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卜洋】三月纠缠不如一次强吻

>温锦言
>给大宝贝的生贺!
>4772个字全是真诚!
>爱你! @半生缚

  总所周知,木子洋是学校里一等一的男神,身材高挑,家境良好,听说还在课余时间做了模特的工作,靠着一张标准厌世脸圈了大批的颜粉,职业巅峰的时候甚至翘课半个月,去戛纳电影节上走了一圈红毯。

  传奇如此,简直是神话了。

  不过木子洋这个人说来也奇怪,明明模特圈前途大好,他却偏偏拒绝了公司的长期合同,背着名牌包一头扎回学校老老实实做了大学生。但凡与他有点交情的,都觉得木子洋脑子有病,不大正常,放着光明大道不走,偏偏和他们这群凡人凑什么热闹。

  “洋哥,你为什么不签合同啊?”

  他家小弟灵超是个青春疼痛文学的作家,年少出道,早就已经风靡一时。大作家摘了自己的墨镜,撑着下巴,露出一张精致的脸。

  “说呀!”

  木子洋眨巴眨巴眼睛,颇有种被逼良为娼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犯了哪门子大罪,非得被如此审问不可。

  “小弟,这事儿你就别问了。”

  灵超也学他眨巴眨巴眼睛,良久,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一样,露出有些暧昧的笑。

  “说吧,洋哥,你是不是恋爱了?”

  木子洋心有戚戚焉。

  有句话说得好,这世界上第一敏锐的是女人,第二就是作家。

  木子洋无奈,木子洋委屈,木子洋不战而降。

  “好吧好吧,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木子洋伸出手,遮住自己的半张脸,压着嗓子说:“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说:“卜凡。”

.

  卜凡其人,人如其名,不凡。

  如果说木子洋是因为少年英才而赢得一票的关注,那么卜凡就是因为暴戾恣睢而被人所忌惮。

  卜凡名声远扬,全都有赖于和校外黑帮的一场争斗。他一个人硬生生打得对方十多个人断胳膊折腿,血泊之中他一个人踩着对方领头人的脑袋,阴恻恻地:“怎么,还想打?”

  挑事儿的被吓得魂不守舍,围观者也纷纷逃窜开来。接着一传十十传百,硬生生把卜凡给描绘成了穷凶极恶的黑社会老大,世人想象力丰富,还一本正经地编出了个青龙帮虎头帮之类的鬼话。

  灵超听到这儿,脸色也变了几变。怎么着,他家二哥这是迫不及待去做压寨夫人了不成?他白着一张小脸儿,压着嗓子:“你疯啦?这是要少活多少年你喜欢这么个玩意儿。”

  “诶诶诶,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人家好着呢。”木子洋一巴掌拍在灵超脑门儿上,怒气冲冲:“不许说他坏话啊,那什么这个帮那个帮的,全是瞎扯的。不知道别瞎想啊。”

  “怎么,哥你知道?”

  “废话。”木子洋白眼快翻出天际:“我不仅知道,我还参与了呢!”

  这时候木子洋手机开始在桌子上震动个不停,他瞥了一眼,立刻站起身,急匆匆地把毛爷爷拍在桌上说要结账,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灵超仍旧在原地坐着,过了好半天,才发出一声单音节。

  “……啊?”

  木子洋匆匆赶到酒吧的时候,卜凡已经烂醉如泥了。他觉得事出有因,不该太过责备对方,可自己却又最讨厌酒,思前想后,他向酒吧老板要了一杯冰水,晃了晃,把杯子贴在了卜凡脸上。

  “卜凡,卜凡,你醒醒。”

  “放、放开我!”

  也不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大的脾气,一把甩开木子洋,水泼了木子洋一身,冻得他自己一个哆嗦。

  “他妈的,卜凡你有病吧!”

  再好的修养也端不住了。木子洋横眉竖目,一把抢过酒杯搁在一边,又随手拿了杯新的冰水,整个泼了过去。

  “给老子睁开眼睛看看,你现在干什么呢!”

  卜凡没躲开,水全泼在脸上。他身子一栽歪,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下来,额头狠狠地撞上桌角,显得狼狈不堪。

  “……子洋?”

  他抹了抹脸上的水,似乎是终于清醒了一点。木子洋冷着一张脸,他这个人平日里就显得有些难以接近,而今发怒,眉梢都带着冷意。

  卜凡坐在地上,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扯出抹苦笑来。

  “子洋,如果你再不和我在一起,就不要来找我了。”

  木子洋一时间怔在原地,他无法分辨出卜凡这句话究竟是醉话还是真话。卜凡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木子洋下意识就要去扶,一转眼却被他给推开。

  “别管我。”他摇晃着往前走,嘴里碎碎叨叨的。

  “我受够了。”

  木子洋心里的火蹭的窜了老高,他一把揪住卜凡的衣领,把人狠狠地扯回来,死死地盯着他,怒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卜凡这句话到底没能说出来,木子洋堵上他的唇,眸子里似乎是有火焰灼灼跳跃。

  “卜凡,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别想离开我。”

  “想都别想。”

  木子洋想,凭什么他一耍酒疯自己就要被牵着鼻子走?凭什么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木子洋,哪里配不上他了?

  “……我究竟要怎样说你才懂呢。”

  卜凡喃喃道:“你从一开始就不该和我离这么近的。”他扣住木子洋的后脑,压向他的唇瓣,眼底染上说不清的狠戾。

  “你看,我现在不是放不开了吗。”

.

  卜凡并不是黑帮头子,不过真相离这个也八九不离十。他既幸运又不幸地出生在一个黑白同吃的家庭,豪门大户,可惜是次子。

  老大继承家业,天经地义,他是个小的,于是理所当然被推进黑暗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卜凡也不是没挣扎过,只是他多年的争斗明白自己只有掌控住侵吞他的黑暗,才能真正的离开。他一个人和黑社会打架,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打得过呢,半死不活的时候,也正是因为木子洋横空出世,才免得他惨死街头。

  “你不是……”

  卜凡看见木子洋的第一眼,觉得这人莫非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成?他不是学校里人见人爱的国际校草吗?怎么身手好的跟干过保镖似的?

  木子洋淡淡地瞥他一眼,道:“我怎么?”顿了顿,他似乎是听见有人往这边赶过来,随意地挥了挥手。

  “算了,我先走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轻飘飘地丢在卜凡身上,转身行云流水般远去。卜凡躺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良久兀自傻笑出声。

  “哈哈,木子洋是吗。”他说:“我记住你了。”

  没过几天,卜凡果然找了上来。这回木子洋可算是没看见躺在血泊之中狼狈不堪的黑帮分子,卜凡这人原本长得便高挑俊朗,冷不丁一瞧还算是人模狗样。

  “认识一下吧。”他说:“卜凡。”

  木子洋伸出手。

  “木子洋。”

  男人之间熟稔起来的也快,几瓶啤酒下肚,也就开了话匣子。

  木子洋这才得知争斗的始末,连带着也明白了卜凡身上担负的那些东西。他微微挑了挑眉,有些突兀地说:“我帮你啊。”

  卜凡这是第一次见识到木子洋的手段,这时候才明白什么高冷校草厌世脸全他妈是骗人的鬼话。木子洋手里握着枪,熟悉地像是枪长在他手上似的。

  卜凡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安心了不少。

  卜凡说:“你要是愿意的话,留在我身边吧。”

  留在黑道上能有什么好的。木子洋也说不明白,他天生对这些个事情缺根筋,却有着非凡的天赋。他那个便宜哥哥把他从外头捡回去的时候,干的第一件事也是这样拿着枪去指着别人的脑袋。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玄幻的美好。木子洋想,他曾有段日子也活在这样的刀枪火海,好不容易洗了个干净利落,却偏偏又要为了谁给跌进去。

  “不行。”他说。

  不行,他想。这不合算。

  “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木子洋说。

  回家以后卜凡左思右想,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好像魔怔了似的。大半夜他趴在家里的地板上做俯卧撑,二三十个做完,他闭上眼睛第一个想起来的还是木子洋。

  到底是谁说的运动可以让人遗忘?卜凡恨不得找到那个所谓的专家打他几个耳光。过了好一会儿,他气喘吁吁地爬起来,这才看见手机不断地振动。

  “喂。”

  “卜凡。”那人说:“留下也行。”

  卜凡顿觉自己心脏被爱神丘比特穿了个底儿掉,他捂着胸口在家里自己表演西子捧心,良久发出一声大笑。

  “木子洋是吗。”

  “我追定了。”

  谁知道卜凡二少爷他什么都好,就是情商太低。计划的天衣无缝,实施起来一秒就怂。他带着木子洋本来打算看个浪漫电影,谁知道属下夺命连环call逼着他把木子洋硬生生给带到了凶案现场。木子洋白眼翻得快到天上,卜凡欲哭无泪,最后一本正经。

  “等着,我明天就带你去游乐园。”

  二少爷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把木子洋给约到了游乐园。两个大男人做旋转木马未免有点太伤自尊,卜凡指了指不远处的鬼屋,笑眯眯地说:“走啊?”

  木子洋的表情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过了三秒钟,卜凡把他的沉默当做默许,硬生生地把人给拽了进去。

  ——卧槽。

  木子洋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那些子虚乌有的玩意儿。要知道上学时老师讲孔子曰:子不语怪力乱神。木子洋可是左耳进右耳出,一个字儿没记住,现在也忘了什么唯物主义是根本,刚踏进鬼屋听到那恐怖的音乐一秒,他便头也不回地往回走。

  “你不会怕鬼吧?”

  “滚。”

  卜凡内心哈哈大笑,还好还好,他追去对象身上总算有点让卜凡能大振雄风的地方了。虽然他面上装出一副关爱地样子,可手却早已不安分地去搂木子洋的腰了。

  机关猛地弹出来,木子洋几乎是惨叫地往后退去,正正好好跌进卜凡怀里。木子洋干脆眼睛一闭,怒道:“我要出去!让我出去!!”

  “好好好,小祖宗,都听你的不成吗。”

  卜凡心下大爽,抱得美人归,谁知刚出了屋子,小美人翻脸不认人,甩开他的手一抹脸,指着云霄飞车道:“走吧。”

  这下子轮到卜凡卧槽了。

.

  “说说吧,你到底发什么疯。”

  木子洋好不容易把卜凡推开,按在酒吧椅子上。被吻过的唇角有些红,他胡乱蹭了蹭,极为嫌弃地用冰水漱了漱口。

  “我讨厌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卜凡撑着头,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做了些什么。良久他哑着嗓子道:“抱歉……”

  木子洋头疼地皱起眉,干什么?这幅委屈样子他是要给谁看?受不了受不了,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这德行,看得木子洋想揍他一顿。

  “我……”

  卜凡我了个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木子洋早就猜了个七七八八,漫不经心地开口:“你家里人逼你了?”

  “逼你了就直说,喝酒算什么男人。”

  木子洋皱起眉,一拳打在卜凡肩上。

  “行了,你回去接着当你的二少爷吧。”木子洋起身要走,却被卜凡扯住,卜凡低着头,语气却狠戾地一塌糊涂。

  “我要杀了他。”

  木子洋反手拽住他,见他已经红了眼圈儿,终于忍无可忍地叹了口气,粗糙地揉了揉他乱蓬蓬的发。

  “好了好了。”木子洋说:“我帮你,总行了吧。”
 

.

  岳明辉接到木子洋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真的假的,他这个弟弟终于肯和好了?

  结果听完来龙去脉,岳明辉一个电话打给了灵超。

  第一句话就是:“李英超,你他妈告诉我木子洋是怎么跟卜凡搞上的!”

  李英超目瞪口呆:“啥?”

  抱怨完还得干活。岳明辉从来没觉得这世界上有哥哥活得跟他一样吃力不讨好。几年前俩人闹掰的时候,木子洋指天发誓他死都不往回走一步,现在这是怎么样?从一个深渊踏入另一个深渊,脑子有病哦!

  爱情使人盲目。

  岳明辉愤世嫉俗:单身狗没人权吗?!

  岳家是黑道老大,那种他敢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他也听闻过卜家大名,不过正是因为黑白通吃,才更不敢用黑的彻底的手段。

  “唉。”岳明辉无可奈何:“你说怎么办,谁让你惹了我弟弟呢。”

  他从不用枪,手不过是轻轻一挥,就有无数的人会俯首称臣。没人知道岳家的底细,所有人只知道没人惹得起。分舵老大被就地正法,血还没流干净,卜家就得了岳明辉的恐吓信,上面干净利落,就四个字:“放了卜凡。”

  这个放,也就是一辈子的那种。

  一把刀悬在头上,卜家上下顿时人人自危。卜凡坐在原地,接受着全家上下如避蛇蝎般的目光,瞥见那上头的字迹,顿时了然是自己的恋人的手笔。

  “你……”

  他的父亲话还没落地,卜凡已经站起身,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阻拦他。绝对的权力面前,不会有人试图挑战权威。原本卜凡编好了一套重情重义的瞎话,只是在看见他父兄为难有难以言明的闪躲中,他意识到原来枷锁远比他想象的好挣扎。

  太脆弱了。

  卜凡想。

  但是现在,一切都该结束了。

.

  木子洋和卜凡同时退学的消息传来,在学校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媒体上木子洋说自己不会再做模特相关的工作,只是安静地生活。

  “那,木先生是因为什么才做的这样个决定呢?”

  木子洋笑了笑,说:“因为我恋爱了。”

  他的恋人就在不远处,半摇下的车窗里露出他半张懒散的面庞。木子洋笑着辞别媒体,拉开车门,听见他说:“真慢,你笑得太灿烂了。”

  “真不好意思。”木子洋说:“我以后只笑给你一个人看。”

  卜凡摘了墨镜,微微眯起眼,良久噗嗤一声笑出来,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

  “好啦,走吧。”

  “好。”

  管他前生波折,枪林弹雨,管他心机深沉,如临深渊。看上了就是看上了,喜欢了就是喜欢了,铺陈三月,哪比得上一次强吻呢。

fin.

  
 

 
 

 

 

评论(4)

热度(47)

  1. 半生缚无归 转载了此文字
    北服恋歌天造地设!生贺查收啦,我爱我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