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全职本命杰希底线杰希
文野爱宰爱中爱安吾w
两个圈儿吃的都杂极了
cp洁癖者慎fo
你会被气死的
其实是个特别好相处的姑娘
但是我要去高三高考了
所以本博慎fo慎fo慎fo
八月十五号准时失踪。
QQ号不挂了挂也加不了
各位取关随意
如遇雷点都是我的错OK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重说三。

最后比个大心心♡
感谢关注。

等我高三回来。
写八百篇以示决心。

【王喻】美人刀锋


*/温锦言
*day7
*‖高亮‖双性转注意避雷
*沉迷小姐姐无法自拔
*一个不知道什么paro
*目测掉粉大作


  喻文州被联盟抓去做苦力的时候她刚结束和霸图的联合指挥,前脚刚刚下了战舰,还没来得及和蓝雨交代一句话,后脚就被冯主席手底下的干部一纸调令直接塞进了另一支战舰。

  喻文州极力保持自己得体的笑容,捏着盖好了公章的调令,看着那上面写的“协助微草指挥完成任务。”——几个字斩钉截铁,带着联盟一贯不容置疑的强势——对一边的飞行舰长开口:“现在就去微草吗?”

  “是的。”

  喻文州紧了紧自己从霸图回来就没换过的浅灰色风衣,布料极薄,向来只适合在霸图那般温吞的气候。喻文州环视一眼干净地什么都没有的战舰内部,放弃了借一件外套的打算。

  比起这个,她现在更想睡上一觉。二十四小时跟着张新杰连轴转,她觉得现在的脑子里每一颗细胞都充斥着霸图残留下来的资料,上至韩文清的第五十四号文件,下至宋奇英不喜欢吃韭菜。喻文州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得被工作拖垮——她忽然想起来恋人曾经说过,如果她再仗着智商高就透支的话,早晚一天会变成空有皮囊的弱智。

  真是过分的评价。喻文州坐在舰艇舒适的大床上,把自己蒙成一团,在心里默默想。

  还是先睡觉吧。喻文州想,毕竟只有养好了黑眼圈,才有力气去和恋人讲讲道理啊。

  两个小时的短暂飞行很快结束,喻文州被舰长叫醒的时候她的梦境已经从蓝雨到嘉世顺便绕了十圈飞回了微草。她梦见自己的恋人面无表情地坐在身边,手心里躺着她星球上最新出款的草本精华指甲油,那味道很好闻,像是常年严寒的冬日不自觉冒出的某枝嫩芽。喻文州从来都喜欢恋人的品味,她的恋人是个骄傲冷静的小女王,手指尖常年握着枪身,可唇上从来都有一抹淡淡的嫣红,不刺眼,却又让人移不开眼。

  喻文州忽然惊醒,她裹着被子坐在床上,从舱门处倒灌进来的冷风裹挟着落在星球上没有根基的薄雪颗粒卷进舱内,她听见舰长暗骂了一句微草到底是什么破地方,她又听见冰原狼的嗥鸣。

  喻文州忽然想起,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恋人了。

  落地的瞬间,喻文州被微草的寒风从头裹到了脚。她浅棕色的长发顷刻附了一层薄薄的冰晶。喻文州不自觉的哆嗦起来,太薄的风衣根本无法抵御微草星球上积年累月的寒冷,阴沉的云层遮住唯一的光源。喻文州记得前几年微草还不是这样的——

  如果不是被联盟刻意打压的话。

  所幸战舰舰长虽然不待见微草,不过还是很尽职尽责地把喻文州送到了微草基地门口。短短二十米的路程几乎让喻文州牙齿都要开始打颤了,她瑟缩着肩膀踏上台阶,雪地太过坚硬,上层的薄雪飘开露出的全是半透明的冰层。喻文州好不容易才迈进基地的自动门,一边的微草队员站出来,照例询问:“不好意思,请出示您的权限许可。”

  喻文州抖了抖肩上的落雪,解开手腕上的手表内里,被植入的芯片响起“滴”的一声电子音,微草队员点了点头,从旁边引路道:“队长在训练场,喻队请往这边。”

  喻文州缩了缩脖子,她踩着低跟的军靴,脚步声落地有很轻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她迈入微草的电梯,闲谈一般问道:“你们王队最近还好吗?”

  “队长还是和以前一样。”队员语调平静地开口:“训练场二十七层户外平台,喻队曾来过的路,恕我失陪。”

  喻文州迈进电梯。微草也许是习惯了这样严酷的气候,基地内部的温度只维持在最低限度的十五度,这个温度按常理计算并不低,但也不会让经历过零下二十度寒冷的人迅速暖和起来。

  喻文州觉得头隐约犯疼,她越是头疼状态差的时候越不能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大概智商高过别人的家伙都有点自虐倾向,喻文州一个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孩,身居高位却偏偏把自己当做超人使唤。性别弱势在喻文州这儿几乎看不出什么端倪,毕竟她曾经把蓝雨基地大门敞开大摆空城计逼得敌人全军覆没。

  而现在,喻文州开始发挥自己水瓶座迷一样的脑洞,想着自己的恋人几年不见是不是又瘦了,脸色憔悴了,提前步入更年期了。

  完全没把方才微草队员那句“一切如常”放进耳朵里。

  平台不比室内温暖,偌大训练场里站满了即将执行任务的微草士兵。喻文州一眼就能看见她——王杰希在一群男人中纤细出挑,裹着黑色呢子大衣,带着一尘不染的雪白色围巾。她曾经有及腰的黑发,喻文州曾经很羡慕她,不过后来因为每次执行任务时候头发太过碍事,王杰希小姐手起剪刀落一点儿不含糊地给剪成了及耳的短发——太过爽利,平白生出让人只要弯的英姿飒爽来。

  此时她身形笔直正进行任务分配,微草的训练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杰希身上。没有人会觉得王杰希配不上如今一等上将的职衔,毕竟她的杀伐果断有时候比别人更为决然。所有的事项说明结束,王杰希往平台那边走过去,示意操作台的女孩进行场地模拟转换。她转过脸的时候露出冷淡的侧脸,看见喻文州的一瞬间细长的眉拧在一起,踩着军靴疾步过来。

  “文州?”她的声音有点哑,大概是刚刚安排完任务的原因,她似乎没料到自己的恋人会出现在偏僻寒冷的微草,更遑论穿着不论怎么看都不合时宜的衣服。

  喻文州被冻得脸色通红,精致的唇覆上一层青白,她眨了眨自己发卷的睫毛,想说什么却被王杰希截住。“先进去,太冷了,你受不了。”她的手指纤长(不知何时她褪下黑色的皮手套,带着她的体温的料子包裹住喻文州冷到指节都发硬的手。)王杰希把围巾从脖子上摘下把喻文州捂了个严实,准备脱掉大衣的时候被喻文州终于阻止。

  “别,病了该不好了。”喻文州抽了抽鼻子,安静地跟着钻回基地大楼。王杰希后知后觉想起联盟的命令,带着喻文州径自回到自己的卧室。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喻文州轻声呵着热气让自己暖和过来,只有薄薄一层布料的裤子让她的膝盖都有些发疼。王杰希到底还是把外套脱掉让喻文州钻进来,她想起自己的手指也是冷的,于是没有去抚摸喻文州的脸颊,转而吻了吻她的唇角。

  “马不停蹄过来的?”

  喻文州抖了一下,点了点头。王杰希只是皱起了眉再没说什么,她比喻文州要高出一些,即使在女孩子看来这点身高差算不得什么(但是她就可以看见喻文州浅棕色的发顶有个温软的发旋儿,可爱极了)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穿过她的发丝,在末梢温柔地打了个卷儿。

  “微草太冷了,你不该来的。”

  顿了顿,她似是自嘲一般开口笑起来。喻文州不喜欢王杰希这时候的表情,她向来知道王杰希心里最重要的是她的微草,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不曾同联盟服一句软而被流放到这样的地方——兔死狗烹,即使是为了联盟拿过两次完美的攻击胜利的王杰希,也躲不过上位者如此的规律。

  现在呢。

  ——你要开始变软弱了吗。

  “许斌上一次任务的时候重伤,现在送到三零一那边儿修养,没有副指挥,这次任务是保护Mr.Herry的会议万无一失,任务级别S,联盟似乎觉得没有副指挥不行。”王杰希笑了笑,面对喻文州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太过冷冽,她坐在浴室外的沙发上继续说:“稳妥些总是好的,谁知道他们那么急呢。”

  “怕是都知道你微草不是善茬,不乐意来吧。”喻文州裹着浴巾出来,热水澡从来都能够驱散寒冷,王杰希正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涂着手指甲——就算是单挑能力在联盟数一数二的王小姐也依旧存了一丝的爱美之心。喻文州探头过来,是和她梦里一样的草本精华。

  “杰希。”她撑着椅背看她,轻声问道:“他们说你过得不错,其实不好吧?”

  “你来的不是时候。”王杰希说话的时候依旧在摆弄那瓶半透明的指甲油,“微草这三个月最冷,气候恶劣,别的星球连转停都不会在这儿落地。”她掂了掂那一小瓶的重量,笑道:“别的时候微草还是温和的,是你穿这样的风衣也没关系的季节。不然我这指甲油的原料从哪儿来?还不得自给自足?”

  自给自足。这话放在联盟里肯定是会被人耻笑的。掌控着全部资源的联盟从不吝啬自己手下最好的刀——想想轮回和周泽楷,大概也就有了定论。喻文州眸色愈发深了起来,她跪骑在王杰希的膝盖,一字一顿地开口:“还不肯服软是么?”

  王杰希笑了起来,她把指甲油丢进抽屉,一手扯住喻文州的浴巾,另一手勾住她纤长的脖颈,凑上去亲吻她。她堵住了喻文州所有的话,喻文州半眯起眼来,眼底迷蒙起浅浅的雾色,“是不肯的吧?”

  “是啊。”

  王杰希放开她,顺势站起来拉开衣柜递给喻文州几件衣服。蓝雨星球太过温暖甚至称得上炎热,喻文州几乎没有穿毛衣的经验,她玩着毛衣上的球,笑起来:“我喜欢杰希你的穿衣品味诶,以后退役了可以考虑开个服装店。”

  “是吗?”王杰希笑了笑,顺手给喻文州捞起她湿漉漉的长发,“先穿上等会儿着凉了。微草品味差不多都一样。”

  “嗯……等会儿……”

  喻文州笨拙地学习王杰希的儿化音,她的身材恰到好处,联盟的女性几乎都秒杀外头的一二三四的小明星。王杰希面不改色,毕竟她看也看过了,亲也亲过了,这么轻易就脸红,未免定力不足。

  只是学习儿化音的姑娘太可爱了。

  她一本正经在心里想,伸手去拿了吹风机。

  “你先休息。”王杰希站起身,说道:“六个小时后我来叫你,明天十二点准时出任务,我们需要点商议时间。抓紧时间休息最重要。”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踩着军靴走出去的背影,没有阻止爱人过分认真的工作态度。她曾经提过许多次,王杰希不答应也不改变,于是喻文州也就放任她了。

  反正出不了大事。喻文州想。

  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在她身边的。

  喻文州和王杰希敲定好了所有细节,王杰希把任务事项和地形图从头看到了尾,最后开口:“我临场指挥,文州负责后方和全体统筹。”

  微草的队员一个个站起来试图阻止王杰希的行为。毕竟任务级别太高,承担的风险太大,让自己的队长赴前线整个联盟里也没有多少。何况还是王杰希。

  王杰希摇了摇头,“不用说了。必须这么做,这是联盟希望看到的——这就是所有理由。”

  喻文州看向王杰希的侧脸,她的睫毛卷起很小的弧度,微薄的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她察觉到王杰希不可动摇的坚定,转头看了眼依旧忧心忡忡的微草队员,笑道:“杰希,你去吧。没事,我在后面呢。”

  王杰希笑了笑,她看向笑得温和的喻文州,轻声道:“交给你了。”

  王杰希是一级上将,这样的官衔就算被流放到这样的星球,也依旧在联盟里受人尊敬。她站在两位领导人身边不远,微草的最强战力就在他们身后——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掌权人从来会被人怨恨。大概联盟也明白这一点,在要求微草接下任务之后,为了保险调出了轮回的精英部队。孙翔就在王杰希不远的地方——看看人家轮回,周泽楷就没有亲自出马。

  这是喻文州从电子屏上看到这样的画面时候唯一的感想。

  权重者带着笑容寒暄,他们身边方圆数十里全部是联盟点派的兵将。喻文州在战舰内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全部布景图,战舰隐形在高空,随时待命。王杰希依旧是一身黑色的呢子大衣,她的碎发被风吹起——联盟数一数二的圣地从来都不是太冷的。王杰希的目光很安静,眉目清冷是冷,却感受不出半分的压迫感和血腥——孙翔曾一度以为微草队长不过是虚名的花架子,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周遭的风吹草动,余光扫过的时候觉得王杰希太冷静——那种不明情况的冷静。

  当孙翔从偏头的一瞬间从余光处瞥见一抹银光的时候,他已经幻化出自己的战矛冲刺而出。变故来的太过突然,孙翔消失在上位者身边的瞬间,王杰希便已做出了反应挡在上位者身前。她的耳机里传出喻文州冷静的声音:“敌人左后方,我的建议是不要管——最强的人,在你面前。”

  王杰希没有思考便已听从了她的建议。身后孙翔很快发现了新的敌人,豪龙破军穿过那人的心脏,他踩着尸体分出了精力去看那位花架子——王杰希的语调冷静地开口安抚了身居高位一条命抵得过一个星球的上位者。

  “文州,人交给你。”

  “收到。”

  隐形战舰下降高度,孙翔为了保险回到上位者身后。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敌人,嘴角很冷淡地挑起,脚下法阵瞬起——是属于微草独有的魔法加成。

  她的攻击称得上刁钻甚至是华丽,灭绝星辰的星光吸尽了余下的所有光亮。王杰希骑着扫把以几乎是刁钻的角度切入敌人死角,孙翔转回战场的时候王杰希的主战场已经变成熔浆的天堂。王杰希凌空而起,碎发从风中扬起温柔的弧度,脚下的扫把却已沾染了鲜血。

  太过脱离常识,又太过华丽。

  不像是一场战争。

  更像是一场演出。

  以及完美的谢幕。

  怒龙穿心给了对方最后一击。孙翔完全不怀疑王杰希一个人可以解决掉所有的敌人。王杰希骑在扫把上,雪白色的围巾依旧干净无垢,她的声音穿越所有战场,发动最后的指挥总攻。

  “上吧。”

  这绝不是突击情况。喻文州任务开始前做出了十八种假设,这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对于王杰希而言是可以闭着眼睛指挥的作战。战场以超乎常理的速度推进,喻文州看着电子屏上伴随星光的恋人,嘴角扬起温柔的笑。

  “看吧,她依旧是最完美的刀锋。”

  她回头,对近乎失语的上位者不卑不亢。蓝雨的队长依旧露出温柔的笑,眼睛里似乎也点缀了星光。

  “王杰希是联盟最优秀的战士和指挥,您也意识到这样的人是如何重要吧?对于联盟迫不及待的打压她依旧尽职尽责,如果您依旧不改初衷,恐怕会错失良将。”

  “喻队。”终于,掌握联盟生杀大权的男人缓缓开口,“你接受这个任务,一早便策划了这一切么?”

  喻文州嘴角的笑容终于露出放肆的轻狂,她的眸光在无机质的电子光下熠熠发亮。“是的。”她点了点头,“毕竟——”

  “美人从来都是刀。”

  .

  S级的任务微草完成的非常优秀,多年的打压也不知为何一朝没了痕迹。喻文州马不停蹄地往蓝雨赶,临别时候她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搂住王杰希的腰,轻咬她的耳垂:“下次再见的时候,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啦。杰希,我会很想你呀。”

  “我也是。”

王杰希抵着她的额头,眼神里的冰霜退却,带着温柔的笑:“下次来微草的时候,说不定会有玫瑰花盛开呢。”

  喻文州弯起眼角,笑眯眯道:“那么,下次就让我看看你的玫瑰色的指甲油吧。”

  “我亲爱的杰希。”

fin.
 

 
 

评论(9)

热度(34)