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黄少天中心粮食向】我不知道你们对剑圣到底有什么误解


/温锦言
*给黄少生贺
*黄少迷妹点文 @Lawremia

  “我们的黄少真的不仅仅是话痨,现在的小孩都怎么了?来蓝雨是为了看话痨吗?你家话痨能当核心吗?嗯?”

  徐景熙在微博上发出这条的时候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全联盟的支持,专业脸T一百年的叶修说:“这我承认,黄少天不仅仅是话痨。”

  喻文州难得跟上叶修的手速,说:“是的,少天还是剑圣。”

  ——我们蓝雨的剑圣。

  训练营时期黄少天因为抢了魏琛的boss才被拐来的蓝雨,他天生有好手速,在蓝雨里名列前茅,甚至是拔尖儿的。魏琛曾经和方世镜感慨说这孩子肯定能带着他的夜雨声烦大杀四方,方世镜站在黄少天身后看着他喋喋不休地对对方进行口水攻击,点了点头。

  “老方,你是不是对我的话有什么误解?”

  “没啊,少天说不定会以另一种形式大杀四方呢。”方世镜笑道:“怎么说呢,被文字泡压死也是死对吧。”

  黄少天听到了这话第一个不干,十六岁的少年一脸不服气,大咧咧地说:“副队您是什么意思啊,文字泡哪儿能压死人呢,我也想要压死别人但这游戏设定不是这么来的我有什么办法啊?要不然魏老大你们一起跟联盟投诉一下说不开语音不方便呗,保证我出道后杀遍天下无敌手。”

  那时候喻文州还是吊车尾,他想自己还是不要太多出风头了训练还没做完,但听完黄少天这么一大段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的话,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不会开语音的。”

  “为了你的生命安全。”

  第四赛季黄少天出道真的是验证了方世镜那年的话,他的文字泡占满了整个屏幕,公屏里被刷的稀里哗啦,字符不断地往上滚来滚去逼得对手几乎要哭出来。黄少天这人有意思,他的垃圾话几乎不用思考顺手拈来,蓝雨粉丝一度认为黄少天如果不是职业选手的话,去写个小说也是极好的——就我们黄少这个手速,再配上他美妙的文思,不分分钟破万吗?

  于是这时候就会有人忽略,蓝雨队内的屏幕上,除了喻文州的战术指示和队员的策应之外,黄少天的话出奇的少。

  “如果你们认为少天只会刷文字泡的话,会很惨的。”

  喻文州在某一次赛后采访上这样说。黄少天哼着小调儿在喻文州示意要高冷一秒的目光下默默地憋回自己的话,他觉得自己现在特别想霹雳啦啦表达一下对队长知我这样的心情的感慨,然而郑轩在他身后死死掐着他的胳膊让他闭嘴,黄少天只能委委屈屈地盯着地面数那上面有几块地板。

  ……太悲伤了。

  黄少天个性其实很开朗,各大战队和蓝雨打比赛的时候总是生不如死,不过下了赛场一起去聚餐的时候,又会因为黄少天的存在而让气氛变得格外活跃。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轮回——蓝雨和轮回的积分赛赛后,不善言辞的周泽楷还在绞尽脑汁思考作为东道主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黄少天已经大大咧咧地过来,带着他的一箩筐话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那时候周泽楷刚出道不久,善解人意的江波涛还没有来到轮回做他的业余翻译,他往喻文州那边瞟了个无助的眼神,却听到喻文州说:“少天,走啦,之前你不是说要在S市好好玩一下吗?顺便让周队当个导游吧?”

  周泽楷欲哭无泪,好看的脸上露出无助的表情。喻文州推着黄少天走在前面,回头的时候对周泽楷笑道:“别担心,有少天在,不会尴尬的。”

  “……谢谢。”

  黄少天在前面蹦蹦跳跳,拖着叫苦连天的郑轩嘴巴一直都没停下来,他问S市到底有什么好吃的,诶呀有我们G市吃的多吗?对对对大闸蟹特别有名是不是,周泽楷,大闸蟹好吃吗我没吃过多少诶?S市有什么旅游景点呢?除了世博馆以外的,哦对对对我想去东方明珠!

  周泽楷再度沉默起来,黄少天窜到他身边搭着帅哥枪王——那时候枪王的名字还没定下来——周泽楷的肩膀,笑道:“我说你这人有意思嘿,场下这么腼腆,场上倒是强势地不行。诶我觉得我们大概是反着来的……嘛,也没什么不好,和你讲,我们蓝雨一定会赢的喔,小后辈。”

  周泽楷终于能搭上话,他回答:“不,是轮回。”

  “哼哼,那场上见咯。”黄少天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尖锐的虎牙,他的眸光很明亮,在车水马龙的夜晚折出华彩的光。黄少天走在路上,风吹起他宽大的队服,蓝色的运动服掀起一角年少的轻狂。

  “队长,我说咱们也拿个冠军吧。”

  喻文州回头看他,蓝雨的王牌目光明亮坚定,他迎上王牌的目光,笑眯眯地说:“好啊。”

  “会拿到的。”

  联盟主席其实不喜欢黄少天的做派,他觉得这人太轻浮,扛不起事儿。这只能说明联盟不了解黄少天也不了解了蓝雨,第六赛季彻底打下剑圣之名的黄少天发布会上对凑上来的话筒比了个大大的V字,那一次他罕见话少,看着队友的眼睛说道:“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以及属于蓝雨的冠军。”

  那时候喻文州笑眯眯地在旁边瞧他,蓝雨战队的队员一面笑着一面哭着,抱着奖杯接受四面八方的祝贺。那个夏天荣耀里玩剑客的人忽然多了起来,报名蓝雨训练营的人也挤爆棚。黄少天站在外面笑嘻嘻地看训练营的小孩儿朝气蓬勃,顿了顿忽然垮下脸。

  “队长队长,我说蓝雨怎么还是没有女孩子啊?”

  “少天,这个我真不知道。”

  蓝雨和微草是死对头,这一点其实是粉丝们的YY,实际上蓝雨的正副队和微草的正副队关系不知道有多好。某一个赛季后蓝雨和微草的积分赛打了个5:5,赛后喻文州说请微草队员吃饭。那时候邓复升刚来微草没多久,他以为微草的队员看见蓝雨肯定是要剑拔弩张的,没想到一个个勾肩搭背的好不痛快——对,没错,勾肩搭背,说的就是你啊队长!

  王杰希冤枉。他不排斥和朋友的肢体接触但不代表大夏天他不排斥肢体接触。黄少天扑上来的时候王杰希恨不得变出一把扫把敲死这货,他苦着脸,回头对方士谦说:“下次比赛用牧师,对,拽着黄少天打。”

  “得嘞,没问题。”方士谦比了个OK的手势,黄少天不满意地喊说要竞技场,王杰希说他你们蓝雨个人赛擂台赛全灭竞什么竞技场。黄少天更不乐意了,他哼了一声说那你们团战还全灭呢,怪我吗?方士谦扑上来要打他,微草副队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还不是你的废话让人那么烦,我们这儿还有新人呢,受不了您老人家的垃圾话。

  “知道是垃圾话你还听啊?”王杰希拽住方士谦的衣领冷冰冰地瞪了他一眼,黄少天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说:“傻了吧,方士谦,你上头还有一个呢。”

  “喻队,你家副队要掀翻天了,你不管管吗?”方士谦哭丧着脸朝着喻文州喊,喻文州耸耸肩,摆摆手。

  “没事,闹吧。”

  “靠。”

  从来没被自己队长纵容过的方士谦恨不得拎着牧师的十字架抡死黄少天。黄少天哼着小调自由自在地,又跑回来搭着王杰希的肩膀。

  “不过你看嘉世这几年的成绩了吗?我觉得有猫腻儿。每次打比赛都是有种五个人打他们一个的感觉。”黄少天的表情很严肃,叶秋是他的朋友,他当然会觉得担心。喻文州在旁边笑了笑,说:“挺没意思的,和嘉世比赛。”

  王杰希说:“还能怎么回事,刘皓那人狼顾之相心术不正,叶秋不乐意跟他争,当然被打压。”

  黄少天皱起眉,“你什么时候会看的相啊——不是不是,我是说,那怎么办啊?”

  他担心朋友,王杰希和喻文州对视一眼,淡淡笑了一下。

  “我说黄少天,你也别把自己当作神去普度众生了。叶秋是什么人,哪能不清楚不给自己留后路呢。”王杰希说,“行吧,赶紧吃饭去,都饿了。”

  黄少天被安慰了一下,下一秒钟立刻蹦起来:“靠,你骂我是不是?你才普度众生,你还佛光万丈呢!王杰希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本剑圣好不容易关心一下对手喂!”

  王杰希无言以对。

  “到底谁不好好说话啊。”

  其实王杰希和黄少天喻文州的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嬉笑怒骂的程度也挺不容易。刚认识的时候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冷静坚韧,但黄少天他倒是一时半会儿没看明白。他总觉得那位剑圣并不是多么表里如一,骨子里似乎还带着一股傲劲儿。黄少天和喻文州勾肩搭背走在前面的时候,王杰希会不自觉地在心里想着黄少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直到两个人一场竞技场,黄少天刷满的文字泡上还存着刺客风格的剑客从角落里扑上来,王杰希那个瞬间被惊得够呛,及时躲开了那一剑。他隐约觉出了毛骨悚然的味道。最后还是王不留行险胜,黄少天念叨你刚才那个是怎么飞起来的啊好奇怪,凑到王杰希身边抓着他看录像。王杰希眨了眨眼,再看向黄少天的时候,少年眼底不明的光退却,露出浅浅的笑。

  “你在衡量我的实力?”

  黄少天笑了笑,那张明朗的脸上难得露出点高深莫测。

  “那你就猜咯。”

 

  我们回来讲徐景熙的微博,职业选手在底下刷了好一通最后还是方锐发现黄少天没说话,于是职业选手转换了目标集火,纷纷艾特黄少天几乎能刷满三四百条。最后故事的主人公才慢悠悠地登场,黄少天的微博罕见干净——至少没被字数限制逼成长文章。

  就一句话而已。

  黄少天说:“我还是蓝雨的剑圣。”

  所以我说你们到底对黄少天有什么误解?

  这个人外热内冷的,兄弟情义max的,一击必杀的机会主义者,哪里只是个话痨而已呢。

  黄少天不仅仅是话痨。

  他还特别酷。

fin.

 
 
 

评论(29)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