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破云】仲夏歌

*温锦言

*黑桃K

*字很少,写很久,哭泣 @砚尘 

 

 

  他的少年时代太像那首慵懒又颓唐的短歌。生命纯白的光彩在琴弓起落之间寸寸破碎成灰黑的色斑,飘飘散散落在光铺洒的教堂,风从彩绘玻璃的缝隙中轻巧地钻进来,慵懒地带走地上那细细密密的白色。

  他站在一边,手里还握着那把珍贵的琴弓,嘴角仍旧挂着温雅知礼的笑意。

  “请吧。”

  他说。

 

  他是否应该有一个名字呢?他的家族像是在这阴沟里不断挣扎的失败者,在腐朽的尸体堆里顶着碎裂的骨肉挣扎似的爬出来,终于在这青天白日之下挺直了身板,从此在薄暮之间游荡,掌控了黑夜,熄灭了光明。这样的家族,终有一日要成为世间的讨伐对象,就像他所谓的父亲顶着草花A的名号,在无数的警戒线中穿行,只留下一地的残骸。

  “少爷,您将会是我们独一无二的黑桃K。”

  这话究竟是谁对他说的呢?他早已不记得了。King吗?这样充满世间最露骨的权势的名号的确是他这样的人最贴切的光环。他从善如流地接受这个名字,从此的二十年,他也一直都接受了这个名字。

  王。

  他究竟应该是谁的王呢?是权力,金钱,腐朽的白色粉末,还是这个世界?

  他十岁,恍然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

 

  他在这破烂的村庄里,似笑非笑地环视每一个人,像个骄傲的小少爷。那些金玉其外的美丽似乎是他最好的伪装,哪怕其中的腐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总有人要为他所吸引,这似乎是他的特质,高贵优雅的姿态,总是更获得世界的青睐。

  他站在一片田野,手里依旧握着那把琴弓,他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小提琴的弓弦割裂这个世界的光彩,轻快的乐章泼洒在天地间,久久地回荡着。他听见身后的草丛簌簌作响,他缓缓转过脸,去看那个瘦弱的偷窥者。

  “对、对不起。”

  他挑起眉,黑黝黝的瞳仁倒映着小男孩瘦小的身影,他歪过头,像是困惑什么似的问:“为什么要道歉?”

  他看破男孩的局促,虽然他并不知道那陌生的局促从何而来——他从未体验过这种感情,天生的情感缺失,典型的反社会人格,或许放在这样的家族里是莫大的契合,抑或是宿命。这些想法浮光掠影似的在他的脑海中轻飘飘地划过,随后他牵起男孩的手,说:“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你叫什么名字?”

  “江停。”

  男孩的声音又轻又细,在原野上飘飘荡荡,从此深深地刺进他的心脏。

 

  “我感受不到喜悦或者痛苦,我学不会愤怒或者悲伤。”

  二十岁的闻劭目光像是温柔的羽毛,轻柔地拂过眼前低垂着头的少年人,像是在他的身上看见了什么别的影子一般,语调也堪称柔和:“可是很抱歉,你还是要去死。”

  这话他说出来近乎是温柔,像是对情人般的耳鬓厮磨,最温柔的语调藏着最凌厉的刀光,他望着地面如泼墨般的鲜血,蜿蜒着渗入地板的每一条缝隙。他仍旧没感受到喜悦,异国的教父虚伪地划下十字,他偏过头,像是在虚无缥缈的空气中穿过七年的光阴,看见了那个笑起来的自己。

  “你开心吗,江停?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我们了。”

  他死死捏着少年瘦削的肩,从他那双黝黑的眸里能看见自己扭曲的微笑,嘴角上扬,心底的偏执在腐坏的心脏一角唱着慵懒的小调。他哼起那首歌,像是要带着江停一起,回到更早时候的田野,废墟,与原始山林。

  江停在他怀里细微的颤抖,他能听见他牙齿在打颤,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说:“开、开心。”

  他终于满足地笑起来。

  “你是我的兄弟,这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与我平起平坐的人,我的一切——财富,权柄,地位都可以与你平分。”

  他逆着那年医院落幕的夕阳,第一次生出保护眼前这个人的想法。可是保护这个词语又太不适合他——江停,江停,他一遍遍地念着这个名字,只想要将这世界上他所能拥有的一切都奉给他,无论是腐烂的花朵根茎,还是令人眼馋的滔天权势。

 

  可是,是谁动了我的红心皇后?

  江停不再是少年时候的模样,悬崖下悄无声息流泪的孩子被时光卷入了不可抗争的洪流,他身影在昂贵的红酒杯里一闪即逝,再也拿捏不住。闻劭知道的,他比谁都要清楚,那样意气风发的江支队长,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牵绊他的脚步。他就以那样流畅的姿态,手臂上搭着天蓝色的警服,一步一步地踏向前方,也就意味着他将要抛弃他的那些过往,即便现在不行,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也一定——

  可是你是我的呀。

  闻劭那一刻并不知道心中骤然升起的恼怒从何而来,他甚至无法用“恼怒”去形容那一个瞬间的感受。他将那个瞬间的暴戾形容成“心腹之患”——从心底开始溃烂的伤口,在黝黑的泥土中开出的黑色的花。

  江停是不可能给他什么反应的,闻劭一次又一次听他的声音清冷又温柔,带着点哀切与痛苦,他吻了那个警察,对着苍天与黄土,在他的面前,眷恋又决绝地说:“我爱你,严峫,我也想让你成为那个不可超越的胜利者。”

  他缓缓地闭上眼,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江停一丝半点的动容。这场故事里他从来就不是主角,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江停是故事的主角,那他就去做打断美梦的梦魇好了。

  你逃不开的,我亲爱的红心Q。

  我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而这一切中也包括你。

 

  空旷的田野里,悠长的歌声飘荡在空中,是去往天堂,还是地狱,他都不介怀。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七月,仲夏夜茫。

  而我爱你,地久天长。

 

  I know you will.



fin.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