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微草队长有独特的玄学技巧


/温锦言
*脑洞来源二刷小说时候黄少一句“你还别说那家伙真有点神……”
*虫爹没后文!我想知道后文啊!
*好的我写了√ @和歌山
*ooc致歉
*欢脱不抒情




  “那什么,我觉得我们队长可能有毒。”

  柳非暗戳戳在女选手群上发了一条吐槽后几乎是秒删,常年潜水的楚云秀忽然跳出来反问了一句:“王杰希?他怎么了?”

  柳非姑娘欲哭无泪:“我就是吐个槽也能被刘小别抓住还能不能好……哦对,说起来我们队长,他肯定有毒。”

  “好奇。”戴妍琦在下面发了一句,苏沐橙也跟着凑热闹。

  “王队怎么你们了?”

  柳非沉默了下,噼里啪啦地打字:“我和你们说,我卡了快半个月没搞到手的三日月,我们队长随便摸了几个数上去就锻到了!锻到了诶!我现在!怀疑!我们队长!不仅会算命!而且是锦鲤转世!”

  “恭喜恭喜,我就很非搞不到三日月……嗯?等一下,你这话吐槽点太多,先给我讲讲为啥你们队长会算命呗?”

  以上来自看完狗血剧没反应过来的楚女王。





  王杰希先生,微草队长,根正苗红的北京老爷们儿,严肃认真,尽职尽责,大小眼儿一瞪除了关系亲近的职业选手以外,基本上没有人敢看着他眼睛说话。

  以上是基本介绍,写在百度百科里的。

  所以兢兢业业整理资料的粉丝并不知道,王杰希除了以上特点之外,在联盟还有一个称号。

  ——王半仙。

  第一个发现这一点的是方士谦。彼时夏休期,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回一次家比去临省还麻烦,干脆一人抱着一堆零食窝在宿舍里打荣耀。方士谦刚刚结束一场不合常理的竞技场,扭头看王杰希,发现微草队长正瘫在椅子里,漫不经心地拿小号转发微博。

  “哟呵,战队抽奖啊,你转了多少条?”方士谦探脖子瞅了一眼,发现霸图战队的抽奖小到一块钱大漠孤烟贺卡,大到五千块以上的扫地机器人不等摆满了九宫格。王杰希的小号名字可谓十分霸气——微草天下第一。那时候第三赛季刚刚结束不久,正赶上第四赛季韩文清扬言阻止嘉世四连冠抽奖以壮士气。方士谦看了一会儿噗嗤一声笑出来,说:“王杰希,就冲你的微博名,你都不能中奖。说真的,你改一个霸图天下第一还差不多。”

  王杰希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懂,肯定会中的。”王杰希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屏幕上的扫地机器人:“我要这个,实在不想打扫房间。”

  “你咋知道会中?”方士谦一脸不相信,“霸图抽奖也不一定是随机的吧?”

  王杰希继续高深莫测:“我算过了,这次霸图能赢嘉世,所以我会中。”

  方士谦被这神一样的逻辑惊得瞠目结舌,先不说凭什么霸图就得赢,就算是霸图赢了,凭什么你就能中奖还是五千块的扫地机器人?方士谦翻了个白眼,随手发了条微博。

  “我说,王杰希要是能中奖,下场比赛我就拿守护天使砍死一个人,说话算话的。”

  王杰希当然也看到那条消息,他随手一转发,写着:“瞧好了您呐。”

  三个星期以后霸图开奖,王杰希心情大好坐在训练室里也不端着,翘着二郎腿眉眼间都带着一股子得意的笑,“方前辈,下场对嘉世,您先瞧瞧您能拿守护天使弄死谁呗?”

  彼时微草队员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队长崩掉的人设,方士谦则是目瞪口呆看着满地乱晃嗡嗡作响的扫地机器人在桌子腿和凳子腿之间忙忙碌碌。

  “我说你是不是收买张新杰暗箱操作了?”

  方士谦不甘心地看着他,王杰希一副神神道道的模样,抬起自己的大小眼儿一瞥,说道:“我没有。还有,我最近看了看,觉得四赛季冠军可能是霸图。”

  “……靠,王杰希你就不能算算咱们微草的冠军吗?”

  王杰希依旧高深莫测:“算人不算自己,算不得,也算不准。”

  方士谦心里藏不住事儿,隔天和蓝雨比赛的时候就跟对面的副队抖落了出去。黄少天笑得前仰后合,他一点儿都不封建迷信,觉得方士谦就是在吓唬人。一边的喻文州听见了,寻思了一会儿,说道其实我觉得王队是挺神的。

  这会儿轮到黄少天诧异,“队长队长队长,你可别被方士谦给骗了!王杰希哪儿神了?除了他自己的大小眼我没觉得他神啊?”

  喻文州摇了摇头,坐在大排档的摊子理开始给黄少天和方士谦讲故事。他说那还是去年夏天王杰希去G市玩的时候,他们路过一家茶餐厅,临窗的位子有一对小情侣,男孩正在体贴地给女孩递手纸,很温柔地说些什么。王杰希路过的一瞬间瞥了眼,忽然站住脚,喻文州觉得诧异,转头看他:“王队,怎么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五分钟以后,那对小情侣会分手。”

  “王队可不能因为自己单身就去诅咒别人啊。”喻文州哭笑不得,他拽了拽王杰希的衣袖,“走吧走吧,两个大男人在这站着也不是回事儿。”

  “我是说真的。”王杰希一脸严肃,“他命中桃花欲折,不出五分钟那姑娘就得和他提分手。”

  王杰希一脸确信的表情,倒还真的把喻文州给唬的够呛,他顿了顿收回手,也起了好奇的心思,在旁边掐着时间看那对恩恩爱爱好像能够天长地久的小情侣会不会分手。五分钟还没到,女孩就冷着脸拎起包从茶餐厅里出来,那边男孩子还呆呆地看着手里的纸巾,惹得人同情不已。

  喻文州脑子嗡的一声就蒙了。

  ???

  王杰希你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半仙吗?

  这话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就算是一个意思也比方士谦有说服力,黄少天左看看方士谦,又看看喻文州,最后瞟向王杰希的眼神儿都不对了。

  “王杰希……王杰希,你快说你是不是半仙转世?”被仙侠剧荼毒已久的黄少天戳了戳和烧烤奋斗的微草队长,王杰希一脸迷茫地看着黄少天三人组,好半天才把自己嘴里的肉串咽下去。

  “……啊?”



  联盟里流传一句话,一件事你告诉黄少天,你就是告诉全联盟。不是说黄少天藏不住事儿,只是他每次和别人说话都是地图炮攻击,没准儿哪句话就抖落出去了。

  在这之后的每一场比赛王杰希都觉得对手看自己的眼神特别不对劲,那种杂糅着膜拜敬仰难以置信以及跃跃欲试的目光让他一度以为自己站错了世界线。终于在一次比赛后,王杰希叫住肖时钦,斟酌了片刻,问道:“肖队,也许是我感觉错了,但是我觉得你们好像对我有什么误解。”

  肖时钦向来老实,他本来想要打个哈哈过去,奈何身后队员死命推着他不让他逃避。肖时钦只得任命地顶着王杰希的目光,苦笑:“其实……嗯……有个问题想问王队,听说您……嗯……会算命,是真的吗?”

  王杰希第一反应不是对肖时钦怒目相视,而是转身就抓住要跑的方士谦,一字一顿:“方士谦?你又在瞎说什么?”

  “不是我!我就跟黄少天说了一下……喻文州也在场!”

  方士谦二话不说就把宿敌正副队拉下水,王杰希一副我真是拿你们没办法的样子,苦笑着揉了揉眉心,回头表情很认真地对肖时钦道:“怎么说呢,会一点儿。”

  肖时钦目瞪口呆。

  “……联盟……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怎么职业选手都会算命了……”



  王杰希曾经特别认真地跟苏沐橙提到过你们嘉世的正副队关系远远没有其他战队关系好,那刘皓先生,怎么看都很危险。王杰希一贯有分寸,他这话是看在苏沐橙和叶秋的份儿上说的,纯粹担心多年的对手,末了他说道:“这话你听听过去了,平时多小心点,也别太在意,我看错了也说不定。”

  苏沐橙笑了笑,“王队说笑了。其实你说的没错。”顿了顿,联盟女神露出点苦笑来,“但是我没办法和叶秋哥说,嘉世成绩不好,我不能再让他焦心了。”

  “难为你们。”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他一贯不擅长安慰别人。这时候他单独和苏沐橙说话,身边也没有方士谦那种活宝调节气氛,王杰希正兀自苦恼,而后天马行空的魔术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苏沐橙看着王杰希像是变魔术一样从钱包里抽出一张淡粉色的平安御守递过来,联盟女神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捂着嘴笑起来。

  “王队,您这是把少女心送给我了吗?”

  王杰希一本正经:“请不要误会。这个是我去神社求的,一定很灵验。”他看着苏沐橙忍俊不禁的表情,继续道:“别担心,我算过了,你们还有一个冠军。”

  “那么,就借王队吉言啦。”



  王杰希王半仙的名号传开,其实最跃跃欲试的是微草的队员。怎么说,有句老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天天跟神叨叨的微草队长待在一起,怎么说也得沾上点儿仙气儿不是?——这话是袁柏清说的,他完美继承了方士谦的暴力思维,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整个儿一直率到要命的糙汉子。

  说袁柏清糙汉子真的不冤枉,整个微草数他胆子最大——某次训练结束后袁柏清拦住他们队长,大咧咧说了一句:“队长,您瞧瞧我什么时候能有女朋友呗?”

  那时候袁柏清什么结局来着?

  哦,他们的队长瞪着大小眼看他,好半天哼了一声:“柏清,加训。”

  袁柏清欲哭无泪,他正萎靡不振地往回走的时候,听见他们队长从远处又扎了一刀。

  “你退役之前,女朋友是别想了。”

  袁柏清觉得自己肯定是嘴欠,要不然干嘛要吃魔术师的大招。他回头看一边的刘小别梁方快要笑哭出来,暗骂一句自己智商欠费,老老实实地跑回竞技场拿守护天使的大斧子去砍人。

  和悲伤的袁柏清比起来,刘小别可是机灵不少。他凑在微草的唯一个妹子身边,左右打探这姑娘有没有什么特别八卦的事情。柳非眨了眨眼,忽然一拍手眼睛发亮:“哎你还别说,我真有点好奇咱队长算命那事儿。”

  妥了。刘小别有点奸计得逞地笑了笑,继续旁敲侧击,“这样呗,柳姐,你去问问队长他手气好不好呗?”

  柳非挑了挑眉,“怎么的?你这是觉得队长是锦鲤啊,说吧你阴阳师是不是又没抽到茨木?”

  “柳姐英明!”刘小别忍气吞声,继续道:“所以姐,救救我吧。”

  “得,姐这儿还有个三日月没出,我就去帮你探探风头。”柳非姑娘也不愧是勇士,她拎着手机毅然决然地敲了敲队长办公室,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看见王杰希正半窝在沙发上,桌上还摆了半瓶可乐。

  “队长,我有个事儿想求你。”柳非开门见山,“就是吧……”

  王杰希那时候正放空大脑懒洋洋地不知道想什么,看见女孩子的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来,接过她的手机。“怎么玩?嗯……随便来行吗?”

  没一会儿的功夫,王杰希把手机还回去,就听到柳非的尖叫:“我的天!三日月!三日月啊啊啊啊啊——队长,您是神吗?您肯定是神!!”姑娘欢呼着跑了出去,王杰希一副不明真相的模样躺回到沙发上,想着:自己的队员这么有活力也怪不容易的,微草总是有点死气沉沉,但其实也很可爱的。

  王杰希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主动开了一个什么样的玄学开端。次日刘小别抱着手机来找他抽十一连的时候,王杰希漫不经心地问了句:“万一没抽到怎么办?”

  刘小别视死如归:“玄不改非,氪不改命。”

  王杰希被自家队员的悲壮吓了个够呛,手一抖随便抽了个十连出来。他亲眼目睹了仿佛拿了冠军一样兴奋的刘小别抱着手机呵呵呵傻笑,他忍不住伸手敲了敲刘小别的头。

  “小别,醒醒,大清亡了。”



  其实最玄的事儿发生在国家队。那时候王半仙在十赛季兴欣夺冠的瞬间扬名立万——五年前说过的事儿五年后还能应这也玄过了头。世邀赛有几百张地图作为备选,叶修让每个人都选一选自己拿手的和最不拿手的,力图将胜率提到最高。

  一谈到选东西,欧皇王杰希分分钟被推上风火浪尖,连叶修都凑热闹不怕事儿大,叼着根儿烟说:“杰希大神啊,来吧?选一张图让我们瞧瞧您老人家的手气。”

  王杰希从头到尾把几百张图扫了一遍,没一会儿点了两张出来。黄少天探脑袋看了眼,眼睛一下子亮了:“空中楼阁?这图适合你飞诶,话说回来也适合机械师。”

  王杰希耸耸肩:“我看它对我眼缘。”

  哟呵。叶修笑了,现在还神叨呢?他拍了拍肩膀,故意逗他:“怎么,杰希大神不打算给咱中国队算一算啊?”

  “算什么?”王杰希翻了个白眼,“肯定是冠军,那还用说吗?”

  国家队的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齐笑出了声。叶修狠狠地捻断自己的烟头,说得斩钉截铁。

  “没错,英雄们,拿个冠军回来吧。”

  说句实话,当他们总决赛看见那副眼熟的空中楼阁图的时候,王杰希还没等起身就被周围的国家队队员围在中间。黄少天直接扑上来,指着地图的手都在抖:“靠靠靠,老王你说你是不是透支了你上辈子的人品你!咱这会肯定是冠军,不是冠军我黄少天三个字倒着写!”

  王杰希被围在中间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运气好,也许是上天眷顾,也许只是碰巧。不过这一次,他倒真的有些感谢这世界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玄学了——

  “还废什么话?走吧?”

  王杰希说。

  “冠军不就在眼前吗?”



  fin.
 

 

 
 
 

 

评论(20)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