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于郑】归去

/温锦言
*cp于郑
*伪原作向

.
  一往无前,不如归去。

.

  郑轩坐在咖啡厅闲着无聊翻看着竞技刊的杂志。咖啡厅离蓝雨有点远,郑轩私心也怕遇见熟人。只不过G市说来说去也就这么大地方,加之地方上对蓝雨的格外照顾,他们这些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竞技选手,想不被发现都难。

  郑轩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在昏暗的小资咖啡厅里带墨镜这种行为,简直是不想要自己的眼睛了。

  转会窗口刚刚关闭不久,这一赛季的头条自然花落他们蓝雨——这么说其实很奇怪,准确来说,是他们蓝雨前任的大将跳了槽,惹得微博上好一通的混战。郑轩丝毫不怀疑那家伙若是出现在蓝雨地界,八成是得被蓝雨粉丝给生生撕碎。

  不过也就是想想。郑轩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他也想不通为什么于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去了风口浪尖的百花,如今甚至还要回来,还说什么叙旧。

  唉。郑轩叹了口气,估计于锋是在百花吃饱了没事儿干才回来的。K市离G市十万八千里,做高铁还得倒车倒到吐,郑轩是无法理解于锋的行为就是了。说到底,蓝雨那么多队员,偏偏叫他出来叙旧,原来于锋也是欺软怕硬的那种人嘛?

  郑轩一时半会儿竟陷进了思绪里,半天没能回过神。竞技周刊停留在那一页上久久不曾翻过,直到郑轩听到有人很轻地敲了敲他的桌角,他才乍然惊醒。

  于锋带了个大白口罩,跟个贼似的站在他面前。郑轩忽然想笑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于锋这样子很蠢,比他戴墨镜蠢多了。

  “你……”

  于锋似乎是要说些什么,却被郑轩截去了话头。他曾经关于此时此刻的郑轩会说些什么而做了无数个猜测,但他从没想过郑轩的第一句话不是责备也不是疏离,而是像不久以前,一切都尚未发生前一样,带着调侃的笑。

  “噗,于锋,你傻透了。”

.

  联盟里头其实没有那么泾渭分明的敌友,大多数时候赛场上你死我活的赛场下都是勾肩搭背撸串的好哥们儿——比如说孙翔和唐昊。

  转会对于各个选手来说也是件平常事儿,在一个队的时候关系好是真的,不是一个队的时候针锋相对也是真的。郑轩对于这事儿看得开,不像黄少天那样,得知于锋转会的消息恨不得上去揍他两拳。

  “祝好运呗。”郑轩告别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懒洋洋地耸了耸肩,看着这个两年的室友说走就走,倒也没有什么必须忍受不了的怒火。

  前途嘛,这东西重要,他明白,于是他也自然看得开。黄少天为了于锋转会的事儿折腾了好久,郑轩瘫在椅子上继续漠不关心地吃着自己的冰淇淋。

  “黄少,也差不多得了啊。”

  黄少天似乎有点不大理解,他怔怔地看了郑轩半晌,忽然泄了气。

  “算了算了,你都不着急,我还瞎操什么心。”

  黄少天丢下这句话便一口气跑出训练室。郑轩坐在原地漫不经心地啃化掉大半的冰淇淋,身后忽然响起徐景熙轻飘飘的声音。

  “郑轩,我说,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郑轩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这句话隐藏了什么深意,反倒先被神出鬼没的徐景熙给吓了一跳。他忽然觉得徐景熙很适合去玩刺客,玩什么守护天使啊,去三零一抢杨聪位置得了。

  “你是要吓死我吗?再说,你们为什么都觉得我一定得有什么想法不可啊?”

  “因为你和于锋的关系很好啊。”徐景熙说得完全理所当然,毕竟郑轩和于锋从一开始就住在一个宿舍,徐景熙到蓝雨后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于锋给懒得要死的不肯去食堂吃饭的郑轩带饭的样子。那时候徐景熙感叹说于锋哥,你这是不容易啊。于锋反倒是无所谓地笑了笑。

  “没什么。”他说:“应该的啊。”

  郑轩耸了耸肩,一口吃掉剩下的甜筒皮,懒散地哼了哼。

  “景熙,你要是说我真的没什么想法,那是假的。”郑轩站起身来,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膀,忽然笑开:“不过这也是别人的选择,得尊重对方对吧?”

  “那你呢?”徐景熙看着郑轩一副潇洒的模样拉开训练室的门,到底是没有忍住,反问道:“郑轩,你自己的想法呢?”

  那天的最后郑轩也没有给徐景熙一个回答。徐景熙站在原地想了许久,终于露出无可奈何的笑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话还真的有道理啊。”

.

  于锋转会这件事原本算不得什么太大的新闻——只是在张佳乐宣布加入霸图后,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新闻就演变成了世界大战般的爆炸性消息。

  不过是牵连罢了。

  郑轩看到竞技周刊上已经连续三天报道这件事的时候到底没忍住狠狠地摔了下杂志。喻文州正站在身边看中午食堂的菜单,听到动静,向来善解人意的喻队并不会说什么闲话,只是笑了笑:“阿轩,中午有白斩鸡哦。”

  “……队长,那是你喜欢吃的。”

  还别说,喻文州的话没头没脑,郑轩一时间怒火也没接上茬,只下意识地顶了一句。喻文州并没介意,他的笑意依旧平平静静,伸手拍了拍郑轩肩膀。

  “阿轩,不要逃避。”

  郑轩抿了抿唇,忽然觉得烦躁般地挠了挠头发,抓着那本竞技周刊丢下一句“我先去冷静一会儿。”便冲出训练室。喻文州站在原地只是眯起眸,不自觉地收了笑意。

  虽然他现在很担心于锋,不过比起这个,他更担心郑轩的训练状态。这种事情只有于锋才能处理,他们都是局外人啊。

  “……能够步入正轨的话,就好了。”

  郑轩跑出去之后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去哪里。蓝雨统共就这么大点地方,去哪里都会遇见认识他的人。郑轩最终坐在蓝雨侧楼门口的树底下,夏日里树荫下是凉爽的,G市的风带着点儿闷热拂过他的衣角,只坐了一会儿,郑轩便觉得自己被汗水淹没了。

  真热。

  郑轩想,却依旧没挪地方。再热又能怎么样呢,郑轩又想,他现在手心里的汗,都是凉的啊。

  令人发指的寒意。

  郑轩缓缓地闭上了眼,他忽然记起许久以前于锋说的荣辱与共,心有灵犀。那时候他忍不住对这个论调嗤之以鼻,而如今,他却只觉得一语成谶。

  郑轩终于是熬不住了,他的手指带着点潮湿地点开手机屏幕,向来稳重的弹药专家禁不住手指尖儿发颤,在空气中虚虚地按了好几下才敢戳开那个人的号码。

  可是点开后又该说什么呢?郑轩想。

  他究竟是要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词语才能表达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呢。郑轩忽然觉得惶恐起来,他盯着正在拨号几个字发呆,一面祈祷不要被接通,一面却又忍不住希望听到那个家伙的声音。

  于锋最终也没接那通电话。

  郑轩的心里仿佛有巨石落下,却又仿佛有什么忽然变得空荡荡的了。

  “不要逃避……吗。”郑轩自言自语,良久他注视着竞技周刊上的几个大字,忽然苦涩地笑开。

  “这不就是所谓的舍不得吗。”

.

  于锋的确焦头烂额。

  他转会百花自然是因为百花恰巧递给了他最需要的橄榄枝,他渴望成为核心,这种人之常情的进取心让他就算心有不舍,但也依旧坚决地离开蓝雨。

  可他从未预料过这件事的影响会比他想得大的多。百花上上下下只记得张佳乐——那个巅峰级的大神,那个与冠军不过是错身而过的前任队长。从重新构建百花的核心开始于锋就面临了预想不到的艰难——他们太习惯弹药专家了,只是邹远还没有能够成长为核心的火候,而于锋将要面临的,却是一支舍不得过去,又很难接纳未来的队伍。

  于锋看着邹远,总是会忽然想起郑轩来。这是不该的——于锋不止一次地批评过自己,可他依旧没有办法遏制自己的想法。他听邹远说他很羡慕孙哲平前辈和张佳乐前辈的双核配合,于锋看过去的时候,邹远眼睛都在放光。

  他又一次想起了郑轩。

  六赛季出道前他在蓝雨里就算再怎么出类拔萃,也依旧是个菜鸟。训练营时期有前辈时不时地来指导训练,某一次指导赛恰巧是于锋对郑轩——狂剑与弹药专家这样的组合,几乎在整个荣耀里家喻户晓。

  于锋当然也会对这样的配合心怀憧憬。他抬眼去看郑轩,发现这位前辈完全是一副没有干劲的模样,栽着肩膀懒散地坐在电脑面前,说道:“开始吧。”

  ……这未免与他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了吧。

  于锋开始是这么想的。直到JJC真正开始的瞬间,于锋被枪淋弹雨冷不防的爆缩式手雷惊出一身冷汗的瞬间,他才意识到四期的前辈终究与他是有差别的。

  于锋忍不住走了神,在狂剑的最后一滴血也被对方打掉的瞬间于锋看到了郑轩的表情,他带着点笑意,不同于平时懒散的模样,而是眉梢尖幽幽勾起一丝清淡的温柔的笑来。于锋几乎是一瞬间被这样的笑容戳中,他怔怔地呆在原地,喉间竟有些涩然。

  “前辈。”

  于锋记得那时候自己叫住他,对他说:“你想过双核模式吗?”

  那时候郑轩是怎么回答来着?

  于锋看着邹远依旧在絮絮叨叨说着希望能够超越张佳乐前辈的话,于锋怔怔地看着邹远,蓦地笑出声。

  “哈哈,真是有理想。那家伙可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郑轩说:“双核模式?我当然知道。只不过我觉得这东西无所谓,并不是只有成为孙哲平前辈和张佳乐前辈那种游戏方式才能显示彼此的默契。”

  “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啊。”

  于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邹远看他的表情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人。于锋难得露出来百花后的第一个笑容,他说:“那么作为搭档我们就要继续努力了,邹远。”

  “毕竟我已经在这儿了。”他说:“即使我还在怀念过去,但不可否认,我已经迈向未来了。”

  ——只是不知道,某一天还能不能回去罢了。

.

  “所以说,你来找我是干什么。”郑轩敲了敲桌子,半撑着下巴看他。这时候的郑轩——或者说是在于锋面前的郑轩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他的确为了于锋利离开而心烦意乱过,可是郑轩却明白一个道理。

  你不能改变。

  那么就去接受。

  联盟都说郑轩和于锋是反义词,一个没有干劲,一个积极进取。全联盟那么多的弹药专家除去张佳乐以外最强的就是郑轩,可这家伙在旁人看来却好像是甘愿屈于四期的黄金一代的光环之下,活得自个儿自在了,倒让旁人替他着急。

  但是郑轩自己知道,他心里渴望的是什么。六赛季的那个冠军,他至今为止也为此而感动着。他如每一个荣耀选手一样,渴望获取冠军。只是这样的热情被他隐藏着,却从未被遗忘。

  “于锋,我其实还挺羡慕你的。”

  郑轩没有得到于锋的回应,反倒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你看你,能为了自己的目标而不断努力,这不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吗。你也没必要觉得对不起谁,虽然舆论那么说,不过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你为了自己而玩荣耀,不是为了粉丝啊。”

  于锋静静地看他,虽然戴着个口罩实在是破坏气氛,而郑轩一番前辈般关怀的话语也因为墨镜的缘故而显出蠢色,不过于锋是知道的,郑轩每个字都不在作假。

  郑轩羡慕他是真的。

  但是郑轩也舍不得他。

  于锋忽然笑了。这时候他也没再去顾及自己的身份,他摘掉自己的口罩,顺带摘去郑轩的黑色墨镜。

  “前辈。”

  这个称呼他很久很久不曾用过了,于锋在心里想,对上郑轩的眸子又一次笑开:“这些我都知道。”

  “郑轩,我是舍不得蓝雨。但是我也……”

  “我也舍不得你。”

  于锋对上郑轩的目光,他从中瞥见无可奈何的笑意,也看见如释重负的自己。

  于锋终于宣布缴械投降。

  “原来兜兜转转的,还是要回来的啊。”

  他说。

fin.

——
感谢阅读。
深夜诈尸。
郑轩真帅!【突如其来的危险宣言】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