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叶黄】打架是能打出爱情的


*/温锦言
*伪原作向
*八赛季以前依旧写“叶秋”不是“叶修”
*请小心别跳戏
*比较欢脱
*又名《全联盟都在助攻叶黄谈恋爱》




  叶修在某个夏夜忽然惊醒,他压着心脏的位置茫然地看向窗外黑沉的夜,那些平白心悸的情绪他说不清也道不明,良久就这么安静地僵硬在了窗前。

  他的房间正对着街道,对面居民楼窗户可以映出嘉世红色的枫叶。叶修——那时候他还叫做叶秋,嘉世的第三年依旧是总冠军,缔造王朝的第一人,叶秋难免有些感慨。二十岁尚且是少年,总是心存这样那样的意气与疯癫。

  可那些心悸却如此毫无缘由,那时候嘉世小队长还不知道一切因何而起。他算着日子,想沐橙下赛季就可以出道了,也不知道明年嘉世又是什么样子。

  那年夏天的夜晚格外安静,蝉鸣皆息,只有温和的月亮。

  次年嘉世发布会上,苏沐橙的出现几乎掀起轩然大波,电竞选手很少会有女性,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四赛季出道的新人各个儿有特点,尤其两个姑娘漂亮到让人眼睛发直。叶秋躲在幕后看崔立在前面不紧不慢地介绍新人,忽然很想抽一根烟。

  叶秋几年前学会了抽烟。烟酒不当碰——这曾经是家里的家教,可他漂泊这么久,最难的时候能助他的算来算去顶天也不过是烟是酒。职业选手不能碰酒,但烟总是可以的。

  叶秋这么想着,躲过陶轩捏着一包烟走出了比赛通道。没多远他就听见有两个人窃窃私语,准确的说是只有一个人在说,另外一个在听。

  “队长,你信我!我肯定能抓住叶秋那个神秘的不行的嘉世队长!你信我!!我就不信他再怎么的也要从选手通道里出来是不是??”

  “……少天,你……”

  叶秋忽得乐了,他咬着根儿烟看那边两个穿着蓝雨队服的少年说话,没准备搭腔,自顾自地点了烟蒂。

  “所以我说就算我们不认识,随便找嘉世里面不认识的拉出来竞技场不就认识了吗?别怕啊,队长,咱们必须要抓住叶秋才行!他太神秘了吧!我想和他PK诶!”

  “今年有新秀挑战赛,少天何必急着呢。”

  “不!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现在拽住他PK!答应了一次不就会有第二次和第三次吗?这可比就一次的新秀挑战赛有意思多了!”

  “……那,咱就等等?”

  “等!!!靠,谁抽烟啊?!”

  话最多的少年几乎是要跳起来,他生了副锐利朝气的眸子,眼神一转就发现了不远处的罪魁祸首。他拽着身边的少年一齐过来,语气很奇怪,谈不上友善:“我说你怎么在这儿抽烟呢?这地方禁烟你不知道吗?”

  “知道啊。”叶秋不紧不慢地又吸了一口,轻轻吐出个烟圈儿,笑道:“那怎么了?碍着您二位的事儿了?”

  “哇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不客气啊?我说你是嘉世的吗?是吗是吗?你要是的话告诉我你们队长在哪儿呗?我要去找他……咳咳,不能说,总之就是友好交流!”

  少年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嘴角还有些许尖利的虎牙露出来。他身边的少年看起来更加镇定,他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看了一会儿,忽然问道:“是……叶神吗?”

  叶秋忍不住挑高了眉梢,笑起来:“哟呵,怎么猜的?”

  “感觉吧。”少年笑了笑,又推了身边儿那位一把:“少天,你不是要喊着跟人竞技场吗?”

  被称为少天的少年僵硬地站在叶秋面前,他仿佛忽然间变成了机器人,脑袋嘎巴嘎巴地往旁边看了眼,又嘎巴嘎巴地转回去。“……那什么。”他好像没了勇气,“今天……就别了。”

  叶秋一挑眉,“哟呵,怂了?”

  “呸!我黄少天能怂吗?!”少年再度跳脚,“还不是看你你你你弱不禁风我还以为起码得是个比王杰希还大的人吧?”

  “我是比王杰希大啊?”叶秋有点傻眼,“我长得这么年轻吗?我比他还大两年呢好吗?”

  黄少天和喻文州目瞪口呆。

  “……等一下,你出道那年还没成年啊?”

  “……”叶秋掐断自己的烟,想着我总不能告诉你们哥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了吧。他翻了翻白眼,“少废话,你们俩蓝雨的?四赛季新人啊?”

  “我是喻文州,蓝雨队长。”看上去稳重的少年笑了笑,“旁边那位是黄少天,副队。”

  “方世镜真舍得直接扔给你们啊?”叶秋有点儿感慨,“少年成才哈哈哈比起老韩那个老古董都精神多了。”

  “……其实,你不是只比韩文清小一岁吗?”

  实际上,嘉世小队长和蓝雨剑圣的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新秀挑战赛,叶秋荣获被单挑次数最多的称号。第四赛季说实话除了叶秋就是王杰希——去年风头正盛的魔术师——难逃一劫。叶秋坐在操作台里,干脆不下场,等王杰希来找他的时候,他忽然问了句。

  “我说那个蓝雨的黄少天,咋不挑战你呢?非找我?”

  王杰希眨了眨眼,“啊?我俩私下竞技场随时随地,用不着这个。”

  叶秋脸忽然沉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其妙看着王杰希来气。王杰希环着肩膀看他,有点奇怪:“叶秋,你起来。该我了。”

  “哼。”

  王杰希也不知道叶秋是生什么气,他莫名其妙地看着人气哼哼地往旁边儿一杵,盯着屏幕看能把微草队长吓出一身冷汗。毛病。王杰希想,随手刷进了账号卡,觉得身后如芒刺在背的不自在。

  “你到底犯什么病啊?”王杰希一面打一面随口问叶秋,反正荣耀也不开语音,两个人说话也不耽误事儿。叶秋没吱声,依旧气哼哼的。有时候王杰希也觉得这人挺幼稚,他手下手速飞飙把对方一套连击连死,拔掉卡说道:“黄少天这人挺有意思的,四期人都被他找了个遍竞技场。就是太烦。”

  “怎么?你总不会是嫉妒我和黄少天竞技场吧?”王杰希大小眼一瞪,忽然失笑,“你把QQ给他不就得了。分分钟给你刷99+”

  “……这么了解他呢?”叶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点酸,王杰希耸耸肩,“可算了吧,我俩第二赛季就是朋友了。”

  “哦?”叶秋忽然忍不住八卦的心,他一面在心里唾弃自己跟着苏沐橙学坏,一面依旧盯着王杰希看。王杰希挥挥手,“你问我干嘛?想勾搭黄少天,给他个QQ号什么都好说。”

  王杰希不想掺和到叶秋和黄少天之间,现在他自己都焦头烂额,没心情看他俩谈情说爱(所以说王杰希大小眼挺神的,叶秋的苗头那时候就看出来了)。叶秋在身后琢磨了琢磨,觉得王杰希不愧是深谋远虑,太懂他了。下了比赛他拿苏沐橙手机给黄少天发短信,没一会儿就看见黄少天气喘吁吁跑出来,抓着叶秋的肩膀眼睛都在发亮。

  “这真是你QQ你没唬我??”

  “废话,我那么无聊吗?”

  叶秋翻了个白眼,转头挥了挥手,“竞技场见啊。”

  “得嘞!看本少爷一雪前耻!”

  黄少天那时候扬言自个儿一时爽,回头被叶秋在竞技场打得找不着北,气得恨不得把蓝雨所有键盘都吞到肚子里。他就不明白了,他们俩差距有这么大吗?

  但是黄少天其人,知耻而后勇,一点儿都没被打击,依旧保持每天二十四小时有时间就找叶秋竞技场的习惯。叶秋一开始觉得这人垃圾话挺有意思,可越到后来饶是联盟第一脸T都受不了这人了。

  “黄少天你烦不烦啊?”

  “我怎么了我?叶秋看剑杀杀杀杀杀杀杀!”

  叶秋气得一度想把电脑砸烂,他为了这事儿还特意在队内和苏沐橙讨论过网游能不能关语音,为什么不关语音,怎么还不关语音的问题。苏沐橙被问得一愣一愣,回头给喻文州打电话问他:“黄少天和叶秋哥又说什么了?我怀疑他精神失常,居然问我网游为什么不关语音。”

  喻文州也被问得一愣一愣的。

  “你讲咩嘢?”

  吓得广东话都出来了。

  黄少天浑然不知自己成为把荣耀第一人逼疯的第一人,后来叶秋学乖了,心更脏了,任由黄少天刷屏也不答应和他PK。别说,他清净是清净了,可就是觉得有点空落落的。这时候他乐意跟别人谈谈自己的心路历程,他戳了戳韩文清,刚开个头,韩文清就大爆手速把他拉黑了。

  叶秋无奈,叶秋想哭,叶秋只好去找王杰希哭诉。

  王杰希说:“你好烦,被黄少天附体了吗?”

  叶秋更难过了。

  “我和他竞技场嫌烦,但回头不答应了以后自己又觉得没意思,你说说这是什么事儿?”

  屏幕那边王杰希一口水差点没被噎死,转头咳嗽吓得方士谦过来帮他顺气儿。方士谦眼尖,看着叶秋那点儿跟少女心似的小脾气,忍不住抢过键盘。

  “你不是喜欢黄少天吧?叶秋,喜欢就说呗,没事儿拽我们家小队长干嘛?他又不是你家情感顾问。再见。”

  王杰希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感谢过方士谦的直性子。

  叶秋被方士谦的直球给打蒙了。他在那儿坐着呆呆地瞅着电脑屏幕,回头忽然戳了戳黄少天QQ。

  “我问你,你为什么找我PK?”

  黄少天说:“哈哈哈老叶你终于回我信息了你快点PKPKPKPKPK!啊你说什么?我找你PK?因为你厉害啊?有问题吗?别废话快点PKPKPK。”

  叶秋忽然更难过了。

  哦,他想,黄少天找他PK是因为他厉害,那周泽楷呢?他这么问的时候,黄少天也怔了怔。

  “还别说,我真没找他PK过。得嘞,我现在就去!”

  屏幕外叶秋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把手剁掉。

  叫你欠。

  人都不找你PK了。

 

  你别说,黄少天行动力五颗星,转眼就去疯狂戳周泽楷和他PK。周泽楷那时候还纯良着呢,一见是前辈也不好意思拒绝,老老实实打了三把各有胜负,不过到第四把的时候周泽楷拿下耳机,揉了揉额头。

  “队长?”轮回队员关切地看向自家队长。

  周泽楷苦着脸,终于打了一行字:“前辈,有事,再见。”

  受不了。周泽楷想。

  真受不了。周泽楷又想。

  为什么联盟要开语音。周泽楷又又想。

  黄少天发现自己也没穷追不舍,周泽楷跑路和叶秋跑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他没觉得可惜,没一会儿又跑回来问叶秋:“我说我打完了,没意思,还想和你打。”

  叶秋眼睛亮了。

  “为啥?”

  黄少天向来直来直去,不过他也难得被问住。按理说周泽楷水平不比叶秋差到哪儿去,可偏偏他就是想跟叶秋开竞技场到天昏地暗。别人都不行。

  ??

  为什么别人都不行??

  为什么只能是叶秋??

  黄少天僵在电脑前,他眨巴眨巴眼睛,特别直率地回答:“我不知道,我就这么觉得。但是你一问我就特别想知道为什么了,得,我去问问别人啊,咱俩回头竞技场。”

  叶秋欲哭无泪。

  他从来没见过情商低到令人发指的人。

  叶秋郁闷。

  叶秋难过。

  叶秋又去找人哭诉。

  “沐橙,为什么少天就不明白哥什么意思呢?”

  苏沐橙笑得很温柔。“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知道,但是,你能不能关心一下嘉世明天晚上对轮回的问题?”

  “……哦。”

 

  黄少天的情感顾问是喻文州,喻文州委屈,他不想掺和这事儿,于是战术大师随便拽了自己的好友过来一起讨论这事儿。

  王杰希再被喻文州拽到讨论组的瞬间就选择了退出,留下张新杰和肖时钦目瞪口呆隔着屏幕面面相觑。喻文州心累,但他理解王杰希,于是特别淡定地继续说道:“少天可能喜欢上叶神了,但他没发现,我在想怎么让他发现这点。”

  张新杰和肖时钦的反应一模一样。

  “文州,我也退群行吗?”

  最后几个战术大师一合计,觉得这事儿得徐徐图之——其实这话意思就是放着不管,谁也受不了黄少天追问个没完没了。喻文州心更累了,张新杰和肖时钦可以当作不知道,他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办?

  喻文州决定硬着头皮上战场。

  黄少天来问关于叶秋的事情的时候,喻文州撕掉了自己一页笔记纸,说:“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写人名就行。”

  黄少天点了点头,坐在他对面。

  “最想和谁竞技场?”

  “夺冠后除了亲人和蓝雨队员最想和谁炫耀?”

  “一个人的时候最容易想起谁?”

  “进到联盟以后谁给你印象最深?”

  “……”

  喻文州一个问题一个问题问过去,黄少天一开始写得运笔如飞,但后来他慢慢停下了动作,最后把笔一搁,看着满篇子都是一个人名的笔记纸发了会儿呆,抬起头的时候整个人都恍恍惚惚。

  “……队长,我不会是喜欢叶秋吧?”

  喻文州松了口气。

  ……可算开窍了。



  黄少天坐回电脑前的时候还在想喻文州点头的意思,他觉得这分析的挺对,他应该是喜欢叶秋。黄少天嘛,要不会出其不意他也不是黄少天了,他给叶秋发QQ,特别淡定的。

  “老叶,我们队长刚才分析了一下,说觉得我可能喜欢你。我觉得他分析的挺对的。啊……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就当我开玩笑吧。”

  叶秋在嘉世正在看复盘,原本全神贯注的看着黄少天的头像闪啊闪,点进去以后整个人僵直十秒,觉得自己是眼花了。

  “……啥?”

  “哥被告白了?”

  “不对,少天他也喜欢我??”

  叶秋觉得自己之前在竞技场遭的罪没白遭,他大爆手速回答:“我也喜欢你。你可算明白了。”

  “黄少天,要不在一起试试吧。”

  说起来也奇怪,黄少天和叶秋俩人在一起也没经历过什么情感纠葛。第八赛季叶秋退役,黄少天在蓝雨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蓝雨队员以为他要砸东西开始骂人的时候,黄少天非常冷静地坐回椅子,刷了自己的夜雨声烦,迅速隐身。

  接着他就看见游戏里一个叫君莫笑的给他了一条私信。

  “少天大大,哥这儿有个流离之地的记录,有兴趣没啊?”

  黄少天坐在屏幕前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说:“你连名字都是假的也不肯告诉我,还让我刷记录?”

  “……少天大大,你要体谅一下我的难处嘛。”叶修说:“再说,哥让自己弟弟占了那么多便宜,哥也不高兴嘛。”

  黄少天这回是彻底被他的不要脸给震惊了,还半天他哼了一声。

  “成吧。就让你看看本剑圣的能耐。”

  “得嘞。”

  叶修在屏幕外笑开,恍然发觉自己就算再走上一段路,那家伙还依旧在身边陪着没走。

  剑圣长情。

  斗神如是。

  不是挺好的吗。



fin.

 

 

 

评论(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