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喻黄】他的手

/温锦言
*伪原作向
*一块小甜饼
*蹭个少天生贺tag





  “你指腹的痕迹是我想亲吻的欲望。”




  黄少天察觉到他对自己队长图谋不轨很久的时候,喻文州正在转笔。

  他们这些电竞选手一双手打的保险比得上一辆豪车,喻文州的手长得自然好看得不得了,修长的手指尖虚虚地搭着原子笔末梢,食指微微用力就能见到浅蓝色的笔在他的手指尖跳跃了一圈儿。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安静地注视着上一场比赛的复盘,手上转笔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没一会儿,他似乎察觉到黄少天的心不在焉,偏过脸问他:“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他慌张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连连摆手:“没事没事,队长你吓我一跳!”

  喻文州皱了皱眉,他歪着脸疑惑地看了眼炸毛的副队,宽和地笑了笑:“抱歉,少天。坐下来吧,比赛还没看完。”

  黄少天坐下以后,假装很认真地看着屏幕上在使用枪体术的一枪穿云,满脑子却依旧是喻文州干净的手指尖,分明的骨节,还有指腹上薄薄的茧。

  没一会儿,喻文州按下暂停键,发现身边一贯呱噪的人罕见沉默,回想了下方才的比赛过程并没有特别引人注意之处,转头习惯性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回神了,少天。你今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黄少天浑身一个机灵,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滑着椅子躲开了喻文州。气氛忽然有些僵硬,黄少天甚至没敢抬头去看一眼喻文州的表情,慌慌张张地往外跑。

  “那什么队长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儿先走啦!”

  喻文州的手指僵在半空,他微微蜷了下指尖,自然地放下自己的手臂。青年若有所思,眉梢温和地像是一汪浅浅的春水,许久蓝雨队长轻轻勾了勾唇角,复又转起了那支温热的原子笔。

  少天,真是呆过头了。

  黄少天一口气跑过走廊,险些撞倒正在吃东西的郑轩。好歹有个人让他这颗浮躁地砰砰乱跳的心回了原位,黄少天撑着郑轩的肩膀,仿佛独自一人跑了一千米长跑一样剧烈地喘息。郑轩被吓得够呛,连忙把冰淇淋移开半米远,问道:“黄少,你怎么了?”

  “我、我、我……郑轩我可能要完了怎么办啊啊啊好慌啊我不想训练了我想出去我不行了!”

  郑轩吓得冰淇淋要掉到地上,他大爆手速把甜筒塞进自己的嘴里,含糊不清地问他:“冷静点,黄少,你这是和队长吵架了还是怎么了?诶诶冷静一下,别跑啊——”

  “和你说不清!”黄少天听到“队长”两个字仿佛被什么踩了尾巴一样一跳三尺高,他转身继续极限狂奔,郑轩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茫茫然地眨了眨眼。

  “我说……队长。”他推开训练室的门,看向那个依旧在做笔记的青年,“黄少是怎么了?他刚才特别慌张。”

  喻文州眨了眨眼,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清亮温柔,他笑了笑,“可能少天他……情窦初开了。”

  郑轩僵在门口,他无比庆幸提前吃掉了冰淇淋,要不然五块钱肯定现在掉了一地。

  “……啥?”




  在喻文州看透一切但仍旧笑而不语的档口,黄少天已经一口气跑回了宿舍。喻文州修长清美的手指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黄少天狠狠地洗了洗脸,絮絮叨叨地安慰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你想想那可是队长,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想嫁他的喻文州,联盟第一苏,你觉得他好看证明你审美正常,对,黄少天这只能证明你审美正常!再说了,你怎么会喜欢喻文州呢,你们两个就是一正副队关系,他不过就是偶尔给你带零食,伸手一够就能被他塞进一个水杯,难受的时候他陪你在身边也不说话,高兴的时候他给你个拥抱……”

  黄少天终于觉出不对劲来了。

  喻文州对他照顾的太过无微不至,这心思缜密到令人发指。黄少天从洗手台前抬起脸,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睫忽然跳起来。

  “卧槽队长不是喜欢我吧?!”

  感觉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的黄少天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僵硬地在QQ上疯狂戳王杰希的白猫头像。王杰希被烦得不行,高冷地回了一句:“你到底发什么疯?”

  “老王我觉得喻文州喜欢我!”

  过了好一会儿,王杰希才回了一句:“哦。”

  “王杰希!你哦什么哦!这可是本剑圣的终身大事!你怎么这么不关心!本剑圣可是第一个就想到了你好吗!你周泽楷上身了你!!!给我说话!!”

  王杰希说:“我高估了你的情商。刚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喻文州喜欢你了。黄少天,人傻,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再见,别给我秀恩爱。滚。”

  “……????!”

  这回轮到黄少天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黄少天是个活泼开朗帅气逼人的堂堂蓝雨剑圣,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敏而好学坚持不懈,在王杰希的QQ被刷爆振动不停歇的十分钟后,微草队长实在受不了,一个电话打了回去。

  “为了我的话费我就说三句话。”

  “第一,喻文州喜欢你。”

  “第二,你喜欢他的话就去告白会成功的,不成功下次微草比赛我直接GG。”

  “第三,再见。再问我我拉黑你。”

  微草队长大概用了他这辈子最快的嘴速噼里啪啦说完啪的一声挂断电话,留着黄少天在床上盯着“通话结束”四个字发呆。许久许久,黄少天这才呆滞地站起来,想挪步子却又觉得腿很沉重,干脆跌回床铺。

  “……队长……喜欢我?”

  蓝雨剑圣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欢脱,但是骨子里也并不是那种给块糖转身就跟着人跑的小孩儿。他在最初慌乱的情绪中一条一条寻找过去的蛛丝马迹,可他无法找到那些证据。喻文州待谁都是一样的温和有礼,他觉不出刻意的照顾,也觉不出缠绵悱恻。 他开始觉得王杰希单纯是在逗他玩儿——但仔细想想却又没有理由。

  黄少天终于让自己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他撑着额头,选择换了一种思路。

  先不管喻文州喜不喜欢他。

  首先,他喜不喜欢喻文州。

  这个问题在他自己问自己的时候就有了答案,黄少天没办法忘记喻文州纤长的指尖。明明所有职业选手都生了一双珠玉无瑕的手,可偏偏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手指,就会涌起某种冲动。

  想要抚摸他指腹的痕迹。

  想要亲吻他的手指骨节。

  黄少天猛然站起身,也许不需要再去思考喜欢与否,他从来都是遵从本心的。他走到了门前,手指刚刚搭在把手上,便听见有人敲了敲门。

  “少天,你在吗?”

  黄少天仿佛被龙牙刺了个僵直,空气无声地沉寂着仿佛在等待他的回答。许久他才轻声回了句意味不明的单音节,那边的青年笑了声,语调很轻很安静。

  “少天,你先听我说完。”

  他听见喻文州很浅的叹息,他的队长语调永远都是平静且又波澜不惊的。黄少天忽然想起许久以前的某次赛后,他站在江边想过去的这一年到底得到了什么,他这么问起的时候,喻文州在他身边轻轻笑了一声。

  他说:“得到的也许从来都发现不了。”

  “但是少天,你已经得到了。”

  黄少天毫无征兆地拽开了房门,喻文州似乎没料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禁不住扬起嘴角笑了笑。他没有动作,只是安静地看着黄少天。

  “先别说话。”他说:“现在,我要你听我说。”

  喻文州从来都是让人安心的。他的声音很温和,从不远的地方振动着空气细小的分子流进黄少天的耳膜,黄少天能够嗅到喻文州身上干净的皂角香,他听见他的队长说:“其实,少天,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喜欢你很久了。

  喻文州说:“大概是从四赛季或者更早一点的时候,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没办法停止这些情感。”他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笑的,“也许会让你为难,一直以来我也没想要因为这些感情让你难做。少天,我珍惜自己心里的情感,也珍惜友情,我没有在逼迫你,只是忽然想让你知道这些。”

  黄少天一言不发地看着喻文州,良久,他抿了抿唇,哼了一声。

  “队长,你肯定知道我也喜欢你。”他说。

  “要不然你为什么这么突兀地告白?”

  “太、太坏了。”

  喻文州轻轻地一声叹息,他向黄少天伸出了手,“我知道瞒不过少天的。”

  “但是刚才的话,也不是编出来的。”

  黄少天抿着唇看他——准确地说是在看喻文州的手,他的手指真的很好看,长期的保养,小心的护理,指甲修剪有度,手背白皙柔软。

  黄少天伸出手,轻轻地托住喻文州的手心,近乎于虔诚地,小心地,如同对待某种珍贵的瓷器一般,轻轻地吻上他的指节。喻文州又笑了起来,他上前一步,很轻的吻落在黄少天的额发。

  “我喜欢你,队长。”

  ——说不定更早以前,你已经得到你所不知道的东西了。



  fin.

——
我有毒
我好像在拆自己cp玩儿
emmm……阅读愉快√

 

评论(1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