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黑暗前的黎明

*文/温锦言
*无明显cp向就想写写他们俩
*超喜欢狮子劫他们啊!!!偷偷艾特 @半生缚


  狮子劫界离现在十分头疼。

  身边的少女一蹦一跳地哼着歌儿,似乎感觉不出任何的危机感。她早就换上自己刚刚给她买过的夹克衫,这种非主流的风格居然意外地适合她。

  街道很安静,圣杯大战期间这座城市恍若无人。魔术协会也早已下令让其他魔术师撤离战场避免无谓的伤亡。

  很太平,甚至是到了诡异的地步。狮子劫界离深知这一点,他并没有忘记对周围环境的侦查,只不过他现在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在这上面。

  ……叛逆的骑士,莫德雷德。

  这家伙其实是个很麻烦的人吧?

.

  狮子劫在接受这次的任务之前听到魔术协会的一群老头子们在议论,说圣遗物是圆桌碎片,如果召唤不出亚瑟王的话,就算是兰斯洛特似乎也有不少的优势。狮子劫在心里倒不是这么认为的——如果真的召唤出圆桌骑士,他反倒会觉得不自在,毕竟与遵守骑士道的正义骑士相比,他这个邪门歪道的死灵魔术师指不定得在英灵心里被鄙夷成什么样儿呢。

  最怕召唤出莫德雷德。那群老头儿接着嘀嘀咕咕,那家伙可是麻烦极了,别说是不是什么叛逆的骑士,单单就与英灵好好相处这一点怕就让狮子劫累到吐血了。

  哪有那么夸张。有人插嘴问了一句,那老头儿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说道:“你知道怎么和莫德雷德相处吗?其实也不是很难,我就简单和你们说说吧。”

  “不能把他当作女人,也不能把他当成男人一样对待,不能夸奖其他英灵,只能认真听他说话。”

  “嘛,还算是简单吧。”

  狮子劫捂住心口,躲在走廊里。

  真的假的?他寻思,既不能当作男人也不能当作女人?我难道把他当作石头吗?狮子劫翻了个白眼。

  还不如正义的骑士呢。

  不过这想法其实也是在召唤之前想想算了,狮子劫也知道圣杯战争这种东西,顺应天命来的比什么都实在。召唤出什么就用什么,魔术师本性对于路途上的棋子并不会抱有百分之一百的希望。

  虽然圆桌碎片感觉是saber职介的专属吧。狮子劫再召唤出莫德雷德之后还稍微分心想了一下,若是有后人能拿到这块碎片说不定也会召出这位骑士呢。这个想法刚出现一秒,下一刻莫德雷德挥舞着长剑把那块珍贵的,不知耗费了魔术协会多少心血的碎片砸了个粉碎。

  狮子劫当时真的是连烟都快掉了。还好他还留存着魔术师的矜持,没真的把烟卷掉到地上去。解除铠甲后的莫德雷德真的是个小姑娘,金发碧眸,欧洲人独有的白皙的肤色,跟个淑女一样。如果不是她那么张扬地露出笑容,湖绿色的眸子里没有那么多暴戾的话。

  狮子劫想,人不可貌相啊。

.

  图利法斯是一座以中世纪欧洲为卖点的城市,街道狭窄,完全模仿十八世纪的大不列颠。servant被召唤而来的时候会被圣杯自动赋予这个时代的知识,眼前的saber一脸无聊地看着周围的城市,慢慢地停住了步子。

  “好无聊啊……我想看的是这个时代的东西啊,不是这些。master,这儿就没有什么更有意思的地方吗?”莫德雷德打了个懒散的哈欠,她露出了百无聊赖的表情,连带着整个人显出了几分暴躁。

  狮子劫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圣杯战争时期,我们也不是在游山玩水。”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他们走了一夜而现在天渐渐泛白,再过几个小时也许就有商铺开始营业了吧?

  “不过么……”

  狮子劫看到莫德雷德仿佛已经没有任何兴致的表情,想了会儿说道:“天亮了以后我们倒是可以在城市里转悠会儿,毕竟魔术师的原则是不将普通人卷进来。”

  “景色虽然无聊了点,但是食物还是有所不同的吧?”

  莫德雷德一秒钟睁大了眼。

  “真的吗!太棒了吧!我已经等不及天亮了!”少女兴奋地跳起来,高跟的黑色靴子狠狠踩了踩地面,“我那个时代的食物真的不好吃,虽然现在欧洲的食物也不一定会好吃到哪里去就是了。这里呢?会有三明治吗?其实无论是什么我都能吃下去的喔!”

  狮子劫看着少女,莫德雷德的兴奋是写在脸上的那种,一点儿都不会掩饰。虽然看上去如同十几岁的少女,不过就心智而言说不定会更小一点……

  跟个小孩似的。

  狮子劫在心里想,他生得一副凶恶的面容,眼角的疤痕会让人想到各种不好的事情。这时候他的面容稍微松动了些许,也不知道莫德雷德发没发现这一点,但狮子劫的确是笑了一下。

  “saber,关于那个言峰四郎,你是怎么想的?”
 
  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几乎是个异数,红黑的阵营,七骑对七骑,规模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届。狮子劫作为被魔术协会雇佣的御主,处于红方阵营,只不过在刚才他拒绝了同红方的合作。

  “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差。”莫德雷德的语气冷了些许,“同母后一样,随时会背叛某个人的气息。”

  他们刚刚见过的红方assassin的御主名为言峰四郎,是个好像不到二十的年轻人。狮子劫觉得不对劲,踏入教堂的瞬间他皱紧了眉,觉出某种违和感,他曾在各种各样的战场上厮杀过,对于危机有着超乎常人的敏感。似乎和他的意见一致一般,原本灵体化的saber瞬间显露身形,披胄戴甲,周身显露出凶残的气场。

  “saber?”

  「抱歉master,我觉得很危险,先让我保持这个状态。」

  她无声地回应,站在狮子劫身边面对着教会的监督官。

  “您是saber的御主吗?”言峰四郎的笑容很平和,他似乎察觉到saber的敌意,却并没有在意。“既然这样的话,也让您看看我的servant吧。”

  “assassin。”

  狮子劫听到saber极低的嗤笑,她似乎很厌恶名为assassin的servant。颓废却美丽的女子攀上狮子劫的肩膀,带着一丝看不透彻的笑意。

  「真令人讨厌。」

  “同感。”

  狮子劫点了点头,果然还是有什么违和感。他非常直接的拒绝了和红方的合作,“毕竟你是saber,我们单枪匹马也没关系对吧。”

  少女挠了挠脸颊,她似乎对狮子劫的信任感到高兴,有些别扭地瞥了他一眼。“不过啊,一想到我的master其实是一个很和我脾气的人,就会觉得很高兴。”

  狮子劫虽然面上保持高冷,说了一句:“是吗。”不过他的内心依旧是带着点世界观崩塌的震惊。

  「总觉得saber人设塌了,话说你是小孩子吗?还是傲娇的那种?」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已经离开教会控制的首都的两个人走在图利法斯的街道上,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旅游城市在晨光中苏醒,穿梭在中世纪建筑中的游人不住地嬉笑。

  “master!那个是什么?看起来软软的,好吃吗?还有那个和那个!”

  “是棉花糖和冰淇淋啦。”狮子劫看着跃跃欲试的saber,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好吧好吧,请你吃总行了吧?”

  莫德雷德眨了眨自己湖绿色的眸子,有点难以置信地看向狮子劫。

  “master……难道你居然意外地是个好人吗?”

  “saber,我很好奇你到底对好人有什么误解。”

  “好、好吃!我以前从来都没吃过这样的东西!”

  坐在咖啡厅里,莫德雷德一点都不客气地点了十多种菜单上的食物。狮子劫觉得很惆怅,非常想抽根烟,尤其是在看到店员难以置信的表情的时候。

  “master,你要尝尝这个吗?”

  “不了。”狮子劫看着莫德雷德一副“我其实不想给你但是因为你是我的master所以必须给你。”的表情,果断地摇了摇头。

  “这么好吃?”

  “超赞的!”

  莫德雷德并没有吝啬对于现代食物的夸奖,她风卷残云般地吃掉桌上的食物后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半翘着二郎腿,湖绿的眸里流露出一丝玩世不恭。

  “那么,我要讨伐的敌人在哪里?”

  她终于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原本莫德雷德便生得端丽,周遭也会有不少的视线往这边瞟,不过她真的认真起来的时候,眼神里是暴戾的,曾经只手翻覆云雨毁灭了大不列颠的叛逆的骑士终于露出獠牙,对战争的征服,对自己的绝对自信。
 
  真不愧是骑士王之子。虽然狮子劫界离很想这样的夸奖一下,不过考虑到莫德雷德可能会像砍碎圆桌碎片一样砍向他,狮子劫还是决定把这句话咽回去。

  “战争打响前我先问你一下。”

  狮子劫的想法只是飘离了一秒,下一刻他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有没有什么对圣杯许下的愿望?”

  “我的愿望吗?”莫德雷德的眼神坚定,语调倒是轻松的,“很简单,我许愿向那把选定之剑挑战。”

  “……石中剑吗?”

  莫德雷德点了点头,“我没能得到那个王的认可,直到最后一刻他不认为我能成为一位合格的王。所以我要证明这一点,我要向那把剑挑战,只要我拔出那把剑,他就必须要承认这一点。”

  “这就是我的愿望。”

  狮子劫点了点头,他很快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拔不出那把剑怎么办?”

  莫德雷德的表情仿佛他说了什么笑话一样,她皱了皱眉,撑着下颌笑起来:“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拔不出来?

  莫德雷德说:“我乃骑士王亚瑟之子莫德雷德,我是必须会成为王的人,我怎么可能做不到?”
 
  狮子劫在心底叹了口气,但是眉梢间却仍染着笑容。

  圣杯战争会选择你成为我的servant,果然还是有道理的。

  “嘛,彼此加油吧。”

  这一天的最后狮子劫也没同莫德雷德坦诚自己参加圣杯战争的缘由——那是一个不值得一提的愿望,在王的决然面前显得实在渺小。

  但是莫德雷德并没有因为这一点而感到愤怒,她语气依旧平静,仿佛在陈说什么事实:“即使这样,我也会斩落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

  “当然,毕竟你是我的servant。”

  “毕竟你是最强的那位。”

  狮子劫界离说。

  这句话,即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会如此认为吧。

  狮子劫这么想。

  远山的夕阳将落,血红色的天幕渐渐弥漫开来。他似乎理解了什么,风雨欲来的剑拔弩张,是战争将至的号角。

  莫德雷德笑了笑,站在他身边一同看向那血色的夕阳。

  她说:“战争开始了。”



fin.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