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王喻】精英爱情不疲惫(下)

day4
/温锦言
*cp王喻
*完结篇
*架空向警察和律师
*一半以上大学回忆杀
*诸君我爱他们,他们真的特别美好!
*前两篇头像自助谢谢♡
*ooc是我的锅

>>

  变故发生在大学第二个学期初。

  上个学期507的学神们拿下了全科满分引得整个宿舍楼都嗷嗷求抱大佬大腿。王杰希从来都不知道身处马克思主义领导下的大学还有那么多封建迷信,曾经被理论课挂科许多次的男同胞们为了求过已经到了连王杰希吃根胡萝卜都要记个笔记的地步。

  【王学神今天生吃了根胡萝卜,长度约为十五厘米,去皮,没煮。】

  王杰希:……

  大学生活对于王杰希而言太过吵闹,除去喻文州以外他们宿舍里剩下的两个人几乎承包了整个学校的分贝。当王杰希第无数次抱着书包奔向图书馆,身边的喻文州撑着下巴眉眼弯弯,声线温软。

  “他们也实在是太拼了,简直是生活中行走的段子。”

  “喻文州,有能耐你别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我忍不住。”

  “喻、文、州。”王杰希这三个字念得咬牙切齿,他身边的喻学神正在看一本漫画,一面看还一面肩膀一抖一抖的,根本就没有一点身为学霸的自觉。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已经放弃治疗了。

  “好意思吗你,好说歹说你不也是学霸吗?人家看着呢。”王杰希拿胳膊肘怼了怼喻文州的,翻了个白眼。

  “王杰希我才不是学霸嘞。”喻文州和他扯皮,“你看我现在在看漫画,你在看犯罪心理学。还有被人盯着我才看不下去呢。”

  王杰希面无表情:“那你把你的满分吐出来。”

  喻文州:“不,我还要求学霸分我点体能分呢。”

  上学期期末考试警校有专门的体能测试,一个月的军训成果和日常练习两部分构成了最后的结果。王杰希结束测试后正坐在地上擦汗,没来得及挤进前面黑压压的一片围观群众里,就被从人群里杀出来的黄少天硬提了回去。

  不好意思借过。

  啊啊啊是大神!

  借过谢谢。

  大神先走!!!

  王杰希被黄少天硬拽着冲破人群壁垒,一路上和一群膜拜大神的人挨个儿打了个招呼,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冲着黄少天怒吼:“你要干嘛!”

  黄少天也气势汹汹:“给文州打气!!”

  王杰希懵逼。

  “你不知道文州体能每次都低空飞过,简直是他满分成绩单上的耻辱,耻辱啊你知道吗!作为兄弟我们能不打气吗能吗能吗?王杰希!走起!”

  王杰希:“我知道你激动,但这就是你要撕我袖子的理由?”

  两个人终于挤到最前面的位置,方士谦冲着他们挥手在一群吱哇乱叫的学生们中间力压群雄,“这儿!!!快点文州考试要开始了!!!”

  王杰希终于在一路的里倒歪斜里站稳了身形,他倒也知道喻文州是那种典型的脑子好使但是体力不行的一类人,以前导师总是找他谈话问他有没有留校的意愿,喻文州拒绝了所有的邀请,一门心思地要拿个刑侦毕业证,态度之坚决让学校老师都不好意思再提一次这件事,就连测体能的老师也在心里暗搓搓地寻思怎么给这位放个水。

  毕竟和507的其他人比起来,喻文州的成绩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文州!加油!!!”

  黄少天在王杰希身边站着扯着嗓子对赛道那头的喻文州喊,王杰希感觉自己被身边这个声源体魔音穿耳,耳膜都要炸开。王杰希一面捂着耳朵,一面朝喻文州挥了挥手。

  “老王你也喊!”

  “闭嘴。”

  喻文州站在赛道尽头做热身,听到同寝的朋友的大喊忍不住弯起眉梢,伸手轻轻晃了晃算是打了个招呼。喻文州其实还挺遗憾的,这次测试估计又是要踩着及格线掠过,实在辜负他们的期待。黄少天依旧在远处吵嚷,喻文州甚至可以想象王杰希此时此刻的表情。

  哈哈,太好笑啦。

  喻文州恶作剧一样地在心里想,结束了自己的最后的热身动作,站在了起跑线前。

  ——枪声响起。

  王杰希终于理解黄少天之前夸张到令人咋舌的原因,他根本没想到喻文州的体力居然会这么差。一千米的长跑测试刚刚进行到四百米喻文州已经开始落后三个跑道,下一个转弯过去他干脆掉到最后一位。黄少天和方士谦的加油几乎是要喊破音,王杰希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转身冲向测试老师。

  “能领跑吗?”

  “啊?”老师还在状况外,那边喻文州已经跑到六百米,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子了。王杰希觉得跑完一千米喻文州基本上能挂在跑道上,也没太多想转身就冲进跑道旁边的一条空路。

  “喻文州!”王杰希一面跑一面喊:“撑住!”

  喻文州睁大眼睛,他看着刚跑完一千米的王杰希在自己身边边跑边喊,没再嘲笑王杰希黏在额角的发丝和湿透的衬衫,也没笑着说王杰希的大小眼好像更突出。他一言不发地狠狠抹了把脸,咬着唇拼了命地往前跑。黄少天和方士谦一时间没转过弯,等着王杰希已经带着喻文州跑完一百米后两个人一拍脑门嚎了一嗓子跟了上去。

  “还有三百米,喻文州!”

  王杰希喊。

  下一秒他的声音就被周围的同学们声音压了过去,大概是被507的义气之举给感动到,整个操场都响起给喻文州加油的声音,最后全部重合成了为507加油的和音。

“hold住啊喻文州!加油!!”

  “507真够义气!507加油!!!”

  到最后两百米的时候喻文州只觉得自己腿软地不行,眼前跑道上的橡胶粒都好像成了二维码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痛苦地喘着气,身体本能地保护起自己想停下来。他抬起头,王杰希始终在他前面半米都不到的地方带着他疯跑,黄少天和方士谦也一副快要累瘫的样子。喻文州张了张嘴想让他们停下来,王杰希回过头刘海已经遮住他的左眼,他伸手胡乱抹了一把对着喻文州喊:“别停下来!喻文州你他妈跑起来!”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扯开一个笑,他都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笑容到底有多丑。他用力喊了回去:“王杰希!我他妈能跑!”

  “那就跑!”王杰希怒吼。

  当喻文州冲过终点线的时候黄少天和方士谦第一次冰释前嫌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文州及格了对不对!”

  “对!黄少天你真够意思!”

  “你也不赖!”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去看自己的成绩,他撑着膝盖站在终点觉得自己的肺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死死地按着自己的胸口,一起一伏的胸口根本无法控制到正常的呼吸节奏。王杰希站在他前面看上去比喻文州还要凄惨,他伸手撩起自己的刘海,转过身慢悠悠走过来。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有一个胜利的拥抱。”

  喻文州朝王杰希的方向走了一步,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力气全部被抽走,膝盖发软整个人就要往地上栽下去,王杰希大爆手速憋着一口气冲刺两米也没扶住他,最后两个人一齐摔在地上,忽然开始大笑起来。

  “王杰希你又爆京腔骂人!”

  “得了吧喻文州,我还以为你不会骂人。”

  “我这是跟你学的!”

  “呸,学点好的不行吗?”

  喻文州和王杰希看了看像是从一场暴雨里刚刚捞出来的对方,笑着笑着忽然就收起了弧度。王杰希坐起来伸手拽起喻文州给了他一个拥抱,他微长的发丝末梢戳地喻文州觉得脖颈痒痒的,连带着心里也痒痒的。

  “漂亮。”他说。

  喻文州闭了闭眼。

  “嗯。”

  喻文州的成绩是三分五十八秒三九,基本上是踩着及格线的成绩。但是对于喻文州而言,这已经刷新了他历史以来的所有成绩,他上大学以来的第一次。

  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

  王杰希和喻文州从图书馆里并肩出来,辅导员站在门口好像在等人。王杰希先去打了个招呼,喻文州低着头摆弄手机。

  “喻文州。”辅导员说:“有点事儿找你。”

  少年抬起头,下意识地去看王杰希。王杰希也同样不明真相,耸了耸肩,“那好吧,我不打扰了,先回去了。”

  “记得我帮我留泡面。”喻文州说。

  王杰希点点头,和喻文州挥手道别。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身影消失在林荫路的尽头,才不紧不慢地收起手机,问道:“老师,有什么事吗?”

  辅导员沉默了会儿,静静地说:“喻文州,你母亲来学校了,说想和你谈一谈。”

  三月初有凉风,清冷地让人呼吸都觉得困难。喻文州想着原来自己再怎么躲再怎么拖延这一天终究还是要到的。他忽然觉得有点冷,三月的风一点也不像课本里说的温暖和煦,甚至有点扎人。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嘴角却挂着抹浅浅的笑。

  “我知道了。”

  晚上八点喻文州也没回来。王杰希等了快三个小时甚至要开始怀疑那个辅导员是不是有问题已经把喻文州给拐卖了。方士谦嘲笑说王杰希的巨蟹座思维实在天马行空,哪有在大学拐卖一说?黄少天瞥了眼外头黑沉下来的天色,忍不住皱起眉。

  “完了,这要是真被拐卖了怎么办?”

  方士谦捂脸,“你们俩出去以后都别说是警校精英行吗?跌份儿!”

  “我出去找找。”王杰希最后还是没坐得住,他站起来随手抓了件外套,方士谦给他出主意,“你假装是要去训练跑步,带上毛巾和水,要是被巡夜看见也不会太尴尬,多完美!”

  王杰希觉得他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最后还是听取了方士谦的意见。当王杰希真正走在黑漆漆的校园里时,才忽然开始茫然起来。

  他第一次意识到他对喻文州大多数的事情都不是那么了解。

  他走进图书馆随后又出来,他去了食堂只赶上食堂阿姨收拾桌子,他走过之前测试的赛场那里头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王杰希一个人站在原地想喻文州能在哪儿,最后忽然觉得自己犯傻为什么不打个电话。

  这到底是关心则乱还是他傻?王杰希不是很理解自己当时弱智的表现,他摸出手机按下喻文州手机号,过了好半天那边才传来喻文州低哑的嗓音,夹杂着细微的枝叶晃动的风声。

  “我没出事,杰希,不用给我留饭了。我有点事晚点回去。”

  王杰希皱起眉,“你在哪儿?”

  那边没了声音。王杰希盯着“通话结束”的屏幕,沉默了一秒钟,转身往训练场狂奔。

  “哎那个同学!你跑慢点!”

  巡夜的老师觉得有一阵风从他眼前飞快刮过,他只来得及看清那是个学生,下意识地喊了一嗓子。对方一点停留都没有已经一口气跑出去了三百米。王杰希听见了枝叶沙沙作响的声音,整个学校只有训练场的树叶最先开始冒芽甚至枝繁叶茂,那个瞬间他忽然觉得喻文州也许需要一个人,他没来得及斟酌是否该给黄少天打电话,是否该告诉和喻文州关系更亲近的朋友,他只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做点什么,必须做点什么。

  王杰希第一次庆幸自己在刑侦上的天赋。

  还好他没错过那天晚上的喻文州。


>>
 
  喻文州坐在训练场最里头的树后面,手里捏着刚刚挂断通话的手机。他仰脸看着黑漆漆的夜空,头顶早春发芽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喻文州想起以前自己在广州的时候,那时候亚热带的树木早就已经枝繁叶茂,不像北京这地方树叶还嫌得寒碜。

  哦,他想,这是京腔。

  喻文州报志愿的时候被父母狠狠地骂了一顿,按理说零表的警察院校没有哪家父母会不乐意阻止孩子的大好前途,可惜喻文州家里历来最不缺的就是警察。前年他小叔刚刚被提拔后出任务回来被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一枪打在脊椎上烙下了终身残疾。那年他刚刚正准备高考,父母耳提面命不允许他报考警校。喻文州不舍得自己心里头那点憧憬被抹杀,一年以后喻文州凌晨四点守在学校报志愿,一个字都没和家里人说,回家后捏着复印稿放在家人面前说自己考了警校。

  当时喻家一片的鸡飞狗跳,喻文州的妈捂着脸一面哭一面喊着说喻文州你以后就别进这个家门,喻文州他爸看了看倔强的儿子,又看了看崩溃的妻子,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改不改?”他问。

  喻文州抿着唇,摇了摇头,“不改。”他说。

  喻文州的父母沉默了很久很久,直到喻文州开学报道的那一天他们也没有妥协。

  喻文州的小叔说:“叔劝你,这条路不好走,太难走,你更不合适。”

  喻文州沉默了很久,彼时他站在家门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广州的夜晚喧嚣繁华有流水样的灯火滑进他的眼睛,他弯起嘴角笑开,对他说:“我都知道,如果真的不行,我会给自己一条退路。”

  “虽然我永远也不想要这条退路。”

  喻文州仰着脸看映着阴影的树杈看到脖子发酸,他觉得自己该死的一语成谶,现在他不得不走上退路了。

  喻文州仰面倒在树下,伸手遮住了眼。他想起上学期期末和王杰希黄少天方士谦一起跑过的赛道,他想起在图书馆里翻着漫画听王杰希小声背刑侦小结,他想起和王杰希一起翻墙跑出去的晚上天远比现在明亮,他们两个吃了两碗馄饨最后在网吧里开着30级小号打得昏天暗地。

  喻文州忽然意识到,自己所珍视的一切都牵扯在王杰希身上。

  他不能和王杰希一样顺利毕业。

  他不能和王杰希一样穿上身板正的制服在未来的某个案子里一起通宵熬夜。

  喻文州觉得眼睛发酸并且发疼,他的回忆里全部都是王杰希,可他的未来里却不再会有这个人。

  喻文州想,干脆就这么离开吧。最后一句告别也不必再说,就这么离开学校悄无声息地签下退学通知又何尝不可呢。

  他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衬衫上的灰色泥土,走出那棵参天大树的阴影,朝着外面走去。喻文州低着头,看着自己浅灰色的倒影,走了两步忽然就走不动了。

  他不甘心。

  喻文州小声地对自己说:“喻文州,你是不是不甘心。”

  ——是。

  “喻文州,那你要怎么办才好?”

  ——我不知道,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喻文州——”

  他念自己的名字的声音忽然又与另一个人的声音重合,那声音太过熟悉,略显得低沉但拔高声线之时却又显得格外清亮,喻文州曾经听那个人压着嗓子叫他起床,也曾经因为赖床被那个人掀了被子怒吼说他是不是懒到家了,其实这些回忆都无关痛痒,可偏偏——

  偏偏在这个时候,过去的重量压迫着他的泪腺,喻文州甚至都没看清那人的脸眼前已经一片模糊。

  “杰希……”

 
>>

  王杰希是从梦中惊醒的。

  梦里最后喻文州流泪的画面太过清晰无论过去多少年他依旧会心疼甚至心有余悸。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可能是半个月没见到喻文州思念成疾,做个梦都被生生吓出一身冷汗。他活动了活动自己僵硬的脖子和肩膀,正好看见喻文州发过来的短信。

  “听说你去广州了?什么时候回来?
^ _^”

  时间下午三点,王杰希看了眼表,瞬间又是一身冷汗。

  五点四十。

  他这一觉睡得时间够长的了。

  王杰希从办公室出来撞上正过来的高英杰,小孩儿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已经被王杰希截断话头:“英杰,现在回北京,我赶时间。”高英杰站好说了句是立马翻开手机定好了最快的机票,黄少天从隔壁探出了脑袋,喊了句:“走了?”

  “走了。”

  王杰希两个字回答地言简意赅,一秒钟也不肯浪费地已经冲下了楼梯。黄少天耸了耸肩倒也没多说什么话,冲着一干呆滞的警员们摆摆手,“好啦好啦,我也要去和我的苏女神卿卿我我了!真希望今天苏女神身边那个死妹控不在。”

  警员:我们不想听虽然老大你塞了我们一嘴狗粮。

  王杰希坐进出租车的时候高英杰正好订完票,王杰希看眼屏幕点了下头,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杰希?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我刚睡醒,七点的飞机,回去以后估计得十点多,你先睡吧。”

  “啧啧,还好我提前取消了烛光晚餐,我给你发完短信就被方前辈抓去做劳工,加班费也没有,说到底今天可是情人节,至少得给我一盒巧克力吧?”

  “喻文州你多大了?”

  “嗯?二十七啊?王杰希你这个人诶,怎么能这么没有情趣?半个月没见着面不说你居然连巧克力都不给我带一盒!”

  王杰希听着话筒那边的人拔高了声线,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声。这下子那边人彻底出离愤怒,忍不住怒吼:“王杰希!别笑憋回去!”

  “文州同志,我认为巧克力应该是你送给我。”

  “……我要挂了。”

  “别呀,我找张新杰奶你一口?”

  “王杰希你丫就是个流氓。”

  “京腔学得不错,值得表扬。”

  “……我真要挂了。”喻文州的声音有点抓狂,甚至还带了点愤怒。王杰希嘴角弯起似乎觉得这样挺好玩,一贯严肃的刑警队老大弯起眉眼,面容添了抹浅浅的暖意。

  “嗯,你一个人注意安全。晚饭别忘了吃,家里应该还有牛扒。”

  那边陷入一片沉默,许久王杰希听到喻文州低声说:“我知道了。杰希……”喻文州顿了顿,又说:“情人节快乐,我想你了。”

  王杰希笑开。

  “情人节快乐,我很快就回去。”

>>

  那一年王杰希站在喻文州面前,少年偏过脸有点不知所措地擦自己的眼泪。王杰希从来没见过喻文州露出半点脆弱来,这是第一次——

  他难得慌张,又忽然想起一直攥在手里的毛巾,一言不发地上前几步把毛巾覆在他头上把他整个盖住。

  “冷静点,文州。”

  喻文州哑着嗓子回他:“杰希,我很冷静,就是忽然间情绪崩溃,让我缓一缓。”

  王杰希干脆走上前伸手把他搂进怀里,隔着毛巾狠狠揉了揉他的脑袋,“嗯,你缓着。”

  喻文州忽然就在王杰希的四个字里缴械投降,他死死抓着王杰希衣服断断续续地跟他说了很多很多。时隔多年喻文州早已不记得当时自己到底讲了什么,最后他只知道自己低声问他我该怎么办。

  然后王杰希说:“必须放弃,那就让自己的放弃有价值。”

  “喻文州,我知道你从开始看法律书的时候就知道你不会做没意义的事。做不了警察就做个名震天下的律师,等哪天我成了名警官,还能和你这大律师打打交道不是吗。”

  “……王杰希,你真不会安慰人。非要夸夸自己吗?”喻文州抽了抽鼻子揉着眼睛低声说他,然后他听见王杰希说——

  “因为我信我自己,但是我更相信你。”

  “喻文州,你做得到。”

  后来喻文州退学转回原来的学校全当复读,那时候离高考还有三个月。七月份的时候王杰希他们放了假,他接到喻文州的电话。

  “杰希,我考上政法了。”

  “恭喜啊,文州学弟?”

  “……王杰希你真欠揍,就不能说点好话?”

  “不好意思,叶修带过来的嘲讽技能太强势,没刹住闸。”

  “给你厉害的。”喻文州忽然笑出来,“不过等我成了喻大律师,不知道王大警官能不能请得起我啊?”

  “我不知道以后请不请的起你,但是现在,我在你家楼下带着我的一颗红心和一枚戒指,你觉得我请的请不起?”

  喻文州扒着窗台往下看,树底下站着的男人在烈日里带了个挺酷的墨镜,感觉到有人看他,男人摘下墨镜朝着喻文州晃了晃。喻文州挑起嘴角,转身从抽屉里摸出个银蓝色的小盒子捏在手里就奔了出去。

  “请得起,当然请得起。”喻文州说,“应该说免费,必须免费。”

  王杰希低声笑出来,伸手反握住喻文州的手,把手里刻着王杰希三个字的银色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来回端详两下满意地收回了手。

  “嗯,现在表白还不晚吧?”

  “表什么白表白?戒指都套上了。”喻文州扯回王杰希的手,从戒指盒里把刻着喻文州三个字的银色戒指取出来,趁着阳光划过闪烁出璀璨的光。王杰希点头说这个好看,顿了顿又说:“文州,抬头。”

  喻文州抬头,眼前划过片浅浅的阴影,王杰希伸手拥住他微微低头吻上他的唇。喻文州微微僵了僵,偏了偏头小心地回应他的温暖。

  他们的手指不知不觉地握在一起,左手的对戒闪烁起过于明亮的银芒,晶莹的光衬着两个人的名字格外清晰,似乎预示着从此以后他们将彼此纠缠,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王杰希。

  以及。

  喻文州。

>>

  “我还是觉得你的品味更好点。”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送戒指的人不一样,丑点我也喜欢。”

  “这个文州刻的好看,和本人一样。”

  “喻文州……你……”

  “本来想说你不要脸来着,但实际上你的确挺好看的。”

  “……那我是不是该吹吹你?”

  “不用,说句我爱你就行。”

  “……王杰希,你没救了。”

  “不过我喜欢。”

fin.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