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锦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本命杰希和安吾太宰
三次爱玮柏。
很普通的人。
高三☆赶稿☆缘更☆
感谢喜欢。
但是禁止转载文字哦。

【方王】吻

/温锦言
*伪原作向全篇私设
*感谢阅读(鞠躬)

  

我想吻他许久了。 


  第二赛季出道的方士谦以直爽嘴毒出名。那时候微草对上嘉世,在叶秋一句“老林你也不行啊。”的无心嘲讽下,方士谦在公共频道里怒发:“不好意思,我们队长行不行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太过有歧义,裁判举着黄牌看了好半天最后还是按捺住削方士谦一顿的想法。比赛结束后林杰听到别人说:“微草的治疗居然是这个样子的?是不是疯了?”

  林杰欲哭无泪。

  不,请你相信,我们微草不是这个画风。

  “士谦,以后别这么冲动,把叶秋的话当做垃圾话就好了。”

  林杰在角落里找到闷闷不乐的方士谦,小孩儿——在林杰眼里也许谁都是个孩子——撇着嘴,一双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不高兴。他是整个队伍里最年轻的孩子,联盟刚起步,他又属于那种被上天眷顾的类型,平日里在战队里被大家宠上天,第一次碰到叶秋这样欠揍的对手,难免觉得心气不平。

  林杰对队员从来都是温柔体贴的,方士谦年纪最小,这份温柔体贴更甚些许。方士谦那时候尚且是个谁给他糖他就亲近谁的孩子,他有点不为人知的感情,那些东西上不来台面,他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偶尔他会痴痴地看会儿林杰,心想自己到底是依赖他呢,还是喜欢他呢。

  但还没等方士谦明白那点不清不楚的感情,林杰推着另外个男孩出来,他的手指搭在方士谦肩膀,对他笑着说:“士谦,你也是前辈了,不要太任性了,多照顾下杰希。”

  方士谦眼圈一瞬间就红了。年少时候那些不明不白的依恋,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几乎是瞬间爆发。可他却又不敢再说,林杰的眸光太干净,他知道林杰不该承受他那些荒谬的感情,他下意识转过头,却正对上王杰希抬起头看他。

  那日子里王杰希还是个刚刚成年不久的少年。两个月前他过了自己十八岁的生日,两个月后他又被自己的队长推着站在了微草的正前方。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抬起头,少年有着一副太过引人注意的面孔。他的眼睛好看的要命(即使在未来被其他前辈天天吐槽大小眼,方士谦也依旧觉得他的眼睛好看的不行。)王杰希正安安静静地注视他,身边的战队经理和林杰絮絮叨叨具体事宜,留着这边方士谦和王杰希大眼瞪小眼。

  最先移开视线的是王杰希。少年似乎察觉出方士谦对他的不喜欢,安安静静地对方士谦点了点头,随后坐进了角落。方士谦没能对王杰希的颔首做出任何一点的回应,他还在想刚才王杰希的眼睛——那双眸子是天赐的珍宝,他看见少年眼中沉淀着的冷静自持,转过头的时候他又瞥见了少年一闪而过的惊慌。

  那个瞬间,方士谦忘记了他那些懵懂不堪的情愫,他盯着王杰希的侧脸,满心满眼只剩下一个荒唐的念头。

  他想亲吻这个少年。

  这个念头一出来,方士谦连自己都觉得恶心。他匆忙跟林杰招呼了一声直奔洗手间,撑着洗手台子狠狠拍了自己一脸的水。方士谦从未恋爱,那些无疾而终的情感算到底只有林杰能搭上十分之一的末班车,他想过林杰有一天可以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说对不起我不喜欢你——那是他以为这样扭曲的爱情的极限,他从来没想过他去吻别人,又或者被别人亲吻。

  而现在,他却想要亲吻刚刚见面的少年。

  方士谦狠狠地拍了拍脸,唾弃自己。

  “方士谦,你禽兽。”

  他晕晕沉沉地从洗手间里出来,摆出一副公关才有的端正面容,按捺心里的情感,笑着对林杰说:“队长再见。”再对王杰希说:“你好队长。”

  他站在光亮舞台的阴影里,眉眼低沉听前方的喧嚣繁华。前面站在记者面前的王杰希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初次见面的前辈样子有些古怪很是担心,但他的注意力很快被记者的询问扯开。方士谦没对上王杰希的眸子,他一直在看林杰,但是余光却总是不自觉地被王杰希吸引。这时候他听见王杰希的语调带着少年人才有的清朗,沉静地仿佛坠入一片深海。

  王杰希天生有那样的魔力,他说话的时候安安静静地只是拿自己的眼睛看你,别觉得大小眼很可怕,王杰希的目光从来都不具备侵略性与攻击。他的锐意全部隐藏在他平静的指尖,在所有的喧嚣一度卷来之时,他依旧平静的一句话断却那世间虚妄。

  “请相信我,也请相信微草。”他说:“我不会让你们失望。”

  方士谦终于还是被他完全地吸引了。

  少年刚刚成型不久的肩膀端正,骨骼好看却透出些许青涩。这世界上所有刚刚长成的事物都是美好的,就如同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尚且瘦弱的背影,也依旧觉得那是世界的奇迹。

  可是他不懂得表达。

  王杰希接任队长后方士谦觉得他这个地方做得不对那个地方做得不好,他不懂怎么心平气和。王杰希从来都是安静地听他说话,前辈担心两个年轻的孩子会在微草闹得天翻地覆,可王杰希却又从来不给他这个机会。

  王杰希说战术选择Plan A,方士谦敲着桌子骂他说你脑子进水了吗,你让骑士怎么办,这个角度你救得来吗?你考虑过对手的应对吗?其实他本来可以好好谈这些事情,可是方士谦从来都没办法好好谈——他静不下心,看着王杰希一掀一合的微薄的唇,他总想去一尝清甜。王杰希静静看他,依旧是月初时候冷静自持的目光,他似乎在推敲方士谦说法的可行与否,眸子盯着地图上面的坐标,最后抬起头,依旧是那副不轻不淡的口吻。

  可行,相信我,前辈。

  王杰希说。

  少年修长的手指点在那一角,方士谦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最后气呼呼坐回原地。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生气——到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有生气。方士谦似乎随时随地都能被自己的低俗想法逼到崩溃,他在想王杰希身上是不是有很浅的香味,他又在想那个少年的唇角会不会很柔软——不是他冷硬外表所能看透的柔软。

  他终于落荒而逃。前辈的呼唤被他置之脑后,他几乎是逃回自己的房间。方士谦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脑子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不可言说,他终于满脸通红地从床上坐起来,飞奔到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你是疯子。

  方士谦在心里想。

  彻头彻尾。

  

  几天后的赛场上方士谦几乎是疯了一样把治疗当输出,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浪到飞起,方士谦稍微转个眼就看不见王不留行。魔道学者的神出鬼没唬的住其他战队却唬不住自己,第一次团队赛失利王杰希就开始找原因,他年纪最小,担得却最多,黑灯瞎火的训练室里他一遍一遍地比赛复盘,净挑自己被打得凄惨的部分。

  方士谦从训练室路过大咧咧喊了句:“谁没关电脑啊?”便走了进去,发亮的屏幕前映着王杰希的面容冷不丁一瞅还真挺吓人。方士谦就要破口大骂,但很快忍住了——小孩儿的眼睛通红也不知道是熬夜熬的还是流泪流的,他依旧在看那一段让自己毫无头绪的录像,宛如自虐。

  “王杰希,训练室规矩是你定的,职业选手不能熬夜,不知道吗?”

  王杰希置若罔闻,这时候少年才显出几分不依不饶的倔强。方士谦实在看不下去,狠狠一拍桌子按了Esc,强行退出软件。

  “你做什么?”王杰希哑着嗓子问他,伸手去抢键盘,方士谦一巴掌拍在上面,凭借力气优势扯着王杰希往外走。“复盘又不急着这一会儿,明天大家一起讨论你一个人能有一群人有用吗?麻利给我回去睡觉,听见没明天我去叫你,敢赖床咱俩竞技场!”

  王杰希不情愿地瘪了瘪嘴,挣扎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老实下来,他轻声问了句:“前辈,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方士谦的手僵住了。他回头看那个少年,走廊里一片黑暗,少年静静地站在原地,他看不清王杰希的表情,但是又觉得他的难过仿佛散射到空气里的每一分子空间里。方士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要说什么,说我不讨厌你其实我特别喜欢你,想亲你的那种喜欢。

  他能说吗?他不能。

  方士谦深吸一口气,回答:“不。但是你这样太幼稚,我不喜欢这样的微草队长。”

  “……前辈们,都很狡猾。”最后王杰希轻声说了句,越过方士谦往前走。方士谦那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多年以后的十赛季狼狈不堪的王不留行被叶修集体集火送下场的一瞬间,方士谦才明白,给微草队长套上枷锁的人是他和林杰,逼得王杰希没有退路的人,也是他和林杰。

  何其残忍。

  

  王杰希的职业生涯绝非一帆风顺,三赛季他给微草带来了希望,新秀挑战赛他去挑战叶秋——魔道学者被一柄却邪敲得头破血流*,王杰希冷静地接受了失败,下场的时候他一个人跑到选手通道里站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杰希,你可别告诉我你要哭。”

  方士谦站在他身后这么说,王杰希回过头,开口的时候嗓音有些嘶哑:“前辈说笑了,我不至于哭。只是我觉得,我的打法大概有问题,这些问题才导致团队赛失利。”

  “还在想这事儿呢?”方士谦问他:“那你有什么想法没?”

  王杰希沉默了。他闭了闭眼,脸上竟露出些许的脆弱来,他说:“我改变打法,也许会好不少。”

  他说出这句话似乎用尽了勇气,年少轻狂的故事里没人舍得自己的棱角。王杰希沉默不再说话,偏过脸怔怔地盯着灰白色的瓷砖,那双眸子里坚定过了头,方士谦仿佛看到一个少年自愿走入了天大的囚笼。

  他忽然上前抱住了他。

  王杰希的身体很温暖,方士谦蹭了蹭他的发梢,觉得软绵绵的。头发软的人心总是软的,方士谦觉得这就是句屁话,哪有人心软到把自己折进去都不吭声?王杰希心最冷硬了,那些柔软都给了别人,没来得及给自己。

  “决定了吗?”

  “嗯。”

  王杰希说,身子却忽然颤抖了一下。方士谦用尽自己所有的温柔轻轻抚摸他的背脊,像是安慰又太过暧昧。

  “那就试试吧。”

  谎言说过一千遍会变成真话,即使那句话依旧披着虚伪的外衣,但至少听的人信了,说的人也假装自己信了。方士谦告诉自己不能对王杰希又太过分的感情,所以他真的恪守正常友人之间的距离。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时时梦起王杰希,各种各样的王杰希,温柔的,难过的,痛苦的,高兴的。

  无论是哪一个,都是方士谦想要亲吻的那个。

  他在梦里惊醒,忽然觉得很孤单,很难过。

  

  无论还是白天还是夜晚,我爱你不息。* 

  五赛季魔道学者终于成熟,方士谦想念两个赛季以前骄傲放纵的王杰希,但是他再也不曾在比赛中见过那样耀眼的打法。他能做的只是陪着他把一切做到最好,一起拿一个冠军,不辜负他满身累累的伤痕。

  多年前的绮思一朝难平。队员在庆祝夺冠,王杰希嘴角带了点笑意,靠着沙发看他们疯癫。方士谦闹够了安静地回头,忽然冲着王杰希喊:“队长,你为什么不一起啊?”

  王杰希诧异地抬头看他,光怪陆离的灯火里方士谦看不清王杰希的表情。许久他听见王杰希似乎轻笑了一声,走过来环住方士谦的肩膀,和他共用了一个话筒。

  “唱,怎么不唱?”

  王杰希再也不是少年,方士谦更加不是。方士谦再没见过王杰希露出脆弱,几年下来似乎他还留着少年心性,王杰希却已经变得成熟坚定。

  方士谦闻到了王杰希身上的味道。

  是很清冷的味道。

  并不甜,和他想的一点也不一样。

  

  方士谦把所有的蠢蠢欲动都压在了自己退役的那一天。他抬起头说队长啊,我要退役了,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

  王杰希看他,眼眸安静沉着,隐约透着包容和冷静。方士谦说,我先说好,队长,这事儿我说一次你要是不同意觉得难受就别放在心上,我是为了自己的一个念想,不想影响你的职业生涯。

  你说。王杰希点了点头,如此回他。

  方士谦笑了笑,他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可以吻你吗?”

  王杰希终于露出了惊慌,他没来得及藏起自己外露的情绪,却把方士谦伤得遍体鳞伤。“好了,”方士谦说:“别说了,我都知道。对不起。”

  他转身就走,决然到令人发指。王杰希在他身后呼吸忽然沉重,他哑着嗓子想说点什么,但是没能说得出来。方士谦走了一段路才回头,看见的是王杰希清冷的背影。

  好吧。

  足够了。

  即使这样……

  

我既不会迁徙,又不怕被驱逐。* 


  岁月兜兜转转了几圈,方士谦远隔重洋得到了王杰希退役的消息。他忽然想起许多年前的念头没有被满足,他一刻不停地想念虚幻的泡影。他坐在沙发里,想起许多故事里断断续续和零零星星,觉得自己一辈子被莫名其妙地耽误彻底,却又甘之如饴。

  这时候他听见手机震动了几下,那上面有一段情绪几乎看不出来的话。

  “前辈,很多年前的话,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我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其实当时我是想说的。”

  “等我退役——这是我的回答。”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心中的一切又重新苏醒。* 


  我现在,可以吻你了。


fin.

  

  



  

*出自《全职高手》
*出自《我是怎样的爱你》—— 伊丽莎白·巴雷特·勃朗宁
*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出自普希金《致凯恩》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