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眸底烟花开尽余生


/温锦言
*原创
*cp太中
*古风
*喜闻乐见的花魁梗
*HE
*就喜欢深夜搞事






  「三生未曾得见有璀璨盛开于这茫茫人世了无风尘意。」


  友人搂着我的肩调笑言那一处茶肆无趣,不如往三月烟花那般风流之处寻个乐子。我一贯不喜那般风尘凄艳面上似是一江春水暖融浅笑心底却藏着无尽晦暗如同揣了把利刃随时出鞘。

  我极为不喜,友人却依旧愉悦地劝诱我言那一家阁轩金屋藏娇,绝不是市井草莽般艳俗之处。我道终归不过是些沦落风尘之人,再如何地藏娇又能藏得了谁家娇娘。

  友人大笑。

  “如此,你便是不懂了。”

 
  我竟也有些不服,袖袍微敛起了身,“那我便要看看我是如何地不懂了。”

  我同他相携而行,这条花街夜里甚是明亮,而今宵禁一解,那些勾栏瓦栈也愈发猖狂。我虽同当朝那些道德伦常常挂嘴边之人有所不同,可骨子里那丝自幼镌印的痕迹带着古老文墨香,本能地厌烦那些只为私利的空洞微笑。艳红的帕子甩在我身上,胭脂香气刺得太阳穴生疼,友人勾着我的肩将那帕子揣入自己怀中,笑我方才表情着实可怕。

  我平白羡慕起友人恣肆的笑,不过好在我们相识多年,他连我的眉梢微动都知我心中所想,因而一路上遮遮挡挡,好不容易才到了一家阁轩。

  与左右并无不同,不过名字起得雅致了些,不像怡红院桂花乡那等俗气,鎏金玉骨平白添了分风骨傲气,未见出一分半毫的谄媚缠绵。

  ——临风尘。

  “原不是生于风尘而是临近风尘么?”

  我忽的好奇起来为它命名的主人是否是个一如清冽的魏碑般棱角分明从不轻贱低头之人,我猜想那人定然很是潇洒看尽风尘于这人间不沦落亦不自怜。

  友人已抛下我同那浓烟如水墨般的女子交谈,我立在他身后随意地打量四周。既无莺歌燕舞亦无觥筹交错,与别处那些烟雾缭乱笑意苍白的勾栏不知清冷了多少。

  友人笑道:“红叶你这儿生意还是如此不好啊?”

  那女子倚栏微笑,“我家规矩总是如此,您若是喜欢便上楼去自会有人招待,这一楼么,我家孩子不愿卖笑空着何妨。”

  “不是生意么?”我插口,眉间微微带了分惊异,“那还真是别致极了。”

  “自是生意的。”名为红叶的女子微微敛眉笑了笑,“不过我更是在乎那些孩子,钱财么——那种东西同孩子们可是不同的。”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还真是……”我不知该作何评价,不过女子也并不在乎我的评价,只是笑了笑转入正题,“今日是想同我们哪个孩子聊一聊呢?”

  友人勾起嘴角,欺近她不知说了什么,还未待我开口,女子已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笑道一句您也真是好运气,那孩子今日难得空闲。

  友人推着我上了楼,他神秘兮兮地道我是不会吃亏的,我只觉一头雾水,推开那雕花红木扇门,眼前不同正堂反而有些昏暗的光落入眼底,我踏进不知是哪家姑娘的屋子,忽觉突兀尴尬,不知该如何开口之时,有些清冷的嗓音淡淡地响起,非但不曾缓解尴尬,反倒叫这气氛愈发冷凝了些。

  “莫出声,烟花要开始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许久许久,忽然在心底腹诽言太宰治你怎么说也是当朝一品官员怎么就因为一句话而不知所措了呢。我一边想着是不是近日酒喝多了还是茶喝少了,内心天人交战的我在一声显得空旷遥远的巨响中回过神。

  是烟花。

  烟花三月下扬州。此非三月扬州却有烂漫烟火,遮盖一方夜幕怒然绽放,轰轰烈烈有流光飞舞滑落天幕似是长空崩塌的眼泪。

  我缓缓几步走近窗前,撑着窗禁不住笑出声,我说被友人一闹倒是忘却今日烟火盛典,高处欣赏别有风味古人亦不欺我。

  那人站在不远处,身姿娇小隐约可见些许凛冽的光,他缓缓转过脸,那一刹他身后万千烟花跃上长空而后乍然崩落,光影交错迷蒙间我看见那人湛蓝清冽的眸光。

  恍惚间我似是看见他眼底亦有璀璨坠落不知去向何方。


  啊,那可真是太美的光景了。

  经年回想起他的眉眼尚且清晰一如往昔,我能回忆起他嘴角勾起清淡弧度眸底勾人心魄的是绽放的烟花。



  “喜欢?”他像是腻了一般回身取了一支火烛点燃,刹那间烛光摇曳我看清他的全貌,禁不住窒息了一瞬。

  罕见的橙红色长发只在发尾松松绑了一条缎带,他长得极为秀美,不显得过于娇弱也不显得过于强硬,再配上他似有若无的微笑好像无声地说着什么。

  一瞬间我以为这儿并非勾栏瓦舍。

  “不厌。”我道,微微沉默片刻恍然间想起那张牌匾,问了一个极其不解风情的问题。

  “临风尘——”我道,“那三个字是你写的么?”

  他挑起眉梢,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伸手敲了敲桌沿,眸光散懒像是没有在招待客人的自觉。他随即把目光重新放在摇曳的烛光上,拿一边的剪子轻轻剪了剪烛心。

  “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了想,说出这番话也完全是出于个人的好奇心作祟,“只是觉得和我想象的倒是很像。”

  连性别都是。

  这家青楼花魁是名男子——简直惊世骇俗却又找不出更好能来反驳的说辞了。

  他一直都是那副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我倒也不在意,毕竟活了二十载受冷遇可谓是家常便饭,我很是自来熟地坐下来,想着若是同他交谈那大概不必费尽心思也不必提防什么。

  “我是太宰治,你呢?”

  他的手似乎僵了一下,“你不知道?”他失笑道,“我以为你知道才来的……不过么,你倒是值得我见一见啊。”

  他低喃几句,道:“中原中也,如你所见,这儿的花魁。”

  我们相对无言。我只是静静地盯着他的眸子,微微挑起眉说出这辈子最不经大脑的蠢话。

  “我喜欢你。”

  四个字从舌尖滚动一番跳出来,我觉得气氛相当尴尬但我又更加好奇他会作何回应,我想若是能写出那样字的人想来分的清我这话几分真假,他微微怔忡片刻,忽的放声大笑。

  “你这人——认真的?”

  “在下从无虚言。”

  他霍然起身,熏过淡淡茶香微微发苦的味道萦绕在我的鼻尖,我毫无动摇地依旧只是他那好看的眸子,只是静静望着他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他轻描淡写地印上我的唇,存着淡淡茶香的吻并没有太多温度,可我却觉得整颗心都不自觉得缩紧勾起令我浑身禁不住颤抖的温热。

  我甚至不敢冒犯他。

  我看见他那双湛蓝到能开出烟火的眸光渲开浅浅的讽意,我保持着自己平日的平静表情,藏起心底那分浅浅的悸动。

  他依旧逼近着我的脸,像是感慨一般摇了摇头空出了距离,他低头瞧着自己手指上涂的蔻丹,嗓音清浅听不出一分半点的风尘味。

  “但是可惜,我要离开了。”

  我意识到这也许是我漫长人生之中的一段绮丽的偶遇,也许未来我再也不能见到他。

  何其惋惜,我的一见钟情。

  他转过头看向夜空仍在绽放的烟花,有些感慨的味道。

  “可惜你没早点出现啊。”他说,“不然跟你走也未尝不可。”

  “生命寂寥。”他断言,“尚不如这烟火三千动人心弦。”

  “我们彼此,都可惜了。”

  听他说完,我生出一分真切的惋惜来,他又凑近我细细地盯着我的瞳孔,我能看见他美丽的眸底勾勒出我的倒影,想必我也是一样的。

  他说:“你的眼睛也很好看,不过想来我的更好看些。”

  我笑起来,“是吗。”

  我们又闲聊了许久,我并未询问他要前往何方,也许潜意识里我明白他不会停留在某一地方很久,他或许注定像是曾绽放在我生命里的烟火转瞬即逝。

  实在美极。

  我禁不住又要开始惋惜我们如此缘浅。可他那双蓝眸似乎透着毫不在乎的光亮。他捧了一杯酒轻抿一口,余下的尽数塞进我手里。

  窗外烟火停歇。

  屋子里的烛火也暗了。

  我伸手扯住他的袖子,他并未推拒静静地靠在我的肩上,烈酒入喉,我低头吻他的时候唇齿间满是浓郁酒香,而他身上苦茶的清冽香气却好像可以弥补一切迷醉的空虚。

  我把头搁在他的肩窝,对他说:“那你便走吧。”

  “我还是会喜欢你。”

  他似乎未料想会是这样的回答,怔忡间道:“我乃风尘人。”

  “临风尘尔。”我答。

  他又一次放声大笑,他搂住我的腰在我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似真似假地勾了勾眉眼,如同宣告什么一般道:“好个临风尘尔,那你便等着好了。”

  他笑起来实在张扬而又凄绝,我低下头伸手勾起他的发轻轻裁断,语调如旧不闻波澜。

  夜已深了。又有谁燃了几柱烟花映亮半片天。我听见我的嗓音平静而又坚决。

  “我等你。”

  ——无论经年。



  几年前的事情我还能记得如此真切实为不易,友人摇头晃脑说那红叶姑娘实在美绝可惜还是不知去向。我抬头望向宅邸外的竹林了了,忽然道了一句,我种的茶该收了。

  友人无趣地告辞,临走前同我说今夜烟火正美,不妨一赏。

  我忽然就想起了那个人。

  我亲手采了新茶收成一小包,揣在怀里踏上别人家的屋顶看着天边的月亮。不远处的人群熙熙攘攘等待烟花盛放,我同他们一样望着那片夜空发怔许久,直到听到烟花窜入天空发出的尖锐轻响。

  仍是那年的流光坠下天幕,我感慨说:“三千烟花不及我此生寂寥。”

  忽听得身后有谁轻笑,熟悉的苦茶香幽幽无声,他搂住我的腰笑言:“太宰大人的确寂寥,却不晓得我夜夜入眠风尘无味之苦。”

  “……中也。”我念着他的名字,两个字如何缠绵地于舌尖流连,又如何不舍地听这尾音渐散。

  我回头,又一次在他的眼里看见了万千繁花坠下天幕,又一次看见了光影错杂璀璨夺目。

  “临风尘终有无趣日,不妨伴我饮茶临我心。”

  我道,将那绺橙发系成丝线包着新茶搁在他的手心。他禁不住扬声又笑,嗓音清冽尾音却存了三分软润。

  “临君心?不,我更喜——”

  “入君心。”


  你眸底烟花灿灿烙我心房,自此天幕不落花尽余生。

  得尔我幸。

Fin.

————
*首先感谢阅读
*这篇码了两个小时【捂脸】因为想写的细腻一点结果发现文笔不到家我心好痛
*刚读完芥川龙之介,在心里暴哭文豪描写实在细腻到疯
*总是半夜搞事我也很绝望
*花魁梗被我写的毫无美感我惭愧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稍微给个小红心鼓励一下??小蓝手也可以【啊你怎么这样无耻】
*其实内心想求评论和读后感想……

【题外话】
*忽然想吃中红
*以及森红
*冷cp命好苦啊
*真的命苦啊

————
【🏁】
不总之还是感谢阅读!!!!!谢谢各位小天使!!!以及我很好勾搭啊!!!!找我玩啊!!!!!

 

 

评论(12)

热度(49)

  1. 露茶无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