白色的衬衣被泪水打湿成一片深色的印记。

  林杰轻轻叹了口气,上前捡起他的手机,语调温柔:“既然这样,我带你回家吧。”

  王杰希再也没能拒绝,他接受了林杰披在身上的西装外套,听话地任由林杰握着他的手,离开了莺歌燕舞的会场。

  林杰对他说:“杰希,别怕了。”

tbc.

我快被tag到底打什么逼死了
四篇tag没有一篇一样的QvQ
欢迎订阅情不渝tag
叶王周王就算一句话我也想打/
不会搞链接请头像下滑自助看前篇爱您♡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