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叶王】不恰当柏拉图

*网配趴
文/温锦言




  王杰希坐着零点的飞机回国,抵达首都机场的时候正是凌晨四点,北京的天还是蒙蒙亮的,机场里有零星几个换班的保安,也有刚刚拎着行李从飞机归来的机长空姐。

  王杰希走出安检口,拖着黑色的行李箱站在出口处。他想起四年前离开的时候,天也是这样半亮不亮的,仿佛在昭示着什么迷蒙不堪的未来。

  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王杰希想。

  没什么,能够再次地改变他了。

  王杰希回来的很是隐秘,几乎没人知道。虽然他极力地隐藏这个消息,但是却没能躲过老谋深算的多年好友喻文州。

  “听说你回国了?”

  黄少天电话一打来王杰希就知道不对劲。彼时他正坐在电脑前做着多少个月以前拖欠的后期,听到手机响也没多想随手划开后便听见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还真是消息灵通。王杰希在心里腹诽,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空出一只手接电话的时候单手敲着键盘。

  “说吧,什么事儿?”

  “王杰希,这你就太冷漠了点吧?难道我身为你的好友关心你一下都不行吗?说到底,你一声不吭地跑到国外一呆四年,回来反而还有理了?”

  “黄少天,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呱噪啊。”

  “呸呸呸呸呸呸!”黄少天瞬间吵嚷起来,“你你你怎么跟你的好朋友说话呢你!我这是在关心你!懂不懂!能不能长点心!”

  “是是是,黄少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开罪了您呐。”

  “你——!”

  王杰希逗了他一会儿,自己心情好了不少,挑着眉梢笑道:“得了,不和你扯些没用的了,喻文州呢?在你身边儿吧?告诉他找个时间聚一聚吧,就咱们三个。”

  说完这话,王杰希也不管黄少天还要说多少篇八百字小论文,撂下手机关了机,继续方才没做完的后期。他看着右下角即使隐身也依旧抖个不停的小企鹅,不止一次地感慨自己有先见之明。

  王杰希眨了眨眼,屏幕有点刺眼睛,电脑蓝光对人体真的有很大的辐射。他轻轻咳了咳,没想起来喝水,反倒是后知后觉地嘀咕了一句。

  “买盆仙人掌吧。”




  王杰希曾经是网配圈里的大神,还是那种殿堂级人物。十六岁凭借《当我爱你》的男一号出道,顿时以几乎是精分的声线赢得广大粉丝的疯狂追捧。网配圈的粉丝们都是群有文采的小姑娘,广播剧一出,王杰希就看见网站上刷满了男一男二的cp文,最终有人跑出来盖棺定论,说杰希大神称得上是“魔术师”这个称号。

  王杰希对着电脑无可奈何,他一个人也堵不住众人的脑洞,也就对这种事情听之任之。

  出道几年他的职业生涯可以说非常顺利,前辈交接后王杰希接手了事务所,站的高度不同王杰希的眼界也不同了许多。他不再凭借喜好做事,几年下来,事务所稳扎稳打,他却转向培养新人。外界说他要隐退了,王杰希觉得这话也有几分道理。虽然有人说他还年轻,刚刚二十岁出头,没必要这么早埋没自己的才华,然而王杰希在心里掂量了一番,觉得果然还是事务所的前途更加重要些。

  “这就是你去做后期的原因?”

  喻文州这么问他,清俊的眉眼间隐约透露出不少的不赞同。何必呢,喻文州想,这样的牺牲换不来长久的结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王杰希,究竟为什么要把自己扼杀呢。

  “算是吧。”

  王杰希合上电脑,笑了笑:“微草有能力的人不是我一个,我不希望以后所有人提到微草只能想起我一个王杰希。我希望微草走的更远,这比什么都要重要。”

  “那你也没必要做这么绝吧?”喻文州叹了口气,从包里摸出一个文件夹递过去,“虽说这么做没什么不好,反而会让你在复出的时候掀起惊涛骇浪。好吧,我大概能懂你的想法了。”

  喻文州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微笑道:“看看剧本吧,和叶神合作的机会,你不会不想要。”

  那时候,是王杰希第一次正式见到叶修的契机。
 
 



  喻文州和黄少天远在广州,不过为了这个多年未见的好友依旧是二话不说放下手头的工作飞到了北京。两个人其实都没指望王杰希来接机,于是下了飞机也非常有默契地打了出租车直奔王杰希的公寓。
 
  干他们这一行的,名声在外工资却未必能比坐班白领高上多少。不过人嘛,不图财,图个名起码也心满意足了。王杰希向来低调奢华有内涵,之前市中心公司附近的公寓卖了后他在二环以外找了个更大一些的公寓,看着条件不错,居家环境也不算是嘈杂。

  黄少天表示很满意王杰希的眼光。

  王杰希深感怀疑:我为什么要让你满意?黄少天,你可别想盯着我的房子啊。

  虽然照例他们还是要损上几句的,但彼此心里也清楚,权当是久别重逢后的几句调侃,抹杀一下距离罢了。喻文州见他们两个的情绪略略平稳,这才问出今天的主题。

  “所以,杰希你是想要去哪儿聚一聚?”

  王杰希挑的地儿是一家大排档。他们嘛,虽然是网配圈的大咖,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剑与诅咒”组合早就闻名圈内,再加之喻文州又是一个难得有水平的配音导演,算是实力与声望并存。话是这么说,毕竟不是娱乐圈,他们几个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于是索性光明正大去了大排档进行深度交流——

  俗称:撸串。

  三个大男人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交情多年彼此又都不是矫情的人,几番言语下来已经是点了满满一桌子的烤串。配音这个职业,说到底嗓子才是本钱,王杰希也知道,于是从善如流要了三瓶果汁,随后便翘着二郎腿等着烧烤上桌。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发觉自己的两个朋友谁都没有先开口的意思。他仔细地回想了下,觉得气氛尴尬并且诡异,最终耐不住拍了拍桌子。

  “我说,王杰希,是你叫我们俩回来的,怎么着,你现在还要晾着我们不成?”

  王杰希也眨了眨眼睛,许久微微笑了笑:“原本找你们的时候觉得会有许多话想说,但真的见面了,发觉不是这么回事儿。”

  他看向喻文州,对上好友温和的笑眸,他便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了。

  “算了算了,我的本意就是好好地玩上一通,再说了,我请客黄少天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正巧在这时候点的肉串一盘接着一盘地上来,黄少天此人看着肉都挪不动步子,当即抛下自己的好友扑向美食。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忽然往王杰希那边坐了坐,接着拿饮料的档口轻声问道:“怎么样,转过弯儿没?”

  王杰希缓缓地闭了闭眼。

  “转是转过来了,但也觉得不甘心了。”



  在喻文州的牵线下王杰希第一次正式地与那位神坛巅峰的人物见了面。王杰希很少会去幻想即将见面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性格,毕竟王杰希从来都注重客观印象而不是主观臆想。

  喻文州其实也挺诧异,但凡听过叶修大名的cv没几个不偷偷来他身边儿打听的,如果不是喻文州同王杰希有多年的交情,他真要以为这位要目空一切了。

  不过王杰希到底是王杰希,谜底揭晓的那天他穿着十分随意,休闲的白衬衫紧身牛仔裤,穿着高帮运动鞋。他来得早,那位叶神还没露面,喻文州陪着他坐了会儿接了个电话匆匆去了外边,王杰希一个人等着也是没意思,下意识地翘起二郎腿,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

  这时候有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王杰希原本是半眯着眼的,觉得眼前被什么挡了光,这才略微抬了抬眼皮。他一睁眼就见着一个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抿着唇笑着看他,王杰希心说我有什么可看的,倒也坐直了身子。

  “不好意思,你是……?”

  对方也笑笑,就势坐到了他对面,说道:“魔术师先生,幸会啊幸会,在下不才,正是叶修。”

  王杰希只是稍稍琢磨了下,便想开了。他道:“是你把喻文州支开的,还是你们俩合的谋?”

  叶修摇头晃脑,似乎下意识想摸烟,末了顿了顿发觉这家餐厅似乎禁烟,只得悻悻然作罢。他挑了挑眉,嗓音低沉却透着丝玩味,笑吟吟地:“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魔术师。”

  王杰希是没觉得这么一折腾有什么好处,不过话既然都聊开了,也就没了初见时候的惴惴不安,莫不如说他从来就没不安过,见到叶修第一面便觉得有缘,这话太玄他自己也不信,但就像是贾宝玉第一日瞧见林妹妹一般,说道总觉得这位妹妹在哪儿见过。

  最后喻文州也没有赶回来救场,算是坐实了他这个同谋的罪名。王杰希不是热络的人,却不怕遇见热络的。显然叶修对他充满了好奇,没一会儿王杰希也被对方的才气吸引,倒罕见忘我地谈了许久。

  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王杰希结束谈话后这样寻思,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不,是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叶修与王杰希不同,他不必应对等级间的层层施压,他自个儿就是兴欣老板,爱干什么干什么。第二日还没等王杰希把这事儿整理整理跟各个部门说了,叶修倒是一个QQ戳过来说哪天一起录个广播剧pv吧。

  王杰希的手僵在半空,觉得叶修这人速度忒快,而且不给人喘息机会。王杰希不讨厌这种雷厉风行的,眉眼微微一挑,自己倒是先下了决断。

  “行。”

  一个星期后王杰希便去了兴欣。这一遭算是做客,却也不算,起码兴欣一众上下没一个把他当做客的。叶修前来迎他,语调都极为轻快。

  “等你很久啦,魔术师大大。”

  真的开始合作的时候先前那些嬉笑怒骂全没了痕迹。王杰希对待工作的态度认真,是那种抠到骨子里的认真。叶修不仅担纲男一号的配音,还兼职了导演,不过他这个导演实在容易,毕竟王杰希对自己的要求比原定的要高上更多。

  叶修笑了笑。

  这人,他还挺喜欢的。

  叶修声音偏向清朗,像是个永远不谙世事的少年,而王杰希的声线更为低沉些,总是有化不开的暗沉。他们配的一对友人一路上过关斩将,既猜忌又信任,既临阵倒戈又忠心耿耿。pv没几句话,音乐是琵琶声,大珠小珠落玉盘地渲染着紧张的气氛,配上几句决定性的台词,倒还真的是一个机关重重的惊天迷雾了。

  “我,最后再信你一次。”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紧紧地盯着王杰希,仿佛人已是入戏多时。王杰希被他的声音慑住,刹那间三魂六魄丢了一半儿。他缓缓地闭上眼,轻声笑道:“一次也不必了。”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万事皆休的洒脱,轻飘飘的,好像什么愁啊恨啊都飘飘地散去了。

  这回,是叶修绷不住惊诧了。

  王杰希走的时候与来的时候一般风风火火,pv录完,两个人对了遍稿子,在情绪方面稍微探讨了几分,叶修眼睁睁看着王杰希上一秒低头看表,下一秒起身告别。走的时候叶修还没反应回来,王杰希已经坐上计程车跑到十万八千里了。

  叶修这回认认真真地点头,心里暗道:嗯,更喜欢了。 




 

  之后许久王杰希都没再关注过自己录过的音频,微草最近事务密密麻麻地堆满了桌子。新人刚刚打出名气,接二连三的稿子和广播剧约定许斌一个人处理不过来,王杰希索性把事情照单全收。真的开始处理的时候,他才稍微有点焦头烂额,等他好不容易从各方投资商周旋中脱身,那边方士谦一个电话过来,张嘴第一句就是:“王杰希,咱俩cp不保啊!你看看网上都吵成什么样了!”

  王杰希一头雾水,等他打开电脑时候,被微博上铺天盖地私信砸得迷迷糊糊,这才发现,不知道多久以前的广播剧预告被兴欣放了出来,微博下的粉丝评论快要把微博淹没。

  哪有这么夸张。虽然王杰希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不过等他点开视频自个儿认认真真地听了一遍,也如粉丝般被实实在在地震惊了下。

  后期出自叶修本人之手,他恰到好处地渲染了阴谋中的友情是如何似高楼欲坠,也恰到好处地抓住当下女孩的心思在某些地方卖了卖暧昧。

  王杰希并不在乎,从出道开始他和方士谦曾经是轰动一时的cp,所以他对这种事情丝毫不陌生。他又想起方士谦幼稚的言论,忍不住露出笑。

  但是并不能否认的是,叶修这个人在配音这个行业——

  近乎于完美了。

  王杰希刚刚看完,便给叶修发了条信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赞美之情,他说的话从来都是很公式化的,没想过对方会说出什么除了“谢谢”以外的话来。没想到的是叶修这个人——

  永远的出其不意。

 


  “我说的是真的,我现在为止也搞不懂你们俩为什么能看对眼。”

  方士谦窝在沙发里玩自己的头发,看上去毫不在乎地对王杰希抱怨:“叶修有什么好的,心脏的不行,还有一大堆烂摊子。”

  王杰希想了想,说:“没办法,这不是看上了吗?”

  王杰希后来思考了一下,他们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个的相似性,而最终分开,同样也是这个。

  “大眼儿,我们还挺像的哈?”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叶修喜欢这么叫他。王杰希没觉得这个称呼呀有多亲昵,反而有点无礼。虽然他试图纠正过几次,无果后也就索性放弃。

  “你指的哪方面?”

  王杰希合上剧本,难得认真地看向叶修。叶修把玩着自己的烟盒,一根香烟被弹出又被按下许多次,他想了想,声线有些低沉。

  “很多方面吧。”

  这回答却又太过于笼统,王杰希明明有一万种理由来反驳,可最终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

  “承认吧。”叶修逼近王杰希,对上他茫然的眸子,轻轻笑了笑。

  “我们是一样的。”

  他的声音太有蛊惑力了,王杰希觉得自己或许是被海妖吸引了的水手,又或者是甘愿活在梦境里的小破孩。

  “在一起吧。”

  实际上这段恋情对王杰希挺不公平,从一开始就是——把握主动的人从来就不是他。王杰希想过许多他和叶修最终的结局,或许是继续,又或许是永别。

  是了。

  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们的结局,就像是命中注定,当初相互吸引的特质,终有一天会成为相看相厌的导火线。


  喻文州问他,真的不甘心?

  王杰希坐在人声鼎沸的烧烤店,温和地笑了笑,说道:“真的不甘心。”

  “但也真的不介意了。”



  叶修无法忍受的,是争吵。

  实际上,他一贯向往的是柏拉图式的爱情。灵魂伴侣,这四个字多么地美好呢。

  第一次看见王杰希的时候,叶修便有了某种预感。这个人与他合拍,他总是能第一时间理解叶修所说的每一个字,做事情兢兢业业,眼神也是真挚的,澄澈的。

  叶修从来没有过这个感觉。或许是他们两个都是网配圈里的大神,他们能够理解的不仅仅是台词,角色,人物本身,更加理解他们自己,也因此更明白对方的所思所想。

  叶修在王杰希说:“一次也不必了的时候。”心动了。

  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

  “王杰希,你知道吗,如果我们产生争吵的话,大概就完了。”

  叶修和王杰希在各自朋友圈里公布了恋爱的消息,朋友们的反应虽然各有不同,但终归是祝福的。

  在别人看来,叶修和王杰希几乎是模范情侣,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在各自的工作上又有出色的成绩,无论什么时候都互相关心——苏沐橙听到叶修给王杰希打电话慰问的时候表示少女心都要出来了,当一个长得帅气声音又似乎有魔力的男人在你耳边说:“注意身体,我很快就回去。”的时候,每个女孩都会捂心倒地的吧。

  最先疲倦的,也是叶修。

  他忽然发觉自己并不适合柏拉图式的爱情。

  叶修发觉他和王杰希的相处模式与恋爱之前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除去偶尔的互相问候和同床共枕,仿佛一切都是最开始的样子。叶修以为王杰希会率先提出这点违和,然而大名鼎鼎的魔术师不知是没有发觉还是毫不在意,即使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半年,也没有过一句怨言。

  “杰希,你真的爱我吗?”

  王杰希在听到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瞳孔猛地紧缩。他没想过叶修会这样问他,他以为一切都很顺利,无论是事业,还是感情。

  “胡说什么呢?”王杰希皱起眉,“如果没有爱情,我为什么要谈恋爱?”

  “但是我没有感觉到。”叶修静静地看向王杰希,他很安静,没有平日里过度的调笑,甚至能显出些冷漠来。

  王杰希觉得自己是真的不能理解叶修了。这个人为什么能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话来呢?他不喜欢叶修,那么他为什么要耗费自己的青春和叶修在一起?他忽然很想揍叶修一顿,为他那莫名其妙的敏感,为他那毫无缘由的不安。

  说到底……

  “我不想吵架。”王杰希说:“你说的吧,吵架的话,就完了。”

  叶修怔在原地,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现了症结所在,这段感情并不像是平常人的感情,换句话说,这更像是某个小心翼翼呵护这的艺术品。可是爱情啊,酸甜苦辣都是要尝试一下的才行吧,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何必做得完美给别人看呢。

  叶修抬起头,这一刹那他发觉王杰希的眸子里也有着恍然大悟的神色。

  啊……

  他们想。

  ……果然是一样的。

  后来王杰希选择了离开。他们和平分手,而王杰希在第二天就坐上飞机前往大洋彼端进行自己无限期的休假。

  “我觉得很荒唐。”

  如今王杰希坐在喻文州身边,似笑非笑地:“不是吗?爱情这东西,只有我们两个活成艺术品,多么无趣啊。”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吧。”

  王杰希说:“我想开了,其实刚回来的时候还有点怨妇似的不满,不过现在冷静地想一想,或许我们的确相爱过,不然我们不会在最开始的时候感受到欢欣,但是中途就变了——”

  他说,爱情啊,总要有哭有笑,而不是小心翼翼与避而不谈。

  “算是教训吧。”

  王杰希说。

  “我们,总能拥有更适合的。”

 

  恋爱这件事啊,就是在不恰当的时间遇见了不恰当的人,或许能够并肩而行,但却终究走不长远。

  因为中途开始就犯错了。

  王杰希想。

  那么,就纠正这个错误吧。

  “我们啊,不适合完美呢。”

——fin——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