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巍澜】吃个火锅也是爱你的形状



/温锦言

*短

*扯

*OOC



  沈巍喜欢吃火锅这件事特调处花了大半年才发现。


  这绝对不能怪特调处对沈大顾问不上心,他们冤枉得很,平日里沈巍平平静静,除了赵云澜受伤的时候眉毛会动上一动,根本猜不出斩魂使大人心中所思所想。


  如果不是郭长城拿着十张自家舅舅郭部长的亲戚开的免费火锅试吃券,他们也许到现在为止都不会发现沈巍喜欢吃火锅。


  以及赵云澜是个弱鸡吃不了辣。


 

  十张优惠券,特调处里算上大庆刚好十个人,再加上汪徵桑赞和老李是赤裸裸的鬼,平日里也用不着吃东西,人数绰绰有余,赵云澜当即拍板,目标火锅店,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火锅趴。


  临走前沈巍皱着眉,看向赵云澜。


  “你的胃真的能吃辣吗?”


  赵云澜死鸭子嘴硬:“当然没问题!是男人,就不要怕辣!”


  龙城地道老火锅是家开店历史长达半个世纪的口碑火锅店,正宗川味,一锅红汤端上来,上面密密麻麻漂浮的全都是辣椒。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脸皮有点挂不住了。


  而且胃还有点疼。




  郭长城第一个认怂,他可怜兮兮地盯着那锅红汤,顿了顿,缓缓举起手。


  “赵处,我们能要鸳鸯锅吗?”


  旁边的楚恕之面无表情。


  “垃圾。”


  赵云澜在心里悄悄地感谢了下郭长城同志为组织做出的牺牲,面上倒配合楚恕之点了点头。


  “垃圾。”


 

  火锅嘛,老肉片鸭肠鹅肠毛肚绿色毛肚鸭血千层肚牛肚黄喉鸡郡虾滑香菜丸子鹌鹑蛋竹笋苕粉金针菇肯定是要一应俱全的,最终特调处也没忍心让郭长城在火锅店英勇就义,在一群唯辣不欢的人中间,郭长城瑟瑟发抖,连筷子都有点拿不稳。


  “没事,小郭,你就吃吧,看见这鸳鸯锅没有,这么大一盆,全都是你的。”


  一边的祝红拍了拍郭长城的肩膀,笑眯眯的。


  郭长城感觉特调处对自己的鄙视似乎更上了一层。


  不就是不能吃辣吗?


  郭长城在心里闷闷地想,不能吃辣不就没有人权吗?你们会吃辣就了不起吗?哼,反正我一个人吃一锅,也没什么嘛!反倒自在!


  郭长城这么想着,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不辣锅的边儿上,不住地往里伸筷子。


  青菜,香菇,木耳,哼,都是我的。


  郭长城一个人涮得起劲儿,那边吃的也热闹。这些妖魔鬼怪每一个把辣放在心上,一个个吃得满嘴红油,不亦乐乎。祝红扫了一眼一边文静吃着牛肉的沈巍,忍不住出声。


  “没想到沈教授居然这么能吃辣,实在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赵云澜偏头看了一眼沈巍,见他带着副金边眼镜,手里捏着的筷子半截都被油染红了,他像是完全看不到夹着的麻辣牛肉似的,面不改色地放在嘴里咀嚼了两下,喉结一动,将肉咽了下去。


  赵云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啊……看起来好好吃。


  肉是。


  沈巍也是。


  沈巍像是察觉到赵云澜的目光,微微挑了挑眉梢,笑道:“怎么了,云澜?你想吃什么?”


  “这个吗?”


  沈巍从被辣椒覆盖地完完全全的红汤里准确无误地捞出一块麻辣牛肉夹进赵云澜的碗里。赵云澜一面在心里想,哇沈巍给他夹菜了,一面想,哇,完蛋了。


  赵大处长逞能的劲儿又出来了,他夹住牛肉,象征性地吹了吹,一口吞了下去。几乎是瞬间,赵云澜感觉到一股热意从食道一直蔓延到胃的深处,像是岩浆在不停地翻滚,带着尖锐的辣意,与此同时,赵云澜从耳尖开始一直到脖子都在瞬间红透了。


  沈巍第一个察觉出不对,他要了一杯白开水,示意赵云澜喝下去。赵云澜只觉得头昏沉沉的,心里想,妈的,这个火锅威力比得上二两白酒了。


  “没事吧?”


  沈巍皱起眉,脸上露出忧虑的表情。赵云澜痛苦地哼了哼,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我没事……这个麻辣牛肉是太辣了哈哈。”


  沈巍皱了皱眉,看见赵云澜的确没有出现胃疼的症状,这才松了口气,说道:“不行的话就去吃白汤,也没什么丢人的,身体重要,听见了吗?”


  赵云澜一听还来劲了,他狠狠拍了拍胸口,说道:“我没事,你老公,不能说不行!”


  沈巍见赵云澜神色如常,这才放了心,继续去捞他自己的苕粉和虾滑。沈巍其实很爱吃辣——虽然这个属性在外表上是左右看不出来的,不过嘛,一杯倒这个属性不也是看不出来的吗?


  沈巍自己吃得开开心心,一旁的赵云澜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发觉自己在吃辣的段位上远远不及特调处的一众奇葩。赵大处长左看右看,见所有人都在埋头吃得兴起,终于把筷子缓缓伸向了郭长城的白汤。


  对不起了,小郭。


  你牺牲一下吧。


 

  郭长城越吃越觉得不对劲。


  火锅店的白汤是菌类汤,本身就是以鲜为主,充其量会觉得有一点点咸,可是他吃了一会儿,怎么觉得这白汤好像越来越辣了?


  郭长城皱起眉,他再度将筷子伸向锅里的香菜,收回的下一秒他留了个心眼,余光一扫就看见从角落里飞速冲出一双筷子,又飞速收回。


  郭长城:???赵处您干嘛呢???


  郭长城没敢声张,他保证自己多说一个字回头就会被赵云澜大卸八块,小郭同志唯唯诺诺地低头吃碟子里的东西,金针菇没了香菜没了丸子也没了,过了好一会儿,楚恕之抬头看做鸵鸟状的郭长城在戳他自己空空的碟子,一巴掌拍向他后脑勺。


  “想什么呢?吃饱了?”


   郭长城一脸视死如归。


  “对,吃饱了。”


  祝红抬起头,她吃的高兴,这才开始注意到郭长城的方向,听见郭长城说自己吃饱了,祝红难以置信地一挑眉:“什么?吃饱了?长城,你小鸟胃吗?这才开始吃十五分钟吧?”


  郭长城欲哭无泪:不,姐,我也想吃时间更长一点的,但是您看不见吗?白汤都要变红汤了好吧?


  楚恕之眼尖,他一抬头,颇为诧异。


  “哟,谁在白汤里涮红的啊?这么缺心眼吗?

 

  缺心眼的赵云澜低了低头,假装没听见。


  “是、谁、呀?”


  祝红眼神一扫。


  哦,破案了。


  “老大,我说,你吃不了辣就不要逞强吗,你看看把人家小郭欺负的,多可怜啊。”


  林静虽然念叨着阿弥陀佛,但往嘴里塞肉的速度比谁都要快,他象征性地批评了赵云澜两句,嘴倒是一刻也不停。


  赵云澜抿了抿唇,破罐子破摔。


  “我就是吃不了辣,怎么了?”


  “哦,也不知道谁说不能说不行的。”


  祝红模仿着十五分钟前的赵云澜耸了耸肩,赵云澜咬牙切齿。


  扣工资,都扣工资,小兔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们了。


  赵云澜被自己的同伴们声讨地体无完肤,他转过头想要偷偷看一眼身边沈巍的表情,发现沈巍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个人吃火锅吃得开心得很,眼镜都蒙了层霜,直到感受到赵云澜的目光,他才缓缓抬起头。


  “?”


  赵云澜一秒变委屈:“沈巍,他们嘲笑我吃不了辣,还讽刺白汤没人权。”


  特调处:??我们不是我们没有我们是在谴责你好吗你可以不要这样的混淆视听吗???


  沈巍挑了挑眉,等到镜片上的雾气散去,他凑近了赵云澜一点,忽地欺身覆上他的唇,像是在品尝什么似的,轻笑一声。


  “不是很好吃吗?他们没眼光。”


  赵云澜感觉自己仿佛烧起来了。


  他舔了舔唇角。


  真辣。


  他想。


fin.


——————

重庆的微辣真的让人绝望。

没有鸳鸯锅活不下去。

在重庆治好了我的饮食习惯。

还有赵云澜那段感觉辣的描写是自我真实写照。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