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三)

*罗浮生中心无cp向
*其实是想写民国黑帮
*看过原著但是不走原著,就借鉴一下原著的背景,具体细节基本上胡扯
*没问题的话往下





 
  洪澜站在洪正葆的书房外,她的父亲朗声大笑着,三句两句之间便定下了她的终身大事。




  许星程?开什么玩笑!洪澜内心翻涌着难以言明的情感,愤怒,失望,还有未来难辨分明的恐惧。她几乎按捺不住自己推开眼前的门去与自己的那个专制蛮横的父亲大吵一架,可她偏偏不能这么做——




  “好好好,那一切都等许少爷回来再说。”




  洪澜听到父亲似乎已经挂断了电话,再也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推开门,她的话还没出口便被一只修长苍白的手堵在唇间,耳边是罗浮生清冷的声音。




  “别胡闹,回你的房间去。”




  洪澜只觉得千万般的委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样对待她?只是因为她是洪帮的大小姐就要听从命运的安排吗?何况,这么多年来,她的心意,眼前这个男人就一点都不知道吗!




  她气得眼睛红了一圈儿,罗浮生轻叹了口气,松开了洪澜,低声道:“很晚了,回房间休息吧。这些事情明天再说也不迟,听哥的话,好不好?”




  罗浮生鲜少会这样和颜悦色地与谁说话,洪澜也毕竟是从小到大护着的妹妹,罗浮生就因为对她太过了解,所以才格外不舍得她出什么差错。他轻声哄了洪澜好一会儿,才把人哄走。这时候书房门缓缓打开,洪正葆看向罗浮生,微微挑起了眉。




  “浮生啊,进来吧。”




  洪正葆虽说是个打杀出来的粗人,但不问江湖这么多年,为了与上海各方人脉打通关系,他也不得不做出一副附庸风雅的模样。他的书房里看不出分毫血腥气,名贵的青花瓷,大家的山水画,一派贵族气。罗浮生不是第一次来洪正葆的书房,他深知这些浮光掠影般的假象下,每一只抽屉里都摆满了刀与枪。




  “坐吧。”




  罗浮生依言坐在沙发上,黑软的真皮沙发,侧面有些许割裂开的痕迹。那是洪澜几年前来书房玩的杰作,洪正葆一贯疼爱这个独女,念在她幼年丧母,几乎是要把这个小女孩宠坏。




  罗浮生坐下后,眼观鼻,鼻观口,一言不发地保持着沉默。洪正葆坐在他对面,依旧在打量这个义子。




  罗浮生从十岁被洪帮收养,到今天二十岁的这十年间,也算是为洪帮立下汗马功劳。十七岁那一年他单刀赴会,一个人在码头砍翻数十个青龙帮的干部,洪正葆想起那场震惊上海滩的事件,也想起眼前的青年正是一身血气的“玉阎罗”。




  罗浮生是个打打杀杀的粗人,外界提起罗浮生总以为是个络腮胡子,五大三粗的硬汉。然而罗浮生虽是常年浸润在鲜血里,却偏生了张如冠玉般的好皮囊,眉眼总含戏谑的笑,扔进人堆里,也会叫人误认为他是哪家的小公子。




  “浮生,你也大了。”




  终于,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洪正葆缓缓说出第一句话来。罗浮生向来明白这不过是洪帮主的手段,沉默给予人压力,几乎能叫人崩溃。罗浮生禁不住将背脊挺得更直些,轻声回道:“是,义父。”




  他在洪正葆面前永远不敢放松。他深知洪正葆是个何等的人物,远比洪水猛兽可惧,饶是在道上呼风唤雨的罗浮生,见到洪正葆也只能像是拔了爪牙的老虎,不敢露出丝毫的戾气。




  “所以,你也该知道的吧,义父给澜儿的婚事做主,都是为了她好。”




  罗浮生觉得唇角有些发干,不自觉地抿了抿,他仍旧是低眉顺目的,说道:“是,义父。阿澜是一时想不开,我会劝说她的。何况许家也算知根知底,星程是个什么样的人浮生知道,他是不会亏待阿澜的。”




  洪正葆对罗浮生这样的回答十分满意,他说点了点头,话锋一转,状似无意地提起:“今天是去哪儿鬼混了?”




  罗浮生只觉得冷汗顺着背脊的弧线滑落,他一向明白美高美虽说名义上是他自己的地盘,实际上出了什么事儿都逃不过洪正葆的眼睛。他不自觉地咬了咬唇角,抬起头直视洪正葆,冷声道:“洪爷,华笛昌的人来美高美闹事,为的是之前的几本账,前些时候帮里月查,我见着了账目,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




  “哦?他们对你下手,你就这么放过了?”




  洪正葆眯起眼,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似乎在暗示罗浮生什么。罗浮生腰板挺直,语调也渐渐冷冽起来:“洪爷,这些门道您比我清楚,浮生虽然小,但也懂得吃里扒外的东西不能留。华笛昌在大烟馆的生意是被洪七叔罩着的,浮生虽看不上,也总不好家里人翻脸,驳了七叔面子。”




  “倒是会说。”洪正葆嗤笑一声,“华笛昌你要怎么处置?”




  罗浮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继续道:“洪爷,那几本账明白得很,账房我也抓了问过,西郊的大烟馆,南苑的花院,兴中街的十三行典当,合在一起缺的银两抵得上洪帮半年给下人们的工资。洪七叔浮生不敢动,动了那是没把洪家人放在眼里,华笛昌也不过是众多喽啰中的一个,也不必洪爷您费心,只是这些亏损,想要弥补,只怕没个一年半载,回不来本儿。”




  洪正葆猛地将手边的茶盏扫落在地,名贵瓷器散成碎片,噼里啪啦地好不悦耳。罗浮生猛地站起身就要往下跪,被洪正葆厉声喝止:“坐下!”




  “好,好他个洪老七,是见我老了,小辈镇不住场子了是吗!洪帮家大业大,容不下他只手遮天!”




  洪正葆似乎没料到亏损会这般严重,他生平最记恨有人从他口袋里摸钱。他发了一通火,瞪向罗浮生:“知道你厉害,这事儿你给我办明白了,听到了?”




  “是,洪爷。”




  罗浮生点头。洪正葆这才消了点火气,挥了挥手:“这么晚了,也别去美高美了,在家里住下吧。明儿还得劝劝你妹妹那个死性子,行了,回房去吧。”




  罗浮生站起身,对洪正葆行了一礼,这才身形挺拔地迈出书房。罗诚早在楼梯口候着,他听见里头叮咣乱响,便心头狂跳不止,生怕罗浮生哪句话惹了洪爷。幸好他家少当家毫发无损地走出来,罗诚松了口气,赶忙迎上去。




  “少当家,您还好吗?”




  罗浮生总算地松了口气,面上早已苍白一片。他从罗诚手里接过递上来的烟卷,吸了两口按灭在楼梯把手上,低声道:“去美高美,告诉许姨她们随时盯着洪七的去向,账本收好,别出岔子。这两天你跟着我在洪家,明儿去给林大哥送个信儿,托他给谧竹带个话,让他好好照顾洪澜。”




  “还有,派人盯死华笛昌,他一旦要跑,立刻抓回来。”




  “知道了,少当家。”




  罗浮生靠在床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手里枪被他拆了三次,似乎还嫌不够似的,几个来回下来,罗浮生几乎要把枪支拆碎。




  良久,他像是觉得烦闷似的,将手中枪放回枕头下,翻身下床,扯上厚厚的窗帘。夜幕仍旧没有繁星,罗浮生觉得更加憋闷,他拉开书桌抽屉,里面好好地躺着几把枪。




  的确没人动过。




  可罗浮生就是怎样也适应不了洪家的环境,他抽出枪,垫在沙发靠枕下方,随手拽了个床单裹在身上,窝进沙发里蜷缩起身子,这才感到些许安全感似的合上眼,睡意渐渐上了头,很快,他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似是陷入梦乡。




  而夜,却还很长。




tbc.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