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包庞】青青子衿(二)

文/温锦言

‖高亮‖:
☆本文半正经包庞,历史背景全部瞎掰。
☆本文庞籍不是傻白甜!
☆除了ooc就没有别的毛病了!
☆感谢阅读!



  包拯初入开封那日自街边救了个书生。书生俊容,眉眼冷不丁一瞧是清淡的,发怒之时却显得严厉。书生说自己乃是秀才,自家乡来开封科举,未曾想路上遇了劫匪,一身财物全被抢走,只剩下个两袖清风。

  包拯看了他许久,挠了挠自己的下巴,想去捻并不存在的胡须。书生见他动作奇怪,皱了皱眉,苦笑一声:“在下曾在乡间任过几年教书先生,只不过如今落魄,连回乡的银两都不凑不足了。”

  “那我便唤您一声先生了。”包拯笑道,他挥了挥手,并未解释自己不合常理的愚蠢举动,很快岔开了话题。

  “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复姓公孙,单名一个策字。”

  包拯在心里默默念了念这个名字,越听越觉得欢喜,他禁不住喜形于色,一拍自己大腿笑道:“公孙先生,在下乃包拯,将赴任开封府,不知先生可否愿意与我一同前往,去做个主簿先生?”

  “这……大人您未免太轻率了些?在下不过是……”公孙策略一蹙眉,立刻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包拯却摇了摇头,笑道:“先生可懂珠算?”

  “略知一二。”

  “验尸仵作?”

  “略有涉猎。”

  “治病疗伤?”

  “可算精通。”

  “如此甚好!”包拯抚掌大笑,“这般才华,想来区区开封府主簿都是委屈了。公孙先生,莫要推辞了,权当报我个恩罢。”

  “也罢。大人既然救了学生,学生自然当有所表示。只是希望大人在到达开封后能叫学生给家人写封信,报个平安。”

  “那是自然。”包拯点了点头,“先生不知,开封乃皇城,天子脚下,势力盘根错节,我若是要做个清官,便势必要得罪许多人不可,自然需要信得过的人留在身边以防不测。”

  “这么说,大人是要做好官了。”公孙策笑了笑,道:“既如此,学生愿尽微薄之力。”

  “先生言重了。”包拯点了点头,拍了拍公孙策的肩膀,顿了顿忽然开口:“啊呀,我饿了,停车停车,先给我找口饭吃!”

  公孙策猝不及防,同行钦差也猝不及防。公孙策撩了帘子向外看去,正看见钦差一脸为难地皱巴着脸,良久苦笑:“包大人,这没几里地便要入京了,还请大人忍耐片刻,庞大人早已备好宴席只待大人您到呢。”

  “嗯?嗯……嗯,好吧好吧,那我就再忍一忍……哎哟,这也没干粮可以让我垫一口的啊,可是要饿死了诶哟……”

  公孙策默默地放下帘子,扭头过去。

  刚刚一瞬间,他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庞籍在开封府前站着已有半个时辰之久。他不觉乏累,却只觉得无趣。庞桶在他身边鞍前马后地扇着风,一面小声抱怨那大名鼎鼎的神秘包大人怎么还不到。

  “公子,不然你别在这儿等了,大太阳底下也够晒的了,咱屋里去呗?”

  庞籍摇了摇头,他把玩着手中的扇子,缓缓闭了闭眼。“我不过是兼任开封少尹,算不得开封府里的人,也就是说我是客人,哪有客人去主人家等主人的道理?庞桶,你去歇歇吧,不必管我。”

  “那还是算了吧,我陪公子一起等着。”庞桶顿时有些蔫儿,举着扇子默默地站在一边。庞籍再没说什么,也没出言阻止庞桶。他这时候忽然想起许多年前的授官日,初入进士的百八十个学子按名次站好,庞籍那时候总是有些纨绔,虽不是不学无术,却也厌恶礼乐诗书,最终被庞老爹逼着去科举只得了个末位,回头还要去地方受苦,那时候可是没少被他爹念叨。庞籍记得包拯这个名字——那年的进士里独独这么一个人姓包。

  不过他对包拯真没太多印象,五年过去连是长什么模样都不清楚。五年间他对官员的了解若不是了如指掌也很难精确地弹劾贪官,只是这包拯——五品地方官,政绩只是地方一言堂说好,朝廷少得灾报,却也少得喜报,若不是吏部尚书极力推荐,恐怕他根本不记得这么个人。

  真是宿命了。

  庞籍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忽觉口渴起来。这时候看见开封府的衙役跑到跟前,他也分不清这是王朝还是马汉,张龙还是赵虎,对方说包大人的轿子已经入了开封城,还有一炷香便能到开封府了。

  “好。”庞籍合了扇子,抚平自己衬衫的褶皱,笑道:“那便设宴为包大人接风洗尘罢,庞桶,你吩咐人下去准备。”

  “是,公子。”

  庞籍看着庞桶一路小跑回到离开封府不过一条街的庞府,又回头看了看一脸复杂的开封府衙役,良久笑了笑,挥了挥手:“你们也下去准备准备吧,未来的府尹将至,总不能失了礼数。”

  “那庞大人您……?”

  庞籍笑开,漫不经心地勾了勾衣袖的金色边儿,“总得有人迎接不是?何况是圣上下旨,岂敢不从?”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个个都跑下去准备,开封府前顷刻间只剩下庞籍一人。庞籍这时候才觉出几分无聊来,他手腕一抖扇面上露出当代画家书的山水,自顾自地研究了起来。

  而他这么一等,竟又等了整整半个时辰。这下子庞籍再好的修养也禁不住了,他难得蹙起眉梢,看向同样面带不安的衙役们,一挥衣袖下令:“王朝马汉,你们随本官去街上查看下情况,张龙赵虎,你们留在开封府,切勿失职。”

  “是。”

  庞桶一路小碎步地跟着庞籍,他家公子难得走得那般快,桃红的衣带翻飞冷不丁一瞧直教人眼花缭乱。街上的姑娘一见是庞大公子出行,顿时一个个挤成一团,恨不得掷果盈车将手里的鲜花抛到他身上来。若是往日庞籍见到这一幕总是会笑一笑的,而如今,他脸上没有半分笑意,反倒是严肃无比。

  “襄阳王总不该在包拯入京时便刺杀他罢?”

  庞籍忽觉自己愚蠢,包拯自外入京,因着皇帝的缘故自然弄得大张旗鼓,可这开封不仅有九五之尊,也有襄阳王这般的皇亲国戚。听闻包拯名声清廉,襄阳王难保不会下什么毒手。

  “该死,早知道我就派人一路接回来了。”庞籍忍不住骂自己愚蠢,莫说是包拯出了什么事皇上不能放过他,就是皇帝放过他,襄阳王也不会善罢甘休——觊觎权力的襄阳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裁减皇帝羽翼的机会——庞籍是近臣,自然首当其冲;就是他们真的能找到什么证据,又能拿权倾朝野一手遮天的襄阳王怎么样呢。

  庞籍的眸子里流露出几分忧色。

  包拯,你可别死。


  当马车忽然停下的时候包拯还在状况外,此时此刻他满心满眼都在想到了开封府能有什么好吃的。一柄利剑从帘幕外直直穿透钉死在包拯身边的轿壁,伴随着钢铁叮当的声音几乎要穿透包拯的耳膜。包拯不愧是包拯,他这个人最识时务,说时迟那时快,他发出一声尖利的尖叫,拖着公孙策一齐滚下轿子。

  “啊啊啊啊啊——杀人啦——!!!”

  公孙策:???

  “大人?您这也……”

  “别说啦!先生!逃命要紧啊!没看到这每个人都拎着刀呢吗!啊啊啊他们过来了!先生快跑啊啊啊啊啊——”

  包拯从地上滚了两圈猛地跳起来,也不管自己如今仪容如何,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抓着公孙策向树林里狂奔。奈何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别说是逃出生天,就连捡起地上的刀都做不到,眼见着一群群的黑衣人气势汹汹向他本来,包拯寻思着吾命休矣,一手将公孙策护到身后,眼睛一闭寻思横竖也是死,死得体面点也好。

  可他最终却并没有死去。利刃落下的瞬间被一柄飞来的长剑生生打飞,瞬间有两道人影飞掠而来,衣袍带风,凛然不可犯。

  “王朝马汉!留活口!”

  “是,大人!”

  包拯听得身后马蹄声飞扬,他回头看去,被迎面而来的黄沙扑了一嘴。“呸。”包拯狠狠擦了擦嘴,后来发觉自己即使擦了袖子也是脏的。

  马蹄声渐渐停歇,包拯循声望去,入目的是桃红的衣裳,那色彩极其惊艳,在这郁郁葱葱的树林里显得格外突兀。

  ——是他啊。

  包拯是一眼认出庞籍的。五年前惊鸿一瞥,庞公子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深刻,五年的时光包拯个子拔高了不少,可庞籍却仍旧如他初见时那样,像个骄傲尖锐的少年。他似乎未见出成熟,却也褪去了青涩。

  这太过矛盾了。包拯想,不自觉地抿了抿唇。庞籍端坐在马上,同包拯的狼狈不堪比起来几乎是云泥之别。他勾唇笑笑,说道:“包大人初入开封遭次变故,怕是受惊了。”他翻身下马,动作端得是一派风流自在。庞籍几步上前,眸光一扫发觉王朝马汉已经解决了大半的黑衣人,这才松了口气。

  “庞大人,除了横在这儿的,剩下的都跑了。”

  包拯发现庞籍又一次笑了笑,他似乎格外喜欢这个动作,眉梢微微挑起,唇角的弧度轻薄却又没什么感情。庞籍眼睛黑黝黝的,直勾勾地盯着包拯,嘴里却说:“无碍,跑了也好,总该有回去通风报信的。”

  王朝马汉垂首称是,庞桶带着衙役不久便赶到了现场。包拯一直不曾说话,直到庞籍转首对他施礼,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道:“虽说过程坎坷,不过人终归是接到了,既如此圣上派给下官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大半,叫包大人受惊,实在是下官失职。”

  “包大人,请。”

  这时候,包拯才能说出目前为止的第一句话来——虽然此时此刻包拯满身尘土,发丝凌乱,不过他的眸光仍旧清亮坚定,带着丝细细的笑意。

  “庞大人。”他说——

  “请。”

tbc.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