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十四)

十四

 *黄兴晗上线

*进入揭穿许瑞安倒计时

*我想给洪澜一个男朋友??不没有的算了谁有洪澜男朋友备选欢迎提名只要不是生哥就行




  许星程决定最后再进行一次抗争。

 

  他站在许瑞安的房间里,一字一句地重复着一直以来说过千遍万遍的话。他说:“我要去做医生。”

 

  许瑞安抬起头看他——许星程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父亲的目光也是可以这样阴冷的。他的眼睛里透出慑人的冷光,像是毒蛇在吐着信子,仿佛下一秒就要来咬断他的喉咙。

 

  “不可能。”

 

  许瑞安仿佛是厌倦了与自己儿子无休止的循坏,他挥手就要赶人,许星程几步走上前,几乎是孤注一掷。

 

  “爸!我知道浮生的事情和你有关系!”

 

  许瑞安原本是低着头的在处理自己的公务,听到罗浮生的名字,他仿佛触电般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许星程。许星程被自己父亲的目光逼得后退了一步,那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类会拥有的眼神,仿佛“罗浮生”这三个字是世界上所有阴暗与不幸的集合体。

 

  许星程只觉得自己心凉了一半。

 

  他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么一说,谁知道自己的父亲居然会有这样可怕的反应。许星程已经开始后悔,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逃离这个房间,可是他却偏偏动不了步子——

 

  许瑞安缓缓站起来,一步一步地逼近他。

 

  “你知道什么?你在说些什么?”

 

  许星程把心一横,迎上许瑞安的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说道:“浮生出事,是不是和你有关系!我要做医生这和浮生本来就没关系,你不能迁怒于他!”

 

  “哦?”

 

  许瑞安冷笑一声,他又逼近许星程一步,说道:“你一定要做医生?”

 

  “是!”许星程梗着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那好。”许瑞安反而松了口,许星程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向坚决反对他从事医生这个职业的父亲忽然之间同意了这件事。他茫然地走出书房,僵硬地走下楼梯,他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许星程丝毫没有预料的喜悦之色,许瑞安的尖锐的眼神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忽然感觉浑身发冷。

 

  他的父亲在隐瞒什么。

 

  许星程肯定这一点。

 

  可他却并不知道,他父亲隐瞒的究竟是些什么。

 

 


  罗浮生回到洪帮,照旧坐在厅堂里听手底下人汇报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青帮这些日子消停了不少,似乎是遭此重创,有些意欲退出上海的意思。罗浮生一听就知道是他们的大当家发觉惹了大事,按照往常的性子决定明哲保身。

 

  可如今,早就不是他以为能收,便能收得了的了。

 

  林启凯正在整理证据,在这件事情上他与罗浮生出奇的一致,他们同时跳过军政部长许瑞安与受他管辖的警察厅。这件事情并不能告诉许瑞安,林启凯将一切整理好,差人问罗浮生想要怎么做。

 

  罗浮生说:“收着,还不到它发挥作用的时候。”

 

  待他揪出许瑞安藏着的狐狸尾巴,他有的是办法让许瑞安万劫不复。

 

  “爷,洪澜小姐要去当大明星了。”

 

  罗浮生正翻着账本,听到旁边罗诚咣当来了这么一句,一时间有点没跟上,困惑地看了罗诚一眼。

 

  罗诚耐心地解释道:“林少爷为洪澜小姐寻了一位好导演,这个时候,洪澜小姐正在摄影棚拍戏呢。”

 

  罗浮生眨了眨眼睛,这些日子他经历了不少事情,把洪澜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他总算是听懂了罗诚话里话外的意思。他眼神一眯,隐约透出点戏谑来:“哟,谁教你的,嗯?”

 

  罗诚脸顿时一垮,苦巴巴地:“洪澜小姐让我一定要告诉您,爷,我这也真的没办法,逼良为娼啊,我冤枉!”

 

  罗浮生听不得罗诚一说话就一套一套的,他耐着性子看完手里的账本,检查两遍发现没什么问题,这才站起来,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捞在手里,随手将车钥匙甩给罗诚。

 

  “走吧,看你急的,洪澜还能吃了你不成?”

 

  罗诚继续一副苦瓜脸:“您是不知道,大小姐离把我吃了可能就差一个煮的过程了。”

 

  

  洪澜一回家就跟洪正葆说自己要去做演员的事情,她一贯是先斩后奏,洪正葆一开始并不是十分同意,可洪澜也不知道他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最终也只是一副怀念的模样,挥了挥手道:“折腾去吧,累了就回来。”

 

  “谢谢爹!”

 

  洪澜意气风发地去了片场,可临了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对,她少了罗浮生,这样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一刻,怎么可以没有罗浮生呢?

 

  罗浮生到片场的时候洪澜似乎正在和男演员对戏,那个男演员五官端正,看着颇像个正人君子。

 

  “那个是谁?”

 

  罗浮生难得有些好奇,他怼了怼罗诚的肩膀,下巴微微抬了抬。

 

  罗诚也是难得看见罗浮生居然会对谁产生兴趣,他看了一眼那个男演员,随即露出有些诧异的表情:“是黄兴晗啊,爷您不知道他吗?在上海特别有名的一个男演员了!”

 

  “呸,你看我像是有心思关心这些的人吗?”罗浮生白了罗诚一眼,他靠着墙看着满屋子陌生的设备,只觉得浑身不自在。罗浮生是个戏疯子,要是说起各色戏剧,他可算得上是专家,可这些国外引进的电影设备他是一窍不通。

 

  罗浮生沉默了会儿,看见洪澜正在认真地背着台词,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轻笑:“看样子她很享受啊。”

 

  既然是这样子的话他就放心了。

 

  洪澜正在背自己这一句的台词,可惜太过绕口她无论怎样都处理不好。过了好一会儿洪澜终于有点失去耐性,开始焦躁地玩起自己的头发。黄兴晗温和地安抚她,他一早就注意到走进来的两个男人,猜测可能是洪澜的朋友,轻声道:“洪小姐,那边的两位是不是你的朋友?”

  

  洪澜应声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一眼就看见倚着墙一副百无聊赖模样的罗浮生。她露出惊喜的表情,扬声道:“浮生哥!”

 

  她向黄兴晗说了失陪,向着罗浮生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直直地扑向罗浮生。

 

  “浮生哥,你怎么来了!”明明这都是她的安排,可洪澜还是露出了真情实感的欣喜之色。罗浮生接她了个满怀,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

 

  “怎么还冒冒失失的?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没有没有!”洪澜摇着头,“对了,浮生哥,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强硬得拽着罗浮生往黄兴晗的方向走去:“这位是我的前辈,黄兴晗,这位是罗浮生,我的哥哥。”

 

  黄兴晗彬彬有礼地与罗浮生握了手,眼前的男人似乎一直在打量自己——黄兴晗生出这样的错觉,他有点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却在罗浮生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浅浅的笑意。

 

  “你好。”

 

  罗浮生说:“阿澜不懂事,小孩子脾气,还请黄先生以后多多担待些。”

 

  黄兴晗笑了笑:“没有的事情。”

 

  洪澜虽然很高兴这两个人可以和睦相处,但是她并不喜欢罗浮生说她幼稚。我才不幼稚呢。洪澜撇了撇嘴,满脸的不服气:“行了,生哥你从来不说我一句好的,我生气了!”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这也是我的错。”罗浮生笑了笑,顺着台阶下来求饶认错,洪澜心情有点好转,又听见罗浮生道:“行了,我也不打扰你们工作了,我先走了。”

 

  “哎,别走啊。”洪澜第一个不乐意,伸手去拽罗浮生的衣服:“一会儿一起吃个午饭吧?你回来这么久,我都没和你好好吃过一顿饭。”

 

  黄兴晗隐约觉得自己此刻的处境有些尴尬,他露出个笑容似乎想要让自己远离眼前的场景,却同样被洪澜拽住。

 

  “还有黄先生,我请,行不行?”

 

  自古以来也没有让淑女买单的道理,黄兴晗最终强硬地要求把这一顿午餐的帐算在自己的头上。罗浮生也没有拒绝,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从来都是无伤大雅的。洪澜说想要吃西餐,罗浮生便听从他的建议,实际上无论洪澜说些什么,罗浮生从来都是尽力去满足的。

 

  “罗先生倒是个好哥哥。”

 

  黄兴晗微笑着这样说他。罗浮生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一眯眼睛:“承蒙夸奖。”

 

  黄兴晗身上有一种气场,罗浮生很难用准确的词语形容出黄兴晗这个人带给他的感觉。这不是敌意,罗浮生首先注意的是这一点,但是完全的友好,却又不尽然。

 

  黄兴晗身上藏着某些秘密,罗浮生现在尚且不能确认这些秘密对洪澜是好是坏,所以姑且对黄兴晗抱有保留的态度。不过洪澜并没有罗浮生那么多的心思,她点了些自己爱吃的菜,然后将主动权交给了罗浮生。

 

  “您先请吧,我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罗浮生将菜单推过去,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酒杯。他淡淡地扫过黄兴晗的手,左手比右手的指腹处茧子要厚,多在虎口处,而此时此刻黄兴晗却在用右手翻着菜单,丝毫看不出是个左撇子的事实。

 

  罗浮生心中已经开始有了猜测,他淡淡地勾起嘴角,看向窗外。

 

  大多是西洋建筑风格的接道依旧人声喧闹,今天上海股市正式开市,罗浮生预料到这在整个上海甚至是全国都将会掀起一场金融狂潮。英国人,法国人,国民党军官,上层贵族,以及隐藏在黑暗中的势力大多数会瞅准这一次的机会。罗浮生并不担心洪帮会出现任何的危机,他早已作好万全的准备——

 

  除非会出现什么彻底打破平衡的事情。

 

  “上海真的是一个好地方呢。”

 

  黄兴晗与洪澜交谈的时候忽然说了这么一句,罗浮生眉眼一动,清俊的面容上流露出些许的笑意。

 

  “你说得对,上海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罗浮生说。

 

Tbc.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