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点文】 从我眼里透出的光熄灭在你的指尖


/温锦言
*原创
*cp森太
*长标题假装很文艺
*大家好这是一把三厘米刀片
*私设如山,原作向
*开学加油拼死一更 @祈北 快来表扬我!

  酒馆里相当嘈杂,坐落于昏暗巷弄深处的那家经由黑社会管辖的这家酒馆是他曾经常来的地方。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从他离开黑手党之后就很少来这儿,毕竟他是个本着麻烦越少越好的原则生活的人。

  “清酒吗?”

  “麻烦了。”

  邻座的男人掸了掸烟灰,清冽苦涩的烟草蒸腾出刺痛眼眸的白雾,携带着那些恨不得一吐为快的世俗悲凉萦绕在他的鼻尖,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却觉得心口的烦闷之情半分不少。

  真难受。

  他这么想着,低下头把玩桌边的火柴。小巧的火柴梗整齐地排列着,他抽开狭窄的盒子,指腹依次划过胭红色的火柴顶端,眼底似有什么在情绪缓缓升起,像是那刺眼的白烟。

  “太宰君,玩火可不是好孩子该做的事情喔。”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从一旁探过来,不由分说地按下他把玩火柴的手动作流畅地抽走那只小盒子。

  他没有抬头。

  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下颌,那形状好看的薄唇微微颤动两下,舌尖划过上颚,扫过尖锐的犬牙最终抵在齿间,吐出一句清清冷冷的回答。

  “这是您教给我的。”

  他哈哈笑起来,没半分黑社会龙头的矜持,男人端起他眼前的酒盅,指尖掐着杯沿左右摇晃两下,笑得无悲无喜。

  “说的也是啊。”

  我的朋友,你觉得有没有人生来就厌恶社会一心求死?实际上这种人除了重活一辈子的玛丽苏女主以外基本上没人天生对这个社会抱有厌恶。

  太宰治也许比其他人聪明了些,可他终归是万千人类中的一份子,年少无知的时候他也没缺少过对这个社会的幻想。比如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比如肥皂剧最后的团圆合照,比如从天而降的英雄。他幻想某一天他会离开这个地方离开鲜血与黑暗与他爱的人在意的人临海而居,再把往事当做年少无知的话本供人咀嚼笑言一切成风。

  那时候是多么天真啊。

  那时候他中二病发(即使当年他只有八岁),抓着广津先生的手状似义正言辞般宣判着“广津先生你的枪上有血迹又杀了一个人!”旁人都把他的中二病当做小孩子的玩笑话并不会多做管辖,毕竟那年头一个八岁小孩还不至于丧心病狂被扔上战场。森鸥外那个男人就是在听到他说的那句中二宣言的时候看见的他,于是那时候还是首领的御医的森鸥外抱起他披着一副好皮囊带着温柔可亲的笑容问道——

  “你愿不愿意和我走?”

  时光若是真能回转,他一定会回到过去打死那个点头说好的自己,他会掐着自己的脖子说你就是瞎了眼脑子不正常才跟着他走从此万劫不复。

  是的,万劫不复。

  我的朋友,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重。

  初见时候那副温柔面具在第二天便剥落殆尽,他看着眼前高出自己一大截的一摞书目瞪口呆。那时候森鸥外带着白手套的手压在书本上,微微眯起眼问了他一个问题。

  像是白痴一样的问题。

  “如果你的父母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怎么做?”

  “……哈?”他摆摆手一副你蠢吗的表情,答案相当凉薄。

  “他不可能出现在我面前的。”
 
  男人对这个答案似乎十分的满意,他又露出温柔的笑容,对他说:“那么把这些书全都读完吧,太宰君。”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像那一次那样如此厌恶文字和阅读,外交策略商场算计军事战争黑暗童话,世界的黑暗面扒开他心底的一角,从此如同种下的种子化作藤蔓缠绕在他的心口,再看到白雪公主的童话时他都免不了多个心眼想着王后是不是和王子一伙为了诓骗公主拿自己做了垫脚石。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再看过任何一本童话书。

  他终于认识到这个世界再怎么讴歌光明黑暗也是如影随形,他忽然发觉这世界并没有书本上写的那么美好,但也许真的有书本上写的那么糟糕。

  恶劣极了的世界,他如此想着,坐在男人面前乖乖地看着那本黑暗童话。

  “森先生,我觉得你这么教育的话我可能会走上邪恶的道路变成等着人推的boss。”

  男人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你原本就没在光明中活着,迟早会变成大boss。”

  多么尖酸刻薄的语句啊。他当时尚且对这句话不屑一顾,坐在地上玩着森鸥外的手术刀抛起又接住,看着尖锐的刀锋险些刺进掌心,才忍不住微微缩回手。

  “我不会的,森先生,我觉得还没到玩火自焚宣泄绝望的时候。”

  男人看着他笑得意味深长,他起身捡起那把手术刀放回桌上,摸出几支飞镖比着靶心晃了晃扔出去,无一例外地掉在三环以外。

  “真烂,所以并不是什么都能命中靶心啊。”他感慨道,耸了耸肩,“什么嘛……”

  男人并没有放弃,他捏着镖尾眯起眼,手腕用力听得那只飞镖穿破空气稳稳地扎在了正中心。

  “但也是有能够命中靶心的东西,太宰君。”

  那一刻他觉得好像有什么摇摇欲坠,眼前的光影也有些褪了色彩。

  命中靶心。

  哈,他是个多么攻于心计的男人啊!日后回想起来他才明白那时候的一切他已经给足了提示,只是自己不曾真正的重视。他说足够聪明,足够敏感,于是也就足够自负,又足够自卑。

  无法否认的就是这一点啊,他发觉那人一早就看穿他的本质,他笑着的眼底藏了清冷的嘲讽,他勾起的嘴角含着苍白的渴望。

  ——渴望什么?

  ——是光。
 

  他开始偷偷地往外跑,森鸥外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胡来,他和一个少年成了好朋友,那孩子视他如弟带着他吃遍横滨所有小吃,最后站在屋顶上一起对着海大声的嘶吼。

  他体验到久违的快乐。

  真想和你一直就这么自由自在下去。他对男生说。男生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对他说:“快了。”

  是快了。

  当他把刀刃搁在他的脖子上,他才意识到也许这一切都是一场美好的梦,梦醒了,那层美好的纱幔也就毫无顾忌地可以扔进回收站,最终暴露出的不是什么光与梦与爱,只剩下腐朽不堪的黑暗和张牙舞爪的魔鬼。

  “看吧,太宰君。”男人站在他面前,微笑地给他上着这该死的一课,“这就是人的本性,你没办法否认甚至没办法替他粉饰一二。”

  “正中靶心呢。”

  他静静地看着脚下的尸体,忽然觉得这世界就像暴露在空气中的苹果果肉翻开飘着腐烂的酒香。

  “太宰君,你要怎么做呢?”

  他看着男人递过来的一盒火柴,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空闲在心里吐槽他那不可思议的复古情怀,炽热的火焰灼烧着地面上的不明物体,可燃物消耗殆尽之后火光渐渐暗淡下去,直到收缩成小小的光斑渐次熄灭。

  那一天他在自己的右眼上绑了一层层的绷带。坐在他的办公室玩手术刀的时候看着刀尖坠落也再也不会缩回手,手术刀割破他的手掌流出艳丽的血液,他捏着飞镖从手中抛出落在那小小的红心里,猩红的血液同靶心合为一色分辨不清,视线有些模糊,似乎就连光线都变得遥远。

  不疼。

 

  “多谢款待。”男人放下拿小小的青瓷酒盅,像是父亲感叹孩子成长一般摇头晃脑地说你真是长大了啊,太宰君。

  他端起酒盅一仰而尽,辛辣苦涩的酒液配上周遭烟熏雾缭的气息只觉得窒息而又痛苦。好像一瞬间多年以前的自己从未离开,好像他们还是那个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边捅刀边包扎的师徒。

  “太宰君。”

  “什么?”

  “你渴望的光明是什么样子的?”

  “就是现在的样子。”

  他走了出去,没有回头看男人似笑非笑的眉眼,酒馆里的嘈杂一瞬间被关在门外,连带着那男人暗紫色的眼瞳,滚烫的热酒,苦涩的烟。

  他知道他在问什么。

  ——你如今正中靶心了吗?

  ——我如今也晓得疼痛也会躲着了。

Fin.

————
旁友们偶尔来吃块刀叭!
*暗戳戳藏着的东西不知道各位看到没有!
*我知道很长的段落大家不爱看w但是还是固执己见
*感谢各位阅读到这里
*悄悄期待个五十字以上的评论?
*喜欢送送心摆摆手都非常感谢!
*寒假要结束了我还有三本作业没写感觉药丸……【划掉】
*再次感谢各位小天使w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