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巍澜】叛逆者(二)(abo/双A)

/温锦言
*设定极迷
*想什么写什么
*应该是按小说版设定来的
*abo世界观
(前篇头像自助)

  沈巍是大学教授,学富五车,家中自然也是一派高级氛围。赵云澜扶着沈巍进了门,便觉出满屋子的书香气。

  赵云澜匆匆扫过书架,那上面至少要有几百本书,才能撑住这五层的书架。哪怕赵云澜将它们与特调处的图书室相比,只怕也毫不逊色。

  沈巍的卧室也干净,赵云澜将人扶上床,扯了下被子给他盖好。沈巍只觉得头脑混沌成一片,他很难说出一个字,长年累月的负荷一朝爆发,单单是压抑住内心,对沈巍而言,已是需要他用尽所有精力去做的事了。

  “我下楼给你买点粥吧。”赵云澜见沈巍闭着眼,额头上不断地冒着冷汗,禁不住皱起眉。沈巍很难听清赵云澜在说什么,他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幽冥的寒气几乎要将他所有的意识冻结。

  可他偏偏不能在镇魂令主面前暴露出什么,历代镇魂令主的鼻子都跟狗似的,一丁点儿阴间的味道都瞒不过他们。沈巍用尽气力说了句好,半眯着眼就见到赵云澜摸走他的钥匙,转身出去。沈巍窝在被子里在心里算着赵云澜会在多久后踏出小区,直到他听见窗外响起低低的关门声,沈巍这才敢从床上爬起来。

  沈巍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手在虚空中抓了一把,凭空摸出一把冰锥。黄泉是他所凭依的地方,黄泉水藏着这世界所有的寒冷,可以冻结心脏。

  但是没有什么关系。沈巍将冰锥化成水,收进杯子,仰头饮下。五脏六腑都被寒意禁锢,这是他过往许多年品尝过的清寒,幽冥终于肯放过他,在他一次次地用性命宣告他不属于这世间时。

  这种法子沈巍很少会用。若非赵云澜踏入这间屋子,此时沈巍应该灵魂脱壳回归幽冥,直到腐烂的气息深入他的骨髓,直到他那似人似鬼的样子被彻底剥掉。

  沈巍缓缓闭上了眼。

  而他终归舍不得。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沈巍已经睡去,虽然有些惋惜自己手里的皮蛋瘦肉粥没能亲手喂进他嘴里,但赵云澜只能耸了耸肩,将粥放进冰箱,权当明天的早餐。

  沈巍睡得很熟。赵云澜坐在他床边看他,发觉他仍旧十分虚弱。赵云澜试探着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冰凉。

  大约摸是发汗的缘故。赵云澜用自己不多的生活经验给出这个解释,起身去烧了点热水,泡了下毛巾回来给沈巍搭在额上。沈巍觉得不舒服地蹙起眉头,细长的眉拧成死结,怎么也理不顺。

  “你忍忍。”赵云澜这样说,像是在安慰发烧的小孩不要踢开被子一样。沈巍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赵云澜的话,依旧皱着眉,一只手从被子里探出来,凭着下意识抓住了赵云澜的手。

  赵云澜眉心一跳。

  怎么,这算不算美人投怀送抱?

  赵云澜想是这么想,到底还是没有把手抽回来。人人都说两个alpha在一起绝不会有结果,赵云澜嗤之以鼻,那是他们没遇见沈巍。赵云澜想,握紧沈巍的手指,眸子里隐约流露出晦涩的光。

  “我想过了。”赵云澜给大庆打电话,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惊扰沈巍休息。那边大庆骂骂咧咧的指责还没张口,赵云澜却抢先道:“我要追沈巍,谁也拦不住。”

  赵云澜并不是意气用事的人。

  他这个人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看事情比谁都透彻。沈巍并不值得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险,赵云澜心知肚明——沈巍身上藏了太多的秘密,这些秘密连标点符号都带着刺,能敬而远之最好。可是赵云澜却又舍不得,开始他想是美色误人,后来才明白他只是发自内心地不想放手。

  赵云澜善于倾听内心的声音,所以他才觉得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无所谓。他家有个太后娘娘,八成会对这个决定百般阻挠,但那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少了后代,少了寄托,但他依旧喜欢沈巍。

  赵云澜低头看向沈巍,那人仍紧紧地皱着眉头,纤长的眉拧巴成一团,鬓角已经被汗染湿,不知是难受,还是因为热度。

  赵云澜体贴地拿去了那凉掉的毛巾甩在一边,他依旧没有松开沈巍的手。

  两个alpha应该很少能共处一室。沈巍生活过的房间里总有淡淡的清寒气,那是沈巍身上独有的味道。赵云澜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种味道,alpha之间相遇后便是你死我活,但他与沈巍,却仿佛像是旧友,连味道都该融化在一起。

  去他妈的AO王道。

  赵云澜想。

  反正,这个人他就是看上了。

  沈巍从漫长的昏睡中缓缓睁开眼,他第一时间便发觉自己的手正攥在赵云澜手里。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靠在床边的赵云澜守了多久。

  “赵处长?”

  赵云澜眉宇有些许疲倦,沈巍一想到这都是因为自己,心里不禁泛起酸涩的甜。他发觉自己终归是如此的自私,说什么遥遥相护,此生不见,都是屁话。

  人在他面前,见都见了,摸都摸了,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开。

  沈巍想,什么斩魂使清心寡欲,号令天下,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看见心爱之人不想放手的自私鬼。

  可是。

  沈巍轻轻地握紧赵云澜的手,眸底像是有十万大山的云雾翻涌,被压抑的火山没有喷发,而他的心脏却在不知不觉间化在了熔浆里。

  他舍不得放。

  赵云澜身为警察一员,在沈巍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清醒过来。但他没声张,仍旧静静地装睡。实际上他的确很累,一晚上为了不吵醒沈巍,他不敢随便乱动,一只手反客为主地抓住沈巍的,心里头却时刻提心吊胆的,生怕夜里这人再出什么差错。

  他睡得不安稳,醒的也快。注意到沈巍醒来,赵云澜难得起了坏心眼,想知道沈巍会对此情此景作何表示。

  他听见沈巍极轻的一声喟叹,声音轻飘飘的,像是无可奈何,又像心甘情愿。赵云澜感觉到沈巍逐渐抽走的手指,他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这样的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也要把他的心口里所有的温度都抽去了一般。

  他下意识握紧,眉宇不自觉地蹙起。你别想逃。赵云澜在心里默默地念叨这句话,手上的力度渐渐加大。

  沈巍又是一声轻叹,他轻轻地托住赵云澜的手,微凉的唇小心地碰了碰他的手背。几乎瞬间,赵云澜睁开眸子,那双眼瞳如天上的星河一般灼灼发光。

  沈巍的表情太过小心翼翼,又太过虔诚,像是在守护着什么珍宝。他的动作也是轻柔的,生怕惊扰谁的美梦。

  可赵云澜的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在做什么?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赵云澜猛地用力将人往自己的方向拽去,沈巍一时大意,险些跌进他怀里。

  “沈教授,刚才,什么意思啊?”

  沈巍忽然觉得自己那形同虚设的心脏开始疯狂跳动,他喉结上下滚动,唇色顷刻变得苍白。赵云澜最看不得沈巍露出这样的表情,那样被戳破心事,那样慌不择路却无处可逃。

  沈巍终归没能给赵云澜一个答案。

  但是没关系,好在赵云澜并不需要什么答案。

  “沈教授,您这是喜欢我了呗?”

  赵云澜这话说得格外直白,沈巍似是想要甩开赵云澜的手,反倒被他捏得更紧。

  “赵处长,放开我。”

  “沈教授,可不能这么说话。”赵云澜笑得像是偷了腥的猫,他死死攥着沈巍的手腕,趁着这人病弱,干脆将人整个扣进怀里。

  “唉,我这彻夜不眠,提心吊胆的,怎么着也该给我个表示不是?”赵云澜的声音在沈巍耳边转了几圈,胸腔震动着将滚烫的情意压进沈巍的血肉。他恍然想起大荒山圣来——或许沧海桑田,可他仍旧能给予他所有的温暖。

  “赵处长。”沈巍哑着嗓子低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

  ——但是不行。

  “那可就好办了!”赵云澜截住沈巍的话头,笑得老奸巨猾。沈巍从他怀里直起身子,微微抿着唇,死死地盯着赵云澜。他的表情太过锐利,像是蓄势待发的野兽,随时都可以咬断赵云澜的脖子。

  “我们交往 吧。”

  沈巍终于甩开他的手,推开一个安全的距离。“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赵云澜,古往今来就没有这种例外,你做什么偏要逆天而行吗?且不说我,你的家人该作何感想,全凭你一时意气吗?”

  沈巍几乎是咬牙切齿,他为赵云澜这一句话而欢喜,却更憎恨自己。为什么偏偏把所有的艰难推给赵云澜,自己这算什么?简直是卑劣!

  赵云澜没有想到沈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他以为沈教授修身养性,早就没了生气这个功能。后来他琢磨了琢磨,终于明白沈巍那些愤怒因何而来。他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按住沈巍的肩,只说了一句话。

  “但是我喜欢你。”

  ——而且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这就足够了。”

  沈巍终于成了丢盔弃甲的败将。他缓缓闭上眼,被黄泉之水冻结的血管里似乎有浮冰一寸寸地碎裂开,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脏在跳动,真切的,在他的胸膛里鼓噪。

  “赵云澜,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啊。”

tbc.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