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十三)

 十三

 

*OOC预警

*神探罗浮生的场合和一个不是那么表里如一的仲景哥

*本文里面谁都不可能搞得过罗浮生因为我爱他所以我要给他开金手指不喜勿入谁都别想让生哥像原作那么惨他不会做卧底不会被利用不会吸毒更不会死。

*周知



 

  罗浮生的话音落地,他身后便响起很轻的娇笑声。梨本未来从暗处中走来,一直走到罗浮生的面前。

 

  “少当家,您远比我想象的有趣。”

 

  罗浮生抬起脸去看她,唇角温柔地弯起一抹笑来:“是吗?”他的眼神很亮,月色落在他身上,却抵不过他明亮的双眸。

 

  “您也远比我想象的美丽。”

 

  罗浮生如此说,敲了敲桌子,“请吧。”

 

  梨本未来的确是个美人,或许是天皇的公主殿下,身上总是有家教严格的传统日本女性的和风气派。罗浮生并不会因为她是个有心计的女人而否认他的美貌,他想起以前读过的书,大抵所有美貌的女子心肠都是狠毒的。

 

  而异国他乡的公主殿下更是如此。

 

  “我今日前来,本就是希望少当家能为我答疑解惑。”梨本未来坐下来,她的眼睛很美,却更像是锋利的刀刃,几乎要看破罗浮生的内心——可那是假象,梨本未来清楚,倘若自己真的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就不会一败涂地了。

 

  罗浮生不置可否,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正襟危坐的气氛并不是很适合罗浮生,他让自己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半阖着眼,似乎无论梨本未来说什么,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少当家是如何在我重重防备之下引来的林启凯?又是如何让红丸会的生意一落千丈的?”梨本未来的声音里禁不住透出了些威严与怒意,“前者我猜到你是利用了我们对上海背后的势力尚且不熟悉,但是后者呢?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少当家双目失明,在会馆里不知外面天下事,又是怎么让洪帮也掺和进来的?”

 

  梨本未来那日没能阻止何敬出行,正是因为发生了更严重的事情绊住了她的手脚。红丸会在南面码头的仓库忽然被洪帮查抄,这件事来的迅速,一点征兆都没有,等到梨本未来赶到的时候,她一仓库的货物已经被洪帮黑吃黑地抄了个底儿掉。

 

  洪帮绝不是没有规矩的帮派。它把持上海这么多年,无论是洪正葆还是罗浮生,做事总是要有一个理由。当梨本未来听到青帮将自己出卖了的消息时,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上海滩都不可能有人知道青帮与红丸会之间的交易——她承认青帮带来的利益远远没有洪帮多,但是贵在长久,青帮至少不断的给她传递上海情报。梨本未来早就利用洪七做了挡箭牌,把所有人的眼睛都放在了洪帮身上,可偏偏罗浮生扳倒了洪七,将这条线斩断得干净利落,将洪帮完全排除在红丸会的交易范围之外。

 

  但是罗浮生怎么会知道青帮的?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梨本未来想不通,但是也知道大事不好。她下令放弃会馆,只来得及躲开林启凯的追捕,但却来不及带走会馆里所有的证据。

 

  而现在,他们的命脉已经有大部分被捏在了林启凯和罗浮生的手里了。

 

  罗浮生接受着梨本未来尖锐的目光,丝毫不在乎梨本未来此时此刻会拔出抢来对着自己。等到梨本未来话说完,罗浮生这才懒洋洋地睁开眼,神色间都是浅淡的笑意:“既然梨本小姐如此好奇,那便不妨听一听。”

 

  “青帮二当家贺亮在谧竹——不,是许家二少爷回上海的当天在希尔顿闹了事,这事想必您也有所耳闻。”罗浮生弯起嘴角,漫不经心地搓着自己白色衬衫的一角,“就是那天,我告诉手下的兄弟们盯着他,盯到他去某一个码头为止。”

 

  “我一早就觉得洪七一个人,没有洪爷的凭借绝不可能私下里去抱日本人的大腿,除非有人与他同流合污,是那种可以坐地分赃的利害关系。”罗浮生笑道:“您想必来上海不久,第一个想结交的是洪帮,没成,那第二个当然是青帮,不巧青帮如今大当家不管事,权柄落在了贺亮手里,所以这有什么可稀奇的么。”

 

  “原本我把这些当做猜测,直到我看见贺亮的姨太太的打扮,她手里的手袋怎么看也不像是上海任何一家商铺的手笔。”罗浮生笑了笑,说道:“您送的吧?”

 

  梨本未来几乎是震惊地看向罗浮生,她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逼问道:“凭一个手袋,值得你没有证据就先行动?这未免有些太大动干戈,你就不怕自己猜测的是错的?”

 

  罗浮生淡淡地一挑眉梢:“怕,我当然怕,可是这件事情背后的利益远远比我所能承担的风险更大。失败了,不过是落在你手里,我不亏什么,成功了,打击了青帮,也打击了红丸会,一举两得。你以为林启凯为什么要帮我?”

 

  “我本可以让何敬去给任何一个人通信,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选择林启凯而不是别人?”罗浮生笑了笑:“因为林启凯是唯一一个能懂我的所有计划的人,我甚至都不需要多说什么,他就知道对林家有多大的好处,也知道这可以成为抗衡许家的筹码。”

 

  罗浮生身体前倾,双手交叠,撑着下颌笑道:“你以为人人都是林道山,说风就是雨么。”

 

  梨本未来听出了他话中的弦外之音,脸色倏地变了,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尖在颤抖,有寒意缓缓地爬上了背脊。梨本未来从来没想过逃跑——她是一国公主,一言一行都代表日本皇室的威严。可是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她却忍不住想要逃走。

 

  “你到底知道多少?”

 

  罗浮生微笑着看着她,他略薄的唇角勾起摄人心魄的笑意:“之前是一点,现在可比以前要多多了。”

 

  不。不对,她绝不能被这个人牵着鼻子走,他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他有秘密,更有弱点。梨本未来忽然想起了什么,直直地看向罗浮生,几乎要看进他的眼睛里去:“可是你还是会有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这件事比你知道的一百件事都重要。”

 

  罗浮生似乎已经预料到梨本未来会拿这件事情进行反击,他承认这是他做梦也想知道的事情,他甚至可以为了父母双亲如何死亡的真相付出所有的代价。可是人不能与魔鬼做交易——罗浮生更清楚,软肋可以有,但此时此刻,他不需要用自己的全部去换取一个真假不明的结果。

 

  “你说的没错。”罗浮生说:“我的确很在乎,但是这个要挟不了我。你明明知道的,我什么时候查清这些事情,都不过是时间问题。我等了十五年,不差下一个十五年。”

 

  罗浮生站起身离开茶馆,梨本未来的人虽然已经遍布四周,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阻拦他。梨本未来长叹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这一局,她输得彻彻底底。

 

 

  洪家的宴会几乎邀请了整个上海滩的名流。许星程终于从长久的禁足中解放,却又要被推进一场觥筹交错的虚假繁华之中。许星程一眼看见了林启凯,他几步过去,压低了声音:“仲景大哥,浮生呢?”

 

  林启凯看了他一眼,带着他远离了些人群,轻声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伯父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是没有,我的事情不重要,浮生呢?为什么没看见他?”

 

  许星程找了罗浮生一晚上,连个人影都没看见。不远处洪澜一眼就看见这两个人在嘀嘀咕咕,说了一句失陪便径直走了过来。

 

  “浮生哥不参与这些,你要是实在担心明天我带你去看看他。”洪澜有些突兀地插言进来:“还有,今天你必须陪我演好这一出戏,否则你的医生和我的明星,都得泡汤。”

 

  许星程咬了咬牙,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医生,那个不是早就泡汤了吗?”

 

  “还好,”一边的林启凯笑了笑,说道:“浮生提前告诉我这件事了,这段日子我帮你打点好了。你不用担心,只要说服伯父,你可以在任何时候去天和医院上班。”

 

  “结果我什么都没做成,一直在麻烦仲景哥和浮生。”许星程深感自己无能为力,他不能像罗浮生一样掌控全局,也不能像林启凯一样处理好一切,林启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淡淡地从洪澜身上扫过,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算了吧,我们俩也不只是为了你。”

 

  许星程只觉得这么多天以来的郁结忽地消散,他笑了笑,用力地拍了拍林启凯的肩膀,说道:“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兄弟我的,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洪澜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你,别让仲景大哥和浮生哥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就不错了。”

 

  “诶,洪澜,你说话就不会给我点面子吗?”

 

  “面子?许星程,你拍着良心说说,你需要吗?”

 

  他们两个简直就是冤家,似乎一天不吵架就觉得难受。实际上林启凯一直都觉得这两个人如果是朋友,已经是足够亲近的距离了。可偏偏老天喜欢开玩笑,年少倾慕的人谁也得不到,他如此,洪澜也是。

 

  林启凯笑了笑,端起红酒杯一饮而尽,红酒有点涩,还有点甜。

 

  他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不远处推杯换盏的许瑞安身上,金丝眼镜的后面,早就没有往昔一星半点的儒雅与温和。

 

  ——如果他猜得不错。

 

  那如今的好日子也总该到头了。

 

 

Tbc.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