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十九)

  十九

 

  夏安妮接下来的几个月过得相当充实,她一步步在上海影坛打响了名气,如今不论是谁提起夏安妮,都要说那不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大明星吗?

  伴随着夏安妮走红接踵而来的是社会各界名流的邀请,夏安妮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即便是林氏特意为她安排了一位经理人,夏安妮也依旧会在看见各式各样的请帖时候感到头疼。

  “安妮小姐,许久不见,你现在是越来越忙啦!”

  夏安妮听到这声招呼的时候几乎是瞬间绷紧神经,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隐约觉得有些眼熟,却又不记得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男人挑了挑眉,整了整自己的黑色袍子,又道:“我就说这么称呼别人会尴尬,他们还不信,夏小姐,不记得我了吗?”

 

  夏安妮这才有些恍悟:“洪先生!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是没认出来您。”

  “小事情,不用在意。”洪正葆倒是豪爽地挥了挥袖子,表示自己并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不过说起来也是有趣,夏安妮如今也算是跻身于名流社会的一员,按理说平日里见到这些上海位高权重的人的机会也不算是少,可偏偏从上一次见面以来,她就再也没见过洪正葆与罗靖。虽然林道山倒是时不时会去她的片场探个班……

  夏安妮及时收回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换了个话题:“洪先生最近是很忙吧,一直也没怎么见过您,连罗先生也没有消息了。”提到罗靖的时候,夏安妮隐约觉得气氛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刚才还称得上豪迈的洪正葆面色严肃,甚至隐约透着点冷意。夏安妮不自觉地噤了声,一脸不安地扭着衣角。

  洪正葆最先意识到自己无形中带给夏安妮的压力,他叹了口气,扯出个笑脸来,说道:“勤耕他……前些时候受了点伤,现在还在养着呢,自然也不怎么出来走动了。”

 

  “受伤?罗先生受伤了?伤得严重吗?他现在怎么样?”

  夏安妮几乎是下意识地丢出一连串的问题,她向前了一步,好看的眉死死地拧在一起,几乎要贴到洪正葆脸上。洪正葆到底没怎么过度与女性接触过,他一贯是打打杀杀的,也不怎么享受过温香软玉这样的待遇,他后退了一步,耳朵尖儿不自觉地红了。

 

  “不、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是枪支走火擦了点伤,勤耕他恢复的也快,就是没什么精神。”

 

  洪正葆立刻掩饰过去,语气轻描淡写的。夏安妮也算是逐渐在这上海磨练了些,再也不是最开始的那单纯的小姑娘,她立刻听出洪正葆的语焉不详,脊背毫无征兆地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忽然想起以往与罗靖开玩笑时候,他曾经说过的:“这种机会,还是不要来的好。”

 

  其实夏安妮已经不应该继续询问下去了,她明白罗靖也好,洪正葆也好,说到底与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夏安妮更清楚自己孑然一身,是在不该趟这趟浑水。可是罗靖——那人的眉眼就像是生了根似的长在她的心底,罗先生明明看起来那么文雅,那么,那么的脆弱,他受伤的话——

  夏安妮忽然失去了所有继续猜测的勇气,她缓缓的抬起眼睛,对上洪正葆沉冷的目光,一字一顿地说道:“洪先生,请您,让我去看望一下罗先生吧。”

 

  罗靖听说洪正葆来的时候还隐约有些诧异,一个星期前他在码头上给洪正葆挡了一枪,好巧不巧地打在右肩,子弹不深,但却因为伤了关节,不得已要静养起码要两三个月。罗靖是本着好好修养的目的,待在洪正葆的私人医院里,甚至还要求洪正葆有事没事少来打扰他。洪正葆对他从来是有求必应——实际上,码头上那电光火石的瞬间,罗靖捂着右肩跪在洪正葆面前的时候,洪帮当家几乎是目眦欲裂,险些跳起来要冲出去拼个鱼死网破了。

 

  “洪大哥来做什么?帮里最近出什么事了么?”

 

    罗靖的眉宇间挤出些许的痕迹,看向身边弟兄时候眼神都是隐约含着冰的。谁都知道罗靖看上去懒懒洋洋,什么都不在意,实际上唯独洪帮的生意与洪正葆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只有在涉及到这两样的时候,罗靖的眼神里才会流露出那种嗜血的冷厉,甚至是一丝深藏着的阴狠。

 

    洪帮的小弟打了个寒战,连连摇头否认道:“不不不,没有没有,帮里一切正常,就是听说,洪爷来看您还带了个漂亮姑娘。”

 

    罗靖这时候才流露出一丝诧异,他慢慢地放下书,抬眼的瞬间正对上夏安妮显得有些局促却又忧虑的眼神。

 

  “夏小姐?”

 

  洪正葆从夏安妮身后探出头来,似笑非笑地:“艳福不浅啊,勤耕?夏小姐可是求了我好一通我才终于心软答应的,看上去夏小姐可是担心你得要命。行了我也不在这儿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哈。”

 

  “洪大哥!”

 

  罗靖忽地扬声叫住他,顿了顿,对上洪正葆隐约有些调侃的笑意,轻叹了一声。

 

  “不是这样的。”

 

  罗靖神情自然,唇角微微抿起,是一个他习惯性的拒绝的姿态。

 

  “我知道你是在开玩笑,对人家姑娘的名声不好,下次不要如此了。”

 

  洪正葆怔了一怔,少顷,他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笑,转身出去,顺便还带上了门。

 

  罗靖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抬头,安安静静地注视着夏安妮,许久,他笑了笑,是一贯的温和儒雅。

 

  “坐吧。”他说:“这里简陋,实在没什么可以招待的。”

 

  夏安妮前来探望罗靖原本就是凭着一时的意气,直到她对上罗靖依旧温和礼貌的笑容,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出自己的没有分寸。她为什么一定要来看望罗靖不可能?她又是以什么理由来看望他的呢?罗靖的神色始终是平平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夏安妮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些什么才好。

 

  “那个,罗先生,我带了点水果来,您想吃什么?我帮你剥桔子好不好?”

 

  夏安妮终于在不知所措中找到了一丝的话题,罗靖微微怔了怔,没什么血色的脸上仍旧是那种平静的笑意,他说:“不用麻烦夏小姐了,放在哪儿就行。”

 

  话题戛然而止。

 

  夏安妮硬着头皮,又问:“听洪先生说您受了伤,严重吗?怎么伤的?伤在哪里?”提起罗靖的伤情,夏安妮之前在心里默念的矜持冷静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话已出口夏安妮就忍不住后悔,涨红了一张俏脸,死死地低下头,根本不敢直视罗靖的目光。

 

  罗靖也没料到夏安妮原来对自己是这样关心,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久到夏安妮几乎想要起身告辞仓皇出逃的时候,她才听见罗靖声线平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说道:“我没什么大碍,就是挨了一枪,在肩膀上,活动不大方便而已。夏小姐不用这么担心。”

 

  夏安妮闷闷的点了点头,依旧不敢抬头。罗靖忽然觉得这姑娘很有意思,刚才的那些气势汹汹似乎一瞬间被什么吸干了似的,就剩下这么一个不安的懦弱的壳子。罗靖笑了笑,用没受伤的手掀开被子,小心地走下床来。

 

  就这么点声响立刻让夏安妮抬起头,她几乎是瞬间站起身要冲过来扶罗靖,却被罗靖一个手势阻挡在了原地。罗靖缓缓地走过来,他身上还穿着医院里头的病号服,或许是受伤的原因,神情总是有些萎靡,他一步步走过来,不快不慢的,还带着点懒散的味道。

 

  “罗先生,你真的没问题吗?我感觉你脸色很不好啊。”

 

  罗靖笑了笑,坐在夏安妮对面的沙发上,懒散地倚在柔软的沙发里,轻叹一声:“若是你像我一般躺了个十几天,也是要受不了的。 ”

 

  洪正葆给自己的好兄弟开的病房基本上属于最最高级的了,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谁家的客厅。罗靖察觉出夏安妮的局促不安,他向来是聪慧过人的,一眼便看透了夏安妮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夏小姐,很感谢你来看望我,说起来洪大哥究竟是那句话走了风声,您才得知我躺在医院里的消息的?”

 

  罗靖一面说,一面抬眼去看夏安妮。女孩的脸几乎像是煮熟的大虾似的红了个彻彻底底,她绞了好一会儿的手帕,最后才像是逃避什么似的,说道:“不是的,我是担心罗先生,就下意识的,求洪先生带我来看看您了。”

 

  “下意识吗?”

 

  罗靖轻声重复这几个字,神色渐渐缓和了些,却仍旧是清冷疏离的。良久他抿了抿唇,轻声道:“夏小姐,虽然我这话说起来有些过分,不是那么的中听,但是我也好,洪先生也好,和夏小姐你并不属于一样的世界。”

 

  罗靖的声音仿佛一把尖锐的刀子穿透夏安妮的耳膜。

 

  “还是保持些许的距离,对你更好一些。”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