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罗浮生中心】少年不识愁(十八)

十八

*今天也是生爹主场

*夏安妮嫁给了林道山??不我不接受

*对不起不会出现的林若梦小姐姐

*如果一篇分两天写,他妥妥超字数

*日常水过一篇==

 

  

  夏安妮来到上海大概有一个月有余,她一点一点地适应上海的环境,从一开始青涩的演技到逐渐成熟起来甚至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林氏导演十分地看重这个新人,他给了夏安妮许多锻炼自己的机会,而夏安妮——或许是天赋使然,她所参演的每一部电影都叫好又叫座,很快在上海打出了些许的名气。

 

  夏安妮结束今天最后的一个采访,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已经显得有些僵硬。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试图缓解一天的疲劳。她身边跟着个不大的助理,刚刚入行没有几天,尚且是个一无所知,甚至有点心直口快的姑娘。

 

  “安妮姐,你是不是累了?我去给你倒杯水!”说着小姑娘一溜烟跑出去老远,夏安妮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她一颠一颠地端着水壶回来,正忙着,小姑娘又是一抬头,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

 

  “安妮姐,你胭脂花啦,快拿帕子擦一擦,被人看见可就不好啦。”

 

  夏安妮自己也是一怔,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唇上的胭脂,沾下来点鲜艳的红。她低下头打开手包,只是一瞬间,便看见里面并排放着的两张帕子。

 

  夏安妮难得有些出神,从上一次那位好心的先生借给她手帕后,她便再也没有遇见过他。这段日子夏安妮几乎是要住在影棚,戏一场接着一场,剧本一部接着一部,林氏的导演从来都是以精益求精而闻名,夏安妮虽然也会因为导演的过于严苛而有些吃不消,但最终她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导演的严格要求,她单凭自己也不能有今天的成就。

 

  这就导致夏安妮这一个月以来几乎没有离开过影棚,每日都在公司的住处与工作地点两点一线,她也尝试过在影棚大楼后面的江边碰碰运气,希望自己可以再次遇见那位先生。可惜她去过几次,没有一次看见那白色长衫的身影。

 

  上海实在是太大了。夏安妮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与那位先生只有一次缘分,如今缘分尽了,也只剩下这方手帕是夏安妮这一切并不是她所臆想出来的证据。

 

  夏安妮坐在原地发呆,兀自出神,直到助理姑娘连着叫了她好几次她才终于找回自己的理智。夏安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摸出手帕来擦了擦嘴唇,又取出化妆镜熟练地为自己补妆。

 

  “安妮姐,你刚刚想什么呢?”

 

  “没什么。”夏安妮笑了笑,说道:“就是想起一个人,不过,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吧。”

 

 

  两个星期后,准备了一个多月的电影终于杀青,经过漫长的与制片厂的协商,最终敲定在这个月最后一天在影院上映。这是夏安妮第一部真正意义上挑大梁担任女主角的电影,虽然在此之前她已经小有名气,不过多半作为表现得比较突出的配角而受到关注。如今夏安妮要担任女主角的消息一经传出,业界也褒贬参半,不过这至少说明夏安妮具备一定的新闻价值。,也算是给林氏影业多添了些话题度。

 

  夏安妮本身也难免有些浮躁,毕竟这是她在公众面前第一次担纲主角的作品,她也知道自己不够成熟,但她的确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取得成果,至少给她一点让她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心。电影开幕的第一天,夏安妮花掉自己攒了小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张电影票,她坐在黑漆漆的影院最后,看着银幕上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落下泪来。

 

  或许这也就值得了。夏安妮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此之前的所有想法都太过浅薄。她是想成名,也是想成为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可是那些自己曾经以为最为重要的愿望,在看到出现在银幕上的自己的一瞬间全部清零——财或者名远远没有夏安妮此时此刻能够亲自见证自己的一部作品被搬上银屏更令她感动。

 

  夏安妮偷偷地擦了擦眼泪,暗自下定了决心。

 

  她想要让有自己出现的作品越来越多地被人看到。

 

  她想要做一个好的电影演员。

 

 她的处女作到底还是一炮而红。夏安妮本身就具备一个优秀演员所应该具备的所有条件

——娱乐日报上如此评价她。

 

“过硬的素养,迷人美貌,不卑不亢的个性,还有永远想要挑战自我的决心。夏安妮小姐的走红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林道山在报纸上看到这一段话的时候,饶是威名赫赫的大资本家,也禁不住有些许诧异。他比谁都清楚写这篇稿子的记者是个怎样苛刻的人,以前林氏刚捧出来的几个新人,一个个被一支笔杆子骂得差点没断送演艺生涯。

 

  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这家报纸居然会夸奖起他旗下的艺人来了?林道山觉得颇为不可思议,他将报纸翻来覆去又看了好几遍,最后叫了手下人进来,说道:“去,给老二老三传个信儿,就说大哥请他们看电影,想带谁来都可以,图个热闹。”

 

  罗靖查清了洪家近三个月的账本,好不容易喘口气儿便听跟班儿说洪爷请您去一趟,罗靖原本以为又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结果却见洪正葆正了正长衫的领口,说道:“勤耕啊,辛苦了那么久,走,大哥请你看场电影。”

 

  罗靖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茫然地看了看洪正葆,直到被迫拽着坐进车里,他才逐渐厘清这件事情。

 

  “洪大哥,是不是林老板请您去看电影,您顺便叫上我了?”

 

  洪正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还是被你看透了。”

 

  罗靖对于电影其实没有多大的热爱,不过看到熟悉的影视城,他总是会想起那天坐在门口抱着膝盖哭的女孩儿。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就那天的表现而言,她倒是个意外坚强的人?罗靖难得有些跑神儿,他跟着洪正葆进了影院,坐下来后才看见刚刚进来的林道山。

 

  林道山早就听说洪正葆多了一个左膀右臂般的洪二当家,一直也有心见识一下真假但却没有什么机会,刚巧今日也算是择日不如撞日,林道山对着罗靖伸出手,笑道:“久闻大名,洪二当家。”

 

  罗靖淡淡地笑了笑,他没觉得自己的身份有多上不了台面,也不认为自己在资本家面前就要落了下风。他回握住林道山的手,说道:“久仰,林老板的确不负盛名,今日也算得上是大手笔了。”

 

  林道山笑了笑,又寒暄了几句,忽然提起:“怎么,瑞安还没来呢?”

 

  罗靖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靠后坐了些权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并不打算借入这场对话。虽然洪林许三家已经基本成型,三个人也惯以兄弟相称,不过说到底这还是与他罗勤耕没什么关系。罗靖百无聊赖地四处环视了会儿,目光落在门口摆放的告示牌上,这才隐约觉得那上面的人有些眼熟。

 

  罗靖眯着眼在记忆里搜寻了一会儿,这才恍然。

 

  这不是之前哭的那个小姑娘吗?

 

  许瑞安终于在电影开幕之前才姗姗来迟,他对着林道山连连告罪,说自己的公务实在是太多了些,一时间耽搁了。林道山倒也大度,手一挥笑道:“行了行了,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坐坐坐,大哥我今天是来请你们看电影的。”

 

  许瑞安不禁笑了笑:“这还真是稀奇,以前林氏也拍过不少电影,可没见过大哥请我们一次的。”

 

  林道山直呼冤枉,“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以前投资的那些电影,就算是在业界名声再怎么好也依旧会被那些记者骂得一无是处,我也不好意思请你们看不是?不过这一部嘛,”说到这儿,林道山略微带了点骄傲的神色,笑道:“这可是没被那些笔杆子戳着脊梁骨骂的作品,不单单你们不信,我自己都不信。”

 

  “那可真是要见识见识了。”

 

  夏安妮听说她的大老板指名道姓要见她,一时间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慌慌张张地到了影视城,正看见自己的老板与另外两个男人谈笑风生。夏安妮微微踟躇了会儿,正看见影院里刚好走出来一个男人——夏安妮觉得有点眼熟,她又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忽地惊呼道:“啊!是你!”

 

  罗靖也怔了怔,他抬起眼,看着向他小跑过来的夏安妮,也有点恍惚。他慢条斯理地扣好袖口的扣子,微微笑了笑:“刚刚看过你的电影,看见真人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我也是,先生没有穿那件白色的长衫,我都有点认不大出来了。”夏安妮说道,顿了顿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自然熟稔,脸上不禁红了红,从手包里翻出叠得整整齐齐的帕子递过去,说道:“这个我洗过了,还给您!真的很谢谢您那个时候帮我。”说着她就要弯腰鞠躬,却被罗靖扶住,夏安妮听见他道:“小事而已,不用这样。”

 

  “勤耕,原来你认识这位夏小姐啊,怎么之前藏得那么好,是不是怕我说什么?嗯?”

 

  洪正葆走到罗靖身边打趣似的说道,拍了拍罗靖的肩。罗靖笑了笑,转头看向洪正葆说道:“一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不过是有缘见了一次罢了,洪大哥,不要如此打趣我了。”

 

  “不过夏小姐真人嘛,的确是要比电影里好看多了。”洪正葆向来是个心直口快的,他随口这么一说,夏安妮脸几乎快要红透,她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谁,是她的影迷?可那周身的气度却又不大相像。洪正葆常年打打杀杀,总是有点道上人的冷冽杀气,也怪不得夏安妮觉得害怕。

 

  罗靖敏锐地觉出夏安妮的困窘,他笑了笑,拍了拍洪正葆的肩,说道:“今儿主场本应该是林老板,咱们兄弟俩在这儿说什么呢?洪大哥,快过去吧,那两位等着你呢。”

 

  “哦哦,对,那我过去,不是,勤耕你要去哪儿?”洪正葆有点跟不上罗勤耕的思路,他眼见着罗靖转身就要走出影院,一把拽住他,“想去哪儿?今儿没生意,哪儿也不许去,快点你也过来了!”

 

  罗靖这时候才隐约流露出些许少年人才有的神情,他在洪正葆看不见的地方扁了扁嘴,翻了个白眼。

 

  他回过头,正看见夏安妮捂着嘴偷笑,罗靖难得有种一世英名扫地的感觉。他长叹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夏小姐。”

  

 

  “洪帮二当家?”夏安妮似乎对这个称呼还没有什么概念,她听了一遍林道山的介绍,觉得自己的老板可能有些过于看重自己了,眼前的四个男人个个是位高权重的人,她就是个普通的小演员,居然能够得到这些人的青眼,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怎么,夏小姐是不知道我洪帮吗?”

 

  洪正葆眼神一冷,不自觉地皱起了眉。罗靖一直觉得洪正葆在某些奇怪的事情上总是格外执着,他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往前一步挡住洪正葆尖锐的视线,笑道:“夏小姐毕竟是个演员,这些事情不知道倒也是正常,洪大哥,我想起来美高美不是快开业了吗,您就不去瞧上一眼?”

 

  “臭小子,就知道给我找事情做。”洪正葆笑骂一句,倒也没在乎罗靖抛过来的难题,“说到最后这不也是你的事情?行了我知道了……”洪正葆压低了声音,贴着罗靖的耳朵笑道:“你是嫌弃大哥我碍事了,是不是?”

 

  罗靖百口莫辩,他下意识看了眼一边尚且茫然的夏安妮,却被洪正葆当作暧昧的证据,他露出一个大哥懂你的表情,挥挥手先告了辞。洪正葆一走,林道山与许瑞安见过夏安妮真人,感叹了两句,倒也没有必须留在这里的理由,林道山为夏安妮的咖啡买了单,便同罗靖道了别,与许瑞安一道回去了。

 

  顷刻之间方才还算得上热闹的场景也只剩下夏安妮和罗靖两个人了,夏安妮尚且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她有点茫然地看了看罗靖,心想要是这个人也走了的话,那她今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夏安妮四处环视了一下,放下咖啡杯,说道:“那个罗先生,你要是有事情的话也可以先走的,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去。”

 

  罗靖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隐约藏进了云层,再过不了多久便是要下山了。罗靖等待夏安妮喝完这杯咖啡,站了起来,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夏安妮发现罗靖似乎一直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夏安妮生性开朗活泼,难免觉得气氛有些过于沉闷。她想了想,还是率先抛出话题,说道:“罗先生,刚才林老板介绍的时候说您是洪帮的二当家,那个是我想的那个洪帮吗?”

 

  罗靖微微笑了笑,偏过头看她:“你想象的洪帮?是什么样子的?我倒是有点好奇了。”

 

  夏安妮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说道:“就这种,打打杀杀的?我觉得罗先生好像不太像会打架的人,啊,这话不会冒犯到您吧?”

 

  罗靖模仿了一下夏安妮软绵绵的动作,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那你还是对洪帮有点不太了解,要是说打架的话,不是像你的武打戏那样闹着玩的。”他笑了笑,说道:“不过最近天下太平,要是每天都在打架的话,我反倒要吃不消了。”

 

  “罗先生看起来真的不是很会打架。”夏安妮执拗地反驳道:“您可别是逗我开心的。”

 

  罗靖又一次因为夏安妮的话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眼神都柔软许多,反倒比平日里更像个二十多岁出头的少年。夏安妮一时间被这个笑容晃花了眼,她顿时觉得自己合作的男明星似乎在罗靖面前什么都不算了,她悄悄低下头,听见罗靖说:“你这么想也没错,很多人都说我不会打架。如果有机会,那就叫你见识见识,不过这种机会,还是不要来的好。”

 

  Tbc.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