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包庞】青青子衿(三)

文/温锦言

‖高亮‖:
☆本文半正经包庞,历史背景全部瞎掰。
☆本文庞籍不是傻白甜!
☆除了ooc就没有别的毛病了!
☆感谢阅读!




  一番风波后包拯终于坐着被箭射穿的轿子入了开封。老实说包拯相当不安,想来不论是谁坐在一顶随时会被刀剑穿透的轿子里都不会觉得安全。包拯撩开帘子往外瞥了眼,一眼便能见到端坐在马上的庞籍。

  庞籍的衣服颜色极为明艳,桃红的锦衫配着腰间天蓝的流苏格外乍眼。包拯撑着下巴不自觉地开始研究他微卷的发究竟是什么构造,一边的公孙策先是沉默了会儿,后来终于按捺不住唤了两声。

  “大人?包大人?”

  “其实还挺好看的……”

  “大人!”公孙策拔高了些声音,惊得包拯下意识便要站起来。轿子本就狭窄,包拯站起的瞬间头便狠狠地撞在了轿壁上,包拯禁不住“诶哟”了一声捂着脑袋直倒抽冷气,下一秒抬头正撞进庞籍回首时探究的眸光。

  “公孙先生,您可吓死我了!”

  包拯忽然不敢同庞籍对视,立刻移开目光顺势扯上帘子。公孙策略微流露出些许困惑之色,许是刚经历过生死之劫,公孙策同包拯交谈时语气也没有那般生疏了。

  “大人,您方才想什么呢?这都快到开封了,您总该想想入了开封府后该做些什么吧?”

  “哎呀,不着急,不着急。”包拯摆摆手,他朝着帘外扬了扬下巴,笑道:“那位庞大人想必会替我打点一二的,不然他堂堂一位御史,怎会屈尊来这开封府?先生且安心。”

  “原来大人早有打算。”公孙策心下明白包拯早有计算,这才略微放心些。公孙策顺手捞起轿子中原本摆放的书籍,随手翻看起来。包拯目光有些放空,他怔怔盯着公孙策手里的书良久,默默地叹了口气。

  “先生……”许久,包拯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不知到了开封府又当是何等光景。包拯为官多年,却未曾入京,听闻这开封鱼龙混杂,只怕比不得在河南的安生。先生您且想好,若是不肯同包拯赴这刀枪火海,包拯也绝无逼迫您的道理。”

  他原本不该说这话的。

  初见公孙策时包拯便已打好了算盘。这书生不一般,若是能为他所用,不失为一左膀右臂。可真当包拯入了开封,他才意识到这一切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简单。开封——这是大宋的权利中心,所有好的坏的,善的恶的全部聚集于此,钩心斗角,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包拯自己面对这一切倒没什么,可他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将公孙策推入火坑。

  包拯闭了闭眼,继续说道:“先生这个决定可谓是至关重要,还望先生好好考虑。”

  公孙策放下手中书卷,静静地看向包拯。他眸光太清澈,一时将包拯逼得没话可说。 包拯想躲,可这尺寸之地,他也无处可藏了。

  公孙策直直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大人以为,学生是这般的人么?”

  “古语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策虽是一介书生,但也心怀抱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何尝不是学生心之所向?”公孙策坐直身体,一字一句道:“这开封的火海,学生同大人赴定了。”

  包拯长叹一声,“先生大恩,包拯该如何回报才是啊。”

  “何须回报?”公孙策弯眉笑开,说道:“大人只要做个为民的好官,便不负学生的一腔热血了。”

  包拯用力地点了点头,语气满是坚定:“先生所言,包拯牢记在心,包拯定不负先生鸿鹄之志,还这天下海清河晏。”

  “那学生就暂且替这天下百姓谢过大人了。”

 


  “公子,你说这今日之事,该不会是襄阳王所为吧?”

  庞桶几步赶上庞籍,在他耳边小声道:“我可听说了,襄阳王蓄养了几百私兵,被兵部尚书屡屡弹劾也没露出马脚。若这事儿是襄阳王所为,一切可都说得通了。”

  “就算是他做的我们能将他如何?”庞籍冷哼一声,语调忍不住多了丝刻薄,“这么多年我查他,六部查他,哪个查出了真假?皇上和太后为了这事儿食不下咽寝不安眠,夜夜担心哪一日他揭竿而起,可还不是由着他作威作福?陛下年纪小,那帮老臣满口诗书礼乐,又不肯陛下亲政,非叫太后垂帘不可。可太后呢,她又如何能凭一己之力撬动襄阳王这块大石头?”庞籍越说越气,好看的眉几乎揪在一起,“何况襄阳王愈发大胆,朝廷三品大员也敢刺杀,还真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啊。”

  “那公子,咱们怎么办?”

  “呵。”庞籍冷笑一声,“静观其变罢。但愿这位包大人,能安安稳稳坐住开封府尹这个位子,莫再出什么差错才好。”

  一行人终于安稳入京,这一路再没什么黑衣人忽地跳出来耍弄一番武功。包拯被人扶着下了轿子,一抬眼便能见着威严的开封府三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

  大宋民风开放,周遭早有好事的百姓聚集起来想看看这位新来的开封府尹长得是个什么模样。包拯环顾四周,转身对着百姓们挥了挥手,朗声道:“诸位,但凡我包拯做这开封府尹一日,定会秉公执法,绝不姑息养奸,定能还开封一个安定太平!今日起,诸位若有冤情,只管来这开封府击鼓鸣冤就是,本府定能还诸位一个公正来!”

  不知是谁先带头喊的好,包拯反应过来时候,已经看见开封百姓掌声一片。包拯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回过头,正见庞籍并不吝惜自己的掌声,微微笑着看他。

  “包大人好志向。”庞籍拱了拱手,笑道:“醇之先祝包大人心想事成罢。”

  “承庞大人吉言了。”包拯回礼,顿了顿走近了些,又道:“希仁。”

  “什么?”

  庞籍难得露出迷惑的模样,包拯摇了摇头,说道:“在下包拯,字希仁。既然在下知晓庞大人的字,自然也要礼尚往来才是啊。”

  庞籍噗嗤一声笑出来,修长的手指拂过腰间的玉佩,若有若无地把玩起来。

  “没想到包大人还有这般的心思……”庞籍心中笑他幼稚,却并未点破,毕竟包拯的表情实在是认真,而庞籍也不愿煞风景。他拂袖扬手,又道:“那大人请吧,下官已备好酒席,正准备为大人接风洗尘呢。”

  “这倒不急。”包拯同庞籍一道进入府内。开封府今日不似以往死板,处处流露出喜庆的氛围来。包拯四处环视了一遍,又指了指公孙策:“我欲请先生做个主簿,不知此事可否?”

  “包大人乃是这开封府的主人,自然是可以的。”庞籍略微看了眼公孙策,他眸光没什么感情,纵然唇角上扬,眼底也仍旧是一片冷寂。公孙策被这样的目光看得心底发慌,他不明白同时朝中大臣,这位庞大人为何总是显得心机深沉,没有少年人的清澈。

  包拯看得透彻,许是在朝中久了,都会变得如庞籍一般,叫人看不分明。可他并不相信庞籍真的就是这样的人,那年金銮殿外一声轻笑,他始终相信着庞籍心底有着蠢蠢欲动的少年意气。包拯忽然起了玩心,他凑近了些,笑道:“那,庞大人呢?您在我这开封府,若总是板着个脸,我可是不欢迎的哦?”

  “哈?”

  庞籍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错愕地眨了眨眼:“你说我板着脸?”他明明在笑好不好?

  “庞大人若不是发自内心的笑,何必为难自己呢?”

  包拯丢下这句话一个人飘飘然进了前厅,庞籍怔在他身后,半晌都不曾有什么动作。庞桶正担心自家公子会不会因为这句话大发雷霆,忽然听见他家公子低笑出声。

  “哈,我为难自己?”庞籍弯起眉眼,唇角的弧度微微调高了些,“我何苦为难自己做这种事呢?包拯啊包拯,你也未免太过天真了。”

  “这样的朝廷,我若是能笑得出来,那才是为难自己呢。”

tbc.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