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刘小别生贺】微草成原


*/温锦言
*年龄设定存在bug请无视谢谢您!
*小别生日快乐呜呜呜迟到了好几天!
*我爱微草一万年!
*个人认为是友情向有七期也有微草
*全文是我流小别
*别哥超酷!!!





  刘小别从微草的训练室里走出来,他有点疲倦,连夜的质量分析和复盘几乎榨干他的脑细胞。高英杰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一面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分析数据,一面有点漫不经心地往前走。

  刘小别回头的时候高英杰险些撞上来,几年过去,当初的小后辈如今个头也窜了不少,担任队长后他似乎是在一夜之间成熟的。刘小别想谁都会经历这个过程——王杰希宣布退役的那一天他抱着袁柏清哭得昏天地暗,隐约听见自己的队长温和地笑了笑,揉了揉他浅棕色的发。

  “交给你们了。”

  王杰希走得决然,刘小别没看出来他到底有多少的不舍。业界评论者感叹三赛季的最后一位选手也离开了舞台,缔造盛世的魔术师悄无声息地离去,似乎是为了证明微草的未来终将属于新生代的年轻人。

  “荣耀的未来,还是要依靠新生的力量。”

  左宸锐如此评价,这是他难得中肯的评论。刘小别忽然觉得压力很大——他不是队伍的核心,但却是不可或缺的攻坚手。

  刘小别看着这条评论就忽然想起他刚进入微草训练营的时候,那日子里剑客这一职业的巅峰是黄少天——实际上很多年间一直都是剑圣黄少天,刘小别最开始的时候也会觉得心气不平,直到一次又一次的惨败让他认清了他和顶点的差距。

  那时候刘小别被过高的自我估计和过低的真实结论的落差打击得几乎体无完肤,他坐在电脑面前发呆,手边放了一张退出的申请单。少年意气和一时碎裂的骄傲让刘小别如此地无所适从,他在电脑前从早坐到晚,没有打开任何一个训练软件,只是像个提线木偶一般,空荡荡地坐在那里。

  袁柏清来搭话的时候刘小别还在思考离开微草训练营回去读大学的可能性有没有百分之五十,他听见袁柏清说:“你是刘小别对吧?虽然名字有点怪怪的,但是我知道你,是那个能在和黄少天过上十招的剑客对吗?”

  刚听过这句话刘小别以为袁柏清在嘲讽他,他转过脸去,看见袁柏清有点发胖的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刘小别眨了眨眼,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遮掩自己的申请单。可偏偏袁柏清眼神儿格外好使,一眼瞥去看见申请单三个大字吓得伸手去拿。刘小别大爆手速将单子揉成一团塞进座位边的垃圾桶。

  “刘小别,那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你看错了。”

  刘小别有点惊慌失措起来,他也不知道那些心虚究竟从何而来,被戳破的一瞬他有种仿佛背叛信仰一般的羞愧感。袁柏清格外善解人意,虽然和他外表的粗枝大叶比起来显得让人难以相信,不过他并没再追问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而说道:“我刚才偷偷听了队长和方神谈话,他们说能和黄少天打十招的新人真的不简单,好像还准备在微草培养一个剑客呢。”

  “……诶?”

  刘小别怔了怔,这种感觉格外地奇妙,仿佛是觉得自己被现实打了巴掌后却得到了甜得齁人的糖一样。刘小别被这样的话语激励,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力气,翻开QQ列表顶着黄少天的垃圾话坚持不懈地拜托他PK。

  袁柏清站在边儿上看了会儿,转头出去的时候忍不住笑了笑,他回头的时候能看见刘小别窝在最里面一排的电脑面前痛并快乐地打着字,一面嘀咕黄少你真的好烦啊,一面又说黄少我这回会赢的!

  这么想的话,后来蓝雨出来的新人卢瀚文一天到晚找刘小别PK,也许在某种意义上是黄少天的报复也不一定呢。



  五赛季的时候刘小别还是个训练营新生,夺冠的微草成为季后赛最大的豪门。刘小别最开始的时候以为冠军队伍都是像霸图那样严格严谨严肃,直到他看见和队长王杰希勾肩搭背的方士谦穿着背心裤衩走进训练室,总算是颠覆了刘小别对冠军队伍的完美印象。

  那时候袁柏清已经是方士谦看好很久的继任者,刘小别刚坐到位子上就能听见方士谦指导袁柏清时候飚出来的各种京腔。微草训练生里不乏外地人,刘小别感觉身边的姑娘表情都僵了,一连失误了好几次。刘小别偷偷叹了口气,刚摘下耳机就听见王杰希说:“方士谦,指导新人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我这不是恨铁不成钢吗?”方士谦狠狠地敲了敲桌子,“你看看这个角度,他不练练哪儿赶得上给你加血啊?”

  刘小别抬头去看微草的正副队长,王杰希的表情依旧沉稳地没什么波澜,面对方士谦这句话他只是摇头叹了叹气,指了指门外:“出去谈。”

  刘小别又去看袁柏清,少年眼圈有点发红,吸着鼻子不吭声。他想说点什么,又看见王杰希拍了拍袁柏清的肩膀,说道:“别放在心上,方士谦就是那样子。”微草队长并没有立刻离开训练室,他巡视了一圈儿这些新人,走到刘小别身边的时候微微怔了怔,看着他的手速记录眯了眯眼。

  “王队……?”刘小别觉得自己紧张地出了一身的冷汗,呆呆地坐在原地都不敢看他的眼睛。王杰希并没说什么,反倒是淡淡地笑了笑。

  “和黄少天打过了?赢了吗?”

  刘小别有点惭愧地低了低脑袋,随后他又听见队长说道:“没有就对了。黄少天这人身上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经验和意识,很珍贵,别浪费这样的机会。”

  他没再多说,转身走出了训练室,没一会儿走廊上传来方士谦几乎要暴怒的声音,却很快消弭地没了踪迹。刘小别立着耳朵听了半晌,觉得两个人也许已经离开,这才轻手轻脚地走到袁柏清身边拍他的肩膀。

  “柏清,别难过啊,方神不就是那么急性子吗?”

  袁柏清重重吸了吸鼻子,凶恶地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目光灼热如要把它看穿,他说:“当然,我不会那么容易输掉的。”他看向刘小别,说道:“你呢?被打击了吗?”

  刘小别耸了耸肩,难得露出了笑意。

  “怎么会?我可是和黄少天正面PK过的男人。”

  结果两个人忽然笑成一团,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还没擦干眼睛里的水痕,却已经有了和未来抗争的勇气。



  后来第六赛季微草惜败蓝雨,队伍里的气氛十分低迷。刚刚出道的柳非眼圈儿红得如同个小兔子,躲在前辈的身后低声哭泣。刘小别赶到休息室的时候气氛实在是沉闷,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安慰自己的前辈,他下意识看向王杰希——微草的支柱此时依旧是平静的模样,他看向刘小别的时候有点无奈地叹了声,说道:“别担心,发泄发泄也没关系,胜败本就是常事。”他看向坐在凳子上一个字都没有说的方士谦,闭了闭眼。

  “虽然也有点不甘心啊。”

  刘小别没来由地开始慌乱,他站在那里如同个雕好的人形塑像。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似乎被什么给堵住。他忽然想起了无数个日夜微草前辈在训练室里挨个儿熬夜的情景,那时候王杰希披着队服一个接一个地把人赶回去,自己却坐回了原地。他想起了方士谦站在窗边看微草的花园,又想起方士谦回头对他说:“小别,再过几个赛季也许我就不能在这儿了,微草还是要靠你们啊。”

  他想起了很多,眼睛忽然有点湿润。刘小别想自己不能在他们面前没出息地流泪,没人需要眼泪的安慰,那太过廉价,且又毫无意义。

  于是他说:“队长,方神,下赛季,我们肯定会赢。”

  “绝对会做到给你们看的。”

  七赛季的时候刘小别和袁柏清终于出道,凭借疯狂的手速优势,刘小别的出现几乎震呆了一片的职业选手。同期生有不少天才——越云战队的孙翔,百花的唐昊,刘小别除了惊人的手速之外,看上去也并没那么大的优势。

  “胡扯。”面对竞技刊这样的评论,孙翔坐在刘小别对面敲了敲桌子,他从越云出道时间不长却已经成为首屈一指的王牌,七期的少年们关系从来都很好,甚至还特意建了个群来交流感情。彼时积分赛首轮过罢,刘小别没能拿到开门红,正被人如上指摘,孙翔为了安慰自己的好哥们特意跑到微草附近,小少爷亲自掏的腰包请刘小别吃饭。

  “手速不重要?扯呢?这群人以为人人都是喻文州呢?”

  刘小别被逗笑,觉得孙翔太不正经,说你可不能这么说前辈,就算我们队长都很尊重喻队。孙翔手一摊,说我是很尊重他们啊,我这不就是举个例子吗。

  “柏清呢?不一起聚一聚啊?”

  刘小别指了指不远处的微草大楼,一脸的无可奈何:“柏清被方神拽去特训了,没福气被翔哥请吃饭了哈。”

  孙翔一下子被逗笑了,他觉得自己也是关心过了头,瞧瞧刘小别人家作为当事人一点事儿都没有,还让自己瞎操心。孙翔耸了耸肩,摊开菜单:“得了,你就当我没事儿操心吧。来,吃啥哥请。”

  刘小别撑着脑袋笑成个傻子,他倒也没下狠心去敲诈哥们儿,象征性地啃了俩汉堡就送人去了机场。孙翔回头的时候看见刘小别挂着那白色的耳机靠在安检处,朝自己挥手时眉眼全是笑意,他安下心,这才头也不回地离开。后来孙翔和徐景熙谈起这件事儿,坐在一边的唐昊气得几乎要拿水瓶砸在他脸上,徐景熙说孙翔你可能是个傻子,刘小别那时候压力多大就是你没发现,唐昊都能看出来,也就能骗骗你和王泽那俩弱智了。

  孙翔当时大脑当机,奈何这已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翻前账刘小别还死不承认——七期都知道他这人的脾气,看着活泼开朗跟个普通少年似的,其实心里倍儿亮堂,凡事看得清楚从不言明,倒是有点儿王杰希那般担当的意思。

  徐景熙是知道这一点的。同期出道,又是药庙死敌,虽然台上撕得爹妈不认,台下却是哥俩好的不行。积分赛过半,宿敌蓝雨微草再度相遇,刘小别抬起头站在队伍里听两队正副队长唇枪舌剑(其实只有副队没有正队),嘴角微微挑了挑。

  “柏清,小别,场上见。”徐景熙笑着对他们说,袁柏清拎着守护天使的十字架周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徐景熙。刘小别比袁柏清收敛不少,他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不会念旧情哦。”

  “彼此彼此。”

  那场积分赛不知为何格外惨烈,也许是上赛季仇怨未了,方士谦的守护天使几乎变身DPS不要命地往喻文州那儿撞。团队频道里王杰希的指挥格外简洁,后期粉丝概括了一下,就这么一句话。

  “别怂,干。”

  刘小别第一个说:“好!”

  飞刀剑穿林过雨,直扑守护天使,灵魂语者猝不及防,夜雨声烦回身就护,那边王不留行从天而降生生拦住夜雨声烦,下一秒技术统计的数字几乎全面爆发,刘小别的手速瞬间飙升到四百二,拔刀斩再加剑影步接升龙斩一套连下来生生将灵魂语者本就不多的血量给刷到了底儿。

  观众席上唐昊和孙翔正坐在一处看比赛,见状齐刷刷爆了粗口。俩人面面相觑,最后傻乎乎地笑成一团。

  “瞧瞧,咱别哥的火气,还是得发出来的。”

  不过赛后刘小别还是被王杰希严肃地批评了一遍,王杰希生气的时候脸都感觉是黑的,他一再叮嘱刘小别做好手操,并且禁止了他接下来几场的比赛。刘小别委屈吧啦地坐在观众席里,淹没在绿色的微草应援中,被隔壁观战的徐景熙嘲笑的体无完肤。

  “小别,都说了发泄不要憋在比赛上嘛。”徐景熙说:“平时说出来不就好了?装x一时爽,现在傻了吧?”

  刘小别说:“我呸。”

  七赛季冠军决战,当荣耀两个字跳出来的时候刘小别几乎是瘫坐在座位里,手指尖儿都在打颤。他摇摇欲坠的从座位上晃起来,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门被袁柏清一脚踹开,他似乎是从观众席飞过来的一样,刘小别抬眼过去的时候,袁柏清飞扑上来,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狼狈。

  “小别,你做到了!”

  刘小别眼睛里也是湿润的,他狠狠地擦了擦眼睛,用力抱住袁柏清的肩膀,说:“不,是我们做到了。”

  他踉跄着走出来,站在舞台上出神地看着大屏幕上的精彩回放,他看见了王不留行的熔岩烧瓶炸裂百花的阵型,他看见防风的十字架发出耀眼的白光,他也看见了自己——梦想中的一切终于有了实感,飞刀剑的幻影无形剑的六道剑影,追魂夺魄的剑光划破长空。微草的队友们边笑边哭地接受奖牌,他依旧呆呆地看着那块屏幕,仿佛那就是他的一切。

  王杰希走到他的身边,轻笑一声:“小别,开心吗?”

  刘小别回头去看自己的队长,眼前忽然迷蒙成一片,他没伸手去擦,只是狠狠地点了点头。

  “爽!”

  他说。

 


  “小别哥,明天的比赛对手是三零一,不能轻敌啊。”

  高英杰认真地看向他,年少的微草队长早已退却了青涩和稚嫩。刘小别看着他,如同看见多年前的自己,以及多年前的微草。

  他笑了笑,似乎又回忆起出道时候的快意恣肆,那些曾经沉重的,明媚的,落寞的,轻狂的,全部成了他此时此刻的骄傲,一生的荣光。

  他的路还很长。

  刘小别点了点头:“当然不会轻敌了。”

  “我们可是微草的未来啊。”

fin.
 
——
写写就4000+
远动会后累成狗哭着求个评论行吗??
(吃零食玩手机也会累死啊……运动会可能是有毒吧)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