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全职本命杰希底线杰希
文野爱宰爱中爱安吾w
两个圈儿吃的都杂极了
cp洁癖者慎fo
你会被气死的
其实是个特别好相处的姑娘
但是我要去高三高考了
所以本博慎fo慎fo慎fo
八月十五号准时失踪。
QQ号不挂了挂也加不了
各位取关随意
如遇雷点都是我的错OK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重说三。

最后比个大心心♡
感谢关注。

等我高三回来。
写八百篇以示决心。

【双黑】殉情

/温锦言
★原创
★cp双黑——第三方视角
★宰隐晦自白ooc严重
★我可能爱上了第一人称写文






  受朋友邀请我来到了横滨。早已听闻这座魔都不容小觑,我听从友人的劝告尽量远离港口只在市中心游荡。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遇见了一件怪事。

  还是按顺序说明吧。

  那是我第一次来看横滨的夜景,车水马龙无其繁华完美地展现了这座港口城市的风采。我突发奇想想要去桥上俯瞰下这些道路,于是和朋友告了别一个人爬上高高的天桥。

  在那里,我遇见了恶魔。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对那个男子的第一看法,在任何一个人类看来这人都是个漂亮的,可以被称之为美男子的男人。高挑的身材,卡其色的风衣搭配西式衬衫,虽然缠在身上的绷带很惹人注意,可是那漂亮的黑发和鸢色眼眸可以完美地吸引人的所有注意。

  但是我对他的看法却还是恶魔。

  因为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让我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他带着一个无比空洞的笑容,嘴角完美地四十五度上扬,语调清朗温柔地与他说出来的话完全不同。

  「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和我殉情吗?」

  天啊,谁会闲的没事跑去死啊?我无法理解地往后退了退,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反问他,「先生,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您为什么想要去死呢?」

  他看着我,那眼睛实在好看到让人想要流泪。他收回伸出的右手,转过身扶在栏杆上,很突兀地开始讲述他自己的故事。

  那个故事我该怎么把它记录下来呢?我尽力一字不差地把那些话写下来,尽管可能因为时间问题而导致些许的模糊,但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的失误。

  毕竟,我直到现在为止都不曾从那一天的震动中恢复过来。

  他是这样讲自己的故事的——




>>>

  小姐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这么一个恨之入骨又不能拔除的家伙存在呢?对于我而言,是有的。啊,那可真是说来话长了,我有一个很令人讨厌的搭档——现在应该是我的前搭档了吧。

  说真的我特别不喜欢他,就像他也不喜欢我一样。你可能都不知道,我们曾经在做任务的时候不顾目标而大打出手,就是这样恨不得对方去死的关系。

  你问我为什么讨厌他?哈,那不是很明白的事情吗?你知道那家伙就是个软体动物——蛞蝓——你知道吗?就是我最讨厌的那种生物。脾气么,我从没见过他那样没有情趣干脆暴躁的小矮子了,一拳可以砸坏一堵墙喔!我可没有在夸张,因为他真的就是那样的家伙,我以为他真的刀枪不入呢,毕竟我折腾过他很长时间希望他可以被我气死——

  嘛,我没成功过就是啦。

  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特别讨厌他吗?我好像把这句话说了两遍?啊抱歉啊,其实我讨厌他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他身上有我所没有的一切。

  一切。小姐,你能懂那种心情吗?我所渴望的我所期待的我所想要的我所希求的——全部,都在他身上能体现出来。

  我无法和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真真正正地友好相处,我对于周围的人有本能的恐惧,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看着无数张人皮面具漂浮在自己的身边,就像是无根的浮萍那样飘飘荡荡,我看不透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不理解这个世界——这个丑陋的世界为什么他们可以活的如鱼得水。

  那个人却不一样。

  他完美地融入他所在的地方,他为自己创造了容身之处。他甚至会因为部下的死亡而哭泣,他会像个人一样活着——

  像个人一样。

  他有我一切没有的情绪,那些温柔的,极富爱心的,敢爱敢恨的情绪,都不是我所拥有的。我没有资格拥有那些——但是他有。

  明明是个小矮子,明明是个笨蛋,明明被我耍的团团转,却依旧有着生而为人的资格,是个骄傲到骨子里的男人。为什么他和我不一样呢?

  我们曾经站在同一片黑暗之中,不曾有人救赎过他,但是有人救赎过我。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活得比我像是个人,我曾经开玩笑说他活的这么风生水起不如去和我殉情,结果你猜怎么着?美丽的小姐啊,他居然打了我一顿,还说什么太宰你这个混蛋根本就不打算和我殉情吧!

  哈哈,你看这话说的好像他真的想和我一起殉情一样。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缓缓地合上眼睛像是自嘲一般笑了声。)

  后来我们谁都没提起过这些事情,有一次我们一起做任务我不小心掉进陷阱里被刀子捅了个对穿,我当时想着啊这会真的能死掉了太好了,结果呢?结果那小矮子居然硬把我从黄泉比良坂那里扯回来,我有好几次都要走过那三途川了!我都好像看见那漂亮的曼珠沙华再冲我招手了诶!他居然把我扯回来!多么罪恶的一件事啊!(他好像很愤怒一样砸着栏杆这么说。)

  但是啊……但是我该怎么说呢?当看着他顶着两个丑爆的黑眼圈坐在我床边的时候,我是有那么一丝的感动吧。

  于是我问他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要不然怎么坐在这儿守我?

  他一副冷漠的样子给了我一拳,甚至爬上我的病床把我一个病号踹在一边说什么困死他了要好好睡一觉。而后他真的在我身边睡着了,那么小的一张床,他紧紧地靠在我的怀里熟睡,一贯有的防备心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喂了狗,那样好看的面容就在我身边,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每一次呼吸,睫毛的每一次颤抖。

  像是只小猫一样可爱。

  于是我又问了一遍,  我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我不知道他是在说梦话还是在说真的,他又往我怀里蹭了蹭,嘟嘟哝哝地说了一句很勉强的——

  「是。」

  我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一点一点化开,我不知道化开的是我多年的孤独还是因为冲击而碎裂的防备。总而言之我那一天特别高兴,忍不住抱住他甚至连扯到伤口都不知道。

  至于满身是血的第二天就是后话啦。

  这么看来我应该是喜欢他的。我喜欢他的狂傲不羁,也喜欢他的情绪化。我们曾经喝过一杯酒对着不知名的远方大声喊着同生共死——这四个字就像是变相的告白。

  真的。

  我们都觉得这一切不会有什么变化,可是有一天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我们再也不曾相见过。

  再也不曾。

  直到今天。





  他这个时候忽然转向我,带着几乎要哭出来的笑容对我说「小姐,你知道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我以为我这么久过去不会再喜欢他,可真的看到他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根本不能够忘记对方。这太可悲了,我们已经纠缠了这么久这么久,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

  他这么问我,因为实在是太过悲伤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现在应该做什么才能让男人冷静下来呢?其实按照我的想法我还是跑路比较安全吧……

  可我不能放着他不管,我总觉得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那么就让他接着讲故事吧?

  「你问我然后……」他真的在思考一样,微微笑着,「其实小姐,我现在是打算去死的。」

  他似乎已经没有继续讲故事的耐性,对我如此说,「抱歉啊,美丽的小姐。我大概要把你卷入什么麻烦的事态里了。」他看着我,眼睛里忽然划过一丝清淡的光来,映得他整个人平白多了分色调。

  「故事是没有结局的。我亲爱的小姐。」他如此说着,手撑着栏杆像是在测量他所在的高度一样往下看去,「如果有人来找你,你就直接说是自杀好啦。本来——我就是要自杀的。」

  我连等等都没有说出来,男人已经整个人折了下去,我惊愕地看着他卡其色的风衣一角消失在我的眼前,我抓着栏杆向下张望,除了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见。

  一道光从下方掠过,隐约透着不知是谁的尖叫。我似乎嗅到腥甜的血腥味,头昏地不得了,只记得他最后好像对我说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来着?




  朋友很同情我的遭遇,他说你也真是够倒霉居然撞见太宰治。那家伙是个自杀惯犯,折腾了这么久终于自杀成功了。

  我把我听到的那些话一一地讲给他听,朋友微微沉默了会儿,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

  「他所说的应该是中原中也——那个黑手党相当厉害的干部。不过中原中也前段时间已经确认死亡了,好像是火拼啊还是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

  我觉得我可能理解了什么。

  「亲爱的小姐,你想和我一起殉情吗?」

  我回想起那人的表情,空洞虚无像是没有任何东西值得让他的眸子里流露出光彩,现在想起来那句话不是玩笑吧,我可能不经意间见证了一段悲伤的爱情的结局。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不喜欢写东西的我居然会写下这么多的文字。也许是因为那一夜给我的震动太大,超过了我自己所能想象到的程度。我在网上发表了像是随笔一样的东西,把这一切如实地记录下来,而后我收到一个人的评论。

  「我更好奇他死去以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是什么呢?

  我回想起了那个夜晚。冷风从他的发端拂过吹散些许的寒意,他的眸底像是有星子闪烁仿佛终于得到糖果的小孩带着顽皮的笑意。他动了动唇角,吐出几个再简单不过的音节来,像是在唱歌一样地欢快。

  我动了动手指,在键盘上敲下几个文字来。

  「他说——」

  『其实,我是殉情来的。』

——fin——

>我写文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久违的双黑
>全篇通过太宰自述出来的中也连根头发丝都没有就死了我也不知道问什么/摊手
>越来越任性了啊
>总之感谢各位看到这里【鞠躬】
>喜欢的话戳个心评论下也是可以的啊哈哈哈哈哈
>快开学了啊哈哈哈哈哈作业啊哈哈哈哈哈让它见鬼吧哈哈哈
>另外我知道很煞风景——
>开学快乐啊大家啊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