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社乱】蛀牙

/温锦言
*cp社乱
*原创
*小甜饼的社乱日常
*听着艾薇儿的歌写得文风崩到哭泣 @息砚 这是说好的文/摊手砚尘尘先凑合凑合我哪天修/哭泣





  武装侦探社出了一件大事,这件事导致大部分的委托都不得不丢给太宰,而对方在全体社员几乎是威胁的目光下哭丧着脸扔掉了手里的自杀手册乖乖地处理委托。

  这件大事就是——

  世界第一名侦探得了蛀牙。

  江户川乱步坐在办公室里捂着腮帮子情绪消沉,他盯着满桌子的甜点零食一副馋得要死的样子,在伟大的侦探先生在内心纠结着到底是吃还是不吃最终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伸出手的时候,被尽职尽责的社长弟子国木田独步没有一点商量地拿走了所有的点心。

  “春野小姐,麻烦你把这些都收起来。”

  “好的。”

  大侦探先生的表情一点一点褪了色调,大概是终于忍受不了他狠狠地踢了一脚桌子大声抗议:“什么嘛!国木田你真过分!干嘛不让我吃东西啊!”

  “乱步先生,十分抱歉,这是社长下的命令。”国木田微微颔首,做出很恭敬的点头礼仪,随后又坐回到桌边继续自己的工作。

  江户川乱步哭丧着脸,这时候他的表情和那边讲着电话嘴上认真脸上几乎要哭出来的太宰治有异曲同工之妙。

  “呐呐,我说与谢野。”他捂着脸颊拍了拍桌子,对转过头来的与谢野晶子说道:“能不能对我发动个异能力啊,太疼了啊!”

  与谢野摇了摇头,“社长不允许,再说我的异能发动条件是濒死,乱步先生也不想被我解剖吧。乱步先生你还是忍耐一阵子吧,两个星期左右就好了。”

  乱步终于一声哀嚎。

  “啊啊我才不要两个星期的无糖生活啊!!!社长大叔那个笨蛋笨蛋笨蛋啊啊啊!”

  事情的起因是两个小时以前。在江户川乱步如同往常一样从桌子上挑出喜欢的糖果欢天喜地地扒开糖纸往嘴里塞的下一秒,乱步侦探先生发出一声惨叫从椅子上栽下捂着嘴泪眼婆娑。

  他的惨叫实在是太过凄厉,惊得隔壁办公室的福泽谕吉推开门来查看情况,乱步可怜兮兮地看着福泽嗫嚅两声,“哇”的一声哭出来。

  “好疼!!!”

  福泽谕吉依旧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他扫了一眼乱步桌子上堆成小山的零食和蹲在地上捂着脸颊的乱步本人,沉默两秒对一边的国木田道:“从今天开始不许给乱步买零食,直到他的蛀牙好了为止全体社员都不许给他吃一点的甜品。国木田你负责监督。”

  “是。”

  乱步一听这话,还没来得及擦干自己的眼泪就跳起来抗议:“我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蛀牙会好啊!不能这样!零食是必须的!没有它我活不下去!!!”

  “反驳无效。”福泽谕吉冷漠地打断,“乖乖听话直到你的蛀牙好了为止。”

  “不可以——!!!!福泽大叔你太过分啦!”

  福泽谕吉当做没听到一样说了一声“我出去了。”随后离开了侦探社。

  国木田望着尊敬的社长离去的背影,又看着大发脾气的乱步先生,忽然觉得头大。

  ……怎么说呢,这是个很困难的任务吧。至少……和看管太宰这个任务难度完全是不相上下。

  “国木田……你忍心不让我吃点零食吗?”蛀牙的疼痛渐渐过去,乱步开始忍不住盘算零食的事情。他首先转向国木田,对于他而言,国木田是与他相处时间最长的人照理说应该很好下手。

  然而……

  国木田假装没有听到加快了敲打键盘的速度。

  乱步顿觉挫败。他随后又看向好欺负的谷崎,谷崎只觉得寒毛倒立立刻找了个借口离开。乱步连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对方跑掉,最终他一副不抱希望的表情瘫坐在椅子里。

  “与谢野……”

  与谢野相当直接地拒绝了乱步的请求,她语重心长地教育这个长不大的支柱,“你要这么想,乱步先生,如果你现在吃了甜点那你的蛀牙会更疼,就更不容易好,于是社长就更不能让你吃糖了,对吧?”

  江户川乱步的贿赂计划彻底泡汤。他指着自己的牙含含糊糊地问与谢野该怎么办,与谢野把乱步领进医务室不一会儿推着包成小兔子样子的乱步出来。

  “加油忍耐吧,乱步先生。”

  乱步觉得自己的人生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他颓废地趴在办公桌上唉声叹气,那边的太宰小声问国木田能不能让乱步先生处理下事情结果挨了国木田狠狠的一个爆栗。

  “笨蛋吗你?乱步先生现在很消沉啊!”

  “但是……但是我一个人真的搞不定嘛……”

  “闭嘴工作吧,你如果不对委托人进行骚扰的话你是可以搞定的。”

  “QvQ。”

  乱步听着那对搭档无意义的争执,捂着脸消沉地盯着铺在面前的报纸。竖版铅字一个一个像是蚂蚁一样在他眼前蜿蜒爬行,只看了没一会儿乱步就觉得眼皮开始发沉,左边的牙齿隐隐作痛让他烦躁起来,他踢了踢桌子,吐出一句愤怒的宣言:“这个世界居然让我这个超级名侦探牙疼,真是个没救的世界!太差劲了!”

  ……

  社员们默默地对视一眼,国木田不再对太宰进行批评插刀,太宰似乎在思考怎么组织语言一样沉默了会儿,用一贯开朗的声音说道:“是的,乱步先生,您所言极是!所以呢,这个时候您睡一觉起来就会忘记疼痛了!说不定社长出去也是为了给你买慰问品呢!”

  乱步将信将疑地看着他,“……真的?”

  太宰用力点头,“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啊……那既然这样我就放心啦。啊社长总是这样不会表达……不过关系!对象是我的话我就会理解的!哈哈哈那这样的话我就去睡觉啦!”

  乱步终于被这话所触动恢复了平日的活力,他心情愉快地步入休息室躺在床上顺便盖上了被子。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国木田小声问道:“太宰你刚才……是在信口雌黄吧?”

  “……这是缓兵之计,国木田君!”太宰有点心虚地反驳。

  “如果等下社长回来没带着慰问品乱步先生可能会疯也说不定喔?”国木田又加上一句。

  太宰沉默了好一会儿拿起了手机,“……我去给社长打个电话……”

  福泽谕吉站在和菓子的店铺前盯着里面的和式点心看了好一会儿。他刚才接到太宰的电话,在听完社员的解释之后他思考了一会儿站在这家店铺前想着该怎么安慰那个红豆麻薯只吃红豆的孩子。

  但是继续让他吃甜品的话他的蛀牙会愈演愈烈,如果不让吃的话……那孩子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他也于心不忍。

  纠结。

  福泽谕吉在和菓子店门口徘徊了许久许久,最后还是狠了狠心转过身去。

  不行,蛀牙不去管理的话会是个大问题,所以一定要让他忍耐一阵子才可行。

  ……不过这样的话,他会发脾气的吧?明明那么期待来着……

  福泽谕吉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忽然想起最初遇见乱步的时候,那个时候少年眉眼间隐隐透露出些许对这个世界的厌倦,虽然是一样的肆意妄为,不过对周围也很迟钝……福泽谕吉叹了口气,说到迟钝,他们是彼此彼此吧?

  但是现在的乱步已经有很大改变了,至少眼睛里没那么多孤独寂寞的光,每天和社员们的关系愈发好起来。这种进步让福泽谕吉觉得自己好像有种养孩子的成就感。可是他又知道这根本不是在养孩子,他对于乱步的感情早已超越了简单的上下级,因为超越了同情怜悯成为了无法割舍的感情,比亲人更近的距离,比亲情更深厚的感情。

  就是这么复杂的感情啊……福泽摇了摇头。他忽然又想起一年的夏天,乱步缠着他说想要吃冰淇淋,他一时心软便由他去,结果第二天乱步因为胃着了凉而缩在床上捂着胃苦着脸看着他。

  那时候他无比后悔自己的一时心软带给他那么深刻的痛苦,他一面看着滋滋啦啦通着电的热水袋一面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以后都不允许吃冰淇淋。躺在床上的少年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执拗地说什么一定要吃才行,他那时候很不理解。

  “吃冰点你不是生病了吗?为什么还想遭罪?”

  少年红着脸反驳道:“但是我高兴啊!大叔你这就不懂了吧?就算我因为吃冰点生了病,但是我感觉快乐了啊!吃冰点很幸福,这就可以了!”

  “为了这个生病也无所谓吗?”

  “当然,因为我很幸福。”

  他想也许乱步并不清楚幸福这一定义的具体含义,在过于聪颖的双亲身边长大生于一片孤独的乱步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对他不同所以才轻而易举地卸下心防,然而如果一天他发现这一切都只是错觉……那时候怎么办才好呢。

  “乱步。”福泽拔下热水袋的插销用毛巾包着站起身走到乱步身边,他小心地把热水袋放在少年的胃部,注视着他翠绿色的眼瞳。

  “你觉得,什么是幸福?”

  少年浅浅勾起嘴角,由于疼痛而拧起的眉梢一点点展开抚平,他握住福泽的手指,小声回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幸福。”

  “我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福泽觉得这下子自己也没办法了。

  是啊,有什么办法呢?

  缴械投降有什么不好?

  那段往事原本是不会想起来的,可偏偏这时候如此应景地从记忆深处翻出来逼得福泽谕吉不得不停下来,又逼得福泽谕吉不得不转过身去再度推开和菓子店的门。

  既然认输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对那孩子没辙,他也都会忍不住去纵容他。

  只是因为……

  他就是如此不同。

 


  “诶!回来了!”包成小兔子的乱步一副已经等了很久的样子亟不可待地迎上前,眼神不住地往福泽身后瞟。福泽谕吉看着这只小兔子心底微微动了动,忍不住微微伸手揉了揉乱步乱成一团的头发。

  “这么急?你怎么知道我会买东西回来?”福泽把手里装满和菓子和零食的袋子递给乱步,如此发问。

  乱步有点性急地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他一面呲牙咧嘴地抽气一面笑眯眯地抬起脸。

  “因为我是你的大侦探啊。”

——fin——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把握不好性格ooc硬伤非常抱歉QvQ
*完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敬祝阅读愉快,感谢各位看到这里叭
*喜欢的话戳个心叭/哭
*爱你们的锦言w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