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点文/双黑太中】别和我抢Chuya

/温锦言

*小可爱阿凉点文
*蜜汁走向请注意
*熊宰和熊小宰抢Chuya
*欢脱着ooc
*来啊新年快活!
@殷炽凉 阿凉我错了我写了好久好久w然后这是一个不怎么认真的故事【暴哭】喜欢的话就好了【跪】

00.

  今天的港黑很和平,中原中也难得有时间偷个闲端着自己的红酒十分享受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没有讨厌的青花鱼叽叽喳喳,也没有不长眼的人来招惹港口黑手党,中也晃了晃高脚杯里的红酒懒洋洋地眯着眼,相当惬意的模样。

  “啊啊,今天就像放假一样舒服啊。”

  下一秒,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中也拿起手机刚刚划开,就听见那边立原道造语无伦次地尖叫。

  “中也先生!!!!!救命啊!!!这儿有一个人自称是你儿子啊啊啊啊啊!”

  中原中也手上的高脚杯轰然坠地。

  exm?????
 
  武装侦探社今天也很和平。中岛敦在太宰治要把毒蘑菇塞进嘴里前一秒堪堪抢下那颗蘑菇扔到窗外,刚想松一口气就听到一声暴喝。

  “青花鱼你给老子滚出来!”

太宰扒着窗框看着楼下一身漆黑的青年,笑得意味不无挑衅,“小矮人你没事儿在这儿叫嚷什么呢!不知道会吓到别人吗!”

  “你先给老子解释一下你儿子的问题——”

  太宰治沉默十秒,忽然歪脸问一边早已石化地国木田。

  “他刚才说啥???”

  ——儿子?他太宰治撩妹无数还没成功撩上床一个怎么就有儿子了???

  “中也,你这样会被人揍的,不要污蔑我清白好吗?”太宰依旧扒着窗框冲下面喊话。

  中原中也手下按着的帽子猛地凹进去一块,他瞥一眼身后的小东西,终于忍不住怒吼一声,“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这家伙说是你和我的儿子的话——”

  中岛敦只觉有一阵旋风刮过,青年转眼冲下楼一把抓住中原中也的手,斩钉截铁道:“我认了,这个儿子。”

  “走,咱回家。”

  中原中也额头绽开一枚十字,一脚踹向青年的腰。

  “滚!”

  就近原则的照顾之下中原中也带着自称为他儿子的小孩走入了武装侦探社。看到这个蓬乱黑发鸢色瞳孔的小男孩时武侦诸位一致统一意见表示这绝对是小时候的太宰治,被质疑的男孩蹦出的下一句话成功堵住了他们的嘴。

  “我叫太宰中治,是他们两人的儿子,虽然长得很像父亲,但我是货真价实的存在的人啊。”

  “开什么玩笑,要姓也不是太宰是中原啊——”怒吼的中原中也被太宰按下去,青年眉开眼笑仿佛尾巴都要翘起来。

  “好好好你是我儿子,乖儿子快叫爸爸。”

  太宰中治笑眯眯地,清脆地道了句。
  “爸爸!”顿了会儿,又转脸笑着看中也,“妈妈!”

  一阵沉默之后,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爆发杀气重重的吼声。

  “卧槽太宰治你他妈别拦我我要弄死这货!”

  “中也你别激动我知道你喜当娘受了点惊吓!”

  “去死啊青花鱼!”

  等到谷崎直美叫来社长福泽谕吉,这才终于停下了国木田拽着太宰,中岛敦拦着中也,中间一只小太宰不知所措的混乱场面。

  “住手。”

  不得不说福泽谕吉的气场相当可怕,中原中也发誓自己堂堂黑手党干部绝对不是害怕区区武侦社长,不过本着老大不允许与武侦冲突的方针 ,于是也就收敛了满身戾气,环着双肩一副我看你怎么办的样子。

  福泽谕吉和太宰中治对视了好一会儿,忽然转头又看了看一遍一旁笑着的的部下,如此开口。

  “太宰,跟我来一下。”

  太宰收起自己的笑容,仿佛很严肃一样地跟在福泽谕吉身后。与小太宰擦身而过的刹那,他唇角上勾眸色染着似笑非笑的味道。

  太宰中治垂下眸子,回避了他的目光。

  “不过说回来,这真的是太宰先生的儿子吗……感觉和太宰先生完全是一样的啊。”中岛敦困扰地观察着小太宰,一旁的国木田正处于两个太宰的惊吓之中捏碎钢笔而不自知。

  中原中也扶额。

  “……你们真的是开侦探社的吗?”他靠在墙壁上死死地盯着太宰中治,“两个男人哪儿来的孩子啊?人虎智商果然不够吗?”

  他移开目光。

  “嘛,反正扯上太宰的话我就不用费脑子了倒是真的。”

01.

  太宰从社长办公室出来以后望着一屋子盯着自己的好奇目光,径直走到太宰中治面前把他抱起来,偏头对中也笑道:“孩子他妈,我们回家吧。”

  中原中也觉得手又开始痒了。

  侦探社的一干人看着疑似一家三口的三个人离开大楼,最有勇气的中岛敦偷偷地举手看着前辈们的眼色小声道:“那个……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江户川乱步坐在桌子上往嘴里塞着零食发出模模糊糊的声音,等他好不容易消化完嘴里的东西,手里掐着薯片一晃一晃,语调也漫不经心得很。

  “大概就是……嗯,平行时空论?知道吧?类似那种东西,”他似乎不是很感兴趣,“反正放着不管也没问题,所以算了。”他抖了抖空了的零食袋,向着谷崎润一郎伸出手。

  “呐呐,零食没了!”

  武装侦探社又一次恢复了平日的和平,国木田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也开始按照理想行事的新的一天,敦看了一圈意识到只有自己还对这件事有些不安。

  但是太宰先生那么不靠谱……真的没问题吗?

中原中也开着车往自己的公寓方向行驶,他扫了一眼副驾驶的大青花鱼和后座的小青花鱼,忽然觉得开始头疼起来。

  信号灯悠悠转红,中也踩了一脚刹车,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沉默不语的小孩,随即化为眼刀狠狠地瞪了一眼一边的太宰。

  “殉情~一个人是不可以的~要两个人~”

  如你所见,太宰正忘我地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无法自拔。

  “咳咳。”中也咳嗽两声用来提醒,结果换来青年一句懒散的回答:“诶,中也,你要说就说啦,看我干什么。”

  信号灯转绿。

  中也冷冷地扯开嘴角,也不管车上还坐着两个活人一脚油门下去向左猛打方向盘,幸亏太宰早有准备没有一头撞在玻璃上,而后面的小太宰倒是不大走运地与冰冷的玻璃来了一个正面接触。

  “疼……”

  太宰转过脸,对着揉着自己额头的男孩露出一抹近乎于挑衅的笑容。

  “很疼吧?小小的太宰治先生?”

  男孩鸢色眸子里带着一丝浅浅的笑,不再像初见时那样刻意放软声音,此刻的男孩略微挑眉,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惊讶。

  “啊呀,该说——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吗?”

  太宰露出与他无比相似的笑。

  “看起来,我们是需要好好谈一谈了。”

02.

  太宰提起小太宰,瞥见他满身的绷带心里隐约有点不爽,前面的中也翻着钥匙正在开门没工夫搭理他们俩,太宰压低声音贴着小太宰的耳朵,语气满满的全是威胁。

  “我不管到底怎么回事,总而言之你别和我抢中也。”

  “啊啦,没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我这么没用现在还没拐到中也啊?”

  太宰觉得自己也开始手痒了。

  “闭嘴。”他恶狠狠地说,“想必你这个年纪也没成功吧?真遗憾,你未来就要变成像我这样没有用的大人啊。”

  仿佛被什么噎住一般幼宰流露出一丝厌恶,“怎么可能像你这么废物啊?说到底平行时空我是和你不一样的。”

  “是吗?”太宰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

  “祝你好运吧。”

  前面的青年已经推开门,看着后面两个迟迟不进来,眉头一皱。

  “赶紧滚进来啊青花鱼,啊啊烦死了,又不是买一送一。”

  “中也要是想要买一送一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喔~”尾音荡漾的太宰挑着自己欠揍的笑接话。

  黑帽青年指骨收紧,一拳揍了过去。

  “你他妈赶紧滚进来!”

  在中也去拿饮料的时候两位太宰面对面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小太宰先开口:“你们打算拿我怎么办?”

  “那要看你想怎么办。”

  太宰说。

  男孩伸手拽了拽自己乱糟糟的刘海,略微一眯眼睛笑道:“让中也收养我吧,反正名义上我不也是你们的孩子么?”他压低声音,“怎么说也算是助攻……不是吗?”

  “中也我一个人可以搞定,至于你,我再说一遍,离我的中也远点。”

  “你的?”男孩挑眉反问。

  太宰伸手指了指厨房里的青年,一字一顿地回答,“是·我·的。你的中也还在别的时空不知道在干嘛,别想对我的人出手。啊啊,小时候的我有什么惹人厌吗?我那时候可是乖巧地不得了好吗?”

  一个苹果从厨房里砸出来准确无误地落在太宰的头上,被砸疼的青年咧着嘴举起苹果威胁性地晃了晃,“很痛诶,中也!”

  “你乖巧?小时候动不动骗我把我扔到战场不管的是谁啊?每次作战都把我当牧羊犬用,你以为你有多乖啊?满脑子阴谋诡计让人忍不住想揍你好吗!原·搭档青花鱼先生!”

  ……

  “啊,中也!”青年捂住自己的脸,一副深受伤害的表情,“这话……”

  “完全无关痛痒喔!”

  幼宰捂住自己的脸。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这个人,真的。我不叫太宰治,真的。他和我没关系。

  中原中也又一个苹果砸过去。

  “太宰治!能不能有点羞耻心啊!”

  在幼宰的描述下中也把握了情况,经过一番协商两个人好歹达成一致晚上住在中也家白天带到武侦照看。折腾了一上午在幼宰提出自己饿了之后,中也难得发了发善心起身去厨房准备午餐。太宰下意识就要跟进去,转眼便被他踹了出来。

  “你给我老实待在那里,”中也恶声恶气地命令,“敢进厨房你给我试试。”

  太宰捂着被踹疼的肚子,怨念地坐回客厅。

  中也还真是过分呐。他怨念地想着懒洋洋地对幼宰说:“我和你讲,中也就是这样脾气不好,只有我能受得了,所以你就死心吧,乖乖叫妈妈就可以了。”

  半天没有回音。

  太宰困惑地看过去,偏头就看到那只小小的太宰拽着他爱人的衣服面上满是可怜兮兮的意味,中也再度发善心没有制止他的行为,完全忽略了沙发上那只大太宰的心理活动。

  ……

  “中也,你躲开点让我砍了这小兔崽子。”
 

03.

  善于观察人心的敦最近觉得自己的前辈似乎有些奇怪。他自杀频率迅速下降本来是一件好事然而不知为何他开始转眼琢磨怎么杀了自己儿子。

  太宰先生那是您儿子诶您下得去手吗?

  “太宰君,你想吃什么?”

  一脸可爱易蹂躏的太宰中治【姑且如此称呼】很快获得侦探社众人的青睐,他一口一个哥哥姐姐让国木田也不禁感叹起来这只宰真是省心,不像那个。

  而国木田口中的“那个”正在思考人生一样坐在窗台上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发呆。

  “爸爸,你吃糖吗?”握着一把春野小姐买来的糖果的太宰中治可怜兮兮地看着太宰治,青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好半天冷冷地哼了一声。

  “我真讨厌我自己。”他说,目光再度转回窗外。

  “喂,太宰,最近你总闹什么别扭啊?”国木田不理解地推了推眼镜,“我的计划书里可没有‘搭档闹别扭无法工作’这一条啊。”

  “那么国木田君最好加上这一条,以及——”他顿了顿,忽然纵身从四楼跃下,声音飘飘忽忽地听不真切,“搭档跳楼自杀。”

  “太宰先生!”敦第一时间冲向窗台,四楼的高度配上太宰那又不是铁打的骨头铁定是要完,侦探社一众也被吓得不浅,纷纷跑到窗边来还想着能不能看到这自杀狂成功自杀的感人一幕。

  太宰中治忍不住睁大眸子,青年下落的速度相当快,然而一道身影更快地冲过去在他落地之前抓住了他的衣领,勉强避免了他横死街头的惨状。

  “你又发什么神经?话说你以前不是说跳楼自杀很不美所以从来不这么做的吗?”

  中原中也在心里感叹还好赶上了要不然这么大一条青花鱼躺在街上满是鲜血实在有辱市容。

  太宰睁着好看的鸢色眸子盯着他,好半天过后他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抓住中也的手像是有点委屈一样瘪着嘴,“中也,我好想弄死那个家伙啊……感觉他出现以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这是你跳楼的理由?”

  中也愤怒地挥出一拳,太宰跳起来后退数步恢复自己嬉皮笑脸的模样,“但是我看他真的超不顺眼的!”

  “你是小鬼吗?”中也扶额,“那我把他接回去你就不用跟来了,也不用碍你的眼了。”

  “别啊——”太宰立刻可怜兮兮地看着青年,“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才对啊!你说是吧,孩子他妈?”

  “卧槽这么恶心的过家家游戏能不带着我了吗?!”

  “所以说我的存在意义就是你能跑到中也家睡觉?”幼宰眉尖颤了颤,觉得意料之外但又情理之中,“那倒也是,我是你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哼哼,综上所述这可能是个追到中也的好机会,”太宰挑了挑眉按住幼宰的肩膀,“所以说我太宰大人可以勉为其难地对你好点,前提是你别妨碍我。”

  幼宰露出鄙夷的神情。

  “谁管你哦,自杀狂魔。”

  太宰治第无数次举起与谢野医生的柴刀,对着抱着自己的后辈怒吼。

  “你别拦我让我砍了这小子!”
 
04.

  中原中也最近很疲惫。

  青花鱼变双倍不说,这一大一小还总是看不顺眼经常互掐,导致他家的客厅被拆了好几次。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原搭档破坏力居然这么强大,尤其是他叫嚷着“你离中也远点小子!”的时候总是让中也觉得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等下。

  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喂,太宰。”凭借异能漂浮在自家客厅上的中也扫了一眼明亮的屏幕,忽然开口,“boss有任务,他交给你照顾了。”

  “诶,才不要,”太宰一脸嫌弃,“我们一起去吧?”

  ……

  “滚蛋。”中也翻了个白眼,位于对立立场的太宰怎么说也不可能参与到黑手党的事务里来,就算中也再怎么不拘小节,这个时候也会以自己的组织利益为重。

  “你们俩,别把我家拆散了啊。”他道,刚准备下来忽然觉得谁碰了自己一下,如果不是着落点刚好是沙发的话可能中也此刻要与地板来一个亲密接触了。

  “喂,想死吗?”他咬牙切齿地看着伸出手的太宰,狠狠地瞪他一眼,“总而言之,你别再给我添麻烦就可以了。这小孩也要好好照顾听到了吗?真是的我怎么像老妈子一样……”

  太宰满脸笑容地点头说是,转头看到一边一脸纯真的幼宰时表情一秒变冷。

  “切。”

  “喂……你这家伙刚才说了一句‘切’吧?”

  “完全没有喔!中也你听错啦!”

  “啧。”中也从衣帽架上拿下自己的帽子淡淡说了一句“我出门了。”两只宰异口同声地说“路上小心。”

  出门前那一秒中也觉得……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喔?

  唯一可以调和两个人关系的中原中也离开他们的视线,这下子两只宰两看两厌彻底爆发。太宰环肩坐在沙发上冷冷道:“你就乖乖的可以了,把我当做森先生所以别胡闹。”

  “你又不是森先生。”幼宰同样冷漠地反驳,“像你这家伙,活的可真是累的啊。”

  “所以说你要对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有多大的不满啊?”

  太宰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插上耳机,窝在沙发里开始日常监听自己心上人的一举一动。幼宰想着这个人真是没救了,看着如此一心一意追着中也的太宰,他忽然很悲伤地叹息一声。

  “啊,我好想我家的小中也啊。”

  太宰撑着下巴,似笑非笑。

  “想的话就回去咯,结局皆大欢喜不是么。”

  “我要是能回去我还在这儿吃狗粮干嘛?”幼宰翻了翻白眼,“平行时空的漏洞又不是天天能遇上,只能看神明大人乐不乐意发发善心把我带回去了。”

  太宰一脸怜悯。

  幼宰暗自握拳。

  ——等我回去我就练体术,争取把你揍成隔壁家的立原道造让人认都认不出来。

  【立原道造:exm???】

  当耳机里的枪声传出来,太宰毫无征兆地起身就往外走,幼宰立刻反应过来事情的前因后果,一颠一颠地追上去。

  “你干嘛?”

  “两个人不是更有把握?”

  太宰想了想,抓起男孩的衣领把他丢上了车。

  “这句话说的还是没错的。”

  中原中也遇到了困境。

  其实这么说有点瞧不起他,仅仅是对方的异能棘手过了头让中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能够做到一击必杀。他躲闪着对方的子弹思路却在这枪林弹雨里跑偏,他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和那个青花鱼一起出任务的时候,虽然每一次自己都憋一肚子火,但不管怎么说有那家伙在身边可以让自己安心的不得了。

  啧啧,中原中也你也是堕落了。四年不见居然得了青花鱼依赖症这可真是要命。

  但是说实话——这个时候如果他在身边的话,说不定早就结束这该死的战局了。

  “啊,好烦啊。”他念叨一句,手上的石子以成百倍的重力飞向敌人,那人轻描淡写地阻挡越看越不顺眼。

  卧槽,不就是空间隔断的异能比芥川的罗生门熟练了一点吗,你给老子嘚瑟什么啊?

  中也越发烦躁。

  说真的,如果这个时候那家伙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他可能会感动到答应他什么要求也说不定。

  ——为什么要死鸭子嘴硬呢。

  “真是的,中也。”熟悉的声音传来,尾音特意拖长,上齿与下齿间流转的名字好听地让人恍惚,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没想到青年真的站在不远处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中也没有我就不行呢。”

  太宰笑嘻嘻地说着,把小太宰直接往异能者那里推。小孩机灵地不得了,他扑到异能者身后抓住了他的手,在对方还处于状况不明的时候勾了勾嘴角扣动了扳机。

  “真遗憾,人间失格这个异能就是如此好用。”

  ……

  “小鬼,没让你来耍帅。”

  中也和太宰忍不住异口同声地责备道。幼宰吐了吐舌头,立马远离战场。

  他知道的。

  这里,并不存在他可以插足的缝隙。

  “喂,太宰。”中也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还是没说出口。他瞥了一眼周围的杂碎,抬眸和青年交换了一个眼神。

  意味不言而喻。

  嘛,就这么大闹一场吧。

  两人微微对视一眼,暖橙发色的青年如利剑一般掠出,强大的异能在空地上留下一阵烟尘,下一秒青年紧随而上,恰到好处地弥补他身边的空隙,同时替他挡住背后所有可能的威胁。

  他们一贯如此。

  作为将军的中原中也。

  以及守护将军的帝王。

  眼前的两个人配合地足以称之为天衣无缝,一如之前他所想的,毫无第三人可以插足的缝隙。时间似乎并没有在两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仿佛所有的动作都如同四年以前名震关东的双黑之称,毫无瑕疵。

  那是镌刻于骨血的信赖,时间,立场,甚至是死亡都无法斩断那段羁绊。

  男孩忽然像是想开了一样。

  “啊啊,在不满什么呢。”他说,语调重新欢快起来,“自己也真是,毕竟这个中也可不是我家的那个中也啊。”

  “嘛,祝他一切顺利好了。”他说着,回头又看了一眼奔驰于战场之上的两人,小声地说了一句。

  “再见了,双黑先生。”

  随后便转过身,慢慢地走进近乎于透明色的扭曲时空的光晕中。

  ——再见啦,异世界的我,以及——

  我的爱人。
 
05.

  真的是久违的大闹一场。

  回过神来现场早已满是狼藉,七零八散地倒在地上的小喽啰和一具尸体有几分煞风景。中原中也压了压自己的帽子,转眼看去忍不住挑眉,“你又在我衣服里放监听器了。”

  太宰活动着脖颈,笑眯眯地回答:“阿拉别在意细节嘛,总而言之我是跑出来救你了啊,中也。”

  青年不满地撇了撇嘴,“切,被你救什么的总有点不甘心啊。”

  太宰笑得眉目弯弯。

  以前不总是这样吗?真是的中也明明害羞又不好意思说的表情真是——

  胜过世间价值百亿的名画。

  “等下,是不是少了什么?”中也四下张望片刻,忽然问道:“那个孩子呢?”

  这么说来是没见到平行时空的自己。太宰主要是太专注于战局难得兴奋了一次于是很干脆地把幼宰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好奇怪……他应该是在这儿的?”中也又找了一圈完全没有看到那孩子的痕迹,他眨了眨眼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他是不是回去了?回到他原来的那个世界?”

  那这还真是无声的告别了。

  “怎么?中也很失落吗?”太宰笑眯眯地凑过去,搭上青年的肩膀利用身高优势把他圈进怀里,“要不然咱们两个也生一个弥补一下中也你内心的空虚寂寞冷?”

  “是有点……不对,后半句很奇怪诶!”中也咬牙切齿地抬肘戳了戳青年的腰,“闭上你的嘴不行吗?”

  太宰弯着桃花眸静静地注视着他,鸢色的眸底仿佛绽放开艳丽的明虹,他轻柔地握住青年的手,唇角微微勾起,像是餍足的猫一般连语调似乎都藏着细茸茸的温软。

  “回家吧,中也。”

  青年抿了抿唇,觉得脸上发烫又耻于说些什么,一贯不善表达的青年静静地收了收指尖扣紧他的手指,淡淡地回了声。

  “好。”

  天边微光收紧云霞,斜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Fin.
 
 
——————
*总计七千三百四十二字【算上废话】
*写一个小甜饼很难诶……而且可能我不是擅长搞笑的人所以也不知道这篇可不可爱
*啊对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看文务必不要带脑子不然可能会因为挑剔忍不住来揍我
*全篇就是个很古老的梗啦,设定没有说的很清楚包括幼宰回去也写的很潦草非常抱歉
*磨磨唧唧写了一周左右【望天】
*真是老了不行了
*心累极了只要开写小甜饼我的文风基本上就是个渣【不不平时也是】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鞠躬】
*喜欢的话戳个心啦!
*想看到各位的评论【抠手】

*不知不觉呢也60fo的样子了,非常感谢大家在没有文的时候毅然决然戳下关注键——
*这里温锦言,一如备注说明是个杂食派
*如果有哪位小天使愿意来勾搭我那真是感激不尽【捂脸】
*如果偷偷戳红心不好好交流的话会很可惜对吧??
*不好意思还是请关照一下空巢儿童吧!【你走】
*敬祝阅读愉快,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笑

 
 
 

评论(9)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