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安中】 信

*温锦言
*原创
*短小
*专注冷cp一百年
*书信体随笔



致坂口先生:

  如此文绉绉的不像我。不过此情此景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文风把这一封信写给你。这并不是突发奇想,很久以前我就想过给你写一封信了,也许你觉得奇怪,不过救命恩人这样的帽子扣下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轻描淡写说一句算了不是吗。

  别觉得意外,你在黑手党这么久,应该也知道有的时候我们比你们更像是人。算了,这个话题扯远了。

  回到正题吧。我写信的目的很简单,实际上三言两语就能写完。只不过是要对你说一句郑重的感谢——如果不是你的话,也许在那一天我就该魂归泥土,不能像如今一样活蹦乱跳了。说起来我一直都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们的立场是完全对立的,再者说多年以前我们也并没什么交情,充其量不过是因为太宰治那个傻逼随口交流两句心得,感叹一句你和他是朋友真不容易之类的话。该不会是你看在旧日友人的份上把我从黄泉路上给老回来了吧?如果真是这样,我又开始手痒想要去揍他一顿了。

  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要离开黑手党,顺便还炸了我的车——那个混蛋!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官员,说到底在黑手党的日子很难过吧?伪装这种事情我可学不来,也真是难为你了。

  那一次喝酒的时候偶然碰上你,我说了什么来着你看我这记性连自己说的话都不记得。不过唯独你说的那句话我倒是记得很是深切,你说「中也先生也真是足够无忧无虑,这样的日子一直下去大概没什么不好吧。」那时候你点的是长岛冰茶,真意外,我以为像老学究一样的你是不会喝这么烈的酒的。

  说起来那时候你说的话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呢?你也知道我的脑筋并不是很灵,当然我也不是很乐意去思考这些问题。过去了这么久我还是忍不住在思考你在我们当中生存着,像是在夹缝里挣扎的浮萍,说到底无论有没有你所认识的朋友——不,实际上那些人真的是你的朋友吗。

  你看你在这里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不知不觉开始啰嗦起来,这些话都是我的自言自语。可能你觉得我不应该把这封信寄给你,你认为按照我的脾气也许我应该把它撕碎然后给你发一封短讯说谢谢更符合我的性格。但是我发现这些零碎的文字我居然不舍得把它们丢进垃圾桶,算了,任你处置了。

  别再让我看见你了。

  下一次可没什么情分可以担着了。

                               中原中也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