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全职本命杰希底线杰希
文野爱宰爱中爱安吾w
两个圈儿吃的都杂极了
cp洁癖者慎fo
你会被气死的
其实是个特别好相处的姑娘
但是我要去高三高考了
所以本博慎fo慎fo慎fo
八月十五号准时失踪。
QQ号不挂了挂也加不了
各位取关随意
如遇雷点都是我的错OK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重说三。

最后比个大心心♡
感谢关注。

等我高三回来。
写八百篇以示决心。

【方王】惠而好我(二)

*温锦言
*缘更缘更
*中长篇
*私设如山(现在时间线是第一赛季刚结束!)
*接受批评指教谢谢大家!

  暑期总是有很多的时间让人放纵或者克制着学习。王杰希并非没有自制力的孩子,即使荣耀登录读卡器就在书房,他也依旧按部就班地完成每天该做的事情。

  然而王父对这个游戏显出了更大的兴趣,经常会拿着王杰希的卡在游戏里四处抢boss,王杰希也不觉得心疼自己刷掉的经验和武器,反正隔天竞技场赌局他全能赢回来。

  后来父子俩干脆就窝在书房里,王父看了两分钟报纸终于撑不住坐到儿子身边看他打游戏。王杰希刷到了满级有两三天的光景,扛着一套紫装在竞技场大杀四方,他没加公会,一个人带着小魔道高兴就去打boss,不高兴就去PVP,王父不无嫉妒自家儿子的手速,王杰希笑了笑,打出了一套连击。

  “太厉害了吧,杰希。”

  “爸,你这样太像老顽童了。”

  王家一大一小两个活宝的好日子很快就到了头,王杰希还没来得及沉迷游戏,他爹倒是沉迷地比谁都快。两个人习惯了一起熬夜,大半夜在厨房鬼鬼祟祟地翻泡面,大学教授的王先生终于也和儿子一起体验了一场宅男的生活。

  难以置信。

  王母回来看到一片狼藉的厨房和没灭的书房灯时候,怀疑自己进错了家门。她打开书房门,正听见王父喊:“杰希,你看看这是不是隐藏!!”

  王母面无表情地拔了网线。

  “王教授,王杰希,你们两个给我个解释。”

  “……对不起。”

  在网游里大杀四方的魔道学者乖乖地低头认错,他爸仗着年纪大胡作非为,一面哄着老婆一面开了电脑,说:“这是消遣,消遣,诶哟,荣耀职业联赛,杰希快看不看?!”

  王母回头,看见自家儿子难得一脸期待的表情,狠狠给了他们俩白眼儿,“没正形的。得了得了,赶紧回去看吧,晚上吃什么?”

  “肉。”

  “肉!”

  王母扶额远去,王父拽着自家儿子开了电脑的网络直播。彼时第一届荣耀职业联赛刚刚开幕,全网荣耀粉丝疯了一样给自己支持的战队声援,恨不得隔着屏幕给他们大撒鲜花。王父很有地域情怀地说:“咱B市人,微草,皇风选一个!等一下,微草王牌是魔道,好了,就支持微草了!”

  王杰希日后和朋友谈起为什么会选微草战队的时候很诚实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可惜没人相信,反倒是一个个笑得里倒歪斜。王父在这点上格外一根筋,比如足球必挺国安,比如对帝都的乒乓球队怀有深深感情。王杰希在这样的熏陶下默默打了个微草粉籍,看着屏幕里的王不留行和扫地焚香的擂台赛,顿了顿在比赛经过五分钟后,说道:“皇风要输。”

  王父拿出自己熬夜看足球的力气就差挥舞个彩棒给微草加油,听见这话,他回头笑起来:“那当然,咱看好的,肯定不能输。”

  王杰希没打断自家父亲的奇思妙想,他的眼睛落在小窗给出的CD流转上,在心里想着如果自己是王不留行,自己要怎么面对驱魔师。在这样的坐标上能发起突袭,绕背袭击,驱散粉加负状态。

  一场比赛看下来他的父亲兴奋不已,王杰希却忽然觉得有点疲惫。全程模拟比赛的紧张度挑战他的神经,虽然屏幕上的王不留行做出的应对更加成熟,但是王杰希依旧觉得有什么在他的心里蠢蠢欲动。

  独一无二的热血。

  王杰希这么想。

  假期结束,王杰希回到班上的时候果不其然听到同学都在谈论嘉世夺冠的比赛。他照例撑着下巴在纸上写写画画,但这一次他不似以往专注,同学离着不太远的地方大谈特谈一叶之秋最后的一击落花掌就算是普通攻击也实在漂亮,王杰希听着微微皱了皱眉,他终于忍不住插嘴。

  “虽然是这样,如果一叶之秋诱导大漠孤烟的技能冷却算错时间,一叶之秋也抢不出落花掌。四个身位格,落花掌不吃亏。”

  班级男生诧异地看向王杰希,良久他们结结巴巴地问了句:“……王杰希你也看这个比赛啊。”

  王杰希挑了挑眉,难得开了句玩笑:“是啊,我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吗?”

  由于打着同一个游戏并且共同语言极速增多,王杰希和一群男孩子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亲近起来。晚自习的时候男生丢了个纸团过来,同桌的女孩蒙了蒙,似乎没想到学霸如王杰希也会有不认真的时候。王杰希对她笑了笑示意安静,伸手打开纸团看着上面扭扭曲曲的文字禁不住勾起了嘴角。

  “jjc吗王神?”

  “下课再说。”王杰希划拉了一笔,转头瞥了眼,没觉得有老师,手腕一抬稳稳地砸进他的手里。

  “诶……”男生小声抱怨起来。王杰希看着同桌仿佛看见外星人的表情,摇了摇头,翻开一本新的练习册。

  “……竞技场吗。”王杰希努力把这些念头驱逐出自己的脑海,拿起原子笔安安静静地开始做自己的题。下课铃一打响,推开桌椅的声音接连响起,班上几个关系好的男生扑过来不依不饶要和王杰希jjc,那时候王杰希还在和一道数学题坚持不懈地做斗争,他头也不抬说道:“去哪儿?你还没成年可不能去网吧。”

  “没事儿!那家网吧是四儿他叔开的!”

  “亲戚也不行。”王杰希说:“九点多了,太危险,你们家长也不放心。”

  “王杰希你又不是我爹妈你怎么那么多话,操什么心啊?是不是怕输啊?”其中一个男生一向看不太惯王杰希,他不爽地皱了皱眉,说道:“哟呵,杰希大神肯定是怕打破自己常胜不败的记录,怂了!”

  王杰希解出最后一个方程,有点面无表情地眯了眯眼,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又不是神,输很正常。但是你,”他挑了挑眉梢,流露出几分讥诮,“我放水你都不一定能打赢我。”

  这话可以称得上是大放厥词,连带着几个原本跟王杰希关系不错的男生都皱起了眉。最开始的男生觉得自己跌了面子,狠狠一拍桌子,瞪视王杰希:“既然你这么厉害,我倒要领教一下了。”

  王杰希淡淡地瞥了眼,有条不紊地收拾好自己手边的书本,站起来提起了书包。“真来?”

  他说。

  原本坐着的时候感觉不出来,王杰希站起来之后一米八的个头顿时让人觉出了压迫感。少年大小眼淡淡一瞥,面上神色浅浅,不紧不慢地又问了一遍:“你确定么?”

  “当然。”男生继续凶恶地瞪着他,王杰希笑了笑,说道:“那走吧,就一把,输是输,赢是赢,没二话。”

  “痛快!”

  王杰希出门之前给母亲发了条短信说不要担心,跟着几个男孩走过小巷,钻进了一家网吧。男生轻车熟路把他往里面的机子引,王杰希眉眼扫过网吧里影影绰绰的光影,荣耀起步不久却已经有了不少的粉丝,一路走过去王杰希看见了许多荣耀界面。他随意地看过去发现有不少是战斗法师,其实他也可以理解,毕竟这时候嘉世队长的战法一叶之秋算是从网游杀出来的大神,被不少人崇拜。

  王杰希寻思着这十个里头能有九个玩战法,还有一个就是驱魔师。彼时北京这地界还是皇风算是老大,扫地焚香的操作者名气远远超过微草王不留行的操作者。王杰希挑了挑眉梢,跟着前面的男生继续往前走。他收回目光的一瞬间余光瞥到一个玩儿治疗的少年,猛地便顿住了脚步。

  少年玩儿的是守护天使,就算是治疗两个职业里面也算得上是以防御为主的类型。他正在打一个百人副本,王杰希眯了眯眼睛看他的屏幕,有点愕然发现和他的角色一排的只有五个治疗角色。这种情况实在少见,带六个治疗打百人boss完全就是去送人头的。

  不过少年似乎没有这样的意识,他的声线沉稳,该加血加,该放生放,所有治疗完全听从他的指挥,即使前排MT倒了五个,后方的攻坚手依旧一往无前地推进。

  指挥。

  王杰希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是对治疗职业的把握到了极限,才会有这样的实力去指挥网游玩家。治疗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生命线的保证,王杰希深感好奇,目光顺势落在他的账号名字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治疗最大。
 
  这是什么烂七八糟的ID啊?

  王杰希有点扶额的冲动,往后退了两步想观察一下操作者的时候,前面的同学已经有点不耐烦地喊他的名字,王杰希匆匆应了一声,听见少年骂了句粗话。

  “靠,这个输出太他妈浪了吧?放生放生,果断放生,让他浪死!”

  王杰希忍不住还想再看一会儿,但是没耐心的同学很快拽着他往前走。王杰希只来得及看见操作者好像有带了点发卷的柔软碎发。

  “……治疗还能那么玩吗?”

  王杰希坐到位置上的时候还有点茫然没能整理好情绪,他眨了眨眼,终于想起自己此行目的,偏头看向同班同学的时候发现他们的眼神熠熠发亮。王杰希淡淡地挑了挑眉梢,伸手插入荣耀账号卡,轻车熟路地登入游戏竞技场,说道:“那来吧。”

  “……靠,王杰希你这个胜率太变态了吧?不过你是紫装,四儿是橙装啊,不合适吧?”

  王杰希倒是显得无所谓,他看了男生一眼,说道:“要不就开修正,要不就直接来。我随意。”

  “啧,好像我占了你多大的便宜一样,开修正!”对方说。操纵的战斗法师威风凛凛地站在竞技场一角,清一色的橙装不过在修正场的修正下多少没了优势。王杰希熟悉地调整键盘键位,身边有男生观战看了眼,觉得奇怪:“王杰希,你用这个键位舒服吗?正常不都是WSAD键位的吗?”

  “我觉得还好。”王杰希随意地回答道,调好键位后甩了甩鼠标,唇角勾了勾,心里有了点计较。两个人面对面坐好,同时按下开始键。

  战斗法师作为近战职业,速攻抢占优势是最为简单粗暴的办法。战矛张牙舞爪直逼魔道学者,携带加速炫纹矛尖骤起。王杰希键盘一抹,魔道学者腾空而起,掠过飞射而来的炫纹,转眼甩下酸雨干冰。

  他的速度很快,远远超过战斗法师的移动速度。在圆舞棍的技能外围,魔道学者的身影格外轻盈,斜斜掠过草丛,下一秒的视角骤然转换,扫把兜头盖下遮住对方视角。对方显然没有这样的准备,战斗法师的动作开始混乱,炫纹时间已过消失在他的身边,战斗法师下意识地挥出落花掌,却并不知道技能的落空。

  旁边围观的少年们终于忍不住发出惊呼,他们旁观的角度比起局中人显得更为清楚,魔道学者诡谲的走位在他们眼里几乎是擦着圆舞棍的判定边缘堪堪划过的,尽管他们心底还藏了些疑虑,担心对方是不是碰巧惊险躲过攻击,然而下一秒王杰希手指划过键盘,魔道学者压线低飞掠过地面,猛然一跃驱散粉和扫把旋风先后交错,生生浮空了对方的战法。

  魔道学者的浮空可以说是二十四个技能中效果最差的一个,然而王杰希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魔道学者一套连击飞快接上,对方的血条几乎是飞快地下降,王杰希轻叹一声,按下最后一键打出了星星射线。

  血条清空。

  电脑上红色的底板上显出荣耀的logo,王杰希放下耳机,微微按了按指节,对一边目瞪口呆的同学笑开。

  “赢了。”

  对面的男生站起来的时候脸上没有半分的不甘心,反倒流露出了几分的钦佩来。实际上他在荣耀里也算得上是个高玩,手速努力一下也能上得了200,可他没想到王杰希和他的一次竞技场他几乎是被压着打,没有任何一点的反击机会。

  压倒性的优势。

  少年到底是孩子,没谁会真的那么记仇,开始时候那些幼稚的争吵转眼已被抛在脑后。王杰希看着对自己面露崇拜的同学,一时间竟然也有些哭笑不得,他被围在中间有些无措地接受朋友的赞美——王杰希一向很难直截了当地接受直球,最终他只是摆了摆手,笑道:“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吧?已经打完了,我就先回去了。”

  “杰希大神慢走慢走!”

  王杰希弯起眉梢轻笑,拎着书包走过一排一排的机器,他又一次路过那个玩治疗的少年身边,少年似乎已经结束了百人副本的存档,正在和谁聊天。

  虽然知道这么做很不礼貌,但是王杰希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神往他的电脑屏幕上扫,聊天框不大,对方的ID名字也看不太清,但是王杰希依旧能够看到少年飞快地打了字,如此写道:“微草吗?可以试一试啊。”

  “这么爽快?”对方难得显出了诧异。

  少年忽得笑出了声,他写:“这样不好吗?不过别说,微草离我家还挺近的。”

  “……”

  王杰希有些怔怔然,少年似乎有些疲惫地摘掉了耳机,推了推椅子活动起了自己的肩膀。王杰希快走了几步悄无声息地远离了些——他总是会觉得留在原地会平白生出尴尬来。

  不过啊……

  那就是职业选手的意思吗?

  或许少年时惊鸿一瞥,便为他日埋下因果。王杰希那时候尚且不知道终有一日他会如那少年一般奔赴战场,为了青葱岁月的一枕幽梦,为了不负年少的一腔热血。

  为了这一切,他将乘风破浪,他将改写宿命,也将亲折羽翼,也将步入囚笼。

  他心甘情愿至此。

  只为荣耀。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