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二)

*罗浮生中心无cp向
*其实是想写民国黑帮
*看过原著但是不走原著,就借鉴一下原著的背景,具体细节基本上胡扯
*没问题的话往下叭



  美高美夜夜笙歌,是上海滩数一数二的娱乐场所。罗浮生成年后接手这个地盘,便很少回洪家住,一年到头三百六十五天,能有三百天住在美高美。



  “罗少爷,再喝点吧。”



  旁边的女人懒散地端着酒杯,媚眼如丝,像是在勾引罗浮生。罗浮生打了个哈欠,夜已深,他虽没碰多少酒,也不禁泛上醉意。



  他接了那杯酒,一饮而尽。透明的酒液顺着他唇角划下,三两下滚进衬衫的皮肤里,没了踪迹。



  “罗爷喝得太豪爽了,白瞎了美酒和美人。”



  美高美的舞娘调笑罗浮生,罗浮生也是个生冷不忌的主儿,像是听不出弦外之音般嗤笑一声,搂过身边女人,贴着她的耳朵懒洋洋地笑道:“怎么,想我了?”



  美高美的女孩子们都娇笑着退了开去,不远处坐着的几个男人眉眼露出些许戾气,其中一人比了个眼色,身后两个人也跟着站起了身。



  “算是吧。”女人也笑着回道,她贴着罗浮生的面颊,含住他的耳垂,这是风月场上惯用的伎俩。女人仍旧笑着,不露声色,手却搂紧罗浮生的腰。



  “三个人,爷。”



  罗浮生余光飘过去,禁不住哼笑一声。这么久了,仍旧会有不长眼睛的想杀他,罗浮生习惯了这种日子,像是备受瞩目,又像是腹背受敌。



  “乖。”他眉眼含笑,将舞娘整个儿搂进怀里,微微一侧身,像是沉溺温柔乡,不知今夕何夕。女人从他头发丝儿留出的缝隙去看那三个男人,娇笑一声:“您又打趣我了,真讨厌。”



  ——五步,有枪。



  罗浮生心中已有了定论,是谁指使,为了什么,这些洪帮里需要严刑拷打才能得知的问题,他只消脑筋一转,便有了大概。



  “没想到华叔给小侄送的竟是一份大礼啊,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罗浮生先声夺人,语调清朗,端的是霁月清风的君子样。上海滩的玉阎罗终于露出獠牙,他不知何时已将女人推去一边,整好以暇地站起身来,白衬衫早已被折皱地不成样子,露出脖颈间大片雪白的皮肤。



  他轻笑一声,话音落地都是无声,却似巨石坠下,地上千万条锁链袭来,硬生生绊住他们前进的脚步。



  “怎么了,我说的……”罗浮生眉眼乜斜,勾出一派风情般的邪气来,他生得清润,星眸,挺鼻,薄唇,天生薄情相,唇角一勾,无端像是刀锋。



  “……有错?”



  这两个字出来,便似是烙铁在三个人心上走了一圈,烫的叫人禁不住龇牙咧嘴,却偏偏不敢露出什么端倪。



  “少当家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们也不过是来问候下的,哪里用得着别人差遣呐?”



  其中一人竭力摆出笑脸,一手悄无声息地探进外衣口袋。那里头鼓鼓囊囊,一见便知有什么。罗浮生岂会让他们得逞,他一步一步地向那三人走去,端的是自在,眉梢仍浸润了些笑意,也不知是真是假。



  “可毕竟是华叔派来的人,总不能没有待客之道啊。”他几步便到了男人跟前,只是这么一伸手拍在男人肩上,便顷刻叫他软了半截。



  “可惜啊可惜。”罗浮生摇头晃脑,一副喟叹的模样:“没想到,你们是一群废物。”



  话尾还未落地,罗浮生已然如闪电般出手。他速度奇快,纤长的手指一翻,蝴蝶刀便已探出刀锋——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罗浮生偏喜欢用这些女人般的玩意儿做武器,像是更能显出他游刃有余,亦或是——



  天大的摊子,亦不过是玩玩。



  罗浮生手腕一翻,已拎起男人硬生生地甩过身前砸在眼前的桌子上,顷刻脆弱的桌子便摇晃着散架,桌上的酒瓶碗碟尽数碎了一地。罗浮生一脚踹过去,正好踩在那人的心窝。他哼笑一声,那声音听在他们耳朵里就像是恶魔,正和颜悦色地褪去他们最后一丝伪装。



  男人慌忙想要拔枪,忽然发觉怀里空落落。他惊怒交加地瞪向罗浮生,正见那人懒散地把玩着手里的枪支,开栓上膛的枪就在他手里一颠一颠,仿佛不怕这玩意儿会走火一样。



  “我说。”罗浮生抬手,枪抵在男人的额头上,他微长的刘海儿遮住半边眸子,任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回去给华叔带个话,账上不对,这事儿我已经报给洪爷,左右不过是两天的功夫,要怎么办让华叔自己掂量。可别想着拖我下水,那账目上哪儿对,哪儿错,我可一清二楚。”



  罗浮生缓缓站起身,他似乎很是嫌弃般地拆了枪支里的子弹,一个个金属壳子从他手心里滑下,砸在美高美的大理石地上,仿佛砸进男人们的心脏。躺在地上的男人被同伴们拖出去,三个人狼狈不堪,出去的时候腿仍是软的。



  罗浮生轻笑一声,耸了耸肩:“何必呢,还没前两天地过瘾。”



  这时候方才的舞娘踩着一地狼藉走来,她对着罗浮生轻轻一笑,说道:“罗爷,您每次来非要把这儿闹得鸡飞狗跳不可吗?瞧瞧这一地的碎盘子,也不怕扎着谁。”



  罗浮生乜她一眼,寻了个干净的沙发窝进去,漫不经心地弯了弯唇角:“说吧,什么事,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



  “是洪大小姐来的话,让您回去。”



  “现在?”



  “现在。”



  半夜三更的,罗浮生实在不乐意动弹。奈何洪澜的面子他不能不给,他打了个哈欠,认命地站起身,从舞娘手里接过脱下的西装,随意地套在身上。



  从美高美出来的时候,罗浮生便不像在里头似的颓废,一双星眸闪烁着,勾出清冽的光,他一挥手,身后的罗诚立刻老老实实地跟上来,嘴里还不住埋怨着:“我也没得罪何姨啊,怎么就不让我进去了?少当家,不是我说,刚才多危险啊,你也不带个家伙……”



  “闭嘴吧,懒得听你说。”



  罗浮生这话说得极其不客气,他冷哼一声,夜风从他发尖儿吹拂过去,也吹散他一身的酒气。罗诚识趣地闭上了嘴,还没走两步道,他又忍不住道:“对了,听人说,许二少爷要回来了。”



  “谧竹要回来?”罗浮生忍不住顿住步子,转头看向罗诚,“真的?时间呢?提前先跟林大哥说好,谧竹的接风宴得我请。”



  “知道少当家最疼许二少爷。”罗诚见罗浮生喜形于色,也替他高兴:“我会安排好的,不过,还有一个消息……”



  “别吞吐,好好说话。”



  罗浮生皱了皱眉,停住步子逼视罗诚。罗诚摸了摸鼻子,像是觉得这事有些难以启齿,良久才憋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来:“听……听洪爷说……想……想把大小姐嫁给……给……”



  “嗯?”



  罗浮生蹙起眉,有些按捺不住性子抬脚踹过去,冷下声音:“说明白些。”



  “哎呀!”罗诚心一横,对罗浮生道:“洪爷要把大小姐嫁给许星程。”



  罗浮生这下子是彻底怔住了。他无法左右洪正葆的想法,他也知道洪许两家联姻,为的皆是利益。他天生就有个做商人的脑子,世间的那些阴厉,那些算计,掩在他明艳的皮囊下。罗浮生不是不懂,而是懂得太多。



  “洪澜是因为这个才叫我回去的吧。”



  然而罗浮生并不担心洪澜,他知晓这个妹妹虽然性子烈,但心眼儿却不坏,是个被父亲宠坏的大小姐。他更担心的是洪正葆——



  这又是一个借机敲打自己的好机会。



  罗浮生轻叹一声,拍了拍罗诚的肩膀,方才那些激动的神色都像落花似的纷纷消散开,捻在泥土里,成了尘埃。罗浮生看向长街的尽头,洪宅仍旧威风地立着,带着那些腐朽的光沉在黑暗里。



  而他,将要迈向黑暗。

tbc.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