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璧花】请神容易送神难(2)

*OOC逻辑死亡
*总经理璧×狐妖花
*尽量快写完更新不定时√
*爱评论欢迎交流剧情人物等等mua

  

  连城璧坦然地对花无谢说自己迷路才来到这儿的,花无谢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朗声一笑:“这有什么难的,你过来。”

  连城璧茫然地走过去,还没等他整理好自己的情况,便感觉花无谢揪住他的衣袖,嘴里似乎还抱怨了一句布料太薄,下一刻连城璧眼前重新出现那熟悉的云雾。

  连城璧并不想要闭上眼睛,不过这个动作大概是一个潜意识的动作,连城璧闭上眼睛之后连一点晃动都没感觉,便听见花无谢说:“好了,是这儿吗?”

  连城璧缓缓眨了眨眼,眼前正是他不久之前刚刚锁好的那辆萧十一郎的破吉普车。

  连城璧再一次确认了一个事实。

  花无谢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妖,而他连城璧此时此刻也的确没有做梦。

  “虽然说是要带你去人类的世界,不过你想过具体要做什么吗?”

  连城璧好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在他接受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之后,年轻有为的企业总经理连城璧先生已经开始思考下一步的问题。

  花无谢耸了耸肩,似乎根本没听进去连城璧说什么。他的注意力早就被眼前这从来没有见过的庞然大物吸引,他伸手拍了拍吉普车的前车盖,眨了眨眼:“那就去你家呗,我对人类的了解止于一千八百年前了,那时候好像还有什么黄巾贼?我年纪大了也记不清这些东西,不过我最后见到的一个人类倒是给我印象挺深的。”

  连城璧不动声色地顺着他的话问道:“是哪位我们的先祖高人啊?”

  花无谢眨了眨眼,说道:“他自称什么周公瑾?反正是个怪人,我记不太清了。反正那个时候人类还是羽扇纶巾,葛衣布衫,后来我睡了好长一觉,醒来后就看见你了。”

  连城璧再度挑了挑眉。

  就是说,眼前这个狐妖,还是个三国年间的老古董?这也未免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不是都说小说里面的妖怪是个博古通今的吗?自觉吸纳现代历史和知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怎么他捡到就是这么个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主儿?

  连城璧叹息一声,算了算了,怎么算也是自己运气不好,事情应都应了,总不能现在就萌生退意。再说,就花无谢刚才露的那么一手,摆明了是千年妖怪杀人不眨眼,连城璧还想多活几年。

  “到时候我会慢慢教你这些东西,先上车吧。”

  连城璧叹了口气,替花无谢拉开了车门。花无谢好奇地上下打量一番,倒是乖巧地进去了。

  连城璧关上车门的瞬间,才想起来有什么事情被他遗忘许久。

  对,萧十一郎去哪儿了?

  

  “狐妖大人?狐妖神仙?”连城璧再度打开车门,笑容苦涩,“您瞧瞧,能帮我找个人不?”

  

  萧十一郎揉了揉眼睛,坐在驾驶座上与连城璧大眼瞪小眼。

  「你说这是狐妖?」

  萧十一郎试图用唇语与连城璧交流,他对着发小好一顿地挤眉弄眼,让连城璧禁不住嫌弃地撇了撇嘴。

  「不是,你真没骗我?」

  萧十一郎不死心,他又问了一遍。连城璧烦了,自顾自地系上安全带:“废什么话,赶紧回宾馆。”

  “连公子?我的好兄弟?您真的没搞错?狐妖?您确定???”

  萧十一郎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回头去看坐在后座君子端方的花无谢,又看了看闭目养神的连城璧,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

  连城璧不耐烦地踹了他一脚,“我什么我,快点开车,还有,把我手机还给我。”

  萧十一郎呆若木鸡,他下意识地去看自己手里的罗盘,指针红的好像能滴出血,还在不住地颤抖。这新奇的玩意儿吸引了花无谢的注意力,他从后方伸手过来,轻而易举地捞走萧十一郎手里的东西。

  “你们现在还在用这个找妖怪吗?”花无谢摆弄了一会儿,手指从那上面不轻不重地拂过,顷刻便听得罗盘发出“咔嚓”一声,从中间断成两截。花无谢撇了撇嘴,将罗盘随意地丢回去,掸了掸宽袖。

  “谁做出的?倒是很有意思。”花无谢仍旧温文尔雅的,语调里却含了丝不屑,“不过也没什么灵力就是了,时过境迁,你们人类也没什么人才了。”

  萧十一郎看着那罗盘被花无谢三言两语间轻易地破坏,眉毛止不住地抖动。他颤巍巍地拢好碎屑,搁在一边,发动了车子。

  “我们,我们还是先回宾馆吧哈哈。”

  

  

  萧十一郎将两个人送回宾馆后立刻便逃也似的跑了。连城璧翻了个白眼,趁着附近人还不是很多,对花无谢道:“既然现在在一千八百年前后,就不能按照以前人的穿着打扮。你看看能不能变一个现代一点的装束?”

  花无谢一摊手:“不行,虽然我可以改变外貌,但是我不了解的东西是变不出来的。”

  连城璧顿时感觉头大,他揉了揉眉心,又问道:“这就是个衣服,能有什么不了解的?”他看向花无谢一脸无辜的表情,只觉得头更疼了点,又问:“那你能让周围的人都看不见你吗?”

  “也不行。”花无谢摊手:“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狐妖,又不是鬼,他们怎么能看不见。”话说到这儿,他大概懂了连城璧的意思,禁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

  “行了,我明白了。”花无谢笑道:“他们就是看见我也不会留下相关的记忆,你的意思是这样的吧。”

  连城璧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他不用担心太引人注意而产生什么麻烦了,更不用担心半夜三更有人进来查身份证了。

  

  花无谢进了连城璧的房间。连城璧定的是个正常的标准间,另一张床早就被他堆满了旅行来的行李。花无谢看见巨大的旅行箱,顿时就起了好奇心,伸手就想摆弄两下,连城璧想起他弄坏罗盘时候不轻不重的一下,几乎是下意识伸手拽住花无谢的后衣领。

  “别乱动,弄坏了你也修不好。”连城璧给他打开了行李箱,又道:“说起来,你对我们人类现在的生活是一点都不了解是吗?”

  花无谢眨了眨眼,他还是跃跃欲试地想要摆弄行李箱。他眼睛也不眨,又道:“应该说大多数事我都不清楚,不过语言习惯和演变是我能理解的,从你们的说话方式我大概能推断出你所谓的……呃,现代人怎么说话。怪别扭的。”

  连城璧挑了挑眉毛,他伸手挑了两件衬衫和牛仔裤,在花无谢身上大概比了比,感觉身量差不太多,便塞给花无谢:“换上吧,还有你的头发是剪了还是变没了,你自己决定。”

  花无谢茫然地抱住衣服,顿了顿,他有些玩味地看向连城璧,语气都带着点笑意:“你好像不怕我了?”

  连城璧翻了个白眼,“你应该照照镜子,你现在的模样是个人都不会害怕。再说,既然你答应不把我吃了,我也不怕你反悔。”

  花无谢撇了撇嘴,似乎感觉有点没意思,他霸占了连城璧平日里睡的床,刚一躺下,花无谢便感觉自己似乎陷了进去,从来没体验过的绵软包围他,千年狐妖觉得这样的感觉十分新奇,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出声喊连城璧:“这个是榻?好软啊!喂,连城璧,你们人类还真是会享乐。”

  连城璧粗略洗了把脸,因为花无谢实在不能让他放心,于是也不敢洗澡耽搁时间。他一面擦脸一面听这狐妖神仙没见识的话,实在觉得好笑,推开浴室的门,半倚着墙看他。

  “那你以为我们人类都应该住什么屋子睡什么床啊?”
  

  “我不知道。”花无谢仰脸看他,他如瀑的黑发铺散开,平生添了点艳色——大抵是狐狸的本性吧,连城璧在心里想,勾人魂魄?

  花无谢坐起来,这才审视起眼前的衣服来。他到底是个老古董,虽然不知道妖怪是不是也要学什么孔孟之道,不过明显能看出来他很抗拒这些衣服。

  “这么短?露这么多?有辱斯文!”

  花无谢这样嫌弃衬衫。连城璧觉得好笑,他挑了挑眉,反问:“花无谢,你是个狐妖的时候可没觉得不穿衣裳有辱斯文吧?快点换上……等等,你是不是不会穿?”

  “我当然不会穿。”花无谢理直气壮,“本体的时候至少还有一身皮毛,哪像现在这样,赤条条地露着?连城璧,你别废话,快点帮我。”

  连城璧扶额,这位祖宗自己的话学的倒是快。可连城璧也是个小少爷出身的,他可从来没给人穿过衣服,他拎起白色衬衫,作势往头上套了套比划一下,说道:“就这个意思,你照着学吧。还有裤子,这个东西是腰带,这个是拉链……”

  花无谢撇嘴。

  他以为连城璧会帮自己穿衣服的,怎么眼前这个人类跟别人都不太一样?怎么说自己长得也不丑啊,难道美色在前,连城璧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跟他以前的前辈说的都不太一样啊?不是说所有人看见狐妖都会因美色而被五迷三道的吗?不是说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吗?嗯?连城璧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花无谢第一次开始质疑,自己的一时兴起,是不是个错误。

  

  花无谢也不是特别喜欢人间,他是千年狐妖,天上的神仙地下的修罗,他通通见过,没觉得人间有什么特别好的。花无谢是他们狐妖一族的异数,千年前天地初化,灵气浓郁,正是神魔共存的时候,一族人贪恋繁华,接二连三地放弃修习,有的去勾搭天上的神君,有的去人间哄骗人类。花无谢天生是个懒骨头,他不愿意做这些事,便一个人寻了个深山老林,一呆百年,待到神,妖,魔都纸醉金迷,兵戈相向,花无谢才悠悠出山,这时候那些自诩聪明的神仙们才发觉不知不觉的出了个修为直逼玉帝的九尾狐妖。

  花无谢一战成名,实际上那根本不算是战争,只不过是单方面的碾压。他避免了妖族被神族灭亡的命运,却不愿意做什么受人束缚的族长。花无谢尾巴一甩,又窝回自己的山林,摆明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花无谢有个特别好的前辈狐妖,时不时回来他的地盘跟他聊天。花无谢这才弄明白原来他们狐妖一族天生会蛊惑化形之术,他们的老祖宗曾经还迷惑过九天之上的玉帝天尊,这才引得神族对狐妖深恶痛绝。

  花无谢一听乐了。

  这可是个好事,花无谢最喜欢兵不血刃地获取胜利,他不喜欢那种杀戮——野蛮,粗鲁,而且还没有技术含量。花无谢也试过用用那所谓的蛊惑之术,奈何他威名太甚,三界没有不晓得九尾妖狐花无谢的,出师不利,气得他干脆甩甩尾巴,跑去凡间,似乎非要实验一番老祖宗的蛊惑化形到底如何。

  花无谢在人间呆了百年,可惜败给了懒惰。后来花无谢想,算了,要是有哪个人类好运气能见着他,他就破例答应他一个请求。

  于是花无谢便等啊等,终于在不知道多少年后,等到一个迷路的江东大都督。周瑜给花无谢留下的印象实在是深刻,就算是用他老人家挑剔的眼光看,周公子也是位芝兰玉树的少年郎。周公子彬彬有礼,说自己迷路了。

  花无谢翻了个天大的白眼:本尊应你一个要求,莫不是送你回家?

  那少年只是笑,说他不信鬼神,不过既然是奇遇,不如便试上一试,灵不灵验也无所谓。

  花无谢又问:那你求什么?

  少年说:求东风。

  花无谢想,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个东风而已,何求不得?他晃了晃尾巴,说你回去吧,江东赤壁,火烧横江,我知道了。

  少年深施一礼:多谢仙人。

  花无谢甚至还好心地把人送回了江东,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

  啊,他还是没实验得了这蛊惑之术,反倒平白让别人得了个便宜。

  花无谢是绝不会承认自己没想通其中关节,免费送出去一份大礼的。花无谢觉得不开心了,他又在这深山里呆了几年,大概是怨念太重把土地老爷都给吓了出来,这才在老头子一连气儿啰嗦里得知人世复杂,世事变化之快,当年尚且少年模样的周郎命丧黄泉,蜀汉死,东吴亡,枭雄魂归故土,新朝取而代之。

  花无谢终于觉得没意思了。他回了妖界,奈何妖界也不安宁,三界再乱,花无谢却没心思管这些闲事,他由着天崩地拆,自己却偏安一隅,干脆找个山洞睡了过去。

  而今千年后,连城璧是他见到的第二个人类。这也算是缘分吧。花无谢想着,以前没能试验过的不如在这个普通人类身上好好试一试,反正他睡得也够多了,漫长的岁月让他无事可做,但却并没有磨平他的性子。

  花无谢挑了挑眉。

  他还不信,不能让个黄毛小子神魂颠倒了。

  

  tbc.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