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十)

 十

 *公主上线

 

  罗浮生感觉到自己被两个人搀扶着上了车,这些人虽然说的是汉语,但是语音语调都隐约透露着怪异。罗浮生联想到码头上的那艘日本商船心里已有了计较。

 

  他并没有任何打算说话。或许这车上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说话,以便顺理成章地讲出他们练习多遍的谎话。罗浮生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聪明,这是司机将罗浮生送到会馆后的第一个想法。

 

 

  罗浮生被送上了楼,很快又有安排好的医生来为他处理伤口。罗浮生感觉到其中一个人试图挽起他的衣袖,罗浮生心头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多年打打杀杀给予他的直觉让他条件反射地打掉医生手里的东西,罗浮生敏捷地扭过医生的手腕,一手准确无比地掐在医生的动脉处。

 

  “我们谈谈吧。”

 

  罗浮生终于开口,他虽然眼睛失明,可黑暗逼迫他的听力变得更为敏锐,他知道有两个人正准备逼近他,罗浮生根据他们走路的声音,判断出他们手里的武器。

 

  “让你们的上头见我。”

 

  罗浮生说:“红丸会的幕后老板,也该见见了对吧。”

 

 

  落在日本人手中,这件事罗浮生始料未及。他可以找到一万种红丸会盯上他的理由,无论是为了什么,总归逃不出名利二字。罗浮生身上的价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洪帮。

 

  红丸会为什么一定需要洪帮的支持?

 

  罗浮生暂时还没能想通其中的关节,但从手里这个医生的举动,他起码可以判断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罗浮生好好瞧瞧,这些长得猴嘴尖腮的日本人,到底想做些什么。

 

  红丸会是五年前进入上海的。罗浮生还记得当时洪正葆捏着上海报纸在屋子里发了好一顿脾气。

 

  “日本人进入上海?!红丸会?!许瑞安是疯了吗?上海的财政不需要日本人来纳税!”洪正葆暴跳如雷。那个时候罗浮生还小,他隐约意识到日本人这个称呼,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五年后罗浮生真的与红丸会交了手,他才意识到洪正葆那个时候是如何地具有先见之明。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古人流传下来的智慧,时至今日还在证明他们观点的无懈可击。日本人进入上海,他们买通上层财政,又收买一批散户的心,很快红丸会便日渐壮大。他们的主要流通商品是鸦片,是那种在上海,乃至整个民国繁华城市的黑暗角落,打不死消不灭的东西。

 

  罗浮生憎恨这样的行为,他隐约感觉到贩卖鸦片谋利并不是他们惟一的目的。对于这些外国人而言,他们做生意的本质并非商业战争,而是在谋划着某些更加可怕的事情。

 

  会是什么事情呢。

 

  罗浮生感觉自己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什么,可他无法完整地捕捉到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轨迹。

 

  而现在。

 

  罗浮生无声地勾起了唇角。

 

  这是他们的机会,同样也是罗浮生在寻求的时机。

 

  他感觉到有人走上楼梯,看上去这位老板早已等候他多时。罗浮生侧了侧脸,凭感觉贴着手里被挟持的医生的耳朵,低声道;“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中、中国人。”那人瑟瑟发抖,倒是标准的上海话。罗浮生依旧不能放下戒心,他冷淡地问道:“你刚才手里的是什么?我要听真话,否则我就杀了你。”

 

  “别、别杀我!我说!”男人吓得魂不守舍,颤颤巍巍地说:“是吗啡镇定剂。”

 

  “那是个什么东西?”

 

  “是手术用来麻醉的。”

 

  罗浮生轻叹一声,隐约信了几分。吗啡,他还记得这是之前罗诚在日本商船中找到的东西,他如今让洪澜去问了许星程,可饶是如此,罗浮生也依旧不相信日本人会是真的要将药品进口——药品,如果不是官船,任你走私多少,在上海的医院也过不了质检的关。

 

  他们这样的行为有什么意义。罗浮生无法再想通,他哼了一声,声音里隐约带了点笑意:“你在日本人手底下做事,恐怕日子过得不算是舒坦吧?我如果说猜得没错,我挟持你实在没什么意义。他们只不过想借一个由头让他们的老板来见见我,而你,恐怕出了这个门,就没了命。”

 

  “对吗?”

 

  医生心里大骇,他的的确确没有想通这其中关节,在日本人答应了罗浮生的要求的时候,他还隐约觉得自己是否还有一丝的利用价值,说到底如果不是走投无路,逼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做日本人的走狗。

 

  “我不想死。”医生反而冷静下来,他意识到罗浮生说这番话有他的道理,既然日本人不在需要他的价值,罗浮生至少还需要。

 

  “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罗浮生笑了笑:“欺上瞒下。”

 

  房门渐渐被打开,听脚步声大约走进来了三个人,其中两个人刚刚进门便站定,只剩下一个人仍不慌不忙地步入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这个人的脚步很轻,罗浮生猜想应该是个女人,他轻舒一口气,先发制人:“红丸会的幕后老板?女人?”

 

  “没想到罗二当家即使是失明,也依旧如此敏锐。真不愧是那个人的儿子。”

 

  声音是十分标准的上海话,但女人身上的气氛却并不像是中国人。那个人的儿子?罗浮生极力不让自己露出任何的动摇,没有顺着她的话题走:“不应该介绍一下自己吗?”

 

  女人笑了笑,温柔的声音隐约透着些贵气,“是小女子失礼了。重新介绍一下,我是梨本未来,当今日本的公主。”

 

  “如果我能看得见,想必会对这一番说辞更为信服。”罗浮生笑了笑,似乎因为她说的话而放松了些,“可惜我看不见,在你们手里,是要杀我还是要收服我,我都看不明白。”

 

  “罗二当家名极一时,我们怎么会杀你呢?如今剑拔弩张,全是因为手底下人不懂规矩的缘故。不如我们都放下戒心,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您意下如何?”梨本未来似乎一点不因为罗浮生地话而着急,罗浮生想了想,说道:“可以考虑,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您讲。”

 

  罗浮生指了指手里的医生,说道:“这个人,留在我身边。”

 

  

  洪正葆派出去的人找了三天,都没有一点罗浮生的消息。洪澜过了哭哭啼啼的年纪,她代替罗浮生每日巡视码头,发现这段日子日本商船明显增多了不少。

 

  “爹,我觉得有诈。”

 

  洪澜将自己的结论告知洪正葆,洪正葆自然也察觉出上海这片地方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气氛。在洪澜的要求下,洪家宴会没能按时召开,许星程得到消息,虽然隐约放松了些,但却仍旧不大了解发生了什么。

 

  许瑞安看着坐立难安的儿子,心中好笑不已,最终他大发善心,说道:“罗浮生失踪了。”

 

  罗浮生失踪的消息如今已经满城风雨,人们说他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洪爷的事悄悄潜逃,已经偷渡国境,还有的人说罗浮生仇人太多,不过是找到机会杀了他尸沉上海滩。不管是哪种观点,似乎罗浮生都逃不过已经死亡和远走他乡这两个结局。

 

  罗浮生是在头上的伤好了大半后听到的这些传言。他被梨本未来安排在一个会馆,派了不少人来把守。罗浮生时常能听见楼下零散的交易声。罗浮生现在已经不再担心自己的眼睛,那个上海医生名叫何敬,他无微不至地照看罗浮生,并且告诉他他目前的失明只不过是因为头部受到重创而造成的短暂性失明,过一段时间等淤血散尽,自然无碍。

 

  “他们提过镇定剂吗?”

 

  “提过两次,似乎一定要让你打一针才行。”

 

  罗浮生忽然想起之前的那个日本人送他东西的时候怪声怪气的样子——

 

  “当家的还是识货,这可是好东西。”

 

  好东西……吗?

 

  “你不妨实话告诉我,”罗浮生撑着下巴,眼睛上蒙着纱布,坐在阳光下懒散散地窝在沙发上里,有些突兀地说道:“这个吗啡,其实就是鸦片吧。”

 

  何敬沉默了很久。由于罗浮生并不能看到自己的表情,所以何敬才能勉强得到一些安慰。

 

  罗浮生太过敏锐,又太过聪明。他似乎天生就具备某种气场,那种在大人物身上才能看见的冷静沉着,以及掌控全局的自信。

 

  “你说你不懂得医术,只是一个黑帮混混,我可一点都不信。”

 

  何敬这样回答,他看着罗浮生微微勾起唇角,似乎是早就料到他的答案。罗浮生生来俊朗,道上的“玉阎罗”实在有几分道理。他似乎并没有刻意在何敬面前流露出什么杀意,收敛最初见面时的凌厉与防备,罗浮生在何敬眼里仍像个孩子。

 

  “掌控……吗?”罗浮生并不在乎现在的境遇,鸦片吗啡还是囚禁,在他眼里远远没有另外一件事来得重要。

 

  ——为什么,梨本未来会知道自己的父亲。

 

  ——父亲当年的死,和这些日本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么多年,洪家到底瞒了他什么。

 

 

Tbc.

没更新是因为换了电脑

还有熬夜看剧御姐归来还有三集就看完啦!

何开心真的是我的小可爱了!

更新随缘吧爱你们哟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