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包庞】青青子衿(一)


文/温锦言

‖高亮‖:
☆本文半正经包庞,历史背景全部瞎掰。
☆本文庞籍不是傻白甜!
☆除了ooc就没有别的毛病了!
☆感谢阅读!





  初见的时候,包拯便觉着那人实在不该在这朝堂之上摸爬滚打的。同榜的士人在踏入朝堂的一刹那,当年什么诗书礼乐早被抛之脑后,一个个只是寻思该如何在这泥沼中生存,或者一步步踏上顶峰。

  他上朝的当日便觉出这一身官服的重量。状元郎站在宰相身后,眉眼尽是得意春色。这时候他还尚且不得在这朝堂上位列前班,他远远自后站着,九五之尊的面容他也看不清晰,只是隐约听见年轻的太后语调威严,命内监宣布每一进士的官职。彼时他虽为末等,也取不得什么过好的官位,听是做一处偏远之地的小官,倒也不觉太为屈才。

  不论是在这皇城,还是在偏隅,一样是为了苍生天下,又有何等区别。他看得开,自然也觉得无关痛痒,这时候他听见身边传来极低的一声轻笑,那声音纵然轻,落在包拯耳边也实在是重极。

  这时候他才偏头瞄了一眼,只一眼包拯便有些不知该作何语言的无措。那少年着实年轻,长眉凤眸,朱唇皓齿——这着实不该是形容男子的词藻,可此时包拯却只想到了这么一句。

  ——难怪自己的华辞论只能得丁等,这般的姿容,他都找不出什么可形容的词来。那少年同他年纪相仿,同样低垂着眉眼,神色肃穆。包拯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他实在不像个随意坏规矩的不羁之辈,直到包拯看见他微薄的唇角微微勾起,眉眼平白流露出几分讥诮。

  呵。

  少年无声地笑了笑,却在内监唤到名字时瞬间敛了颜色,眉眼平淡地俯身下去应道:“臣,庞籍在。”

  包拯挑了挑眉,却在心下默默记住这个名字。

  ——庞籍。

  庞籍被予了从五品地方官,实在不像是个有光明前途的官职。退朝后三两新晋官员便已称兄道弟,包拯只远远看着,目光不自主地往庞籍身上瞄。令他吃惊的是庞籍虽名不见传,但却在这士子之中颇得眼缘,有不少士子同他攀谈。包拯正觉奇怪,忽听身旁一人一声冷笑,颇为不屑。

  “富贾之子罢了,瞧着都觉得污眼。”

  包拯循声望去,正见状元郎蹙眉一副嫌恶之色。士农工商是历来社会的阶层秩序,读书之人自觉清高,不屑与铜臭为伍。包拯心里清楚得很,却依旧觉得这状元郎未免气量狭小,而对那庞籍,也不禁生出几分偏见。

  “原是高兄。”庞籍显然是听见了这话,他眉梢微立,流露出三分笑意,看着是一派潇洒,他并不觉得眼前这有着锦绣前途的状元郎有什么可怖之处,他勾了勾唇角,笑道:“高兄高榜得中,醇之本当是去庆贺一番的,只是不料离京日近,家中不乏多有打点,怠慢了高兄。怎么说醇之也当尽一尽地主之谊,同高兄畅谈才是。”

  庞籍有笑了笑,叙道:“只奈何醇之家中三十年桂花酿,高兄怕是无福享受了。”

  “竟是三十年桂花酿?整个大宋又能找出几个来?”包拯几乎哑然,瞥一眼那状元郎的神色,见他也听出庞籍话里有话,忽觉畅快。不过早听闻庞家家大业大,未料到竟有如此财力——

  “醇之先告辞了。”

  庞籍丢下这句话兀自离去,他话里话外实在没给状元郎留下什么面子,周遭人看得清楚,纵使士子以读书为贵,却也仍抵不过家财万贯的庞家公子。

  这个世道如此地弱肉强食。包拯发觉庞籍无形中给自己上了一课。仕途黑暗,包拯虽不知自己能否在这泥沼中生存下来,但他依旧未曾丧失前行的勇气。

  六品小官也是官啊。

  那一年的包拯,是如此对自己说的。



  五年后包拯奉命回京,开封府尹老病致仕,刑部与大理寺又抽调不出人手,这时候吏部尚书上书力荐包拯,言他通晓律法,公私分明,清正廉洁,正是个为民的好官。彼时包拯正任河南郡郡守,四品尔尔。

  太后与皇帝几番商议,最终敲定任用包拯一事。包拯离开河南郡的时候被百姓夹道欢送,阵势浩荡绵延几里开外,此事传入朝廷,小皇帝与太后更忍不住想见见这包大人乃何许人也。那日御花园,小皇帝召见庞籍,将这话一一道来。

  庞籍上个月刚刚升为从三品御史,自他弹劾三品大员参知政事贪赃枉法,将对方全府上下查了个底儿掉后,小皇帝便待他如心腹,朝中不乏见风使舵者,几日前方说庞籍不过富贾之子仗着家中财势收买人心,几日后那些人便争先恐后来庞府登门拜访,千金礼,万石粮地送,全被庞籍收下转眼就散给了开封及属县的百姓。小皇帝看得明白,庞籍不差金银珠宝,那些东西入不得他的眼,自然也少了份人人汲汲求取的功利。小皇帝心下高兴,待庞籍更亲密了些。

  “陛下说的可是河南郡守包拯?”

  庞籍垂手站在小皇帝面前,他身形挺拔,眉眼间却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阴柔秀丽。听完小皇帝的话,他略一思索,忽地笑开。

  “想必徐大人的话不会有错,他一贯公私分明。再说河南郡这几年风调雨顺,再没出什么旱灾饥荒,想来也是那包拯治下有方。再者说,听闻包拯当年科举虽是末第,却独独律法一科取了甲上,想来他必有过人之处才是。”

  小皇帝点了点头,年少的帝王端起青瓷茶碗抿了口碧螺春,默了会儿忽地一拍桌案。“既如此,朕意已决!”他盯着庞籍,一字一句道:“庞爱卿接旨。”

  “臣在。”

  “朕命你前去接待开封府尹包拯,在包拯熟悉开封府前,庞爱卿可兼开封少尹,协助包拯。”

  庞籍敛袖垂首,半张脸藏在宽大的红袖后,流露出几分轻笑。

  “臣,领旨。”

  tbc.

 

 
 
 

评论(13)

热度(53)

  1. 以齐制宾锦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