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锦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本命杰希和安吾太宰
三次爱玮柏。
很普通的人。
高三☆赶稿☆缘更☆
感谢喜欢。
但是禁止转载文字哦。

【方王方】前夜


/温锦言
*cp方王方无差别大概
*友情向
*手痒的产物
*大噶好我来诈尸啦

  那是在魔术师横空出世的前一天夜里,黑夜织就了冷色调的天幕,微草的训练室也和天幕一样漆黑成一片。

  是没有光亮的。方士谦这么想着,捏着黄色的手电筒晃了晃训练室的玻璃,冰冷的光玻璃上反射回自己的眸子,方士谦忍不住眯了眯眼,转过身沿着俱乐部的走廊继续往下走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养成巡夜的习惯,照理说副队长的职责中并不包括这一点。以往林杰还在的时候方士谦的工作不仅仅是轻松,甚至只需要叼着零食坐在一边看小孩儿们恶狠狠地按着键盘。林杰退役后方士谦再也没得过清闲,他不知道是内疚感作祟,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在新人队长冰冷的视线里丢掉了薯片和水果糖,拿着鼠标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念叨两句今天晚上一定要多吃点黄瓜味的薯片。

  这时候前辈会笑话他明明是副队长了还这么孩子气,他回头看了眼那位正队长先生,十八岁的少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继续自己的训练。

  真是没意思。方士谦在心里偷偷骂王杰希。王杰希似乎听不懂他的怨念,依旧一板一眼地打开下一个训练软件。

  方士谦那天晚上会去训练室完全是个偶然。睡觉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好像把手表落到电脑旁边,原本想着明天去拿也没关系,但他又忽然想要去打一把荣耀。那个时候微草战队还没到人人一个电脑的地步,勉强把正副队长分成两个房间已经很不容易。方士谦蹑手蹑脚走出去的时候瞄了一眼隔壁禁闭的房门,他对着厚实的红木门做了个鬼脸,又像是怕被人发现一样溜出了宿舍。

  方士谦穿过微草的小路跑进训练室的大楼,巡夜的保安似乎还没来,这时候不过才半夜十二点。方士谦一口气跑上二楼正摸着裤兜找钥匙,忽然感觉后面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顿时方士谦的寒毛倒竖几乎要尖叫一声爆个粗口,身后的保安先生也被吓个不轻,压低声音说:“方副,你吓死我了。”

  方士谦欲哭无泪,他大咧咧地问保安先生说你怎么在这儿,巡夜啊?保安却伸出食指示意他安静,小心地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方士谦从保安肩膀和门的缝隙中探出了个脑袋,这时候他才看见黑暗里深处有一抹蓝荧荧的光亮忽明忽暗。方士谦想这莫不是传说中的鬼火,这时候又听见保安说:“王队在这儿训练来着,方副也是来特训的吗?”

  方士谦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瞬间他的火忽然起来了,他一把拽开门大步流星的进去,站到王杰希眼前的时候少年还没有一点察觉,只是专注地进行着高难度的操作。方士谦站在他身后看他的电脑上马甲号行动轨迹似乎要脱离地心引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心情很差地用力一拍王杰希的桌子,伸手拽下他的耳机。

  “王杰希!几点了你还不睡觉?!”

  王杰希被吓得着实不轻,十来岁的少年怔怔地看着前辈怒气冲冲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手边儿摸出一块手表,说:“是前辈落下的吧?手表在这儿。”

  “我没和你说手表的事情……!”方士谦几乎要被王杰希的逻辑给气笑,他瞪着小孩儿无辜的表情,强硬地把他往外拽:“身为队长知不知道什么才是以身作则?赶紧回去睡觉,听见没有??”

  “方前辈……”王杰希任由他拖着往前走,顿了顿,他轻声说道:“那个,您电脑忘关了。”

  方士谦在气得直跺脚跑回去关电脑的档口回头看了一眼,王杰希正靠着房门笑眯眯地看他。方士谦不知道王杰希这是在表达对他的嘲笑还是单纯地觉得高兴,总之他觉得这个小孩儿实在是惹人讨厌。

  讨厌透了。方士谦想。林杰那时候总是对队里的孩子身体问题耳提面命,受他影响方士谦也忍不住絮叨勒令王杰希以后禁止熬夜。王杰希当然不会听他的话,当方士谦第无数次在训练室逮住偷偷打荣耀的王杰希的时候,还没等方士谦爆发,王杰希倒是抬了抬眼皮,说道:“前辈,您是不是故意和我过不去?”

  “……”方士谦忽然间哑口无言。王杰希似乎是明白他的沉默究竟隐藏着什么情绪,明明比方士谦还小的孩子却露出老成的神色。他站起身往外走,方士谦站在原地还拿着王杰希的耳机,怔怔地看着荣耀胜利的界面。

  方士谦忽然转身冲出训练室,在黑暗的走廊里拽住王杰希的手臂。王杰希没穿外套,即使已经快要九月份,他也依旧穿着那件训练营时期的微草衬衫。方士谦沉了嗓子,他一字一顿地对王杰希说:“王杰希,把话说清楚。”

  王杰希回头看他,这半个月下来他似乎又长高了些。方士谦微微低头就能看见少年凌乱的额发。王杰希的眼睛空空荡荡,太过冷淡也太过空洞。他缓缓摇了摇头,语调也是老成的。

   “前辈,没什么好说的。”

  王杰希说,他挣脱开方士谦的束缚,淡淡地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方士谦站在他身后看着少年消失在黑暗里,背影仿佛被孤独吞噬,才忽然发现自己又一次的弄巧成拙。

  方士谦发现这一点太晚,也让他格外愧疚。之后的一个星期两个人都没有进行过一句交谈。有敏锐的前辈发现他们之间僵硬的气氛,偷偷来找方士谦拜托他们快点和好。方士谦撑着额头说了几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打发了前辈,下一秒正看见王杰希走到他对面的电脑座位坐下。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打开电脑戴上耳机看皇风的比赛,忽然后知后觉想起原来明天晚上就是皇风的比赛了。这也将意味着微草的新人队长在职业赛上的第一次亮相。方士谦忽然想起那些乱七八糟的舆论,一字一句都是对王杰希恶意的揣测,对微草看似关心的诅咒。方士谦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骤然觉出了沉重,为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也为了摇摆不定中的微草未来。

  不知不觉的周围的队友一个一个地离开训练室,方士谦依旧对着空荡荡的电脑页面发呆。许久对面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唤回他涣散的理智,方士谦怔怔地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似乎没料到方士谦依旧待在原地,他明显茫然,忽然觉得气氛尴尬一样想说些什么,下一秒却又抿了抿唇角要往外走。方士谦猛地站起身拦在他的去路上,姿态显得孤注一掷平白竟有几分的悲怆。

  王杰希顿住了脚步,有些迟疑地叫他的名字。方士谦狠狠地闭了闭眼,竭力露出一副冷静的前辈模样,说道:“王杰希,明天就要比赛了。”

  王杰希点点头,方士谦没有得到意料之内的反应有点不死心,又继续说道:“你……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王杰希歪着头想了会儿,顿时觉得茫然,好半天试探着回了句:“嗯……加油?”

  方士谦终于败在王杰希巨蟹谜一样诡异的脑洞下。方士谦意识到也许委婉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压根儿就不适用,他狠狠地瞪了王杰希一眼,语调略微抬高了些。

  “我是在问你,明天就要比赛了,紧不紧张?”

  王杰希觉得前辈说完这话后脸上似乎显了几分红,他怔怔回想方士谦的话,噗嗤一声笑出来,眯着眼问道:“前辈还真是别扭啊,是在关心我吗?”

  “废话。”

  方士谦继续恶狠狠地瞪他,王杰希挑起嘴角,弯腰替他关掉电脑。少年伸手轻轻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这个动作由他做起来没有半分违和感。王杰希似乎在安抚自己的前辈一样,语气也格外平静:“不用替我担心,方前辈。”

  “我知道我们会赢。”

 

  方士谦捏着手电筒走出楼门,也许是后辈的话斩钉截铁给他带来近乎于迷茫的安全感,也许是他作为微草的副队从始至终都信任这队伍的每一个人。他站在微草的院子里低头去看草坪里摇曳着的野草——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

  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他的身后,嘴角带着点儿笑意的微草队长像是回答他一样,浅浅笑了声。

  “会赢的。”

  他说。

fin.

 
——
emmm大概是不定期诈尸
(捂脸)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