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点文】广津先生的悲惨生活

文/温锦言
#原创
#幼中幼宰
#幼中幼宰是世界的宝物可惜我写不出来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荼蘼末央 央央先凑合吧QvQ

  广津先生作为在黑手党尽心尽力过了半辈子的资深成员,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会轻言放弃,黑蜥蜴的各位从未见过这位大叔露出颓废的表情,更不会像某位不靠谱的幼女控医生动不动追着自家小孩满地跑。

  很靠得住的人呢。

  黑手党美丽漂亮的女性干部如此认为,在对部下夸奖广津先生的同时把自己手里那个八岁孩子丢了过去,说什么最近很忙没时间照顾他拜托先生了。

  广津先生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来,接着又看见那个不靠谱的幼女控带着另外一个小孩子站在他面前说“啊呀呀红叶君忙其实我也很忙喔,太宰君就拜托您了!而且搭档嘛,要好好相处不是吗!”

  广津柳浪——猝不及防得到了两个天真可爱的小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部下大着胆子如此说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老大正满脸憔悴地点燃一支烟,白着一张脸吩咐一边的部下,“快去给老夫弄个护身符来,顺便请个大师看看我还能活几年,不,还是先准备后事吧,对,后事。”

  部下说他可能看见了个假的广津先生。

  广津柳浪如同迎接死刑到来一样穿着米色风衣,像是在吸这世界上最后一口烟一样视死如归地站在总部大门外等待那两个小孩的到来。没多大会儿功夫,汽车低鸣的引擎声由远及近,广津先生面无表情地掐灭指尖的烟等在外围,红叶的私人保镖走下来为车里人打开门。

  过了好半天没有人下来,黑蜥蜴的各位成员都忍不住好奇地伸长脖子往里面瞧,广津柳浪想起之前与那两个小孩的一面之缘,偷偷后退了半步。

  “说实话,你们别接近比较好。”

  广津柳浪瞥了一眼自己那些好奇心过盛的部下,好心的提醒还没说完,就看见红叶干部的私人保镖齐刷刷远离车子,再下一秒汽车后排的车窗齐齐碎裂开来,从里头传来一道尚显稚嫩的咒骂。

  “太宰你给老子把异能收回去!”

  “可是中也,我这是被动技能……”

  “滚!”

  从被强行踹开的汽车后门甩出来一个男孩,穿着板正西装的男孩拍了拍身上尘土站起身,扶着已经扭曲变形的门框感叹:“中也你太暴力啦,看看红叶姐这车被你弄成什么德行了?啊啦啦,身上好疼。”

  “活该。”从后座上下来一个枫糖浆发色的男孩,他按了按自己的黑色软檐帽,恶狠狠剜了一眼笑得一脸无辜的同伴,转过脸来才看见广津柳浪。

  收起满身戾气的男孩显得彬彬有礼,身上带着尾崎红叶温和有礼不紧不慢的家教,如果不是看到他身后凄惨近乎于报废的汽车,说实话广津先生可能就相信他真的绅士温柔了。

  “中原中也,太宰治?”

  “是的,广津先生您好。”中原摘下头上的帽子弯了弯腰打招呼,一边的太宰治也像模像样地弯腰笑道:“您好,广津先生。我是太宰治,旁边这个傻蛞蝓是我的搭档。”

  前一秒还彬彬有礼的中也额头青筋暴起,下一秒抓住车门硬生生地整个扯下举过头顶作势要砸向太宰,这一幕实在惊世骇俗——一个身高大概也就一米一二左右的男孩举着半个车门怎么看怎么不现实——尤其这车门还将要砸在谁的头上。

  广津柳浪着实被吓了一跳,他立刻上前一步出面阻止,一边的太宰表情僵硬一瞬立刻敏捷跳开双手投降,“我错了中也,我不该这么介绍你的……”

  中也的气这才微微消了些,丢掉了那块铁板,太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忽然扯开嘴角对着中也做了个鬼脸。

  “我应该说是——永远长不高的小豆丁中也的啊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的又一次举起地上的车门,冲着太宰治逃跑的方向狠狠地丢了过去。

  “太宰治——!!!”

  广津柳浪扭过头看向自己早已目瞪口呆的部下,问了一声。

  “护身符求了吗?”

  “不好意思,广津先生,我现在就去求。”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简直是黑手党的噩梦。两个性格恶劣的小孩子两看两厌见面就打架,广津先生在查看财务报表的时候看着那上面巨额的赔偿数字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想抽根烟,在他这边焦头烂额的时候,那边黑手党里反倒被两个小破孩迷的神魂颠倒。

  “太宰君真可爱呢!”

  “胡说,明明是中也君才可爱!看看他那漂亮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软软的脸……啊好想摸一摸。”

  “是啊是啊,而且中也君还特别懂事呢!那一天我还看见他偷偷拿五瓶牛奶回来可能是给谁的吧?天啊实在太善良了吧!”

  路过的太宰治听了半天这些女性黑手党成员的讨论,顿了顿回道:“其实啊,这只是因为中也太矮了以为喝牛奶能够长高而已,然而实际上并不能,那个小矮子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真可怜哈哈哈!”

  抱着格斗技巧大全从旁边走过的中原中也一脸懵逼地看着太宰治光明正大说自己坏话,好半天反应过来一本书砸了过去。

  “混蛋太宰,我喝牛奶和你有什么关系!谁说我长不高!”

  幼宰躲过袭击,略微沉默三秒。他看着对面气得脸颊发红薄唇不自觉嘟起来,蓝色如海的眸底流光闪烁的搭档,忽然转过身。

  上天这个中也怎么这么可爱!

  太宰治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转过脸不怕死地继续道:“可是啊,中也,”他眼风一扫,继续道,“一天喝五杯牛奶你不是怕自己矮是什么啊。”

  ……

  几位女性立即报以同情与安慰的目光,围到中也身边安慰道:“别着急,中也这么可爱一定会长得很高很高的!以后中也一定会成为帅气的大人!再说了中也还小,不着急长个子……”

  中原中也被围在一群母爱泛滥的女人中央,最后只是咬紧牙关。

  太宰治,你看着你以后比我矮的。

  尾崎红叶打电话来询问两个孩子相处的情况,广津先生好不容易抓到了机会和这位通情达理的干部好好诉了一番苦,对面话筒传来嘈杂的声音,很快他听到红叶大人清脆的笑声说抱歉是不小心打碎了茶碗。

  不不,茶碗不重要,能先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吗?

  “这有什么的?”尾崎红叶的语气很是轻松,“别担心,其实他们关系是很好的。不信的话就去给他们做一次训练吧。”

  “什么程度的训练呢?”

  “对黑蜥蜴的训练就可以。”

  “可是……真的不会太残酷了吗对两个小孩子……”

  “广津先生,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尾崎红叶的语调甚为平静,“想想您的支出,那两个孩子能掀翻天也说不准。”

  “……红叶大人不提支出我们还能做朋友。”

 
  广津柳浪纠结了两天,最后当训练室最后一块玻璃也被砸烂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提起两个小孩扔在黑手党的山地训练场上,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身后一排带枪黑手党,对两位小祖宗宣布。

  “今天你们的训练内容是对付这些人,允许使用异能,但不允许出现死亡。当然这边不会手下留情,小鬼,”广津默了两秒,嘴角上勾出冷酷的弧度,“可别死了喔。”

  对面两个男孩面面相觑,太宰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右眼处的绷带,偏头看向自己的同伴,“中也,你可不要给我拖后腿喔。”

  中也按了按自己的帽子,一双冰蓝色的眼瞳深处勾起些许张狂的笑来,他带上自己的黑色手套,唇角扬起。

  “这句话还给你,太宰。”

  “啧啧,蛞蝓脑子我还是不放心啦。说到底用什么战术好呢……嗯……”太宰不再看他,自然而然地说着贬低搭档的话语,目光却没有一丝笑意地落在对面的黑手党身上,他正在思考怎样迅速没有损伤地结束这场训练,对方是没有异能的一群普通人,不过……再怎么普通那些子弹可都是货真价实的。说到底,中也的异能尚且不成熟,果然不能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愚蠢办法。

  如果这样的话……

  “这个时候……中也,前天说过的那个,还记得住么。”

  中也唇角上弯,摊开手笑开显出点无奈来,“混蛋太宰,你又把我当工具。”

  “抱歉抱歉。”男孩鸢色眸底没办分愧疚之色,语调轻佻一既往,“大不了晚上请你吃饭总行了吧?”

  中也撇撇嘴,活动了下筋骨。

  “别食言啊,太宰。”

  训练正式开始。训练有素的黑手党迅速将两个人围在包围圈中,黑洞洞的枪口纷纷对准里面的两个小孩。太宰摊手发出一声沉沉的叹息,对着眼前的黑手党成员露出一抹天真无邪的笑看得对方略微一怔,下一秒他小小的身子一弯转眼便绕到人后抽出对方佩戴的手枪抵在他后心,一瞬间其他成员立即找到目标将枪口齐刷刷对准太宰。广津先生在外面扶额叹息了一声要完,果不其然就在他们注意力从中原中也身上移开的下一秒,男孩一个冲刺钻入其中一人的怀里,一脚踹飞那人的冲锋枪,同时提起那个倒霉家伙便向其他人丢去。

  太宰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丢掉手枪就地一滚离开黑手党成员身侧,下一秒便看见那些上一秒还一脸警觉站着的男人们下一秒被同伴超乎常理的体重纷纷撞飞,中也在他们落地的时候刻意控制了力道,好歹不至于让他们一个个头破血流而死,顶多是个脑震荡。

  太宰治带头应景地鼓掌,他夸张地赞叹道:“真不愧是中也!能活用我的计策的人大概也只剩下中也你这个怪胎了吧!”

  中也翻了翻白眼,“于是呢?我的补偿呢?”

  太宰治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半步,“当然是——”他刻意拉长声音,在说出下一句话的同时拔腿飞奔,“蟹肉罐头了啊哈哈哈哈哈!”

  ……

  训练场上响起中也稚嫩却充满爆发力的怒吼。

  “妈的该死的太宰,你给老子站住!”

  广津先生看着满地狼藉,又听着渐渐远去的追逐声,终于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杀器,强是很强但是……

  “我还是……去找个大师看看我能活多久吧。”

fin.
 

评论(1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