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太中】<失恋ver.>【后续宰向】

/温锦言

06.
  中也大概不知道太宰爱过他。
  在很久以前的曾经。
  太宰很高兴关键的时候这只蛞蝓维护自己,他微笑着挥手冲他搭话,然而出乎他所有想象,那个人只是平静地注视着他,湛蓝的眸底含着某种他也看不懂的情绪。
  他说你离我远点。
  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认真。
  他实在是太善于把握人心了,黑手党里传言说他能识破所有谎言,没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眼睛。所以此时此刻太宰明白这个人是如何的认真。
  并不是过往你一拳我一脚,骂骂咧咧揪着对方小辫子不放那种儿时的气话,他可以分辨出他说完话完全没有后悔没有慌张只有清冷到骨子里平淡,一副请君自便的模样。
  他多希望这只是小矮子的一阵抽风在骗他,骗过之后哪怕是讽刺自己哈哈大笑他也可以毫不介怀地抱他个满怀,说我差一点就信了有点慌张。
  可并不是啊。
  于是他几乎条件反射地露出阴暗的表情戒备他,眸底染上一丝冷漠一丝讽笑。他转过身哪怕是走远还在琢磨为什么小矮子一下子变成那样,几乎想了一路都没有得到答案。
  太宰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坐在最常去的酒吧里喝酒,见他少有颓废,向来敏锐地织田作问了两句太宰没有说话,再后来他把酒杯重重砸在吧台上笑着说既然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这没什么大不了,我如你所愿。
  太宰认为自己实在是个有骨气的人,之后他选择所有工作的时候都回避了中也所在的区域,白天处理事务傍晚和织田作和安吾一起喝酒谈天说地。
  太宰很喜欢这里的氛围,没什么算计可以完全抛弃立场,每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互不打扰互不交叉,高兴的时候彼此侃侃大山就像许久未见的友人。
  不是很好吗。
  太宰这么认为。
  他渐渐开始注意织田作,他实在好奇这个男人身处黑手党这种万恶之源却不杀人的奇怪理念因何而起,他也好奇这个人的本身。
  也许他们两个本质上完全不同,但偏偏有奇异的磁场让他们相互吸引。直到某一天太宰察觉到这种交往的本质,他笑着对织田作说你大概和黑手党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啊。织田作这么回答。
  太宰笑弯眉梢说意外地可以治愈别人的感觉不是吗,比方说我们身处深渊,你却挂在崖壁上寻找光亮。
  织田作拍了拍他的脑袋说这是什么烂比喻,太宰却遮住眼睛在心里说真的是这样,他身上有光明的一角,有时候会忽然被灼伤。
  所以才会忽然的开始患得患失。他想。
  走到一半的时候太宰接到红叶的电话说中也失踪不知去向,他心里几乎下意识开始慌乱应了一句转身就去找自己过去的搭档。
  那家伙酒量那么差劲却还喝酒,太宰觉得心里有奇怪的感觉却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只是带着向来有的嘲讽说他是笨蛋比自己还会折腾。
  而后他看见那人喝的醉醺醺的湛蓝色的眸子里没有光彩也没有微笑,他抬着几乎是绝望一样的目光抱住自己说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
  就像是被遗弃的小孩一样就差嚎啕大哭。
  太宰忽然觉得好笑他说不是你先不要我的吗,这个时候还甩锅谁接啊。
  他没有得到回信,因为小矮子已经睡着了。
  于是历代最年轻的干部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感情,他把中也和织田作放在天平两侧衡量许久都没有得出答案。他想如果自己留在中也身边的话也许一辈子都会沉在黑暗里,他想自己可能放不开光明哪怕遍体鳞伤。
  所以他逃走了。
  后来他端着酒杯骂自己真是个混蛋,如果那时候留在中也身边会不会一切变得不一样。那时候他还太天真以为有了织田作就有了光明,他还并不知道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处都不可能存在他想找到的东西。
  他为了那样的虚无放弃了真实。
  说真的今后数十年的午夜梦回他真切的开始后悔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自己造的孽自己种的因,自己吃下果,难道不应该吗。

07.
  太宰这辈子做的最疯狂的事情就是对织田作表白。那一天他觉得可能风雨欲来,他不想让他死所以用了所有二流言情小说女主的把戏搂住他的脖颈给他一个吻说我爱你。
  他以为这样子就可以留住那个人,留住自己的一丝光明。
  可是没有。
  织田作死了,他的光明离他远去,这个世界似乎真的没有什么理由让他留念,可他却要为了对方的一句话继续活下去。
  这还真是个不平等的交易啊。
  他忽然想到了那个人。
  于是他把自己灌醉冲进他家狠狠地耍酒疯,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做的事情中也并不是毫不介意。他听见他问他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他闭了闭眼渐渐恢复理智。
  是啊他为什么前来。
  这么矛盾的心理即使是他也无法把握,世人总说看透别人未必看透自己,太宰大抵也是如此。
  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于是他像个懦夫一样再度逃离。后来他好好地分析了一下当时的十七种结果,发觉即使中也爱着自己自己爱着他也不可能在一起。毕竟他早已不是多年以前那个绑着绷带看医生杀人毫无感触的小孩,毕竟那个人也不是少年时可以满身是血也给他一个拥抱的,湛蓝眼底还存有善意的小孩。
  他们都变了。
  所以回不去了。

08.
  多少个夜晚太宰在心里演练着如果当时自己换了一个选择会怎么样,他想可能自己终有一天会杀掉森鸥外坐上首领的位置,变得和那人一样冷漠无情,即使是中也在他身边也许他也不可能如以往一般任性。
  森鸥外说你知道吗首领站在高处的时候是要做组织的奴隶的。
  太宰恍然发觉不知何时自己做了自己的奴隶。
  他想故事写到这里也许可以落笔,然而偏偏有人不肯画下句号。太宰看着手机里别扭的祝福短信笑出了声音,删删减减写了好几遍回信都不满意,后来他想也许自己该让他死心,也该让自己死心。
  所以他默默地把手机放下静静地看着窗外的烟花璀璨,他想是不是那个人也在一样抬着头看天空而后等待某个毫无归期的人回家。
  对不起,中也。
  他说着,偷偷地擦了擦眼泪。
  真是的,自己在织田作死的时候都没有流眼泪啊。我们彼此为何非要互相折磨呢。
  放手吧。
  你也好。
  我也好。
 

08.
  太宰再也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人。
  也许短暂的一生所有的爱意都给了一人只是他们都太执拗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所以只能放弃。
  这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感情即使你情我愿爱得深沉最后相见也不过微微一笑点头而过。
  你爱我我知道。
  我也是你却不知道。
  这样其实很好,实在符合他们的结局。
  也许那家伙以为我爱着织田作再也不会回头自己失了恋,也许所有人都不知道两看两厌的人其实彼此相互珍惜。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棒的误解。
  中原中也,其实我爱你。
  但只有我知道就足够了。
 

——————
看我还是爱着双黑的
说真的我就是故意不发织太糖就发刀
诶嘿这么一看感觉好棒啊
事实上就是中也以为太宰爱织田作实际上爱的是他
这份感情终其一生他们都不会坦白
因为即使坦白了也不会有结果,所以干脆留成记忆自己知道就好
也许相当别扭
但我是这么想的w
感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
谢谢【鞠躬】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