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中太/太中]人生孽缘从入水开始

/温锦言
*cp太中/中太似乎皆可
*无明显攻受
*原创
*回忆杀+平淡日常向+校园paro
*主中也视角





  “你问我对他有什么感情?”少年靠着一根贴满广告的电线杆淡漠地眯起眼瞳。顿了顿,他看向提问少女,相当没感情地划起唇角。

  “嘛,就那样,不能不管但恨不得弄死他。”

  与谢野晶子并非八卦的家伙,如果不是与学生会会长江户川乱步打赌输了的话,她绝不会跑来问这么敏感的问题。不过中原中也这个小混混居然如此坦诚实在出乎意料,毕竟他和问题的主人公之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可谓是学校的一大新闻。

  “不过乱步估计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吧。”与谢野如此想着,耸了耸肩不打算继续深究,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两下,她低下脸查看消息,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

  “我虽然是个记者……但也不是一定要这样的新闻才可以啊。”少女有些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及时拦住要离开的少年,唇角微微抖动了两下,最终鼓起勇气。

  “抱歉,中原同学,我还是想要采访一下你和太宰老师之间的关系,啊不是,当然不是八卦,这只是个愿赌服输的约定我是不会发表出去的。”

  少年皱了皱眉毛,看着少女有些急切但也有些不满的表情,想起学校关于与谢野晶子那些风评,终于还是选择妥协。

  “好吧好吧,但首先你得要请我一顿饭才行。”

  中原中也虽然是在学校里恶名昭彰的小混混,不过这并不意味他不讲道理。他也听说过与谢野晶子的人品,更何况他和太宰治之间的事情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因而他也很是坦然。不过相比较起来对面的与谢野就并不是如此淡定,至于这原因是一顿昂贵的下午茶还是即将听到的事情而产生的不安,就不得而知了。

  “我可以先说一说我所了解的情报吗?”与谢野肉疼地看了一眼四位数的账单,最后决定把一切都记在梶井那个蠢货的账上然后端起一杯拿铁很优雅地开始自己的采访。中原中也点了点头,他挖了一勺水果冰淇淋,淡淡地含在嘴里。

  “就我们所知,中原同学和太宰老师,是恋人关系吧?同居,购物,还有太宰老师自杀的时候中原你总是在场救他……”

  原来八卦都是这么传出来的吗?中也没什么兴致地哼了哼,咽下嘴里已经化成水的冰淇淋,淡淡反驳,“不是喔,同居是真的,因为我现在正在收留太宰那家伙,购物是真的,因为我要买菜还要防止他去自杀,至于他自杀的时候,没办法我又不能让那家伙轻易地死了,毕竟我曾经发誓说他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里。”

  那真的是一段很漫长的故事了。

  某个天干物燥的下午,中原中也刚结束一场外校而来的挑衅干架,他的身手虽然不至于倒地不起但也并不会是全身而退的那种程度。他无聊地坐在河川边上看着远处那一抹殷色的夕阳,随手捡了一块石子丢了进去。

  “一元硬币可以许愿,我扔个石子儿你也就勉强同意吧,神明大人啊。”

  “神明大人可不是那么廉价的东西喔,中原同学,还有,你打到我的头了。”

  从水里冒出来的男人一面咕嘟咕嘟地吐着水一面抱怨,他黑色的头发湿成一绺一绺黏在脸上,冷不丁看过去就像是看到一大堆水草。中原中也从他的脖子上缠绕的绷带记起他的身份,好像是学校里的国语自杀狂老师。

  叫什么来着?

  中原中也很少会乖乖去上学,习惯打架斗殴的少年对于学校没有一丝半点热爱,知道有个自杀狂的国语老师以后更不想要去忍耐煎熬的课堂。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男人两秒钟,又捡起一块石子来。

  “和你有关系吗?”

  石子砸在男人头上,他微微吃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栽入水里,中原中也以为他一会儿就会冒出脑袋来,但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男人出来,他想着不会自己一个石子儿砸死了人吧?稍微有一瞬间地恍惚,中原中也还是老实地跳下水。

  等他把半溺水状态的男人从水里脱出来压了压他的胸口逼他吐出几口水以后听见他说了一句啊救救我吧中原同学的时候,中原中也就知道自己摊上事了。

  大事那种。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算了算了我大度点就算救你好了。

  中原中也想说自己一个一米六的小矮子还要装得宰相肚里来撑船的样子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这些都是后话了。

  于是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回了自己的家,六十平米的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两室一厅,一点不像是个不良少年脏成一团的家。

  “这意外喔,中原同学。”男人打量一番房间脸上早就没有快被水淹死的苍白,他挠了挠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忽然道:“中也,救救我吧。”

  这话他说过一次可是换个名称就会觉得该死地无法拒绝。中原中也一定不承认当时他看着男人好看的侧脸一时间鬼迷心窍,说到底还是心软耐不住魔鬼的耳鬓厮磨,他点了点头,于是就这样摊上一个大麻烦。

  人生很多事情都是没什么道理也没什么美感的,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和太宰治的初遇就是这样完美验证这句真理的证明。实际上从此以后太宰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明明比自己大上不少还天天自杀,只要中也一个没看住就立刻跳水跳窗跳楼,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短暂人生的所有力气全都花在阻止太宰自杀上了。

  自作孽不可活。

  谁来收了这个妖孽啊。

  于是中原中也忍无可忍地终于决定去上学了。在课堂上他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道貌岸然的男人看一节课下来刚松了口气这人没作死自杀就听见前面人当啷来了一句,“今天课就上到这里,好了你们的老师我要去试试跳楼了。”

  中原中也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全班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也觉得尴尬,半天挤出来一句话害得同桌女生差点没平地摔倒。

  “老师这节课我没听懂你给我讲讲。”

  从此以后什么中原中也喜欢太宰治,太宰治偏爱中原中也各式各样的八卦经久不息,说真的中原中也觉得这对他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唯独感到不快的是太宰那家伙三句话不离自己导致流言蜚语以线数倍增长。

  这有什么意义,其实根本没有。无数次被救下来的太宰治也好奇自己的学生三番四次这么麻烦的原因,中原中也觉得这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只是单纯觉得从捡到太宰治那一刻开始如果他就这么不管不顾,大概得不了什么好下场……之类的。说到底他现在已经和太宰治开始说不清道不明,万一有朝一日因为太宰的自杀真的找上来那么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在收拾跑路之前一定会被送进警察局。

  还真是造孽。

  中原中也如此想,故作老成地点燃了一支香烟。其实他并不会抽烟只是单纯觉得这样很酷,就像任何一个十七岁男孩想的那样,他身边不少人抽烟喝酒,中原中也曾经试过一口烟草味就决定这辈子肯定不会为了什么男子气概而抽这么难闻的东西。于是每一盒香烟最后成了白白点燃的消耗,估计世界上烟草商巴不得多一点这样的冤大头。

  中原中也看着烟雾袅袅升起,眼神冷静地让人觉得害怕。忽然口袋里电话嗡嗡响起来,按下通话键的瞬间他就有一种预感。

  果不其然,那边不知名的男人开口问道:“是中原中也先生吗?太宰治先生自杀没成功刚刚被捞上来了。”

  于是中原中也只能惆怅地掐灭烟头,随后又惆怅地站起来慢悠悠地回收那巨大不可燃的垃圾。

  这些在与谢野晶子听来都是些平淡无奇的日常,虽然风云人物太宰治的自杀未遂经历足以出一本辞海一般厚重的书籍,不过同样的故事听多了也就没了新意。

  中原中也也知道这些故事并不耐听,不过人生哪有天天枪战死人那种传奇冒险的精彩,不过说起来就算再平凡的人有一天也会因为见到一块钱而被人称赞从此走向不一样的道路,说不定是救世英雄——毕竟故事里都是这样的。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半年就这么在自杀与救人救人与自杀之间慢悠悠地流过去,除了太宰治的自杀花样越来越多以外,中原中也的拯救手段越来越丰富以外,几乎都没什么新奇的故事。

  不过除了平淡地像是白开水的日常以外,总是会有一枚石子砸过来不是砸出点小水花就是不慎勾起点惊涛骇浪。太宰和中原中也很明显属于后者。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眼里是个脆弱又顽强的青花鱼,他苍白的脖颈看上去一下子就可以折断,但是偏偏来回自杀这么多次都死不了可见他命大如此。不过他第一次看见太宰治打架,虽然当时的情景已经回想不出来所有细节,不过他却能记得那人清冷到没有一丝半点光芒的眼瞳。

  那双眼睛给他的印象实在是深刻至极,因为和至今为止的太宰治完全相反。中原中也甚至以为自己看见了哪个黑帮的干部先生微服私访,清冷到骨子里的男人撸起袖子,三下两下把人撂倒在地上那格斗术纯熟到让中原中也以为是哪个巨星莅临,一瞬间差点没晃瞎他的眼睛。

  “你是太宰治吗你?”

  他仰面倒在地上看着男人,少年身上四处挂彩跟打碎了的调色盘一个样,太宰治低下头来看他,眼睛里一点一点地像是揉碎了光一样亮起来,他缓缓坐下来,伸手很熟练地从中原中也的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接着熟练地点燃。

  中原中也这才明白大人是怎么抽烟的。

  白色烟雾从他唇边逸出来带着中原中也讨厌的烟味,可是他没有躲避只是看着太宰治眼睛一眨不眨地好像看漏一秒眼前这人就会消失。后来他顿了顿,问了一句你丫是不是披着羊皮的狼?

  哈哈,我也就是披着狼皮的羊。

  中原中也可不再会相信男人的插科打诨,他瞥了一眼太宰治苍白的面庞,忽然想到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既然他如此厉害,那真要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太宰,你还想死吗?”

  “想啊。”

  “那好,在我杀了你以前,你可别死啊。”

  “呦呵,中也你倒是很大口气。”男人笑起来,掐灭了手里的烟,“好啊,我等着你。”

  可那句话其实是说着玩的。中原中也后来想了想自己还没有杀人那个觉悟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但话都说出来他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后来中原中也从损友立原道造那里得了个损主意,说是等哪一天再告诉太宰治那是扯淡的话。中原中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是估计着等他真的告诉太宰治的时候——

  不还是等着太宰治能活到那个时候吧。

  “后来太宰那家伙真的自杀频率下降了天天在我面前晃悠,就好像怕我不弄死他一样。那我能怎么办,真的弄死他吗?”中原中也喝掉眼前的柠檬汁,酸涩的味道害得他微微皱了皱眉毛,“当然不能。然后我就很坦白跟他说了我是在逗他的——”

  “本来我是想这么说的。”

  可中原中也终于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话已经到了嘴边也不知道为什么生生转了个轨道,说出来的话傲娇到他没眼看,“就算你天天晃悠我也不能弄死你啊,太宰。首先我还没活够,其次你还没欠揍到必须弄死的程度。”

  “诶~中也你这样白让我期待了。”太宰一副被抛弃的大黄狗的表情,害得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人——不对啊,他又没义务非得对这太宰做点什么,干嘛觉得自己不是人。

  中原中也居然有点委屈。

  但是他有什么办法。中原中也一点都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纠结太久,那些委屈的情绪没几天就伴随着太宰治的自杀越来越淡,最后导致他真的生起气来抓着太宰治的脖领怒吼我总有一天弄死你你等着!

  太宰一副得偿所愿的样子。

  “好啊好啊。”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可能又在无形之中被坑了。

  和太宰作斗争的日子里总是会忘记这男人好歹也算是个人民教师。只可惜这家伙除了业务水平看得过去以外一点都不为人师表。教中也他们班里有个女老师长得国色天香,说起来可能不相信女老师不是教国语的——反而是教体育的。

  天啊尾崎红叶像个天生淑女一样美艳不可方物结果居然是个教体育的简直暴殄天物。不过据说这位神奇的女老师出口成章活脱脱一个文学少女站在那儿亭亭玉立的也看不出半点粗鄙的样子。多亏了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体育课成为学生们最受欢迎的课程,从上一任体育老师辞职以后体育课几乎是爆满甚至有学生逃课来观赏这么一位美女教师。

  为什么会提到尾崎红叶呢。

  那是因为——在中原中也看见尾崎老师一个过肩摔把太宰治那个混蛋掀翻在地之后中原中也对尾崎红叶的好感飙升不止,于是什么中原中也暗恋美女老师太宰老师吃醋中原中也成为恋爱剧主角的各种各样的流言又开始传遍校园。

  中原中也讲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与谢野晶子,顿了顿问了一个完全无关的问题。

  “你说说记者都是这么八卦的生物吗?”

  与谢野晶子表示你别把我和他们那些智障混为一谈,他们那叫人生无聊只能八卦也就是为八卦而八卦,我这叫愿赌服输有男子气概。

  中原中也一口柠檬汁喷出来,想了想顿时感觉梶井基次郎追爱之路漫漫长长。

  “嘛,算了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中原中也跳过这话题,“说起来谣言并不是没有根据,毕竟在我看来尾崎红叶可比太宰治要好得多。”

  尤其是在中原中也得知身边的老师们深藏不露都是黑手党的时候。

  中原中也坐在河川边上,这回他没有跳下去捞太宰反而思考人生一样听着身边漂亮的尾崎红叶平平淡淡地说他所在的学校老师有一半都是黑手党。

  那一刻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也许是走错了世界线,是穿越了,还是老师们犯中二病了。身为一个合格的小混混他当然也知道黑手党的存在,不过在他看来那些应该带着保镖下属开着拽到没朋友的豪车随身带枪的黑手党是距离他很遥远的世界。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不应该……

  都不应该来学校做老师才对吧。

  兼职吗?

  黑手党被吃穷了吗?

  尾崎红叶看他烦恼像是觉得很有趣一样摆摆手,她指向水里的太宰说道:“这家伙是彻头彻尾的黑手党,干部级别那种,怎么样,你还要不要和他扯上关系了?”

  “不要。”中原中也回答的一点都没有迟疑,水里的人咕咚咕咚地嘟囔了什么罕见地从水底冒了出来。太宰治睁着怨念的眸子盯着中原中也看,最后他听见他说了一句晚了。

  晚了。

  中原中也想了想,也是,自己和太宰治同居半年有余,撇清关系也困难,保不齐那一天仇家寻上门来砍死他,还不如抱抱黑手党的大腿。

  尤其是太宰治这个智障。

  “要不你继续和我同居条件是得保护我。”

  太宰治这才露出点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喜欢拿自己当筹码。中原中也掐死了他这个心思一点拒绝的余地都不给,不过看上去太宰治也不想他留什么余地。

  尾崎红叶看了看中原中也又看了看太宰治,忽然摆摆手笑起来。

  “恭喜恭喜。”

  说到这里的时候与谢野晶子忽然用力地咳嗽起来,中原中也很不解地挑起眉梢冷淡地眯起眼来无声地询问,与谢野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没什么。

  不过……

  算了,还没意识到啊。

  不知道想到什么,与谢野眉眼一动看了眼已经失去食欲的中原中也招手叫来侍应生买了账单。对上对方一副惊讶的表情,与谢野挑了挑眉说:“我听到的足够多了,可以交差。再说了如今你的身份那么特殊我可不想把命搭进去。”

  中原中也倒也不强求,他瞥了眼窗外飞驰而过的车辆,看着窗外的与谢野和赶过来死缠烂打的梶井,不知道为什么勾起了嘴角。

  “还真像。”

  他不知道是在说梶井还是说别人,过了会儿他瞥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才慢悠悠站起身在服务生满是抱怨的目光中离开了咖啡厅。

  “哟,中也。”坐在学校双杠上的太宰显得很悠闲,他微微招了招手笑道:“今天还真是准时啊。”

  “没自杀?”

  “自杀啦,失败啦被织田作和安吾一起救回来啦。”

  中原中也抬头看他,嘴角略微勾了勾。

  “是吗?明天要不要再接再厉?干脆我弄死你还是比较快吧?”

  “中也,你真是没情趣极了~”他笑着说,“回家吧?”

  他们重复着一样的对话度过了整整半年还要多,虽然中原中也现在还是很讨厌太宰治,但他还是没办法让这家伙横死街头。

  “回家吧。”

  他如此说,不知不觉地向太宰治伸出手,“快点。”

  青年略略发了会儿怔,好看的眼睛里似乎有万千流光从一片黑暗中亘然划过,生生点燃一方寒冷的长空。

  他缓缓伸出手。

  “好啊。”

————fin————
久违的双黑
很平淡的日常
反正习惯成自然慢慢会在一起的
同居就是个错误早晚的事/摊手
喜欢的话戳个心好伐?
最近被lof删文删的出阴影
谢谢阅读【鞠躬】
小天使们!一条评论等于十个红心w【鞠躬】拜托了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