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赤桃】约定


/温锦言
×拉郎
×诈尸
×友情向





  桃井五月想了很长时间,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再见过奇迹时代了。

  高中毕业后青峰不出意外地坚持追求篮球的梦想,黄濑继续从事自己的模特职业,绿间念了东大,听说是为了将来继承家业。桃井给黑子打电话的时候得知黑子在横滨的教师学校决定做老师,她渐渐发觉隔着电话听那个少年日渐成熟的声音,她再没了初时心跳加速的感觉。

  “桃井同学,那你在做什么呢?”

  电话里黑子这样地询问她。彼时桃井正坐在新干线的车上前往京都。她抬起头透过窗子看车外飞速倒退的樱花树,微微笑了笑。

  “我啊,就还是那个样子咯。”

  桃井来京都念大学,学习的是金融分析。从初中开始她意识到自己有格外擅长分析数据,到了毕业的时候她已经决定好自己前进的方向。

  桃井是个很擅长利用优势的女孩,她头脑灵活,对自己的未来规划得清清楚楚。她本质上是个理性的人,虽然总是挂着活泼的笑容,不过骨子里还是有利害关系的算计的。青峰出国前桃井花了三天时间给他了一份分析表,那表格太厚,A4纸满满的快有十多页。青峰大辉难得没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这可能是桃井和他十多年青梅竹马时候青峰最温柔的一次了。

  “五月,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当然,阿大你不用顾虑我,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啦。”

  桃井笑眯眯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担心。飞机离开了日本,桃井靠着机场的窗子难得有些迷茫地看向空荡荡的草坪。

  ……

  “时间过得真的好快啊。”

  桃井在不久之后得到了京都大学录取的通知书,开学前两个月因为父母要出国度假的原因,桃井没来得及在京都找房子,反倒是临赶着开学的日子匆匆忙忙地去了京都。

  没有什么比学校宿舍人满为患还找不到房子更悲伤的了。

  桃井五月站在学校告示牌面前,一脸绝望。她发现即使自己一个星期以前规划了未来大学生活的各种细节,也终究没能跳出人口过多所造成的住房紧张的怪圈。

  桃井掰着手指算自己为什么要跑到京都来受罪,没有地方住,没有人照顾,就她做饭的手艺,不毒死自己都是奇迹。

  “……天哪,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学生活居然会变成这样。”

  桃井苦着一张脸,仿佛心痛如刀割。漂亮的女孩子总是会得到诸多的关注,有不少男生尝试着跟她搭话。桃井对于这种搭讪早就有了免疫力,她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心里却不住地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自己到底有怎么办才好啊。

  “这位同学,看起来你正在为住宿问题而困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够给你提供一些地理位置优越的房源……”

  桃井回过头想要礼貌地拒绝,却发现提出这个要求的并不是一个人而已。“有的时候人气太高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桃井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某个人曾经这样说过,不过具体是谁她倒是记不太清,有可能是黄濑君,又或者是赤司君……

  阿拉。想到这儿桃井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忽然发现自己把赤司君遗忘了很久了。

  明明以前在国中每天都会相处的。

  桃井微微走了个神,就是那么一瞬间,周围的男同学渐渐地又多了起来。桃井感觉自己被他们挤得无处可去,表情显出几分不自在来,纤细的眉梢不自觉地蹙起。

  “不好意思,能先让我过一下吗?”

  虽然在极力保持得体的微笑,不过即使是桃井,在面对这样的状况也很难完全保持冷静。

  “桃井?好久不见啊。”

  就在桃井进退两难的时候,她听见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很清冽,干净,甚至有一些金属质的感觉。桃井猛地睁大了眼睛,匆忙去找声音的主人——是十分容易找到的,毕竟她认识的人里发色那么显眼的真的不太多。

  蔷薇色碎发的少年站在不太远的地方,他的周围很空,似乎是受他无形的气场压迫,不会有什么人接近。察觉到桃井的窘迫,少年笑了笑又道:“还真是辛苦呢,桃井。”

  “真是的,小赤你与其看热闹比如来帮我一把嘛!你是这么对待许久不见的经理的吗?”

  桃井瘪着嘴忍不住抱怨起来,赤司弯起眉梢笑开,走入人群的一刹那似乎是感觉到他超乎于常人的气场,桃井周围的人群一瞬间呼啦啦散去。

  “辛苦你了,桃井。”

  赤司征十郎依旧如同winter cup结束时候的模样,他穿着休闲的衬衫,袖口微微挽起露出半截手腕。桃井忍不住感慨说赤司君真的越来越有上流社会的感觉了,少年听到这话反倒是怔了怔。

  “先不提我,倒是你,看起来好像很困扰啊。”

  “唉,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桃井摇头晃脑叹气,刚准备叙述故事的始末,随即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猛地瞪大了眼。

  “……等等,赤司君你和我居然是一所学校的?!”

  赤司征十郎感慨地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

  “桃井,我真的不知道和青峰在一起时间长会被传染成笨蛋的。”
 



  “总之现在问题就是我没有地方住。”桃井坐在校园的草坪上,情绪十分低落。赤司站在她身边安静地听完始末,似乎是想了会儿,似乎很是同情,:“那还真的是令人苦恼。”

  “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他说:“我家离这儿虽然有点远,不过在你找到新的住所之前,我可以提供房间。”

  “桃井,你需不需要考虑一下?”

  桃井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赤司家宅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神情恍惚,她真没想过赤司居然会大方到把自己的家借给她住。

  怎么说呢,她一直以为赤司是那种会对女孩子进入家里非常敏感的古板类型,没想到啊……

  当然这些想法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过去,并不会真的说出来。说到底,有地方住她就已经十分感激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同白石爷爷说就可以了。”赤司领着桃井走进客厅,看着正东看西看的少女,他罕见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桃井,有在听我说话吗?”

  “小赤家真的好大啊……诶,你说什么?”桃井完全沉浸于赤司家过大的宅院,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整个人就已经跑到庭院走廊去后院的景色了。赤司征十郎无奈地扶额,他怎么不知道桃井居然是这种性格的?不对,应该是他怎么现在才知道桃井是这种性格?

  “算了。”赤司耸耸肩,说道:“先不管那些,我们先去吃晚饭吧。”

  桃井坐在赤司身边儿安安静静地吃晚饭,其实她很想摸出手机拍一下以证明这是她在赤司家吃的第一顿晚餐——相当豪华的牛扒和甜点。不过她考虑到赤司可能会觉得她这样很失礼,到底还是压抑住了那些想法。

  赤司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从小养成的家教让他并不会在吃饭的时候说话聊天。这一点桃井国中的时候已经领会过了,那时候全中联赛尚未开始,灰崎和青峰紫原吃饭的时候稍有争执,桃井坐在一边很担心地看向赤司,却发现玫瑰发的少年半眯着眼并未做声。

  “我还以为赤司君肯定是要生气来着。”事后桃井在做数据分析的时候忽然提起这件事,赤司正专注于录像带的细节,听到这话微微怔了怔。

  “你是指什么?”

  “当然是说中午时候的事情啊。”

  桃井反倒很诧异赤司会把这件事忘得那么彻底,少年停下动作,微微弯唇笑了笑:“他们不是一直都那么吵闹的吗?而且我吃饭的时候并没有说话的习惯。”

  “诶……还真是严格的家教啊。”桃井嘟哝了一句,许久像是无奈一般苦笑道:“什么时候青峰君那个笨蛋也可以学会安安静静就好了。”

  “满满的怨念呢,桃井。”

  “唉……”桃井一副说来话长实在不愿多说的样子,苦巴巴地低下头继续数据分析。赤司半撑着下巴,忽然发觉这个经理还挺有意思——带着某种奇怪的氛围,令人感到非常放松。

  “不过虽然青峰君让我非常头疼,但是有时候我也会羡慕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啊。哲君,绿间君,紫原君,有的时候……会感觉有点寂寞呢。”

  少女的感慨声音并不大,语调也显得有点低落。赤司征十郎抬头看过去,微微沉默了会儿,忽然岔开话题。

  “桃井。”少女跟着抬起头,眨了眨眸子看向他,歪了歪脑袋。

  赤司说:“放学后要不要一起回家?”

  “诶?”



  回忆过去总会让人感到愉快,桃井忍不住露出点怀念的笑容。赤司放下筷子抽了一张纸巾擦嘴,看到少女露出点呆傻的表情,再度无奈地叹了口气。

  “桃井,你在傻笑什么?”

  “我吗?嘿嘿,没事没事。”

  少女摆了摆手,一副这是我的小秘密的表情。赤司耸了耸肩,并未深究,端起一杯红茶慢慢地啜饮。

  “说起来,青峰好像是去国外了吧。”赤司说道:“之前听桐皇的前辈提起过。”桃井抬头看向赤司,发觉少年的表情有一丝寂寞——这个词语真的是与赤司搭不上边啊。

  不过桃井还是能够理解赤司的想法的。比起能够为了自己的梦想一往无前的青峰,赤司的因为家族的责任而做不到放弃一切,只能选择割舍篮球。桃井有的时候也会觉得他受到的束缚太多了——甚至说是太不公平了。
 
  但是她却不能说出什么话来安慰他,更何况赤司似乎也并不需要别人的同情——这一点桃井依旧很明白。
 
  “赤司君,”桃井忽然说:“什么时候,可以再一起打一次篮球呢?”

  少女的眸子里有着亮晶晶的光,比起国中时期显得寂寞的晦暗,这时候的桃井桃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明艳的,闪烁的光华。赤司忽然想起许多年前桃井也曾经这样询问过他——

  那时候放学回家的街道上有零星的樱花飘落,少女抓着书包带走在他身边,闲聊一样地说起这个问题。

  “赤司君,你觉得国中毕业以后,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我们很难会预料到未来发生的事情。”赤司从来不会给别人没有保证的回答,他停下脚步,眉眼缓和了些,轻笑一声:“不过,按现在发展下去,应该会有很好的结局吧。”

 


  “现在看来感觉那时候欺骗了你啊。”

  赤司忽然开口,这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话,桃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对上少女澄澈的眸光,赤司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没什么。”他撑着下巴,回答了桃井之前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还是会在一起打篮球的。”

  “一定。”

  桃井五月缓缓地笑出了声。许多年前她曾经听过许多次这样的话,多年后全部成为了谎言。但是现在——现在是不一样的,她忽然觉得,因为大家都改变了,所以国中时候的悲伤终于会成为过去,也许——

  “未来的某一天,我还能继续做大家的经理——也说不定呢。”

fin.

——
重温黑篮的时候忽然间少女心爆炸
我就不务正业写了这个
最近也没有更新,更新了也不是以前的坑,我也就继续这么自暴自弃吧……再见吧再见吧曾经关注我的人呐~
【完全没在怕的】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