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涂鸦

扫雪义工队:


/这个月作业
/我很勤奋了可以说
/温锦言


cp红爱
 


  你听,她又哼起了歌。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脆地像是百灵鸟在一片葱郁的森林里头肆无忌惮地歌唱。我的小公主——她读过太多太多脏人心的童话啦,晚上的时候她纠缠着央求我给她讲个和和美美的故事,我说小公主呀,每次我的故事都会被你改编成血淋淋的生活悲喜剧,怎么还要我给你讲呢。这个时候我的小公主就会撅起嘴来,金色的卷发在空气中飘荡着,撒娇一样地说不要嘛我最喜欢看你听完我的故事露出的表情啦,红叶给我讲故事嘛。


  我说那好吧,我就讲一个恶俗的故事吧。


  谁知道我的故事还没有开始,小公主却先失去了兴致。她从我的怀里挣扎开来,踩着她红色的,曾经轻盈地踏碎许多许多头骨的蕾丝边儿的小皮鞋蹬蹬蹬地跑了出去。我倚着床头去瞧她小小的影子,从那里面看见了纠缠在黑暗里的恶灵们张牙舞爪。万事万物皆有因果,我寻思着我瞧见的因果恐怕是金发小公主踩着的尸骸还依恋不舍地围绕着她,像是围绕着失去王座的国王陛下。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的小公主呀,她当然不是失去王座的国王先生,她从未有过王座呀。


  不一会儿,小公主又从她的废墟王国里钻了出来,蹬蹬蹬踩上我的床推了推我,任性地拿着她的红色蜡笔对我趾高气昂地宣布占领这片领土。我移开了些,盯着那暗红色的蜡笔,恍恍惚惚想把一抹带着浅浅的毒的嫣红涂在她的唇上。


  我俯下了身,对她说,小公主是要涂鸦吗?


  她骄傲地扬起脸,捏着蜡笔对我说,红叶,我要在这里涂鸦,白色的无垢床单上面画满腐烂的人生,我们枕着鲜血和骨头一起睡去,多么符合你我的身份呀。


  我笑了起来。


  我的小公主终于陷入了漫长的黑夜和漫长的孤独,我成不了她生命里的救赎,却能够伴着她纵身跃下万丈深渊。


  她开始画啦。


  我看着她手下纵横驰骋的扭曲线条,蜿蜒爬行地像是我腰侧丑陋的划痕。她画了骷髅,原本是空洞的黑暗却被她涂抹了一片刺目的红,我伸出手轻轻蹭了点红色的蜡渍,忽然叫了声。


  爱丽丝。


  我的小公主,我丢盔弃甲的王,她正用她那满是阴霾一样灰蓝色的眼瞳直勾勾地瞅着我。公主殿下微微撅起了嘴,有点闹脾气一样地对我说不要这样叫我,红叶,我不是爱丽丝。


  是呀是呀。我说,你不是爱丽丝,你是我的小公主嘛。


  我伸手把那点儿蜡笔渍如愿以偿地抹在了她的唇上,小公主意外配那些深红的颜色,毕竟那都是腐烂过氧化过的鲜血,都是从她天真无邪的眼睛里流出来的鲜血呀。


  我凑了过去,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我吃掉了鲜血凝成的口红,很苦很苦的,还有那么一点儿咸涩的味道。我静静地盯着她灰蓝色的瞳孔,忽然觉得不大对劲一般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对不对,那些鲜血呀,是从我们的眼睛里一起流出来的呀。


  我说,小公主,骨头做的床,一架哪里够呀。


  要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才能垫高你坠入深渊的宝座,才能支撑起你的王国呀。


  我的爱丽丝。


fin.


 


 


 

评论

热度(18)

  1. 无归扫雪义工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