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孙翔生贺】大爷我会站起来的

*温锦言

*踩着庆生的尾巴



  如果把荣耀圈比作娱乐圈,那孙翔一定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位。

 

  嘉世没有进入季后赛的那段日子,网上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几乎要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孙翔每天窝在宿舍里,几乎是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算自己还能在这地方待几天。后来嘉世资本力量彻底垮台,孙翔心里这才生出来点果然如此的惆怅,他拖着行李箱和坚定回到雷霆的肖时钦挥手告别,手里捏着滚烫的一叶之秋,第一次生出点不知应去何方的茫然。

 

  这个时候,H市的寒风中,他的手机震天动地地响起,他接起那个陌生的号码,听到对方说:“孙翔先生,想要来轮回吗?”

 

  孙翔一直都坚定地认为轮回大老板那个时候花两千八百万收下他和一叶之秋,一定是看在这张卡的份儿上。于是前几年过得跟个愣头青似的孙翔同学心里忽然生出点莫名其妙的自卑感,他拖着行李站在S市的机场,把自己蒙的像是个生怕被人认出来的小偷。可惜他刚一走出机场大门,就被停在眼前的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奔驰S350给晃瞎了眼。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周泽楷那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楷哥,人帅话不多,开着全天下已婚男士的梦中小情人,冲着孙翔极其霸道总裁地扬了扬下巴。

 

  “上车。”

 

  孙翔的眼睛眨呀又眨。

 

  “难怪了……”孙翔结结巴巴地说:“我算是知道那两千八百万是怎么来的了。”

 

 

  说实话,孙翔刚刚住进轮回宿舍,每天最不能接受的不是地域习惯或者与队员之间的磨合不足,而是每天打开宿舍门看着头发支楞巴翘没洗脸没刷牙拎着水杯依旧帅地天崩地裂的周泽楷,孙翔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能死机十分钟。

 

  “江副,江副,我就是这么一说啊,你不觉得每次看着队长早上这样晃过去都很挑战心脏吗?”

 

  一个星期之后,孙翔发现自己不仅没有接受杜明所谓的习惯成自然——反而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跳到一百八。最后孙翔终于在一次训练后拽住江波涛,嗫嚅了两下,视死如归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江波涛几乎是瞬间就懂了孙翔意中所指,他笑了笑。

 

  “习惯就好。”

 

  他笑了笑:“轮回的入门考试,可就是我们的门面呢。”

 

  后来一个月过去,孙翔终于在无数次竞技场被一枪穿云巴雷特狙击爆头的愤怒之下彻底遗忘周泽楷那张天怒人怨的脸,每天看着周泽楷要么是追着他竞技场,要么是被追着竞技场,每天看着小周同志,孙翔心里都有一种被资产阶级打压的迷之愤怒。

 

  杜明对此叹为观止:“翔哥,越挫越勇啊。”

 

  孙翔黑了脸,“小明,滚蛋。”

 

  

  孙翔大概也是没怎么想到自己和轮回的契合度会这么高,他一度因为自己过去的种种经历而担忧轮回会看不上他。孙翔寻思着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了,他不过就是比同年龄的人更狂了一点,然后还被打脸了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全明星赛的黑历史实在是不堪回首,韩文清挑了挑眉说的一句:“小朋友,想要改朝换代,还嫩了点。”

 

  孙翔当时脆弱的自尊心几乎是分分钟崩塌,可惜酷哥人设还是要保持,沉着脸回到嘉世队内,根本不想去看苏沐橙那张必然冷淡又流露出点鄙夷的脸。

 

  后来这事在轮回也不知道是哪个嘴欠重新提了出来,孙翔前一秒和吕泊远勾肩搭背,下一秒跟川剧变脸似的刷的黑了个彻底。方明华坐在边上喝咖啡听他们扯皮,发现孙翔神色不对,已婚男士发挥自己多年敏锐的神经,千钧一发之际捂住了杜明接着要就此事发表评论的碎嘴。

 

  “小明,你傻不傻?”

 

  杜明立刻住嘴,方明华一转脸,想着哟呵,得,孙翔脸黑的程度已经可以直接去演包大人了。已婚男士哄老婆是一把好手,可是哄小孩儿可不行,要知道生孩子这目前还没有加入方明华的人生规划。

 

  “江副,副队,快,孙翔要有心理阴影了!救救孩子吧!”

 

  江波涛,轮回好爸爸角色,专门负责熊孩子的心理研究问题。孙翔来到轮回安安稳稳过了两个月,江波涛综合分析了一下孙翔同学以往在嘉世的大爷风范,总觉得如此这是个假象。如今方明华一嗓子把他从走廊外叫进了休息室,江波涛回头看了眼还茫然的周泽楷,长叹一声。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江波涛想。

 

  “孙翔啊,你别多想啊,杜明说这话也没什么别的意思,都是一个队的队友……”

 

  江波涛语重心长的话卡在一半,上不去,下不来,差一点把自己给噎死。眼前的孙翔眼圈红了红,一副很想哭鼻子又逞强的样子。孙翔想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气,哦,也是,在嘉世的时候没少受过羞辱,在游戏副本里遇见叶修和孙哲平差点被打得跪下喊爷爷,全明星赛的韩文清比起来还算是给他点面子了。

 

  可是他不应该这样的。孙翔以前实在是天不怕地不怕惯了,仗着自己手速快意识强天赋异禀,但凡出马都是被别人膜拜的存在。可现在来到轮回,好不容易觉得这些队友还算得上是默契,没想到最后过去的那些破事还是要找上门来。

 

  怎么,这个坎儿是他这辈子都过不去了吗。

 

  孙翔默不作声地站起来,转身想要逃离这样充满了尴尬的房间。江波涛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一贯精于人情世故的自己面对孙翔的时候居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江波涛几乎是下意识去看周泽楷,枪王大大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连呆毛都停止了晃动。

 

  眼看着孙翔就要离开休息室,江波涛觉得万事休矣孙翔这不得留下个心理阴影啊,以后队内气氛一旦莫名其妙起来就别指望着能和谐友爱了。江波涛下意识地向自己的队长投去求助的目光,周泽楷似乎收到他的信号,伸手忽然拽住了孙翔。

 

  “干嘛?放开。”

 

  孙翔语气冷冰冰地,带着点怒意。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言简意赅地开口:“我们都看了全明星赛。”

 

  孙翔抬头看他,眼睛里还带着薄怒。他听见周泽楷说:“所以,你来了轮回。”

 

  

  周泽楷内向,含蓄,话少,可即使如此,孙翔依旧瞬间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周泽楷又说:“输了,再赢就行。”

 

  孙翔低下头哼了哼,伸手用袖子胡乱擦了擦眼睛。

 

  “嗯,我知道。”

 

  孙翔心想还好自己挫折来得快过得也快,第二年的全明星微草王杰希团战教唐昊做人,下场的时候孙翔清清楚楚地看着唐昊一脸阴沉,和过去的自己一个模样。本着同是七期何必相残的人道主义关怀,孙翔过去拍了拍唐昊的肩膀。

 

  “昊哥,越挫越勇呗。”

 

  唐昊抬眼狠狠瞪了他:“滚蛋。”

 

  孙翔忽然大笑起来,他笑的太开心,以至于唐昊以为孙翔终于在周泽楷的强势巴雷特之下被打爆了脑回路。孙翔止住笑,狠狠拍了拍唐昊的肩,步伐欢快地向着轮回而去。

 

  未来的斗神灰色的队服上破云穿雾的S尖锐地像是一把能穿透一切的利剑。

 

  “大家好,我是轮回的孙翔。”

 

  新的斗神,如此说。

 

 

Fin.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